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五十二章 证据确凿

第五十二章 证据确凿

  不知为何,被叶柔竹清冷的目光盯着。原本已经松了口气的叶强,再一次紧张了起来。

  仿佛那眼神能将他看透一般,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没,没错……”

  叶强咬牙镇定道。

  “我要听实话。”叶柔竹面无表情道。

  这一刻,不知为何,整个祀堂的气氛猛然沉了下来。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压迫着心弦的气势。

  尤其是叶强,此时差点没崩溃。

  他非常清楚大当家实力的恐怖,即便她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却也让人心中发慌。

  “我,我……”

  叶强咬牙道:“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这银票,与沈桥无关。”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承认。

  只要他不承认,没有证据,即便是大当家的也不能奈何他。

  “你在说谎。”叶柔竹语气突然冷了下来。

  在叶强心惊时,叶柔竹手上多了一样东西,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叶柔竹的手上,多了几根竹签。相比沈桥用来防身的竹签,这些竹签更短,更细。

  叶强一脸茫然:“什么?”

  叶柔竹淡淡道:“如果我没记错,你的手指上会有个极小的伤口吧?”

  叶强抬手,看了一眼自己双手。突然发现,在自己左手的食指尖,果然有一个细小的红点小口子。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察觉不到。

  “你,你怎么知道?”叶强一脸茫然,这个伤口,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是何时有的,大当家为什么会知道?

  叶强心里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你难道不想知道,那天你为何会突然昏倒在山洞前吗?”叶柔竹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强一愣。

  他的确不知道。

  他只记得那天晚上,得到了银票之后,就回山洞想要杀人灭口,结果在山洞口看见已经解决了叶刚的沈桥,正想解决沈桥的他,突然感觉一阵眩晕,随即就昏迷了过去。

  若是当时他没昏迷,沈桥早已经死在他手下,也不会再有现在这么多的麻烦。

  叶强醒来之后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昏迷?

  此时听到叶柔竹提起,他心里不安更加强烈。

  “为,为什么……”

  “因为你中了迷药。”

  叶柔竹瞥了一眼手上的竹签:“这些东西是在沈桥床上的洞口里找到的,那洞口是他放银子的地方。竹签上都有烈性迷药。这些,你作何解释?”

  叶强的脸色瞬间惨白。

  他突然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潜入沈桥房间去拿银子时,手指的确被扎了一下。当时他并没有在意,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被扎的竹签,竟然上面涂抹了迷药?

  读书人太卑鄙了!

  “这,这些都不能说明什么,这都是你的猜测,我手上的伤是我自己弄出来的,那天我昏迷在那里,只不过是太累了所以,所以才睡着了而已,跟迷药没有关系……”叶强继续狡辩道。

  叶柔竹没有再说话,只是她的眼神已经逐渐冰冷起来。

  如果说之前她的眼神始终都平静,那么此时,她终于有些生气了。

  “你,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怀疑我,污蔑我啊……”叶强神色无比委屈,一副冤屈的模样:“我是无辜的,我……”

  “别说了……”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叹息。

  叶强回头,见到的正好是寨子里唯一的老大夫。

  老大夫叹了口气:“强子,那天你昏迷了之后,大当家就让人把你送到我那里。你的确是中了迷药……你中的迷药,是那位沈公子从苏州城买来的,当时他还特地来问过我如何使用……”

  听到老大夫的话,叶强一时间只感觉天旋地转,脑袋空白。

  脸色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面前传来了叶柔竹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叶强脸色惨白的抬头,原来,大当家早就知道了……

  周围,一片寂静。

  那些原本还在帮腔的人,全都闭嘴了。

  就连那大叔公,此时也面露难色。

  石锤了啊!

  老大夫都已经作证了,那迷药是从苏州城买来的,只有那沈桥有,而恰好叶强又中了迷药……证据太明显了。

  “我,我……”叶强嘴角颤了颤,试图想再狡辩什么。

  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看到了叶柔竹冰冷的眼神,那是她极少露出过的神色。

  这么多年,他只见过两次。

  上一次,还是老当家死在官府手上的人时。

  大当家的,很生气。

  她冷冷出声:“那么也就是说,你联合叶刚,绑架沈桥,试图谋财害命。却因分赃不均,杀掉了叶刚?”

  叶强下意识开口:“刚子不是我杀的,我拿了银票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所以你承认你联合叶刚绑架沈桥谋财害命了?”

  叶强猛然睁大眼睛。

  他这才发现,他上钩了!

  叶柔竹的目光不再去看他,而是扫视了一圈祀堂内的其他人,出声道:“想必大家都听到了吧?”

  周围无人出声。

  叶柔竹继续出声:“沈桥给我们叶家寨带来了救命的粮食,算是我们叶家寨的恩人。而叶强却心生歹意,意图对我们叶家寨的恩人谋财害命。这等行为,天理不容。自今日起,将叶强驱逐出叶家寨,今后严禁再踏入叶家寨半步。”

  “什么?”

  听到这话,叶强的脸色煞白。

  他怎么都没想到,大当家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这是要将他,从叶家寨族谱上剔除啊。

  这样的结果,让他无法接受。

  一旁的琴姨猛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什么?你要把我儿驱逐?你凭什么驱逐我儿?你怎么能这样……”

  “柔竹……”

  一旁的大叔公面露难色道:“虽然说强子的确是犯了错,但是驱逐的话,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叶柔竹没有出声。

  大叔公继续道:“再怎么说,强子的父亲当初对我们叶家寨也有恩,这样会不会……”

  “若不是念在他父亲对我们叶家寨有恩,今日就不是驱逐他这么简单了。”

  叶柔竹冷冷道:“我意已决,此事不用再劝我。”

  大叔公原本还想说什么,又闭上了。

  他很清楚,大当家已经很留情了。

  若是按照祖训来说,叶强这样的行为,足以千刀万剐了。

  “已经很晚了,大家都散去吧。巧儿,我们走!”

  叶柔竹淡淡道。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公报私仇。你看上那小白脸了,所以你偏袒那小白脸记恨我儿。”

  琴姨指着叶柔竹骂了起来,见叶柔竹无动于衷,她又坐在地上撒泼起来。

  “没天理啊,他爹死的早,你们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没天理啊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任由琴姨撒泼打滚,在场无人阻拦。

  叶强惨白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瞧着叶柔竹离去的身影,叶强咬咬牙:“娘,走就走,这叶家寨我也早就不想待了。”

  “这个仇,我早晚会报回来的!”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