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四十二章 自求多福

第四十二章 自求多福

  “叶兄,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缘分?”

  苏州城内某处门前,林言一脸兴奋的看着沈桥。

  “我还在想会不会再碰到叶兄,没想到叶兄你就出现了,这足以说明咱们有缘啊!”

  “不信!”

  沈桥相信缘分,但绝对不相信他会跟一个男的有什么缘分。

  他并没有这方面特殊的嗜好。

  银子拿回来之后,沈桥就前往寻找苏州城的牙人,打算寻一处好位置的商铺租下来。

  以沈桥现在的全部身家,大概也只能租下而已。

  这原本是交给徐老汉他们去做的事情,如今沈家只剩一人,只能他亲自出马。

  结果牙人还没找到,就先碰到这个他并不怎么想碰到的家伙。

  几次来到苏州城都能碰上,真的阴魂不散啊。

  “这不重要,叶兄咱们好歹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了。”

  再碰到沈桥,林言明显很兴奋:“上次咱们一起亡命跑路,叶兄应该没有被那女捕快追杀吧?事后我还担心呢,没想到叶兄显然在这方面也是江湖老手了……”

  林言心情很好。

  上一次在叶兄的计划下,在巷子角落蹲许文轩,让他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听说那许文轩现在还在家里躺着,暴跳如雷的要寻找凶手。

  白天还好,一到晚上林言实在就忍不住躲在被子里笑开了花。

  经过此事,林言早已经把沈桥当成了志同道合的好兄弟。

  “对了叶兄,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林言似乎想到了什么,悄悄问道:“前两日在微香院,你是不是写了那什么笑春风什么的?”

  “桃花依旧笑春风?”

  “对对,就是这个……”

  林言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真是你写的?”

  “不然呢?”

  “我……”

  林言有些不敢置信。

  沈桥不清楚,他可是明明白白。

  这两天,苏州城突然流传出来了一首千古名诗。那一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知道让多少才子佳人魂牵梦绕断了魂。

  这首诗,迅速传遍大街小巷,广为流传。

  林言本来并不在意,但是偶尔得知这首诗从微香院流传出来的。再一打听,竟然是那天叶兄写的?

  林言是完全不相信的,那天叶兄写了诗。但在他看来肯定是瞎写的,不然沈桥为什么写完之后还跟着他偷偷溜走了……这明明是心虚怕丢脸。

  可是,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沈桥写的。

  沈桥竟然真的会写诗?

  林言脸上的表情复杂了。

  同样是九年义务,为什么你还偷偷补了课。

  明明说好大家都是文盲,没想到你还会作诗,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林言幽幽叹了口气,神色幽怨的看着沈桥:“叶兄你竟然骗我。”

  这眼神,就跟沈桥骗了他财色一般,沈桥有些毛骨悚然。

  “我骗你什么了。”

  “你明明会作诗,为什么说你不会?”

  “那诗不是我做的。”

  林言瞪大了眼睛:“不是?”

  “对啊!”沈桥点点头:“这就说来话长了,那是一年大雪纷飞的日子,我在我家后山……”

  “后山山洞找到的?”

  “没错。”沈桥点点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可是叶兄你之前不是说那山洞里只有一幅兰亭序吗?”

  “哦?字画只有那一幅,但是还留下了这么一首诗!”

  “原来如此!”

  林言神色恍然大悟。

  原来是叶兄在后山看到的,就说呢,叶兄跟自己都是文盲,怎么可能会作诗。

  这首诗,多半也是那位王羲之前辈留下来的。

  这样一想,林言心里就平衡多了,再看沈桥的眼神就更加亲切了。

  “走,叶兄今日我请客,咱们再去微香院坐坐!”

  不管那诗是谁的,但是外界都以为是叶兄所作。这个时候,林言当然不能放弃这个装逼的机会。

  就准你许文轩带着苏州第一才子装逼,还不准我林言带着赵国第一才子装了?

  林言下定决心要把逼装回来。

  “没空没空!”

  沈桥摆摆手,他忙着呢,哪有空搭理这二傻子。

  林言这才想到什么,纳闷道:“叶兄今日来此是有何事?”

  “有很重要的事情,没事的话你自己一边去玩,别打扰我了。”

  沈桥摆摆手,目光在四周扫视着,最后停留在街头的一间店铺门口。

  这个位置,是这条街地理位置最好的商铺。

  “叶兄在看什么?”

  林言并没有离开。

  身为首富家的傻儿子,林言整天无所事事,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跟他志同道合的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而是,他还要靠着叶兄装逼呢!

  “叶兄要做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上忙。”林言出声道。

  沈桥瞥了他一眼:“你能帮什么?”

  林言拍了拍胸膛:“只要叶兄开口,苏州城就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

  “此话当真?”

  “那是自然!”

  林言豪情壮志道:“整个苏州城,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

  “你敢骂你爹吗?”

  “……”

  林言脸色憋红了一下:“骂父母那是不孝行为。”

  沈桥眼神充满了鄙夷,他也知道不孝?

  苏州城谁不知道林家有个不孝儿子?

  再说,谁不知道林言怕他爹?

  上一次听说写了首狗屁不通的诗,被他爹吊起来打了半天。

  这话他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叶兄你换一个,除了父母之外,没有我林言办不到的事情。”

  林言脸色丝毫不红,再次信誓旦旦保证。

  “那你去帮我把衙门那女捕快打一顿。”

  “……”

  林言的脸色再次涨的通红:“叶兄你这是在说笑……”

  “你是不是怂了?”

  “谁怂了?”

  听到沈桥的激将法,林言顿时一瞪眼睛:“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难不成还能怕她一介女流?我跟你说,要不是我有绅士风度,不跟她一般计较我分分钟把她吊起来打……你还别不信,真以为我堂堂林家公子是闹着玩的……你这什么眼神?不信吗?”

  沈桥摇摇头。

  “那你为何要如此看着我?”林言不解道。

  沈桥摇摇头,想了一下:“我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家那一桌通常坐几个人?”

  “什么意思?”林言一愣。

  “没什么!”沈桥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林言茫然的眨眨眼,正要出声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你说要把谁吊起来打?”

  听到这个声音,林言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