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四章 连夜跑路

第四章 连夜跑路

  叶强被人抢劫了,对叶家寨来说这无疑是件很打脸的事情。

  自古以来,只有山贼抢别人,哪有别人抢山贼的道理?

  这是挑衅,是砸场子。

  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怎么还在这一行混?

  叶家寨一帮老山贼们摩拳擦掌,势要找回场子来。

  这几天,明显可以感觉到寨子里的人活跃了起来,原先准备这两天开溜的沈桥,也暂时打消了念头。

  这个时候跑,显得做贼心虚。

  毕竟,他又不是贼。

  不过,跑是迟早要跑的。

  叶强不会天天下山,沈桥也不可能天天加餐。继续在山上耗着,依旧没得前途。

  他对叶家寨没什么留念的地方,唯一一个巧儿不愿意跟他下山。

  沈桥也不强求,等以后有机会再回来把这丫头骗走。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天,那个把叶强给抢了的人也再也没出现过。寨子里的人骂骂咧咧的,一个个憋了一肚子气发泄不出去。

  叶强似乎伤的也不重,在床上躺了一天之后就可以下床行动了。头上缠着纱布,看上去极为滑稽。

  这两天他在寨子里四处游荡,眼神阴狠看谁都不爽。特别是瞧沈桥的时候,那眼神就好像是沈桥抢了他一样。

  而后从山下回来了一批山贼,接着叶家寨的气氛不知为何突然紧张起来。别的情况沈桥不清楚,但寨子外巡逻的人多了起来。

  这让沈桥有点怀疑,是不是他要下山的风声走漏出去了?

  也不太对,叶家寨要对付他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夜晚,简陋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书上摆着几本书。这几本书听说还是之前误抢了一个书生,书生身上没钱,山贼们觉得不能白来一趟,就把书给扣下了。但是寨子里也没几个会识字的,这些书对他们的作用还不如厕纸。

  听说沈桥是大当家带回来的书生,本着讨好大当家他们便把这些书送来给沈桥。

  沈桥躺在床上,思考着下山之后的打算。

  他脑子里没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任何记忆,山贼们送来的这些书也只是让沈桥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朝代不是沈桥所认知里的朝代,但大概习俗却又跟沈桥认知的朝代相似。唯一有些不同的,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女性的地位要比沈桥印象中的高。

  这让沈桥心里微微有些底,起码对于这个世界不是完全的陌生。真即便出去了,也不至于饿死街头。

  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微微照了进来,就在此时,窗外飘过一道身影。

  “谁?”

  沈桥猛然警惕了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沈桥就没有怎么放松过。身在山贼窝里,他不是神经大条没那么蠢。

  山贼再善良也是山贼,他沈桥只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外来人。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有别的想法。

  特别是还有一个看沈桥像是抢了他媳妇一样的叶强,更不能放松警惕。

  蹑手蹑脚穿衣,沈桥抓起了藏在床下的早准备好的竹签,藏在了袖子里。

  竹签是他这几天准备好的,毛笔般粗,一头尖锐锋利。

  以沈桥的体格,整个山贼窝里他唯一能欺负欺负的大概就只有巧儿。碰上那些凶狠的山贼,硬碰硬他没有任何胜算。

  硬的不行,只能出其不意。

  这竹签便是他的底牌。

  似乎觉得竹签还不够安全,沈桥又悄悄绕到了厨房那边抽了一把菜刀。

  这下安全感多了许多,沈桥慢慢的推开了门。

  门外,寂静一片。月光照射着不远处的湖塘,隐隐传来几声蛙声。整个叶家寨一片黑暗,唯有不远处寨中的主堂处还有灯光照耀。

  沈桥略感疑惑,此时已经差不多是深夜,为什么还有人没睡?

  手上的菜刀给了沈桥不少的安全感,想了想,他蹑手蹑脚的朝着主堂那边走去。

  此时主堂内,桌上摆着油灯。油灯附近,是几位从来没有出现在叶家寨的人。

  “这次下山打探到情报,官府已经盯上我们了。”几人中,一位粗犷中年男子沉闷出声。

  “我早说了,让你们不要去偏要去,这下好了,抢劫抢到林家公子身上去,出大事了吧?”

  一位大汉脸上有几分不服气:“谁知道那小子会是林家公子……”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大当家的及时出现,我们几个已经死在官府的手上了。”那中年男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现在官府四处通缉我们,迟早会查到我们身上来的。”

  “要不……我们跑吧?”有人建议道。

  “跑,跑哪里去?那林老爷跟苏州知府是至交,这一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等官府查到我们,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房间里的争吵声渐渐大了起来。

  “好了,都不要吵了!”

  此时,房间里一位辈分最大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沉声道:“老三老四你们几个,这段时间收拾一下去后山避一避。通知各家的小辈守口如瓶,这段时间都收敛收敛。即便官府查到这里来,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查出什么来……”

  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

  门外听到这一切的沈桥,终于知道这两天为何寨子气氛紧张了。

  原来是这帮山贼惹了大人物。

  这帮山贼,业务能力不合格就算了,出去跑业务竟然还抢到苏州首富公子身上来。

  这苏州首富跟苏州知府穿一条裤子的,太岁头上动土,他们不倒霉谁倒霉?

  现在看这情况,官兵早晚都能找到这里来。

  走!

  必须走!

  现在就走!

  再继续待下去,绝对死路一条。

  此时这帮山贼的交谈坚定了沈桥的决心,他要趁着夜色下山,赶紧溜。

  来不及回去跟巧儿打声招呼,刚才窗户外的人影让沈桥有些忌惮。在他眼里,此时这个寨子非常不安全。

  蹑手捏脚的离开,一直到出了寨子,一路上都没有碰到巡逻的人,沈桥微微松了口气。

  估计谁也想不到,他会这么晚下山吧?

  “这帮山贼也真的蠢,人抢了都抢了,明知道人家的身份还把人放了,这不是找死么……”

  沈桥一边吐槽摇头,一边趁着月色下山。

  “你去哪?”

  就在此时,一个轻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下……”

  沈桥刚说出一个字,剩下那个山字就仿佛是卡在了喉咙了一般。

  他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浑身的毛孔瞬间竖了起来。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