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十六章 把酒言欢

第二十六章 把酒言欢

  沈桥不认识林言,也不清楚眼前这位人傻钱多的富家公子什么来历。

  苏州城姓林的很多,但当对方说出这句,沈桥大概就明白了。

  虽然沈桥对苏州城不算太熟悉,但也清楚,整个苏州城如果只有一户人家能称之为林府。

  那么,必定就只有那苏州首富林大富林家。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

  沈桥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眼前这位人傻钱多的憨憨,便是那苏州首富的公子,被叶家寨那帮山贼们绑架了的林公子?

  世界还……真小啊!

  “真的?”

  听到沈桥的话,原本正欲离开的林言眼睛徒然睁大,满脸惊喜道:“无论价钱多少,我买了!”

  “……”

  沈桥大概知道为什么山贼会绑架他了,如此高调炫富之人,不抢他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既然林兄想要,那我明日取来,赠予林兄便是。”

  除了兰亭集序之外,沈桥对于其他作品并不算熟。

  所以在抄完兰亭集序之后,沈桥没打算再继续靠这一门捞钱。

  但是,在得知了眼前这位的身份之后,沈桥改变了想法。

  虽然他对王羲之别的作品不熟,但以他的书法水平,勉强临摹出来也不是问题。

  骗不了专业人士,骗骗眼前这么个富家子弟应该问题不大。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富家子弟是当初被寨子里那些人绑架的目标。

  想要解决寨子里的危机,似乎可以先从眼前此人下手……

  “仁兄你这就过了,是瞧不起我林言吗?我林言是差那点银子的人吗?情意归情意,但银子还是要给的。我林言别的本事没有,就是银子多。”

  林言拍了拍胸膛,一副财大气粗的表情。

  在得知沈桥家里还有一幅祖传的字画之后,林言对沈桥的态度立刻就热情了起来。

  宛如一见如故,就要拉着沈桥去把酒言欢。

  本身就有所图的沈桥,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这就是你说的吃饭的地方?”

  沈桥指了指微香院外金碧辉煌的几个大字,看向林言。

  虽然说沈桥没去过古代酒楼,但也知道没有哪个酒楼会叫这么骚气的名字。

  更何况,这微香院进进出出之人身边皆是莺莺燕燕,更有女子打扮花枝招展嗲声喊着客官下次再来……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仁兄不要计较这些细节,既然是喝酒,哪里都一样。”

  林言朝着沈桥挤眉弄眼,不由分说的拽着沈桥便踏进了微香院。

  “哎呦,林公子您总算来了啊!”

  门内的老鸨立刻就迎了上来,笑容满面。

  这些日子,因为林言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一幅《兰亭集序》,让她微香院名声再次大噪。

  虽说那《兰亭集序》被人抢了,但那毕竟是林言要赠予她微香院柳姑娘的作品。就这一个噱头,引的她微香院这些日子几乎天天人满为患,带动了微香院其他产业经济发展,老鸨赚的盆满钵满。

  这些日子,老鸨做梦都会笑醒。

  自然而然,对这位林公子更加上心。

  “林公子今日是又要来找紫烟的吗?咦,这位小郎君又是谁?”老鸨目光看向沈桥,眼睛一亮。

  如此白面的小书生,可不多见。

  “自然不是,这位仁兄是我的好兄弟,叫……”林言回头看向沈桥,他还不知道这位仁兄叫什么呢。

  沈桥脸不红心不跳:“在下叶强。”

  “原来是叶公子啊,可真是一表人才,气度不凡……”

  “行了行了,赶紧安排一个雅间,我要与叶兄把酒言欢。”林言摆摆手。

  “好嘞,这就给两位公子安排。”

  老鸨赶紧招呼人,给安排了一个雅间。很快,有下人带着两人上楼进入了雅间之中。

  这时的沈桥才终于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楼?!!

  有朝一日,他沈桥也有逛青楼的一天?

  “不知叶兄在寻什么?”

  见沈桥目光四处张望,似乎在找寻什么,林言出声问道。

  “不知此地可否正规……”

  沈桥目光紧张的四处查看:“有警……捕快来查吗?”

  林言一脸莫名其妙:“捕快为何要查?”

  沈桥这才反应过来,貌似在古代,逛窑子好像是合法的?

  这简直是……多好的优良传统。

  “莫非,叶兄难道是第一次上青楼?”林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沈桥挤眉弄眼:“莫非,叶兄还是个童男?”

  沈桥没说话,这并不是多么值得骄傲宣扬的事情。

  “哈哈哈,我懂,我懂。”林言哈哈大笑,拍了拍沈桥的肩膀,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叶兄放心,等下我给你安排两个姑娘。这微香院的姑娘可有一手绝活,定能让叶兄满意。”

  “这就不必了。”沈桥摇头。

  上青楼纯属因为沈桥好奇,至于真的跟这里的风尘女子发生点什么,沈桥还是接受不了,他还小……

  在沈桥的极力拒绝下,林言还是放弃了给沈桥找姑娘的想法。

  不过,林言对沈桥依旧非常热情。两人一见如故,酒桌上推杯换盏,很快就差点称兄道弟了。

  沈桥算是看清楚了,这苏州首富的公子,虽然缺根筋,没啥大文化,但心底不坏,也比较爽快,比较好骗……

  不知为何,沈桥竟然对骗了他甚至都有了些罪恶感。

  太好骗了,以至于良心有点过不去……

  “林兄,不知那下面的人都在做些什么?”

  酒过三巡,沈桥也有了些微醉意。从两人的雅间,正好可以将微香院一览无遗。沈桥指了指楼下大厅聚集的人,有点纳闷。

  这些人上青楼不找姑娘谈人生,听小曲,怎么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

  这是来青楼该干的事情吗?

  “哦?他们啊,在研究诗词!”

  林言明显比沈桥醉意更深,脸上带着几分不屑:“一帮迂腐的读书人,仗着自己有点文化谁也瞧不起。天天自称文人雅士写一些狗屁不通的诗词,啊呸!”

  沈桥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浓浓的酸味。

  古代文人雅士聚集一起吟诗作对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但对于林言这样没什么文化的富家公子来说,的确就很不友好了。

  他嫉妒也实属正常。

  沈桥也懒得点破。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个声音。

  “那什么流传千古之作《兰亭集序》,我看也只是以讹传讹,哗众取宠吹捧出来的罢了。那王羲之若是真有天下第一书法大家的能力,为何不敢出来示人?”

  原本微醺的沈桥听到这话,突然睁开了眼睛。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