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六十八章 不简单的算命先生

第六十八章 不简单的算命先生

  “我不信,你肯定是在骗我。”

  沈桥摇头:“你又不是大夫,你凭什么能治。”

  “谁说不是大夫就不能治病了,那些庸医岂能跟贫道相比?”

  算命先生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气愤道:“贫道堂堂龙虎山第三……三十七代唯一亲传弟子,别说你屋里那姑娘受重伤,就算她只剩下一口气,贫道也能把她救回来!”

  他很气愤。

  质疑他人不行可以,但不能质疑他的能力。

  他堂堂龙虎山传人,治个病救个人而已,很难吗?

  说完这些,他突然发现周围安静了下来。

  再抬头,便看见沈桥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靠,中计了!

  算命先生这才猛然醒悟过来,他竟然一不小心着了这个小辈的计。

  对方使用激将法,就把他的话给套出来了。

  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这小兔崽子竟然连他这样的老人都骗,一点良心都没有。

  “贫道告辞!”

  算命先生抱着酒壶就想开溜。

  早就有准备的沈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站住,别想跑。既然你有办法救人,赶紧跟我去救人。”

  算命先生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你听错了,贫道只是个算命的,哪里懂的什么治病救人,你找错人了……”

  “你刚才都承认了,现在还想骗谁?少废话,你以为我的酒是这么好喝的吗?喝了酒,就得干活!”

  说着,沈桥不由分说的就把这个试图逃跑的算命先生拉了进去。

  沈桥早看出来这个算命的鬼鬼祟祟,一定有问题。但既然对方愿意跟他说这么说,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有敌意的。

  而且,沈桥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有机会总要一试。

  算命先生被沈桥强行给拽进了后院房间,正当他琢磨着怎么开溜时,沈桥从旁边厨房里抽出了一把菜刀。

  黑夜中明晃晃的菜刀看上去极其锋利。

  算命先生眼皮猛跳:“冷静,小娃你要冷静!”

  见鬼了,这小子该不会是想谋害他吧?

  沈桥挥舞了一下菜刀:“少废话,赶紧去救人。你要是敢跑,或者耍什么花招,别怪我的菜刀不长眼!”

  “小兔崽子你竟然敢威胁我?”算命先生习惯性的后退两步,鼻子都快气歪了。

  这小兔崽子不讲理就算了,竟然还持刀威胁他。

  他堂堂龙虎山亲传弟子,会怕你这小兔崽子的威胁?

  算命先生当即挺直了背:“我……”

  “治不好她,我以后把酒喂狗也不给你喝。”沈桥淡淡道。

  “我……我不跟你这小兔崽子一般计较!”

  算命先生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搭理沈桥,转身踏入了房间。

  房间内。

  隔着纱帐看了一眼,算命先生就连连摇头,啧啧道:“身受重创,伤及五脏六腑,又失血过多。换作寻常人,恐怕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以救活。”

  “要不是这女娃年纪轻轻内力雄厚,靠着内力硬生生撑了下来,恐怕早就没命了……啧啧,没想到这女娃如此年纪,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内力,实属难得,小兔崽子你也算捡到宝了……”

  沈桥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能救好吗?”

  算命先生瞥了他一眼:“治不了,等死吧。”

  沈桥隐隐感觉自己握刀的手有点控制不住了。

  “你跟这女娃姑娘是什么关系?”算命先生又问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贫道单纯的好奇。”

  “……”

  跟一脸焦急紧张的沈桥相比起来,算命先生就显得愈发的悠闲:“小兔崽子,如果这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可要好好珍惜了。如果没什么关系的话,看在你这么尽心救她的份上,今日之事贫道不跟你一般计较……还有,这姑娘可要好好看住了。”

  算命先生神神秘秘道:“贫道刚才掐指一算,这姑娘身怀大气运,若是能与她……一番,必定能让你气运加深,前途不可限量。”

  什么叫老不正经?

  这就叫!

  沈桥俨然已经提起刀了,目露凶光:“再不救人,等下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前途尽断。”

  似乎瞧见沈桥真的要暴走了,算命先生眼皮跳了跳,赶紧后退两步:“开个玩笑,至于这么认真吗?”

  又指了指床上的叶柔竹:“这姑娘内力雄厚,一时半会死不了的。”

  大当家内力雄厚,这点沈桥是知道的。那天大当家随便一指就能在石头上隔空打个洞,有这种功夫的内力不可能不雄厚。

  听到算命的这么说,沈桥才暂时的放下了心。

  “贫道也是倒霉,不就喝了你几口酒,怎么还被你赖上了……罢了罢了,就当贫道消灾了……”

  算命先生唉声叹气,从怀中摸了摸,摸出了一个黑漆漆看起来像是个瓷瓶一样的东西,丢给沈桥。

  沈桥接住,看了一眼,果然是个小瓷瓶,但是看上去黑不溜秋,像是从某个垃圾堆里捡来的。

  “什么东西?”

  “灵丹妙药,喂给这女娃吃,能救她命。”

  沈桥神色狐疑道:“你不会是随便从哪里捡来的垃圾忽悠我吧?”

  算命先生瞪眼:“这可是龙虎山祖传的灵丹妙药,能医百病救死扶伤,你竟然敢说是垃圾……不要还给贫道。”

  沈桥当然不可能把它还回去,到了他手上的东西,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算命先生略微肉疼的看了一眼,摇摇头:“真是倒霉了,早知道今天就不该出门的。”

  “好了,贫道该走了。”算命先生摆摆手,踏出了门口。

  “这就走了?”沈桥一愣,说好来救命的,你丢下个垃圾玩意就走了?

  “难不成你个小兔崽子还想留着贫道吃夜宵?”算命先生瞥了他一眼:“这女娃不是寻常人,身体素质很好,喂她吃了药就死不了的。”

  沈桥愣了愣,等到他回过神来,算命先生已经不见了身影。

  这个神神秘秘的算命先生,出现的莫名其妙,消失的也莫名其妙。

  但不管怎么样,对方似乎也没有什么敌意。

  沈桥看了一眼手上的瓷瓶,打开,从瓷瓶里面倒出一颗淡红色的小药丸,闻了一下,略带几分药草的芳香。

  这年头制药的水平不高,造假水平自然也就那样。沈桥虽然不确定这药丸有没有效,但从外色和气味上来看,并不是毒药。

  只要不是毒药,那就醒了。

  回到房间,沈桥倒了一杯热水,来到床边,扶起叶柔竹。

  此时叶柔竹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当中,折腾了老半天,终于才把小药丸喂她吃下。

  或许是这药丸真的有用,没多久后叶柔竹的脸色便肉眼可见般的恢复了一些血色,呼吸也渐渐平稳了起来。

  虽然依旧还是很虚弱,但也脱离了生命危险。

  沈桥深深的松了口气。

  这算命的看来没有骗他,回头给他送两面锦旗去。

  沈桥看了一眼床上,此时叶柔竹呼吸平缓的躺在双上,紧闭双眼。

  松了一口气的他,此时终于才反应过来,大当家躺在他床上!

  这是他以前做梦都……好吧,做梦经常想。

  虽然情况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

  看着被沾满了血迹的床单,以及大当家身上血红色的白衣服。一向强势不讲理的大当家,有朝一日竟然毫无防备的躺在他床上……这让一向都乐意助人的沈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纠结当中。

  要不要脱……帮大当家换身干净的衣服呢?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