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五十四章 身份

第五十四章 身份

  林言的装逼,让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一觉睡了半天,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才醒过来,头疼欲裂,显然人还是懵的。

  幸好沈桥准备装酒的壶并不大,否则真的一壶让他喝下去,足以让他睡个几天几夜了。

  “叶兄,你这是什么酒?为何后劲如此霸道?”这是林言清醒后问的第一个问题。

  沈桥看了他一眼:“你不是酒圣吗?怎么会醉倒?”

  林言脸上的表情有点挂不住了,堂堂酒圣,被一壶酒灌倒……说出去的确有些丢人。

  不过,林言毕竟脸皮厚,很快转移了话题:“我从未见过有如此霸道之酒,叶兄你这酒从何而来的?”

  沈桥想了想,道:“这就说来话长,那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又是从你家后山那个山洞找到的烈酒配方?”

  沈桥一愣,他本来还打算换个借口的,毕竟一个相同的借口用多了,显得太欺负这家伙的智商。

  但是谁曾想到,他还没解释,这家伙已经帮他说出来了……

  于是,沈桥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你怎么知道的?”

  林言顿时一拍大腿:“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可真聪明啊!”

  沈桥:“……”

  他考虑是不是要送眼前这家伙去大夫那看看脑子……他很好奇这家伙是怎么顺利长这么大的。

  “怪不得叶兄要开酒肆卖酒,原来是有如此离开的酿酒配方。我就知道,叶兄绝非寻常人。”

  “我还是第一次喝如此霸道的烈酒,酒酣耳热,喉留余味,劲道,爽!叶兄我有预感,你这酒一定能大卖,我保证!”

  林言信誓旦旦的说着,完全忘记了之前他还在不看好沈桥的计划。

  沈桥懒得搭理他的废话。

  烈酒无论在任何朝代都有市场,任何时期都会有爱美酒的人,更何况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烈酒?

  “叶兄,这酒给我留一些,等下我带回去一些。”

  沈桥看了他一眼:“你还要喝?”

  想起刚才一口气喝了一壶的场景,林言脸色苍白的摇摇头:“不不不,我家老爷子喜爱烈酒,我带回去让他尝尝。”

  “行吧,这里都还是半成品,你想要就拿走吧。”沈桥摆摆手。

  虽然蒸馏酒原料很贵,但不管怎么说,沈桥占了林言店铺这么大的便宜,不至于小气几壶烈酒。

  “对了,叶兄你这烈酒可有名字?”林言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

  “二锅头。”

  “二锅头?”林言一脸茫然,这是什么名字?跟这酒有什么关系吗?

  “为何要叫二锅头,有何含义?”

  沈桥当然没办法跟林言解释二锅头的含义,摆摆手:“问题不大,反正它就叫二锅头。”

  没有问出为什么,林言也就不纠结了。

  他再次打开了一壶烈酒,一时间,一股酒香自壶中传来,飘散在房间内。

  很快,整个房间都弥漫着酒香味。

  “真香啊!”林言闭上眼睛,满脸陶醉:“好酒!”

  正在这时,他感觉旁边似乎多了一个人。

  下一秒,他手上的酒壶已经被人夺走。

  他身旁的人拿着酒壶,一饮而尽。

  “活腻了敢抢本少爷的酒……”

  林言愤然转身,便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身影。

  他脸上的表情,僵硬住了。

  “李,李姑娘……,你,你怎么在这里?”

  出现在林言身边的人,正是那位女捕快,李未晞。

  仿佛阴魂不散。

  她手上正拿着空酒壶,酒壶内的烈酒,已经被她一饮而尽。

  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在她脸上浮现,她的神色却依旧清明,看着林言:“这是你的酒?”

  “不,不是我的……”林言似乎天生有些怕眼前这女捕快,一指沈桥:“是他的……跟我没什么关系,我突然想到家里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话还没说完,林言转身跑路。

  瞧着那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林言,沈桥一脸懵。

  这家伙,未免怕这女捕快,怕的太离谱了吧?

  回头,发现这女捕快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这酒是你酿的?”

  号称千杯不醉酒圣的林言喝了一壶,直接就睡了半天。

  眼前这女捕快也喝了一壶,除了脸红了一些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

  沈桥点点头:“是我的。”

  于是这女捕快的眼神更加奇怪了。

  “如此烈酒,你如何酿出来的?”李未晞神色意外。

  “说来话长了,这涉及到了酿酒的原因和领先几千年物理知识的应用……”

  李未晞听不懂沈桥说的什么,她不懂酿酒,却也没有再问。

  放下酒壶,她的目光在店铺打量起来,当看见挂在墙上的那些字画时,神色微微诧异,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沈桥一眼:“你打算在此卖酒?”

  “不行吗?”

  李未晞没出声。

  沈桥就有些忐忑了。

  这女捕快不去抓贼破案,呆在这里不走了,想干什么。

  “你……还有有什么事吗?”沈桥试探问道。

  “没事就不能在这里了?”似乎看出了沈桥的意图,李未晞淡淡道:“开门做生意,不欢迎客人?”

  “欢迎,客人当然欢迎。”沈桥违心道。

  眼前这女捕快还不知是敌是友,他欢迎才怪。

  “那便上酒吧!”

  李未晞在旁边坐下,淡淡道。

  天色渐暗。

  本打算关门睡觉的沈桥,因为眼前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被迫加班营业了。

  桌上,已经空了四五壶酒。

  整个店铺中,弥漫着酒精的香味。

  李未晞脸色微红,眼神也微微有些迷离。

  在夜色的衬托下,多了几分韵味,诱人。

  大晚上,孤男寡女,绝色美女醉醺醺的坐在眼前,的确有几分干柴烈火的暧昧味道。

  就是对方摆在桌上的那把长剑有点坏风景……

  “你怎么不喝?”一直独自喝闷酒的李未晞抬头看了沈桥一眼。

  沈桥摇摇头,他可没有眼前这女捕快如此海量的酒量。

  她喝了这么多酒,换成是酒量再好的人,也得倒下了。

  但这女捕快竟然意识还如此清醒,果然习武之人不同凡响。

  周围再次陷入了沉默气氛中,门外夜色已深,苏州城内的夜晚温度低,多了几分寒意。

  跟这女人呆在一起,沈桥很不自在,但是想到眼前这女捕快的身手,他还是放弃了赶对方出门的想法。

  做人不能不自量力。

  而且,沈桥总感觉今天这女捕快有点怪怪的。

  “酒不错。”

  终于,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李未晞出声。

  “这酒何名?”

  “二锅头。”

  李未晞沉默。

  “怎么样?是不是不好听,其实我也觉得一般。”

  沈桥也觉得二锅头这个名字没有逼格,想了想,询问道:“那你说叫烧刀子如何?”

  “老白干呢?”

  “五粮液?”

  “实在不行就叫茅台吧……”

  “……”

  李未晞的目光看向门外,似乎在自言自语。

  “寒醇,好名字。”

  “寒醇?”

  沈桥一愣,他刚刚有说过这个名字吗?

  还有,寒醇又哪里好听了?有没有一点欣赏水平?

  沈桥正要反驳时,发现已人去桌空,李未晞不见了身影。

  “走的还真快!”

  沈桥撇撇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

  半响后。

  “卧槽,还没给钱呢……这年头捕快也白嫖?良心不痛吗?!”

  “……”

  夜晚,李未晞走在街头,目光清冷。

  作为苏州最大的城市,夜晚的苏州城依旧繁华。

  她的职责,是维护苏州城治安。

  喝了太多的酒,劲头上来,李未晞目光也略微有几分迷离。

  抬头看了看漫天繁星,目光中闪过几分从未有过的悲伤。

  “李捕头!”

  耳边传来了声音。

  李未晞回头,下一秒,她已经恢复成了冰冷不近生人的女捕快。

  “何事?”

  “上次你让属下调查许家村灭门案那消失的一人,已经有了眉目。”

  李未晞身旁一位捕快模样的恭敬出声道:“我们这些日子经过逐一排查,确定那消失的是一年轻人,十五年前随着一对夫妇来到许家村生活。至于之前的来历,无从得知。”

  李未晞俏眉紧皱起来:“那年轻人如今在何处?”

  “这,属下无从得知。许家村灭门惨案发生之后,此人便消失了,应该是许家村唯一活口,也可能已经身亡……这是属下寻访调查来的资料,请过目。”

  这捕快将手上的资料递给李未晞,道:“别的线索都断了,如今唯一能知道的,便只有这年轻人的名字……”

  “他叫沈桥!”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