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三十一章 阴他一手

第三十一章 阴他一手

  苏州城内,沈桥和林言走在大街上。

  在沈桥写完那首诗后,他和林言已经趁着人群混乱密集的时候,离开了微香院。

  林言不相信沈桥作的诗能与苏州第一才子唐运相比,与其等下被人嘲讽,不如先走一步。

  而沈桥只是单纯的没兴趣跟那帮文人们呆在一起,水平太低,逼格不够。

  以那帮人的诗词水平,沈桥随便抄……写一首都能让他们愧对江东父老。

  欺负小朋友,不是为人师表沈桥想做的事情。

  相比一下,他还是更喜欢林言这样真性情的。

  “林兄,你这是要去哪?”

  “回去喊人,今天这个仇不报,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苏州首富公子什么时候受过今天这等委屈?

  “等下我去家里喊十几个家丁,今天本公子非把那姓许的狗腿打断不可。”

  在林言眼里,能用武力解决的坚决不多废话。

  当年在学堂的时候,教书先生说他学习不行,但动手能力极强。

  这些年林言一直奉这句话为经典……说得多好啊!

  “等一下。”

  沈桥叫住了他:“你知不知道你回家叫人,会有什么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

  林言不以为然,顶多不就是被老爹发现了被吊起来打一顿而已,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但是在挨他爹打之前,他今天必须先把那姓许的给打了。

  极限一换一。

  “你喊的人多了,容易引人注意,先不说容易被对方发现警惕,再者说万一被捕快盯上了怎么办?”

  沈桥对那个许文轩也没什么好感,但是林言这种无脑动手的办法的确太过于低端了。

  沈桥可不想他再把上次那女捕快给引来,上次那女捕快已经警告过了他,要是下次再被她抓住,没有沈桥好果子吃……

  当然,沈桥并非怕她的警告威胁,他只是单纯的爱好和平而已。

  林言脸上的表情一愣,显然他也刚刚才想到这一点。想起那位铁面无私的女捕快,林言浑身一颤。

  在苏州城,林言除了他爹和他妹之外,唯一怕的便是那位捕快。

  在那位捕快面前,他苏州首富公子的名头不但一点都不好使,甚至还会换来一顿毒打……

  “那叶兄你说,该怎么办?”

  “那许文轩的家住何处。”

  林言想了想:“在城西。”

  沈桥努力的思考着脑子里关于上次在苏州城转悠的记忆:“我记得从这里到城西要经过闹市一片,闹市后面那边还有一条必要经过的巷子,那巷子好像没什么人……”

  沈桥和林言两人眼神对视了一下,皆发现了对方眼中的精光。

  “不如就……”

  “……”

  微香院。

  当这首诗出现在所有面前时,整个微香院陷入诡异般安静的片刻后。

  瞬间爆发出不可置信的震惊声。

  “这,这是他写的?”

  “这诗,这诗……”

  “难以置信,实在是难以置信!”

  许文轩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许文轩在诗词方面的造诣的确是不高,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懂诗。

  沉默,沉默!

  “这,这竟然是他写出来的?”

  旁边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唐运,但看见桌上所写的诗句后,他的眼神中,也是震撼。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依旧笑春风……”

  唐运喃喃默念了几句,脸上随即露出了几分苦笑:“我不如他,在意境上,我便已经输了……”

  许文轩大惊:“唐兄,你怎么能如此只说。虽然这首诗的确不错,但唐兄你可是……”

  唐运摆摆手,苦笑道:“此诗初看便惊艳,一开头我便就输了。短短几十字,便道尽了‘人面桃花,物是人非’的人生经历。无论是词句上,还是在境界上,我都不如他。相比起来,我刚才写的那诗,太过福肤浅流于表面了。”

  “想不到,苏州城竟然卧虎藏龙,先有书法大家王羲之,后又有此等诗词高手,是我看走眼了啊!”

  其他围观的众才子一听,顿时轰然议论开。

  苏州第一才子竟然在他最擅长的诗词造诣上承认不及他人?

  这,这怎么可能?

  可是,眼前这首诗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又不得不承认。

  写的真好。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纷纷转移到刚才沈桥所在的位置。这才发现,早已经人去楼空。

  “人呢?去哪里了?”

  “不知道啊!”

  “那位公子能写出如此诗词,必定不是寻常人,还没问及对方姓名呢。”

  “……”

  许文轩心里极为的不是滋味。

  他本来以为,林言身边的那人只不过是个跟林言同样的废材草包。

  可是现在看来,草包能写出这等诗句?

  这种许文轩看一眼,即便非常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

  这首诗必定能流传千古。

  想到刚才许文轩说的话,再想想此时场景,许文轩脸火辣辣的。

  “我们走!”

  许文轩一挥手,带着人灰溜溜离开了微香院。

  许文轩一走,周围的才子也渐渐散去。

  只是关于这首诗的议论,愈演愈热。

  几乎是在众才子离开之后不多时,便已经传遍了整个苏州城。

  那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知道说中了多少才子佳人心中的往事。

  物是人非,佳人不在。

  那些风流才子们谁还没几段刻骨铭心的过往?

  谁心口上没一位朱砂般的女子,谁的人生又没有一段白月光?

  逼格呐!

  ……

  城内。

  许文轩阴沉着脸色。

  出了微香院,许文轩便一个人离开了。

  今天的脸丢的太大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林言的身边竟然真的有高人。

  那一位白净的书生,竟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连唐运都自愧不如的才气,这岂会是一般人?

  这种人,又怎么会跟林言那等草包一起?

  许文轩怎么都想不通这一点。

  但是想不通归想不通,今天这个仇,他许文轩记下了。

  他奈何不了林言,但是那个白净书生……

  他之前从来没见过,必定不是苏州城的人。既然不是苏州城的人,那不管对方是谁都不重要。

  许文轩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的表情。

  正当许文轩心中盘算着如何报复那白净书生,经过回家必经之路的一条小巷子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两道身影。

  “谁?”

  “砰!”

  许文轩还没来得及回头,便听见一声闷响,他的身子直直的倒下。

  在即将昏迷之前,他听到了几个细小的声音。

  “我是不是太用力了……”

  “叶兄,你说呢……”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