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十九章 全都没有

第二十九章 全都没有

  沈桥对所谓的诗词大会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身为堂堂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沈桥饱阅中华五千年上下诗词精髓。

  信手捏来所背的解释流传千古的诗词,眼界自然极高。

  眼前微香院这帮才子虽然说诗才不错,但跟那能流传千古的作品相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眼前这帮所谓才子们的斗诗,在沈桥眼里自然便没有任何吸引力。

  不过即便如此,沈桥也稍微听了一听。

  这些所谓的才子作出来的诗,的确也有些水平,起码比沈桥手底下那些学生要厉害。

  尤其是隔壁那唐运作的那首关于描绘女人的诗,苏州第一才子,的确有几分水平。

  但仅仅也只是如此。

  并且,让沈桥感觉到诧异的是。

  这帮才子们所作的诗,给沈桥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

  古诗词流传几千年,无数派别和风格,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风格。

  从初唐四杰,李白豪放派到李清照婉约派,再到宋明时期不同的诗词风格。

  每个时期,都有不同时期代表的作品。

  但是眼前这帮才子所作的诗,派别杂乱,没有任何章法可言。

  这样沈桥非常的诧异,按道理来说,每个朝代的诗词,应该都会比较有代表性。

  而那些有代表性的派别,往往会成为每个年代众人追求的风格。

  “得意什么,不就是有个破苏州第一才子帮忙吗?姓许他也不是一样不会诗词,等本公子过段时间去把咱们赵国的诗仙姑苏牧请来,看姓许的他还猖狂不猖狂!”

  这姓许的竟然如此嘲讽他,等下一定不能放过他,林言暗暗的盘算着。

  “诗仙?”

  沈桥听到这话,一愣:“你说的诗仙,是谁?”

  “姑苏牧啊!”林言理所当然道:“三岁儿童都知道咱们赵国的诗仙,诗词造诣天下无人能及。只是可惜他向来不注重名利,不然这赵国第一才子非他莫属……”

  “等等,诗仙不是李白吗?”

  “李白?谁?不认识!”林言满脸疑惑:“什么时候有个诗仙李白了?”

  沈桥脸上的表情略微凝固。

  他突然意识到,他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

  “那,杜甫你总该认识吧?”

  “……”

  “李清照呢?”

  “……”

  “苏轼?”

  “……”

  瞧着满脸茫然的林言。

  沈桥内心掀起了轩然大波,他终于意识到,他忽略了什么。

  即便是穿越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陌生的朝代。但是潜意识里,沈桥并没有去想这些事情。

  他潜意识里认为,即便历史哪里发生了改变,但那些应当出现在历史里的著名人物,始终还是会出现。

  历史可能改变,但大方向不会变。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没有!

  全部都没有!

  即便林言再没文化,也不至于那么多历史著名人物都没有听说过。

  没有李白,没有杜甫,没有沈桥一系列所熟知的人物。

  没有历史里那一系列流传千古的作品,包括……《兰亭集序》。

  沈桥脸上的表情愣住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外面那些人会如此推崇《兰亭集序》,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发现那是假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原本没有《兰亭集序》。

  也就是说,沈桥临摹出来的那一幅,便是真正的《兰亭集序》。

  “这……”

  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见鬼了都。

  他原本只想临摹一幅《兰亭集序》骗骗不识货的人罢了,但是谁他娘的能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没有《兰亭集序》?

  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沈桥脸上猛然浮现出了肉疼的神色。

  没有真的《兰亭集序》,那他手上那幅临摹的便是真的。真迹的《兰亭集序》,那何止是无价之宝,竟然被他一百两银子给卖了?

  那他娘的绝壁能卖出天价啊!

  沈桥简直恨不得给自己狠狠扇个耳光……太疼没下得了手。

  “叶兄,叶兄,你怎么了……”

  林言的声音,把沈桥从悔恨中拉了回来。

  “林兄,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要问你。”

  见到叶兄如此严肃表情,林言也是一愣:“怎么了?”

  “那幅《兰亭集序》,你可知道它现在在哪?”

  林言叹了口气:“在令妹手中……”

  那天《兰亭集序》被抢,林言气急败坏的去报官,结果刚回家就被自己妹妹堵在门口。

  他才得知,是被自家妹妹给抢了。

  若换成别人,林言绝对会把那胆敢抢他东西的人狗腿打断。

  但是对于自己这位妹妹,林言丝毫奈何不了。

  没别的原因,就因为他妹妹在家受宠,而他像是捡回来的……

  被妹妹抢了的东西,他自然没勇气再去要回来。

  “叶兄,你为何问这个?是有什么问题吗?”林言问道。

  在他妹妹手上……

  沈桥盘算着,要不要把他妹妹骗出来,然后趁机……把字骗回来?

  想了想,沈桥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风险太大,没必要。

  他完全可以再重新写一幅出来,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正版,那他沈桥所写的,就是正版。

  想到这里,沈桥不由腰杆都挺硬了几分。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叶兄我们得赶紧走了……”

  刚才的逼是装出去了,但真让林言写诗,还不如杀了他。

  现在隔壁那唐运真的写出了诗,而且看情况还是相当不错的诗。

  这个时候,宁可丢脸跑路,也好过等下被那姓许的给当面嘲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林言和沈桥刚再次踏出雅间,便发现门口不知何时守着几个人。

  “呦,林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呢?”

  妈的,竟然堵门!

  林言满脸气愤,太无耻了。

  “林公子该不会是想要跑路吧?”

  一位公子哥模样的人扯开了嗓子喊道:“大家快来看啊,林公子要跑路。”

  这一声,直接把附近的目光全部都吸引了过来。

  许文轩问讯走了出来,神色充满了倨傲,居高临下冷笑道:“林公子,你这是真的要跑路啊?”

  旁边的众人发出了毫不掩饰的嘲笑声。

  林言涨的脸色通红。

  平时即便再嘴硬的他,此时也感觉到了羞辱。

  被那么多人盯着,当着众人的面讽刺他,这是对他赤果果的羞辱。

  林言紧咬牙,“叶兄,咱们走,改日再来跟他们理论。”

  “哈哈哈,还赵国第一才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个小白脸,也敢如此狂妄?”

  许文轩的脸上再也不掩饰任何的嘲讽:“你林言是个草包垃圾,人以类聚,你身边的人自然也是垃圾,哈哈哈……”

  原本已经迈出去一步的沈桥,突然又把腿伸了回来。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