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飘摇余雪箫成歌 > 第七一九章 震耳欲聋妖胆寒

第七一九章 震耳欲聋妖胆寒

  且说一阵狂风暴雨大作之后,见雨势渐收,雪神引将直奔山峰处而来。

  打开石洞之门,蒙神在前,雪神引将随后,雷公、电母二神将随行入得石洞之中。与洞外冰冷的气温相较,石洞内闷热无比,就好像一脚踏进了一口大蒸锅一般,闷得喘不过气来,不一时,众将汗流浃背。

  不一时,众将沿着狭窄的斜坡石洞,行至前番入洞与蛇妖大战之宽敞处,天将手中以萤石照亮,略微能看清数石壁上黑黢黢、如蜘蛛脚一般分布在各处的黑黢黢石洞。

  蒙在前引路,指着右前方一处不极不显眼、半昏半明石洞道:“顺此洞前行,二、三十丈开外便是深坑岩浆翻滚处。”

  众人细听,果有雷声轰隆之声由远及近的滚过,一股股热浪,顺着石洞而来。

  “前方这一个石洞,可入得蛇妖老巢,前番,主帅引吾等前去大闹其洞房。”蒙神道。

  “此石洞既深且长,如长蛇一般,扭曲蜿蜒向下,约有五、七十丈之深。出得石洞,有一宽敞处。”雪神道。

  “不宜入得过深,此处便可。”雷公、电母神将道,“此洞之中,与它处自是不同。岩浆翻滚,炙热燃烧,洞顶及四壁裂缝密集,过大的震动,石块必是纷纷掉落。众将退至洞口处便可,吾等此处施以雷电,必将蛇妖惊出。”

  “蒙神与吾留下,其它人等迅速撤出!”雪神传令道。

  “蒙神,且退至洞口外,吾二人留下。”寒道扯了一下蒙神道。

  “寒澈、寒道,吾等自是不知它处可有洞口,你二人且站至洞外细观,防止蛇妖从它处突然窜出!”雪神道。

  “嗯。”寒澈应声,招手寒道,与众将退出石洞口外,半空之中细细观察四处动向。

  稍刻,雪神、蒙神退至石洞一处,雷公、电母腾身而起,一道雪亮的闪电冲眼,紧跟着‘轰隆隆’地雷声响起,贴着顶而过,直震得雪神、蒙神两耳嗡嗡作响,天旋地转!

  ‘哗啦’一声,一处石壁倒塌,顿觉得脚下之石块直摇晃,就好像地震了一般,紧跟着又是一道闪电亮起,一声闷雷头顶炸响,碎石块如大雨点一般,噼噼啪啪而落......

  稍沉寂,只片刻。

  忽觉石洞内温度越来越高,似是岩浆因巨大的震动,沸腾不止,顺着深坑边沿翻滚而出,石洞犹如大烤箱一般,能将众人烤熟......,雪神汗流浃背,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浸透,飞起半空中,急唤回雷公、电母,四人急急退出石洞。

  洞外雨势不减,蒙神脸胀得形同猪肝,气喘吁吁,一扎入雨中,身体与大雨接触的刹那,‘嗤嗤’冒出白烟......,就好像刚从烤箱中取出来的烤地瓜一般!

  见寒澈、寒道雨中浮于半空,雪神飞身而起,窜上前,寒澈伸手抓住雪神手臂的瞬间,直觉得手都烫得慌。

  不一时,忽闻得一阵骚乱之声,由石洞下方传来,未待众天兵准备好,黑乎乎的妖兵由洞内冲杀而出,个个身上冒着白烟,就像大草原上奔腾着的角马群一般,呼噜噜地冲出,数百人之多。

  伏兵半空之中的四天王,引兵杀出,瞬间厮杀一处,战成一团。

  半晌之工,未见蛇妖出洞,雪神手搭凉棚,环视四周围,迷迷蒙蒙雨雾阻挡视线,只觉得天地间白茫茫地一片,山谷沟壑皆被洪水灌满,汪洋一片。

  “冬生,那一处似不太对,快看!”寒澈指着一处道。

  顺着寒澈手指方向看去,见半空之中卷起黑云,如黑色的海浪一般奔此处压来。

  眨眼之工,黑云散开,无数的妖兵,手里抡着鬼头刀,形同地狱恶鬼一般冲杀而来,铺天盖地,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妖兵,雪神暗吃一惊!

  见当中一个,身着绿衣,外罩黑色大氅,冷声怪笑罢,冲杀上前,与天兵大战一处,来者正是媚巳。

  “等候你多时了,妖人!”寒道怒吼一声,拔剑而出,直扑媚巳。

  紧跟着其身后,寒澈窜身而起,雪神见一旁边蒙神与妖人砍杀成一团,另一处隆万、陆玉与妖人正在砍杀,雪神奔上前砍倒数个妖人道:“隆万、玉儿,看好了蒙神!”

  “得令呐!”隆万、陆玉应声,直奔蒙神处而去。

  一个抬头间,见寒澈、寒道、四天王与蛇妖大战一处,雪神手中提剑紧盯着蛇妖,不一时,见蛇妖抖落手出数百条绿蛇打向众将,其一个转身招手众多的妖兵,直奔营寨方向扑来。

  雪神飞身窜起,摆出雪神之剑,劈出一道剑波,朝着蛇妖迎面劈来,蛇妖媚巳一惊,陡然陵空而起,身后的妖人来不及躲闪,倒下一片。

  一道绿闪现,数百条绿蛇奔雪神扑来,雪神抡剑砍杀绿蛇之时,媚巳引着大量的妖兵,气势汹汹杀入天兵营寨之中。

  其亦是末有料到,营寨之中空空,历姜伏兵四面,见妖人到,一声号令天兵杀出,激战成一团。

  蛇妖媚巳自大婚之夜守寡以来,引兵与天兵厮杀,欲为亡夫惧悬报仇,奈何天兵众多,战得力不从心,之后,免战牌高悬,窝在洞中不出。其本打算将天兵耗走,其等总不能驻扎在此处过冬吧?

  实是末有料到,天兵欲其片刻不得闲,天天站在其洞口处大骂不止,其气恼不已,强行压下心中之火,闷坐在石洞之中不出。

  有两次,天兵骂得甚厉,其无处发火,憋闷至极,砸碎石室之中物发泄之后,奔至龙冢之上,躺在石榻之上,独自与念叨着金粼羽之名,叙说心中抑郁、苦闷直到天明。

  近几日里见秋雨绵绵不绝,气温骤降,其心中亦是高兴,冬日更可避洞内不出,活生生将天兵耗走,却实是出乎意料,天兵竟将其耗费苦心、精心调教之蝠兵鸦将一把火通通烧死,其实是忍不住,冲杀而出。

  一场大战罢,不得片刻之闲,闻得雷声滚滚,好似能将石洞震塌,唬得其心惊胆颤,以为地震了呢?隐身石洞之中暗自观瞧,见天兵招来雷公、电母,其自是知道躲不下去了,顺一处密道而出,引倾巢妖兵,气势汹汹杀来!

  :。:

看过《飘摇余雪箫成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