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五十九章 开业

第五十九章 开业

  沈桥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只是想在李未晞面前树立一个崇高的人设,以此来博取对方好感,以便将对方拉拢到自己阵容,成为自己的新大腿。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李未晞不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快吗?即便是捕快头子,那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而已……她怎么会认识人家学院的院长?

  这不符合常理啊!

  在这年代,民间的学堂一般分为学院和私塾。私塾那属于私人性质,只要是个人都能开,而私塾雇来教学的先生,通常也是那些科举不得志的落魄秀才。

  而学院就不一样了,想要开学院,不但要有钱,还要有权。尤其是在苏州城这样的地方,能开得起学院的,身后必定是有人撑腰的。

  所以沈桥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李未晞一个小小的捕快,为什么会认识人家院长……

  为什么还能保证沈桥这个没有任何功名在身的咸鱼能进去当教书先生?

  难道学院是她家开的?

  沈桥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么原因最合理靠谱了。

  想到这里,沈桥又深深叹了口气。

  不管学院是谁开的,他对在这个世界上的教书,没有一点兴趣。

  沈桥毕竟是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专业对口,又是重点中学年年优秀的语文老师。

  作为应届毕业生的老师,年年从沈桥手底下教出来的名牌大学生数不尽数。

  让他一个这样优秀且膨胀的老师,来这个世界去教一帮字还没有识全的小屁孩?

  完全没有兴趣。

  ……

  李未晞说的话,很快又被沈桥抛在了脑后。

  他很忙!

  在把店铺的所有事宜全部处理完之后,接下来,就是选一个日子开业了。

  关于蒸馏酒最后的命名,沈桥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做一个有原则的人。

  就叫‘寒醇’好了!

  未来的大腿都开口了,那自然是听大腿的……沈桥极有原则。

  店铺的招牌,沈桥亲自操刀动笔,在专业的领域,自然需要他这样专业的人出马……主要是因为沈桥穷。

  写完之后找人去装裱挂起来,为此还花了沈桥一两银子,让他肉疼许久,大骂奸商欺人太甚……

  当看到挂在店铺门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寒醇两个字,沈桥心里充满了满足感。

  这段时间的辛苦,果然没白费。

  店铺招牌搞定了,接下来便是开业。

  于是,沈桥选了个黄道吉日,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开业好了……

  于是乎,在苏州城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尾,一家名叫‘寒醇’的酒肆,悄悄的开张了……

  沈桥一直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商业天才,当年要不是意外考上了重点大学,他早就辍学继承自家祖传的小卖部,踏足商界,掀起风云来着。

  所以说,当你不小心考上重点大学的时候,你的人生就毁了……

  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沈桥非常有远见的祭出了后世穿越必备的蒸馏酒,那么就注定了他会发家致富奔小康,从此走向有大宅子丫鬟的生活。

  然而……

  沈桥在店铺里坐了整整一上午,一个顾客都光顾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一上午的时间,虽然偶尔也有人在门口驻足看了几眼,但目光却是停留在门匾上,字写的不错……

  沈桥才终于发现,他的想法有多天真。

  他本来以为,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这蒸馏酒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的,他拥有着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浓度蒸馏酒。在这样完全没有竞争压力,几乎碾压般的优势下,必定会引起无数人轰动,争先恐后来购买,万人空巷。

  然而事实,与沈桥所料想的完全相反。

  在店铺里坐了一上午,沈桥苦苦思索,终于想通了原因。

  首先,名字不对。

  ‘寒醇’这两个字太过于文艺,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理解其中的意思,根本不知道卖的是什么东西。

  这一点原因,便劝退了一大部分的顾客。

  其次,沈桥佛系开店的性格,完全没有把自家酒的特色展现出来。在外人看来,沈桥卖的酒跟隔壁街卖的酒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更倾向于去熟人处购买。

  这也导致了,驻足店门口的人虽多,但基本上都是惊讶这里为何开了家店,感叹门匾的字真的真好看,字如其人,能写出这么好看字的人一定也很好看……

  万事开头难啊!

  沈桥叹了口气,他突然意识到,他不能佛系开店,他需要营销,需要打广告,需要告诉这帮俗人……他的酒更好喝。

  如果手上有资金还好说,沈桥完全可以去城南顾一帮散工让他们帮忙在苏州城满世界吹……宣扬自家酒肆。

  但很遗憾的是沈桥现在手头上没钱,所以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了。

  正当沈桥思索着应该怎么想办法把名声打出去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这里是卖酒的?”

  来客了!!

  沈桥顿时一震,今天的第一个客人,迈向发家致富的第一步啊!

  他赶紧起身看去,但是,当看清楚眼前来人的模样时,沈桥脸上的喜色又很快消失。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位身穿道服的江湖游士。

  身上的道服脏兮兮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戴一顶黑色方帽,方帽下是一张满是白胡须的脸,岁月无情的在他脸上来回动刀子……

  这江湖游士,扛着一面旗,旗上写着算命两个大字。走进店里,一双眼睛略带几分贼眉鼠眼,目光在店铺里扫视一圈,撇撇嘴:“一个卖酒的,起个这么文艺的名字,差点还没认出来。”

  没等沈桥出声,他目光又打量了一下沈桥:“愣着干什么?赶紧来两壶好酒,事先说好,你这酒若是不好喝,贫道可不给钱的……”

  沈桥站在原地没动。

  “你这小娃还愣着干什么?没听清贫道的话吗?赶紧的上酒……”

  沈桥上下看着眼前此人,要不是他扛着那面旗上写着算命两次,沈桥还以为他是哪里来的乞丐。

  按理来说,在这个愚昧无知,普通老百姓淳朴善良好骗的年代,算命这一行应该挺吃香的啊?

  不说发家致富,起码混口饭吃没问题。眼前这家伙是怎么沦落到跟乞丐一样,丢尽了算命这一行的脸啊……

  而且看这家伙如此肆无忌惮嚣张走进来的态度,摆明是要来吃白食的!

  今天刚开张,一个顾客都没有,还碰上个江湖骗子试图来蹭酒。

  这沈桥能忍?

  “你有银子吗?”沈桥看着他。

  江湖道士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消息:“什么?你竟然质疑贫道没钱?难道贫道像是喝酒不给钱的人吗?”

  “不是吗?”

  “欺人太甚,贫道堂堂龙虎山第三十七代传人,路过这里,想喝口酒,你竟然质疑贫道没钱,你是不是不把贫道放在眼里?”

  沈桥双手抱胸,笑呵呵道:“那你倒是掏出钱来看看啊?”

  “你这小娃,竟然如此欺人。”

  江湖道士一张脸气的通红,伸手入怀里,似乎想要掏出银子来打沈桥的脸。

  沈桥一副我等着你掏钱的模样。

  江湖道士掏了半天,见沈桥依旧盯着他,顿时愈发气愤道:“哪有先给钱再喝酒的道理,自然是你先上酒,等我……小娃你拿扫帚作甚,你想干什么……哎呦,住手,你给贫道住手……你再动手,贫道可就不客气了哎呦……贫道真不客气了啊……哎呦,快来人啊,杀人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