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五十一章 包庇

第五十一章 包庇

  人性都是自私的。

  不管怎么说,叶强都是柳家寨的人,是大家看着长大的。在场不少人,都与叶强沾亲带故。

  大叔公说出这样的话,无可厚非。

  当他话说完时,祀堂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叶柔竹身上。

  在柳家寨,大叔公这些长辈的辈分固然很高,即便是叶柔竹也要尊敬他们。

  但柳家寨当家做主的,还是大当家。

  这是祖上流传下来的规矩,柳家寨的一切事务,都交由大当家决断。即便是大叔公等人,也不能逾越。

  叶柔竹的目光在祀堂里扫视一圈,没有开口。

  祀堂安静了下来,无人出声。

  气氛,徒然压抑了下来。

  在场不少人瞧见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变。

  大当家,竟然没有回大叔公的话。

  情况……似乎有点不对。

  尤其是原本还抱着希望的叶强,此时心中也是一沉。

  大叔公是柳家寨辈分最高的长辈,如果连他都劝不住大当家,那他……

  叶强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若是大当家真的下定决心,来个什么大义灭亲,他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他这点三脚猫功夫,别说是大当家,连巧儿他都打不过,更别说能有半点逃脱的机会。

  终于,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叶柔竹终于开口了。

  “大叔公,我们柳家寨有祖训,严禁任何人对自己人下手。叶强谋财害命,这等行为早已触犯祖训,你认为能够轻易饶恕?”

  “这……”

  大叔公的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他心里能不清楚吗?

  这样的行为,换成是别人,绝对是不能饶恕的。柳家寨禁止内斗,这是柳家寨这么一个小小的山贼窝能传承到如今的原因。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叶强终究还是自己人,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强受罚。

  “这次的事情,的确应该是强子有错。既然有错,罚也应该要罚。不如就罚他在祀堂跪七天,一个月禁足反省,你看如何?”

  大叔公出声道。

  叶强的脸色焦急,在这鬼地方跪上七天,还要禁足一个月,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但是瞧见大叔公的眼神,叶强很快反应了过来。

  现在若是不能如此的话,恐怕他的下场还会更惨。大叔公说出这样的惩罚,看似在惩罚他,实际上已经是在包庇了。

  叶柔竹没有出声,一旁的巧儿气愤道:“他谋取沈公子的钱财,做出这等事情。沈公子被赶下山,凭什么他只用罚跪?”

  巧儿很气愤,委屈。

  叶强联合叶刚试图对沈公子谋财害命,结果沈公子被诬陷赶下了山,叶强竟然还好端端的。什么罚跪禁足,这简直就是明显的包庇了。

  “谁说我家强子谋财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嚷嚷。

  紧接着,琴姨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当瞧见跪在地上的叶强,她顿时急了:“强子?强子你怎么跪在这里?是谁欺负你了?你跟娘说,娘跟你做主。”

  “娘,你总算来了,快来救我!”瞧见琴姨过来,叶强顿时赶紧委屈屈的把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什么?”

  听到叶强的一面之词,原本就护犊的琴姨顿时炸了,看向那边的叶柔竹,扯开嗓子嚷嚷了起来:“你凭什么让我家强子跪在这里?你凭什么说是我家强子谋害了那个小白脸?”

  巧儿冷笑一声:“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还想抵赖?”

  琴姨气愤道:“事实?什么事实?就凭我家强子有几十两银票?凭什么说这银票是那小白脸的?我家强子那么有能力,赚几十两银子很奇怪吗?拿不出证据,你们凭什么污蔑我家强子?”

  巧儿也气坏了,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她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跟这种乡村妇女斗的过嘴皮子,气的不行。

  在场其他人也都没出声。

  琴姨的话他们自然也不信。

  他们从小看着叶强长大,他能有多少本事在场的人有几个不知道?

  但琴姨这么说,也没人出声反驳。

  “没话说了吧?你们就是欺负我们娘俩,在寨子里无依无靠,谁都能欺负我们,我的命好苦啊……”

  琴姨说着说着就开始撒泼,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起来。

  旁边的人赶紧出声安慰。

  “大叔公,你是咱们这里辈分最高的,你可要说句公道话啊!”琴姨拉着大叔公哭诉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大叔公赶紧出声道:“你赶紧起来,别在这里闹,成何体统。”

  “我不,你们不为我主持公道我就不去来。强子他爹死的早,你们都是他爹的兄弟。难道眼睁睁看着我们娘俩被欺负吗?要是强子他爹知道了,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的……”

  祀堂里,被琴姨这么一闹,开始闹腾了起来。

  只是叶柔竹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开口过,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柔竹,你看……”

  大叔公看向叶柔竹,叹气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好说,强子也不一定会是谋财的人。而且,强子怎么说都是咱们寨子里的人,这件事,我看就给个教训就好了。大家都是一个寨子里的人,不能寒了大伙的心啊!”

  叶柔竹没有出声。

  大叔公又叹了口气,继续道:“柔竹,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不管怎么说,那公子终究只是个外人。即便事情真的如此,强子也并未违背咱们寨中祖训。事情既然过去了,那便让他过去算了吧?”

  此言一出,旁人也纷纷附和劝道。

  “外人?”

  旁边的巧儿冷笑一声:“沈公子帮我们解决了寨中那么大的危机,又无偿给大家送了那么多粮食,让大家都能吃上饭,吃上肉。他的确是个外人,但他做的事情,远比某些寨中人要伟大的多……”

  祀堂周围不少人安静了下来,一些人也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大叔公叹了口气:“话的确是这么说,但是……”

  大叔公回头看向叶强:“强子,你老实说,这些银票,到底是不是那位沈公子的?”

  叶强坚定摇头:“不是,这银票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大叔公看向叶柔竹,道:“既然强子都说着银票跟那沈公子无关,那也就没必要深究了,如何?”

  沉默,周围沉默。

  巧儿满脸气愤的模样,一张俏脸因为生气而紧绷。

  睁眼说瞎话,简直是睁眼说瞎话。

  大叔公这是偏袒,明显的偏袒。

  叶强心中狂喜,松了口气。

  有大叔公和在场的叔伯们在,没有证据,谁也奈何不了他。

  终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叶柔竹,目光看向了叶强。

  原本心中窃喜的叶强,被叶柔竹的目光一盯,心里有几分不安。

  “这些银票,当真与你无关?”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