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四十一章 装傻充愣

第四十一章 装傻充愣

  沈桥以前很不能理解一件事情,为什么影视剧里那些古人女扮男装,明明已经明显到侮辱观众智商了,但那些古人却偏偏看不出来?

  后来沈桥想明白了,这玩意分颜值的。

  长得丑的,有些人一旦女扮男装起来,还真不一定能分得出来性别。

  而影视剧经过艺术加工,且能登上影视剧的,都是辨识度很高,颜值绝对不低的人。

  要是这样还不能一眼就分出性别来,眼睛多半也留着没什么用了。

  而沈桥眼前这一位,显然属于后者。

  这是一位身穿男装,却眉清目秀,一张完美无瑕的瓜子脸,还有沈桥手碰到的某处……这些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沈桥。

  这是个女的。

  看颜值,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

  问题有点严重。

  即便是在现代,碰了人家姑娘的敏感位置,挨耳光骂流氓都是轻的,更别说是在思想保守的古代。

  要么以身相许,要么被人家扭送衙门报官。

  沈桥看着身下这位脸色羞红,却咬牙切齿盯着沈桥,似乎随时要爆发的姑娘……以身相许明显行不通。

  扭送衙门更不行了,沈桥不想再碰到某位女捕快。

  所以,他只能装傻充愣。

  你不是女扮男装吗?

  那好,就当你是男的。

  “你,你起来!”

  身下传来一个带着几分颤抖,和几分杀气的声音。

  沈桥这才反应过来,他还压在人家身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沈桥连连道歉,手依依不舍的从某个位置离开,站了起来。

  “小……公子你没事吧?”

  另一位女扮男装的少女急忙跑了过来:“你有没有怎么样?”

  沈桥一瞧,又是一个俊俏的小姑娘。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应该是某大户人家的小姐带着丫鬟女扮男装偷偷跑出来玩了。

  “我没事!”

  少女咬牙切齿的盯着沈桥,眼神中的怒火像是要把他吃掉一般。

  她刚刚看到有人偷东西,正打算见义勇为追小偷呢,结果就被眼前这家伙给挡住了。

  挡住了就算了,他竟然,他竟然……

  想到刚才自己被碰到的地方,少女羞愧的要杀人。

  这登徒子他还说什么?说什么放荡的话!

  兄台?

  谁是你兄台?!

  要不是现在碍于身份,她恨不得把眼前登徒子大卸八块。

  “兄台,你没事吧?”

  被对方杀人般的目光盯着,沈桥的戏还是要演下去,他非常诚恳的看着对方:“刚才是我鲁莽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得了便宜不能卖乖,虽然刚才明显是对方撞了自己。

  但沈桥是大方的人,便宜都占了,就不跟对方一般计较了。

  少女死死的盯着沈桥,恨不得将他吃了:“你,你刚才……”

  “我刚才怎么了?”

  “你,你的手,你的手碰了我……”少女咬牙切齿。

  “哦,你说这个啊!”沈桥装傻充愣:“大家都是男人,碰一下也没事。要是你先吃亏,我也可以让你摸一摸。”

  说着,沈桥一步向前。

  少女直接吓的后退了两步,用杀人的目光瞪着沈桥。

  气!

  她好气!

  她恨不得当场把眼前这登徒子的嘴巴撕烂,你才是男人,你全家都是男人。

  但是,她又不能暴露身份。

  要是被人知道她一个女孩子被人当众占了便宜,她不要活了。

  但是不暴露身份,这个哑巴亏她就吃定了。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终于,她努力深呼吸几口气,这才将刚才那股冲动压了下去。

  再盯着沈桥看一会儿,确定他并没有发现她的真实性别后,心中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还好自己是女扮男装,要是真实身份被人占了便宜,她绝对分分钟跟眼前这登徒子同归于尽。

  “你叫什么?”

  少女恶狠狠的瞪了沈桥一眼,心有不甘道。

  沈桥心中冷笑一声,怎么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脸上不动声色淡淡道:“听好了,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叶强!”

  “叶强……”少女暗自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名字如此俗气,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你给我等着,本小……本公子绝对跟你没完!”

  说完,她气冲冲拉着一旁的丫鬟走了。

  沈桥深以为然的点头,他也绝对叶强不是什么好人。

  “……”

  “糟了,扒手呢?”

  沈桥这才反应过来,被这小姑娘一搅合,此时人群中早就没有了那扒手的身影。

  连他发家致富的启动资金都抢,这苏州城的小偷扒手们还有没有良知了?

  就在沈桥要骂娘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喧哗。

  紧接着人群分开。

  两道身影走了过来。

  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看上去像位学者。他旁边站着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满脸络腮胡。他的手上,正拎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

  正是刚才偷走沈桥钱财的扒手。

  “银子是你的吧?”

  络腮胡将这家伙丢在地上,又将一袋银子丢给沈桥,

  “好人呐!”

  银子失而复得,沈桥赶紧把银子收了起来。

  这世界上果然还是有好人的。

  瞧了一眼地上的那个扒手,沈桥上前毫不留情一顿毒打。

  “连小爷的钱都敢抢,给你脸了……”

  从昨天到现在,沈桥本来就憋了不少气,这下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等这扒手被打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妈要报官之后,沈桥这才收手。抬头,便瞧见周围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眼前这两位也有些发愣。

  沈桥咳咳了两声:“其实,我是个斯文人……”

  “哈哈,小伙子,有个性,我喜欢!”

  那满脸络腮胡的壮汉哈哈笑了两声。

  旁边的青衣学者凝视着沈桥,微微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像是随意一问:“你叫什么?”

  沈桥不知道这老人问他名字干什么,但还是祭出了行走江湖的小号:“叶强!”

  “叶强?”

  他摇摇头,眼神有一丝失望,又很快一闪而过,他收回目光。

  “我们走吧。”

  络腮胡点点头,还没等沈桥来得及感谢一番,两人便已经离开。

  等走出许久之后,那学者又站住,深深叹了口气,“我们该回去了。”

  络腮胡看着他,微微皱眉:“但是少主我们还没找到。”

  “王家的人比我们先得到消息,许家村五十三口人被屠,老李也已经死了……”

  “可是还有一人下落不明!”络腮胡目光阴沉:“那是少主!”

  学者摇摇头:“先不说那是不是少主,你觉得,王家会放过少主吗?他们这一次暗中派出了逍遥派,恐怕少主不是失踪,应该是已经落入他们手里了……”

  似乎想到了这种情况,络腮胡眼神突然多了几分杀气,他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

  墙壁上多了一个窟窿。

  “十五年了,没想到他们还要赶尽杀绝,那是主子留下唯一的血脉啊!没能保住少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活着,就还有希望!当年王家所作所为,迟早会要血债血偿的。”

  学者平静道:“我们该回去了,这一次我们偷偷离开。再不会去,会被有心人注意到。”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