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五十六章 真正的草包

第五十六章 真正的草包

  上次在微香院的时候,沈桥的确是答应过林言这件事。

  一首《题都城南庄》,将沈桥推到风口浪尖的位置。这段时间,沈桥隔三差五便能听见外面有人议论这首诗。

  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名诗,已经足够在文人圈引起极大的轰动。

  这个时候,沈桥就非常庆幸他第一次来苏州城时,多了个心眼,开了个小号。

  一直到现在,没有人知道沈桥的真名,哪怕是林言也一直叶兄叶兄的称呼。

  一开始沈桥还有些于心不忍,但自从那次被叶强坑了之后,沈桥借用他的名字便愈发的心安理得。

  人在江湖飘,哪能没小号。

  要不是沈桥机智,现在估计他早就被人给扒出来了。

  沈桥只想低调,并不想出名。

  而林言,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柳如烟面前出风头的装逼的机会,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叶兄,不知道你上次答应我的事情,可还当真?”林言紧张的问道。

  沈桥摆摆手:“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会骗你。”

  叶兄大喜:“叶兄,我就知道你够朋友……”

  “够朋友就算了,正好我后院还有几缸买回来的酒没搬进去。正好你来了,帮我搬一下。”

  林言气愤道:“什么?让我给你搬东西?我堂堂苏州首富公子,你竟然指挥我帮你搬东西?欺人……”

  “哎呀,我突然记性有点不好,不太记得那首诗了……”

  “叶兄你别动,放下让我来……”

  “……”

  等到林言气喘吁吁的搬完东西,回到柜台发现沈桥正悠闲的坐在一旁。

  他气愤了:“叶兄,你不厚道……”

  “哪里不厚道?”

  “凭什么你让我搬东西,而你却不动一下?”

  “我这是锻炼你的身体,为你着想呢。”沈桥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生命在于运动。没有运动的人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灵魂……”

  林言听了听,没听懂。但是……好有道理的样子。

  “不对,叶兄你只是单纯的想偷懒,诓骗我而已!”林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沈桥满脸惊讶:“竟然被你发现了?”

  林言满脸气愤:“叶兄,枉我拿你当兄弟,跟你出生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诗写好了。”沈桥手上拿着一张纸,停顿了一下,“我是什么人?”

  “叶兄你就是这世界上最懂我的人,你就是我的救世主。”

  林言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沈桥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个家伙,似乎不要脸的程度,还在他之上啊。

  也许他爹应该好好深思一下,堂堂苏州首富,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林言却丝毫没有一点觉悟,兴奋激动的从沈桥手上拿过诗,看了起来。

  “好,好,好……”

  林言连说了三声好,脸上满是震惊和感叹。

  那表情,那神色,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旷世神作一般。

  半响后。

  “叶兄,这个字怎么念?”

  沈桥:“……”

  “……”

  沈桥一直觉得苏州城的广大人民说林言不学无术,是个草包这句话有水分。

  当然,这些评价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但在沈桥看来,作为苏州首富的公子。林言即便再差劲,也是有底线的。

  这年头,穷苦老百姓是读不起书,上不起学的。

  像林言这种富家公子,从小有资格受到良好的教育和熏陶。在这样的情况下教育出来的孩子,即便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就比如说林言的那个妹妹,沈桥没有见过。但被所有人公认为苏州第一才女,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沈桥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位温柔的江南水乡女子,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江南水乡孕育的女子,能用上一切关于温柔的形容词。

  毕竟,读了那么多书,有如此才华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是个野蛮暴力不讲理的女人?

  绝对不可能。

  ……

  正因如此,才让沈桥可能觉得,林言之所以会被苏州人民评价为不学无术,更多的原因是他有个更加优秀的妹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如此优秀耀眼的妹妹面前,林言显得不学无术就很正常了。

  但是……

  沈桥万万都没想到的是,他误会苏州人民了……

  林言,真的是个草包。

  但凡他多读过一点书,也不至于连首诗都认不全。

  还有,你字都不认识,你说个锤子好啊!

  你看得懂吗?

  沈桥突然有点后悔,让林言拿着这首诗去装逼,会不会是个错误的选择?

  要是纳兰老前辈知道,一定会气的吐血,非让沈桥向全国人民谢罪不可……

  不过,林言没给沈桥后悔的机会。在问清楚字怎么念了之后,林言便拿着这首诗兴冲冲的跑了。打算找个安静的角落把这首诗给背下来,然后去微香院装……送给柳姑娘。

  ……

  林言前脚刚走,后脚又有人走进来。

  沈桥的生意还没打算开张,所以进来的,肯定是熟人。

  一抬头,果然。

  李未晞。

  今天的李未晞并没有穿捕快装,一袭白色长衣束身,干净利落,手上依旧握着她那把不离身的长剑。

  沈桥的眼睛微亮,他还是第一次见没穿捕快装的李未晞,今日的李未晞像极了一位白衣剑客,英俊潇洒。

  这个女人,的确很有气质。

  “有事?”

  沈桥目光警惕,无事不登三宝殿。

  李未晞看了沈桥一眼:“喝酒。”

  不提喝酒还好,一提沈桥就来气。

  上次喝酒还没给钱呢,跑的倒是挺快,这年头捕快喝酒就不用给钱了?

  “你上次喝酒还没给钱呢!”

  沈桥决定好好给这女捕快上一课,让她明白什么叫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什么叫喝酒要给钱。

  “什么?”

  李未晞似乎没有听清楚沈桥的话,神色淡然,右手轻轻摩擦着手上的长剑。

  一瞬间,仿佛有剑鸣声响,似乎要出鞘一般。

  “没,没事了……”

  沈桥摆摆手:“来都来了,给什么钱,都是自己人……”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