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五十三章 在下酒圣

第五十三章 在下酒圣

  叶强被赶出叶家寨,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

  大叔公和寨子里的一些前辈也试图劝阻过,但最终无果。

  大当家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

  不仅仅是因为大当家是老当家的女儿,更是因为这几年来,如果不是大当家的,叶家寨早就四分五裂,饿死大半人了。

  对于叶家寨大部分人来说,叶柔竹不仅仅是他们的大当家,更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当家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忤逆。更何况,还是在大当家生气的情况下,更没有人会去触霉头。

  寨中的人议论纷纷,却没有人再开口帮叶强说话。

  谁都知道,那沈公子是大当家带回来的压寨夫君。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说不定已经准备拜堂成亲了。

  谁知道中途被叶强和叶刚那两个家伙谋财害命,阴差阳错把沈公子给赶出了山寨。

  要不是大当家的聪明伶俐找到证据戳穿了叶强的阴谋,大家指不定都还被蒙在鼓里。

  可想而知大当家有多生气?

  那沈公子白白嫩嫩,长得清秀又好看,是不可多得的一表人才。虽然说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但胜在博学多才,脑子聪明能赚钱,勉强也能配得上大当家。

  这次把沈公子给赶走了,大当家下次上哪去找这样的优秀的压寨夫君?

  所以,想通了这一点,就没人再不长眼的去找大当家求情了。

  叶强在当晚,连夜收拾东西,离开了山寨。

  琴姨在叶家寨除了这个儿子之外,也没有别的牵挂,也跟着儿子骂骂咧咧离开了。

  叶强倒是留下了狠话,说他迟早会报复回来的,不过这些话大家并没有当一回事,只当他是在说气话。

  叶强的离开,并没有给山寨造成多大的影响。

  天依旧要亮,日子依旧要过。

  院中,巧儿坐在门槛上,双手撑着下巴,俏脸无精打采,满是苦瓜色。

  身前不远处的院子里,叶柔竹双手背后,立于院中。美眸微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小姐,你在做什么?”

  巧儿瞥了一眼奇怪的小姐,好奇的问道。

  叶柔竹没有出声,缓缓抬头,看了一眼院子外不远处的那颗果树。心念一动,抬手随意一指。

  “咻!”

  刺破空气般的声音传来。

  一颗果子从树枝掉落。

  叶柔竹再次陷入了沉思当中,喃喃自语:“如果这便是六脉神剑,降龙十八掌又是否真的存在?”

  若是沈桥在场,就会发现这女人还在纠结着降龙十八掌的问题。他可能怎么都想不到,金老爷子虚构的招数,竟然会被别人如此惦记着甚至信以为真。

  还是要多读书啊……

  叶柔竹在院中一站便是半个时辰,最终还是没能想通。转身回头,却发现坐在门槛上,满脸不高兴的巧儿。

  “你怎么了?”

  “想公子了。”巧儿委委屈屈道。

  公子走了的这几天,巧儿感觉世界都少了点什么,茶不思饭不想的,怎么都不习惯。

  没有公子讲故事的日子,生活好像变得很无趣了。

  “小姐,既然公子是被冤枉的。现在事情真相大白了,那我们可不可以把公子再找回来?”巧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的问道。

  还得多亏了公子留下来的信,他早就算准了一切。更算准了叶强一定会偷偷下山,所以她和小姐才能在山下蹲到叶强……公子果然聪明。

  现在真相大白了,寨子里的人都误会了公子,那么现在是不是就可以把公子找回来了?

  听到这话,叶柔竹身形微微一顿,想了一下,摇摇头:“不能。”

  “为什么啊?”巧儿急了。

  叶柔竹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叶强的确和叶刚联合起来试图谋财害命,但叶柔竹很清楚,叶刚是沈桥杀的。

  他亲口承认的。

  所有证据也都指在他身上,即便他不承认。

  所以,哪怕叶强被赶出了山寨,沈桥也不可能回的来,他是杀害叶刚最大的嫌疑凶手,寨中的其他人不会允许他回来。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原因。

  叶柔竹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子黯淡了几分。

  “他不属于我们这里。”

  沉默了许久,叶柔竹说道。

  “什么意思?”

  叶柔竹摇摇头,没有再解释。

  巧儿脸上的失望渐渐越来越多,声音也低了下来:“可,可是,巧儿想公子了……”

  叶柔竹目光看向通往下山的路,美眸中一片平静,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沈桥很忙。

  忙的都没有时间去给林言好好上一课。

  盘下店铺后,沈桥便开始了紧张的赚钱计划。

  购买原材料,蒸馏酿酒,装修店铺,准备开业……

  蒸馏装置沈桥之前已经折腾出来,现在只需要按照步骤来便完全没问题了。

  他身上所剩不多的银子,已经全部都投在了装修店铺上,穷的叮当响了。店铺的装修沈桥参照了后世烟酒行的风格。在觉得逼格有点不高的时候,沈桥一度甚至想再写一幅《兰亭集序》来提升一下意境。

  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他担心开业第一天就被人给抢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写点别的书法挂起来。

  在叶家寨的时候,还有徐老汉他们帮沈桥分担,在这里只剩下沈桥一个人忙里忙外,累的够呛。

  正当沈桥思考着要不要去把徐老汉他们再骗过来时,门外走进来一位不速之客。

  “叶兄,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林言从外面走进来,目光打量着四周,“啧啧,搞的还有模有样。我说叶兄,你卖个酒还需要搞的这么高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里是青楼呢?”

  沈桥懒得搭理这个脑子里只有青楼的家伙。

  “不过话说叶兄,既然你打算卖酒,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开一个酒楼呢?”林言好奇的问道。

  沈桥冷笑一声。

  他要是有银子开酒楼,还需要在这里卖酒?

  “这里装的就是你要卖的酒吗?”林言自顾走到柜台后,拿起旁边放在柜台上的一壶酒:“这就是叶兄你要卖的酒?看起来也一般啊……”

  沈桥摇摇头:“别看它表面看上去一般,实际上它很烈的……”

  “烈?能有多烈?”

  林言一脸不信,洋洋得意道:“叶兄忘记跟你说了,我还有一个外号叫做千杯不醉。遥想当年,我在微香院以一敌十,连饮十八碗烈酒不倒,众人皆称我为酒圣……叶兄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吗?”

  “信。”

  “不,你的表情说明你不信。”

  林言似乎非常介意别人不相信他酒圣的称号:“你别不信,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看看我是不是千杯不醉……”

  说着,林言便打开了手上的酒壶,一股沁香扑鼻而来。

  “看好了啊……”

  “你别……”

  沈桥还没来得及阻止,林言便举着酒壶一饮而尽。

  似乎生怕沈桥不信,喝的极度豪放。

  放下酒壶后,林言得意道:“我还能……呃……”

  林言打了一个酒嗝,酒精一瞬间在口腔中散开。

  下一秒,林言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脚步不稳,直接倒在了柜台上。

  这世界上的酒度数普遍不过十几度,沈桥蒸馏出来的酒能达到四五十度。

  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高度数酒的人,换成任何人来,一口气灌下一壶,都得老老实实躺着。

  瞧见这一幕,沈桥摇摇头,叹了口气。

  你说你,没事装什么逼呢?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