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三十章 桃花依旧笑春风

第三十章 桃花依旧笑春风

  沈桥很懒。懒到不愿意去招惹任何麻烦。

  穿越到这个稀里糊涂的世界,沈桥考虑的最多的是如何生存下来。

  其次,考虑的便是如何养老。

  如何做一名正确吃软饭的小白脸。

  除此之外,别的事情他都没有兴趣。

  再者,他跟林言并不熟。

  即便两人刚才相谈甚欢,但也仅仅如此。

  他跟林言只是萍水相逢的关系,并没有理由值得沈桥出手帮忙。

  毕竟,林言口中那个姓许的,能让苏州首富公子无可奈何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

  是个大麻烦。

  沈桥更加不愿意招惹。

  但是。

  不愿意招惹,不代表沈桥会怕了对方。

  这个姓许的说话如此难听,已经欺负到他头上来了。

  沈桥现在若是走了,岂不说明他怂了?

  他沈桥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除了在大当家面前外,还什么时候怂过?

  于是,沈桥又把迈出去的一只脚给收了回来。

  “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对,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沈桥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即便是一群垃圾,也终究成不了高雅之物。”

  此言一出,许文轩身边众人无不怒视沈桥。

  沈桥这话,明显就是在说他们是垃圾。

  “臭小子,你敢骂我们?”

  “你可知道我等是什么人?我等皆是赵国秀才,其实你这草包所能相比?”

  “我们若是垃圾,那你岂不是连垃圾都不如?”

  “……”

  “秀才?我还以为你们都考上状元了呢?”

  沈桥摇摇头:“我要是你们,早就找根绳上吊自尽了。读书人不为考取功名,竟然流连于烟花之地,美其名曰学术交流。”

  “依我看,不过是落魄者抱团取暖,自我安慰罢了。莫非你们的学术交流,便能交流出个状元来?你们的学术交流,能交流出大赵国一个锦绣河山来?”

  沈桥的话,不可谓不诛心。

  一帮才子们被沈桥戳破了心思,恼羞成怒恨不得上前撕了沈桥的嘴。

  他们若是真的有考取功名的能力,至于成天聚集在此吗?

  这种事情,大家知道就好。

  沈桥说出来,完全就是把大家的脸皮都撕破了。

  林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叶兄厉害啊!

  一个人,竟然能把这帮平日里耍嘴皮子特别厉害的读书人骂的说不出话来!

  高人呐!

  “哼,匹夫呈口舌之快,我等学术交流自然是为了促进提升。”

  许文轩冷笑一声:“倒是你,竟然跟林言这种人来往,胸无点墨,不过也只是个草包而已。”

  沈桥摇摇头,脸上充满了惋惜:“如果所谓学术交流就让你们写出狗屁不通的诗词,那我情愿当一个草包。”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们写的诗词狗屁不通?”

  这句话,无疑是点燃了周围众多才子的怒火。

  欺人太甚了!

  可以侮辱人,但是不能侮辱他们的才华。

  对于这些读书人来说,才华和名声是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

  甚至是一直没说话的苏州第一才子唐运,此时神色中也浮现出几分怒意。

  “不是狗屁不通是什么?”沈桥冷笑一声:“无病呻吟,辞藻华丽,不过是自娱自乐的狗屁诗罢了。”

  “你一个不会写诗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们的诗?”

  旁边才子非常愤怒。

  沈桥瞥了他一眼:“谁说我不会写诗的?”

  “你会写诗?”

  听到这句话,许文轩哈哈大笑了两声:“我倒想看看,你会写什么诗?”

  他根本不相信沈桥会写诗。

  若是他真的会,林言为何会想着悄悄跑路?

  他断言,沈桥绝对不可能会。

  林言也懵了。

  叶兄你不是说你不会写诗吗?

  你现在怎么说你会了啊,你这不是等着给别人羞辱吗?

  “叶兄,你干什么……”

  林言赶紧拉了拉沈桥:“你别冲动,对方那是唐运,你别乱来……”

  即便林言很不屑,但也知道苏州第一才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在他面前作诗,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放心吧。”

  若是在刚才,沈桥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番话来。

  他的确不会作诗。

  可是,这很重要吗?

  这一点都不重要。

  他不会作,但他会抄……

  瞧见林言跟沈桥低头窃窃私语的画面,更让许文轩断定沈桥是在虚张声势。

  “既然你说你会作诗,那我倒想见识见识,你到底会作什么诗?”

  许文轩冷笑一声,摆摆手。很快,便有人从雅间内搬出了桌子和文房四宝。

  此时,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沈桥的身上。

  沈桥提笔,没有丝毫犹豫,动笔。

  片刻后。

  “写完了!”

  沈桥丢下手上的笔,若是有题材限定,沈桥或许还需要考虑一下。

  没有题目,沈桥分分钟能抄……写他个唐诗三百首。

  “来来,大家都来看看,这位不把我们苏州城才子放在眼里的赵国第一才子,究竟有多么高的诗才。”

  许文轩语气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周围那些憋了一肚子气的才子们,此时纷纷涌了上来。

  “我倒要看看,他能写出个什么东西。”

  “还敢说我们的狗屁不通,什么赵国第一才子?呸,姑苏牧答应了吗?”

  “……”

  许文轩一步上前,也打算看看对方到底写了什么东西。

  他不相信林言身边的人会写什么诗。

  即便是会写,又怎么能跟自己身边的唐兄相比?

  “唐仁兄,来,咱们一起好好看看这位不把你的诗放在眼里的才子,写出了什么旷世作品。”

  许文轩语气满满的讽刺。

  唐运微微点头:“正好,我也想看看这赵国第一才子的诗词造诣。”

  他的语气中,也带着很深的不满。

  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冒犯,他自然很不高兴。

  众人皆上前,目光齐齐的看向桌上的纸张。

  “题都城南庄?写的是何处?莫非是几十里外的那个南庄?”

  许文轩面露讽刺,果然如此,眼前此人,也不过是个哗众取宠的草包罢了。

  “毫无特色的提名,不过如此……”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

  许文轩脸上的表情,僵硬住了。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