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四百四十一章 膈应人的任建国

第四百四十一章 膈应人的任建国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自己要不要干脆买一栋楼屯着,然后租出去下半辈子就靠着吃租金过活,听起来确实很诱人他还真有能力将这种愿望给实现了。

  真的……

  他已经计算过了,一个月赚六万,一年下来怎么着也能赚个小六十万吧。

  按照现在的房价买栋楼也许有点夸张买个单元还是可行的。

  以后来快递直接写某某某单元,至于哪一号随便送,反正全是劳资的,哈哈哈想想就觉得舒坦。

  还有,有实力买下一个单元的人,难道真的就没办法买一栋楼?

  想想以后那些售楼小姐是怎么卖房子的吧,不用多说,他今天真买了一个单元,明天全市的开发商就能乌央乌央的把他给围起来。

  到那个时候一个个手里拿着房本,大哥我信任你,啥钱不钱的年底给就行了。

  啥年底,我这个等一年也没关系,反正他们又不知道以后房子会涨那么变态。

  其实很好理解,他们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资金对他们来说是无比重要的,只有有了资金才能不断的循环买地,卖房,然后再买地.....

  可是任小伟并不想这样做,那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就像是前几年某些工厂的老板,那真是五万万,五百万的赚,然后换成楼每月租金一百六十八万?

  任小伟想了想只是让老爸在省城给自己办了张卡,然后直接让梁晓彤那边见每月的收益打进去就好。

  其实,这年头到处都缺资金……

  经济正在快速发展,就证明各行各业都是存在利润的,只是多少问题。

  若说出问题大多是你在经营商出现了什么偏差。

  餐饮,

  服装,

  洗浴中心,你告诉我零五年那个不赚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现金为王。

  就连任建国当初如果不是那栋楼直接塌了,恐怕他们家的生活水平最起码也要比现在高吧。

  可以理解,毕竟是几百万的大项目。

  可是任建国他败了,直接后果就是让殷实的家庭直接坠入了困境中去。

  而那些以前和他呼朋唤友的尊在,立刻选择集体失忆,就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样一个人似的。

  有人选择忘记也有人选择不再提起。

  这就是现实,任建国已经从他们的圈子跌落下去了……

  很正常一个所处的地位,就限制了他应该所处的圈子,难道你想和一个医生聊聊今天遇到了什么样的病人?

  还是想和教师聊聊对付熊孩子的手段?

  有人反而会觉得,你为什么要拼命融入对方的圈子呢,刻意去攀比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还是有点不自量力?

  其实都不是,两个完全不在一个圈子的人见面见了面聊不了事业,那就只能开始互掐了。

  我嘲笑你暴发户,你嘲笑我穷酸,就算你们两个是脱离低级趣味的人,能挡住身边人不去攀比么。

  同样都是当女婿的,丈母娘偏偏就喜欢其中一个,另一个见了心里他能不伤心么。

  任建国原本所处的圈子本质上就是互通有无的,现在你跌落下去了人家自然而然的慢慢就把你无视了。

  说是无视其实也不完全没有毛病,偶尔有人想要吐槽几句还是会将这个人捞出来说几句的。

  可最近这位失踪人口突然又有消息了。

  从各方面汇聚的消息看,这个在众人视线中消失一年多的家伙不但回来了,而且手里还突然多了大笔现金。

  任建国拿着钱开始一笔笔的还债,从工资还到以前赊欠下的建材原料,每个被他还钱的债主都一脸愕然。

  他们能不吃惊么,原本以为这笔钱自己不提着刀上门,那是永远都别想要回来了,然后人家就拿着钱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了。

  任建国又踏娘发了,手里还可能有一百万!

  一百,还万……

  这可是现金啊,就凭目前任建国正在惊醒的撒币行为。

  很多人怀疑他可能不只有一百万,他们已经懒得去想找个小子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多现金,只想知道能不能借自己用用。

  哪怕……

  自己还有块地,要不送给他了?

  这些消息足以让他原本所在圈子炸了!

  ......

  任建国最近都很烦躁……

  战地公司的事他还没办法处理完,一堆电话就打进来了,全是以前那帮和他称兄道弟的,真不知道这帮人到底从他弄到他号码的。

  等聚过几次餐以后,他明白了,原来是想要他手里的钱,原本借给他们用用也行,反正他们有地有工程大不了自己也当一回债主爽爽好了。

  可,问题他手里没钱啊!

  先前一百万往外面狂撒是舒服了,不但把那些想要找他讨债的给咋懵了,几个弄不清楚情况的大债主一时也摸不着头脑,只有他心里最清楚手里可是没钱了。

  只是,让他跟以前这些“好朋友”承认现在手里很穷,那肯定是说说也不愿意的。

  干脆故意装的神秘点,只要等到了年底自己这个装作很有钱,就要变成真的很有钱了。

  所以你永远不要得罪一个披着狼皮的羊,因为你在对方面前做出什么样的事,说出什么样的话来,人家都知道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任建国一边装作很不愿意和他们见面的样子,一边又时不时的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出来吃吃喝喝,让那些探不清楚虚实的人焦急的抓耳挠腮。

  他心里实则焦急不已,不过和他们这些人急的不同,对方是急着想要他的钱袋子,而任建国最不在意的恰恰就是这些。

  后者是忙着想要资金,前者却已经将目光抽出来,开始为市场发愁了。

  眼界不同看罔替的角度当然也就不同了,这些人呀.......自己是怎么和他们认识的?

  他以前这些朋友如果知道,自己千辛万苦的请出来,让他这个不情不愿的请过来美餐一顿,然后还要在心里对自己充满鄙视,恐怕立刻就要气的吐血了。

  你丫的就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忘了自己以前也是疑惑的!

  “嗝....”

  刚从酒店出来任建国就打了个响亮的饱嗝,不但没有挨饿的感觉,反而还觉得撑得慌。

  好烦,盛情难却啊……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