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十六章 沈桥的办法

第十六章 沈桥的办法

  毫无疑问,女捕快抓回来的这个嫌犯是个很没有文化素质的家伙。

  从他左一口右一口老子便能看出。

  一定是没上过学才会导致词汇如此匮乏。

  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不是人人都上的起学。

  这年头,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要帮家里做工务劳,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闲钱去学堂读书。

  能读得起书,都是家里有些银子的人家。这也导致了无论是任何一个朝代,读书人都是非常受人尊敬的职业。往往一个秀才,便能瞧不起那些富甲一方的商人。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从古流传至今是有原因的。

  商人永远都是商人,但读书人,指不定一朝科举高中,便平步青云了。

  而沈桥面前这一位,明显不但没读过书没文化,还非常没有素质。

  “你该不会是那个小娘皮相好的吧?看那小娘皮清清冷冷的,没想到好这一口呐……”

  牢房里,只剩下了沈桥和眼前的大汉。

  眼前的大汉盯着沈桥,言语间满是不屑和冷笑。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书生,对他造不成任何一点威胁。

  沈桥看着他,摇摇头:“要不是你,我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没有他,沈桥现在应该已经带着百两白银回到叶家寨,甩在叶柔竹面前亮瞎她的眼睛……眼前的大汉阻拦了他装逼的道路。

  “所以,我很不喜欢你这种人!”

  大汉狞笑一声:“啐,老子需要你喜欢?赶紧滚,否则等老子出去之后,一定将你抽筋扒皮!”

  “你先能出去再说。”沈桥撇撇嘴。

  不管眼前这大汉会不会招供,他都不可能出的去。

  即便出的去,沈桥也未必怕他。他连那女捕快都不是对手,沈桥可是有叶柔竹护体……有本事你来啊!

  “我是一个斯文人,不喜欢干一些粗鲁的事情。”

  沈桥很认真的望着他:“要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就招供了吧?这样对大家都好,你免受皮肉之苦,我也不用费力了,你看如何?”

  “小畜生就凭你也想让老子招供?爷爷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里玩泥巴!”

  “我要是你,这个时候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看来,你父母没教的东西,我的确有必要帮你补习补习一下了……”

  沈桥觉得他很有必帮眼前这个家伙提升一下素质,顺便告诉他一个很重要的道理。

  不要在身处险境时再去招惹一个能置他于死地的人!

  大汉笑的更猖獗了:“就凭你个小畜生,以为读了两年书就什么都懂了?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帮眼高于天的读书人,只要你们弄不死我,等老子出去,就把你们这帮小畜生都杀光!”

  沈桥站在满是刑具的桌子面前,上面的刑具在煤油灯照耀下,多了几分阴森。

  这上面每一样东西,都沾染了太多人的鲜血。

  沈桥不懂如何审讯。

  他大学读的是中文系,跟法学院一点都不沾边。

  如果不是怕挨打板子,沈桥不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既然已经站在这里,沈桥就决定做点什么。

  虽然他不懂审讯犯人,但身为一名优秀的素质之师,沈桥知道如何把不听话的学生安排的明明白白。

  刑具一旁的架子上,还挂着一块有些泛黄的毛巾,毛巾旁还有一桶水,应该是狱卒审讯犯人之后洗手用的。

  沈桥取下毛巾,用水浸湿,转身朝着大汉走来。

  瞧见沈桥手上的毛巾,大汉先是一愣。

  不知为何,他心底略微升起了一丝丝不安:“小畜生,你想干什么?”

  “你很快就知道了!”

  沈桥站在他面前,眼前这大汉身手很不错,为了防止他挣脱逃狱,他身上用铁链子锁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那些狱卒不能杀你,不代表我不行……”

  沈桥叹了口气:“你不死,我就出不去。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沈桥说完,在大汉略微不安的眼神下,沈桥把毛巾盖在了他脸上。

  严严实实。

  紧接着,沈桥用木勺从木桶中舀一勺水,缓缓的倒在毛巾上。

  片刻后,原本镇定的大汉,突然疯狂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他身子猛烈的颤抖,挣扎。

  铁链子发出了哗哗哗的声音,看上去极为痛苦。

  水刑。

  世界上最残酷的一种刑罚。

  往人脸上盖一条湿毛巾,慢慢往上倒水。水慢慢从口鼻中涌入,毛巾又防止水流出。犯人无法呼吸,空气慢慢消失,便给人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水刑不仅会给人带来肉体的折磨,更能带来精神上的恐惧。在现代社会,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得住水刑。也正因为此刑罚太过于残忍违背人道,后来被禁止。

  这种办法是沈桥曾经在一本侦探小说中见到的,他即便是单单幻想一下,便觉得这种刑罚让人毛骨悚然。

  那种窒息垂死挣扎的窒息感足以让人发疯!

  如果是在现代,沈桥绝对不会使用如此残忍的办法。但这如今已经是另一个世界,在自己性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沈桥可顾不了那么多。

  大概一分钟后,沈桥掀开了毛巾。

  毛巾下的大汉,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他宛如死里逃生,怒视沈桥:“小畜生,有本事……”

  沈桥再次把毛巾盖在了他脸上,“还没死啊!”

  平静的语气。

  这一次,大汉足足挣扎了两分钟。

  捆在他身上的链子哗哗作响,似乎要挣脱开一般。

  在对方几乎不再动弹时,沈桥掀开了毛巾。

  这一次,大汉浑身上下仿佛没有一丝力气,宛如新生般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的过程!

  他看向沈桥,眼神中终于多了一丝恐惧。

  眼前这个书生,他竟然真的想置他于死地?

  他心肠竟然如此歹毒?!

  “咦?还没死?”

  沈桥似乎露出了一丝惊奇,“很厉害,我很佩服你。”

  说罢,沈桥再次拿起了浸湿的毛巾。

  “等等!”

  大汉终于从牙缝中说出这两个字,他死死的盯着沈桥,因为脑袋缺氧而导致上气不接下气,咬牙道:“你,你有本事给我一个痛快的……”

  “我为什么要给你一个痛快?”

  沈桥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们很熟吗?”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