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十七章 诗会

第二十七章 诗会

  《兰亭集序》在书法界的地位,这世界上还没有人比沈桥更清楚。

  那能被称之为天下第一行书,书法最高峰的作品,竟然会被人批的一文不值?

  以讹传讹?

  哗众取宠?

  怕是被那些书法大家听到了,脊梁骨都给他戳破。

  古人虽然没见识,但不至于连这个都分辨不出来吧?

  沈桥微微抬头,看向楼下,想看看是何人敢说出如此大胆之话来。

  只见楼下大厅,被一众人包围着,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正信誓旦旦,掷地有声的宣扬着。

  他身边的那些才子佳人,也纷纷出声迎合。

  沈桥满脑子的纳闷,就算一个人瞎,也不至于全部瞎吧?

  这些看上去好歹也算是读书人,难道真的就这点鉴赏水平都没有?

  沈桥正不解时,他旁边一道身影跑到栏杆处,对着楼下那青年怒骂:“你懂个屁的兰亭集序,嫉妒本公子就是嫉妒本公子。那日那么多人在场,本公子的《兰亭集序》水平多高谁不知道?再给本公子胡说八道,本公子饶不了你。啊呸……”

  林言的声音很大。

  大到几乎整个微香院都能听得见。

  如此破口大骂,丝毫不顾及形象的话出现在此处。

  原本还嘈杂的微香院,几乎是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声音的来源,想看清楚究竟是何人,竟然如此没有素质。

  如此高雅谈论诗词文化交流高雅之处,怎么容的了他满嘴脏话?

  当瞧见那站在栏杆处,表情气急败坏,表情异常生气时的身影时,那原本还在言辞凿凿说着《兰亭集序》不过吹嘘尔尔的年轻人,顿时脸色一变,一句话都不敢再多说,灰溜溜的跑了。

  在苏州城,谁不知道林公子的脾气?

  那《兰亭集序》虽然都知道不是林公子写的,但却是林公子拿出来的,如此当着大庭广之下说《兰亭集序》的坏话,这不是找死吗?

  果然,自林言一出声,整个微香院就再也没人说话。

  “林公子,好大的气派呢?”

  此时,旁边的一个雅间里,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许文轩,关你屁事。就你写的那垃圾字,你还好意思出来丢人?换成是我,现在已经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

  “你……”

  旁边雅间里的人,正是许文轩。

  他怒视林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冷笑道:“在下的书法,自然是无法与那位书法大家王羲之相比。但那《兰亭集序》,似乎也不是你所写的吧?拿着别人的作品来冒充自己的,可笑可笑……”

  那一天在微香院,许文轩最后丢脸灰溜溜的走了。如此傲气的他,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人打脸,自然咽不下去。

  但是随着这几天,王羲之的名气在苏州传开,那幅兰亭序也被列为了天下第一行书地位之后,许文轩又想开了。

  他许文轩书法固然自认厉害,但还没有猖狂到认为自己天下第一。

  输给天下第一行书,不丢脸。

  想通了这一点,许文轩又再度抬起头踏出了家门。

  林言丝毫不怂道:“买的到就是本事,买不到你便嫉妒本公子,呸,什么玩意!”

  许文轩脸色一变,自知眼前这林言是个毫无素质的家伙,跟他骂仗占不到便宜。

  “我不与你这等草包俗人一般计较,今日是微香院一月一度诗词大会。等下柳姑娘会作为评委来评判各位的诗词,头等者还有机会向柳姑娘提一个要求。”

  许文轩不屑的瞥了林言一眼,手上的折扇打开:“你这等不会半点诗词的草包,还是趁早离开,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所谓的诗词大会,便是古代一帮读书人聚集在一起,以诗会友,争个头彩的聚会。

  若是诗词出众,还极有可能被某位佳人或者富家千金看中,指不定能一步登天。

  这边是古代读书人为何那么喜欢聚会的原因。

  “谁不会作诗了?不就是破诗,谁还不会了?”林言当然不甘示弱。

  “林公子会作诗?”

  听到这话,隔壁雅间的那些人纷纷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州城谁不知道你林言是个书没读过几本的草包?你也配作诗?林小姐是苏州第一才女,怎么就有一个你这样的兄长?哦对了……”

  许文轩眯着眼睛,满脸讽刺笑容:“听说你前段时间做了一首诗,被你爹吊起来打了半天,是吧?”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整个微香院的笑声。

  下面那些才子佳人自然是知道林言是何人,听到对方竟然曾经作诗被吊起来打这等秘闻,实在是过于滑稽,闻所未闻。

  众人已经能想象是何画面。

  “胡说八道,气死本公子了!”

  林言很生气。

  他前段时间的确是写了首诗,的确是被他爹吊起来打了……

  但是,这等事情属于秘密,究竟是何人传了出去?

  这姓许的怎么知道?

  “我看你便是没有诗才,故意污蔑本公子。”

  此时这么多人看着,林言自然不能承认。

  首富公子也是要脸的。

  他暗暗下定决心,等下就要回家叫家里的狗腿堵在许文轩回家的路上……让他知道什么叫首富公子不要惹。

  瞧见林言脸色,许文轩得意的冷笑了一声,出声道:“论诗词,在下的确无法与在场众才子佳人相比,但不巧的是,在下刚好请来了一位仁兄助阵,便是我身边这位唐运,唐仁兄。”

  许文轩的身边,站着一位白衣青年。

  “唐运?”

  “苏州第一才子?”

  “去年苏州会试第一的那个唐运?”

  微香院大厅仿佛是炸开了锅。

  谁也没想到,许文轩竟然能把苏州第一才子给请来。

  苏州城林家千金被誉为苏州第一才女,眼前这位,便是与林沁同名的苏州第一才子。

  林家千金据说深居闺中,极少外出,极少有人见过。

  但眼前这位苏州才子,便在去年参加苏州地区科举会试,位列会试第一。

  这苏州第一才子都来了,今晚这诗词大会,自然便已经没有了悬念。

  除非林家千金出面,不然谁能与这位才子相比?

  林言显然也是知道这唐运是何人。

  “妈的,那姓许的怎么把唐运都给喊来了?”

  林言气愤不过的一拍桌子,拍的手疼:“叶兄,咱们走,不跟这帮迂腐的读书人一般计较。”

  林言打算开溜。

  不能留下继续丢人了。

  “等一下。”

  沈桥拦住了林言,看着人,出声道:“你先给我解释一下,外面那流传的《兰亭集序》是怎么回事?”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