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四十三章 败家玩意

第四十三章 败家玩意

  林言在苏州城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只怕过三个人。

  他爹,他妹,还有衙门那位女捕快。

  怕他爹,倒不是说怕他爹会把他吊起来打。林言这些年没少挨打,早就习惯了。再者说,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林言再皮也不敢反抗。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怕他爹断他银子。

  怕他妹,是担心他妹会告状。在林家,他妹的地位极高,受万千宠爱。而他显得像是后娘生的一样,爹不疼,娘不爱。

  林言好几次都想去问问他爹自己是不是他哪偷偷生的私生子,看到他爹手上的柳条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至于怕那位女捕快,那原因就很简单了。

  怕挨打!

  被他爹打,顶多只是一顿皮外伤。毕竟是一家人,再怎么狠心也不会下死手。

  但是那位女捕快可不一样,她是真的敢下手啊。

  他这苏州首富公子的名头,一点都不管用。

  “好,好巧啊!”

  当林言脸上的表情僵硬住,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李未晞。

  李未晞面无表情,冷淡的看着他。

  但是,这平静的眼神中,却带着几分让林言瑟瑟发抖的神色。

  沈桥非常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逢年过节我一定会去给你上香的。”

  说完,沈桥转身踏入旁边的店铺,先走一步。

  他刚刚踏入商铺,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林言哭爹喊妈的声音。

  “李姑娘饶命……叶兄救我……”

  沈桥摇摇头,这就是装逼的代价。

  希望这件事情能让林言记住一个道理,有些逼,是不能装的。

  ……

  沈桥再见到林言的时候,林言的目光充满了幽怨。

  “叶兄,你卖我……”

  沈桥丝毫没有任何愧疚感,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救你,实在是我无能为力。你觉得我们两个加起来,是她的对手吗?”

  林言仔细的算了一下,别说他们两个,就算再来十个,也不是对手。

  今天要不是自己求饶的快,估计会被那女捕快吊锤。

  于是他也泄气了,“难道,我这辈子就不能报仇回来了吗?”

  “要报仇,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听到沈桥出声,林言眼睛一亮:“叶兄你快说!”

  “当然是上门去提亲啊!”

  沈桥理所当然道:“你打不过她,就把她变成一家人。到时候你把她娶回家,让她给你生孩子,生十几个……你看她会不会服服帖帖。”

  “……”

  沉默了良久。

  林言才喃喃道:“叶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什么?”

  “把她娶回家?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林言的脸上浮现出了恐惧的神色:“我现在躲她还来不及,你让我娶她……”

  说到这里时,林言目光还左右看了看,生怕李未晞从哪里跑出来。

  他压低了声音:“你看我像是能活过新婚之夜的人吗?”

  沈桥想想,也完全有道理。

  以那女捕快的脾气,极有可能新婚之夜就上演弑夫的行为。

  沈桥本以为古代的女子都是如同影视剧里那般知书达礼,温柔动人。

  但无论是大当家,还是这女捕快,又或者是之前撞上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就没一个能配得上知书达礼的……影视剧害人不浅。

  “那你就认命吧。”沈桥拍了拍林言的肩膀,同情道。

  虽然他的确也想报仇,但是心里有逼数。

  实力的差距,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

  林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我要去习武,我要成为高手!等我回去,我就去拜访名师,等我成为高手,一血今日耻辱。”

  瞧着林言意气风发的神色,沈桥实在是没好意思打击他。

  巧儿从小跟在叶柔竹身边,如今已经是三品高手。就连她都不是那女捕快的对手,那女捕快起码也得是二品往上。

  习武本来就是从年幼开始,林言他除非是天纵奇才,否则就算从现在开始习武,这辈子追上那女捕快的几率也几乎为零。

  想到这里,沈桥也深深的叹了口气。

  要是他有功夫在身,那天也不至于被叶强算计。

  这个仇,他先记下了。

  “对了,叶兄你为何在这里?”

  林言立下了雄心壮志后,目光看了看周围,有些不解。

  他还是不知道沈桥来这里干什么。

  “准备盘下这里,做点小买卖。”

  “小买卖?”

  林言茫然的眨了一下眼睛:“叶兄缺钱吗?”

  沈桥没有说话。

  这不是在说废话吗?

  他要是不缺钱,好端端的做什么买卖?

  “不知道叶兄要做什么生意?”林言又问道。

  “酒。”

  “酒?”

  林言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虽然有些方面的确迟钝了点,但脑子并不傻。在富商人家出生,林言对生意这方面也略有些了解。

  “酒这方面利润也不大啊,叶兄既然要做生意,要不要考虑一下别的?”

  林言看着沈桥往后院走,拍了拍胸膛:“正好这一片的商铺全是我家的,叶兄既然要做生意,尽管开口,看上哪家了我都可以送给你。”

  原本已经迈开了步伐的沈桥又收了回来,神色变得非常奇怪:“你是说……这里是你家的?”

  “对啊!”林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苏州城有将近四分之一的产业都是我家的,正好这片区域就属于我家……很奇怪吗?”

  沈桥突然不想说话了。

  瞧瞧,这是人话吗?

  自己英俊帅气,才华横溢,却要为财迷油盐奔波。

  眼前这个家伙长得没他好看,还是个二傻子,偏偏就这么有钱……

  沈桥突然就不想努力了。

  苏州城是苏州最大的城市,沈桥知道林家是苏州首富,但没想到这么夸张。

  整个苏州城四分之一的产业是林家的,这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数字。

  沈桥看着林言,突然之间开始犹豫了起来。

  要不要把这家伙被绑了,敲他一笔?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沈桥是正经人,自然不可能违法犯事。

  在知道这店铺是林家的之后,那么一切都好办多了。

  沈桥想要租下这个店铺,但林言一心想要把这店铺直接送给沈桥,沈桥不要他还急眼。

  但在这方面,沈桥还是有所坚持的。

  在他的坚持下,两人各退一步,沈桥写下了一张欠条,用最低价把这个店铺盘了下来。

  结果林言刚拿到欠条,转眼就把欠条撕了。

  他是铁定了心想交沈桥这个朋友,钱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看到这一幕的沈桥,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他突然有点理解林言他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了,换成是他,他也会忍不住打死林言。

  败家玩意。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