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六十九章 命运的抉择

第六十九章 命运的抉择

  沈桥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但这次却站在了人生的路口,迎来了关键的选择题。

  脱……还是不脱?

  这是一个需要深思,且慎重考虑的问题。

  进一步,前途光明。退一步,万丈深渊。

  按理说,以大当家的性格,沈桥第一次跟她见面时就不小心摸了一下她的手,都被她给要挟了。要是沈桥真的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他丝毫不怀疑这女人会对他刀剑加身,六脉神剑把沈桥安排的明明白白。

  但俗话又说,富贵险中求。

  大当家这次受伤如此严重,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就算醒来,也还不一定打得过沈桥。

  虎落平阳被犬欺,大当家受伤了,那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

  怕她作甚?

  沈桥难得硬气了一次!

  并且,沈桥这次千辛万苦救了她一命,甚至不惜落下坏名声把苏大夫给绑架,又提刀威胁那个算命先生……再怎么说她也不可能对救命恩人痛下杀手吧?

  再者说,沈桥又是一个正经人。

  作为正人君子,他是不可能去干趁人之危的小人勾当。

  大当家昏迷了,她没办法自己动手换衣服。穿着沾满鲜血的衣服,不但不舒服,还可能影响她身体的恢复。

  这逻辑合理又很有道理。

  本着乐于助人的精神,沈桥自然有必要帮助大当家的。

  于是,在各种心理暗示和借口的帮助下,沈桥成功的说服了自己。看着床上美貌且一动不动的大当家,沈桥走上前,颤颤巍巍的伸出了罪恶之手……

  ……

  窗外阳光洒落。

  床上的叶柔竹,睁开了眼睛。

  入眼,便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环境。而她,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叶柔竹猛然坐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警惕。

  她明明记得,她与天龙教那人在苏州城外打了一架。身受重伤回到苏州城想找间客栈调养伤势。却最终没有坚持住,在路边昏迷了过去。

  这里是哪?

  叶柔竹目光打量着房间周围,这是一间很简陋的房间。一张床,一个书桌,摆放着一些书。而她所在的床上,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男子的床。

  似乎想到什么,叶柔竹脸色骤变的低头。

  她身上原本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略大的衣服。从颜色和款式上来看,是男子的。

  叶柔竹原本没有几分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愈发惨白。

  一个不祥的念头在她心底升起。

  难道……

  叶柔竹不敢再想下去,她紧咬着下唇,娇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如此巨大的刺激,让她眼前一黑,几乎要昏阙过去。

  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叶柔竹的眼神在一瞬间冰冷了下来,杀气毫不掩饰。

  她快速翻身下床,原本已经受了伤的她只感觉浑身上下传来剧烈的疼痛。

  她强忍住身子的疼痛,顺手抓起了旁边桌子上的一把菜刀,来到了门口。

  门开了。

  沈桥推开门,手上端着一个碗。目光看向床上,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人呢?

  还没等沈桥来得及回想,一把刀悄无声息从沈桥身后抵在了他脖间。

  一股寒气自沈桥后背升起,杀气席卷而来。

  “女侠饶命!”

  沈桥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认怂。

  原本以为自己被玷污了清白,正准备一刀杀了这个登徒子的叶柔竹,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一愣。

  抬头看去,正好看见沈桥转身。

  “怎么是你?”

  “对对,是我是我……”

  沈桥生怕这位姑奶奶一不小心手抖了:“刀剑无眼,别激动,先把刀放下,是自己人……”

  同时心中纳闷,这女人不是已经受了重伤了吗?怎么还提的动刀,失策,忘记把刀拿走了。

  在看到沈桥时,叶柔竹不知为何,心底竟然暗自的松了口气。

  “你怎么在这里?”

  “你昨晚昏倒在门口,我出门的时候看到你,就把你带回来了……”

  叶柔竹听了沈桥的解释,没有出声。

  沈桥小心观察大当家的脸色,见大当家神色缓和了下来,心中松了口气。

  他……心虚啊!

  正当沈桥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的时候,下一秒,叶柔竹的眼神再次变的无比冰冷了起来。

  手上的刀依旧没有动,语气冰冷:“你对我……做了什么?”

  沈桥冷汗直流:“没,没什么……”

  “那我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叶柔竹的眼神更加冰冷。

  杀气在弥漫。

  这情况……不对啊!

  沈桥完全没想到大当家会醒来这么早,而且,大当家还有战斗力。

  这菜刀抵在他脖子上,打乱了沈桥的计划。

  “你之前身上的衣服被血迹弄脏了,我怕你感染,就帮你换了一身干净的……”

  见叶柔竹似乎脸色更难看,沈桥赶紧道:“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对你做任何事情。我只是帮你换了外衣,里面的我绝对一点都没动……”

  叶柔竹依旧冷冰冰的看着他,冷声道:“你觉得我信吗?”

  沈桥想了想,的确是有点不信。

  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躺在他床上任他为所欲为,要是不干点什么……沈桥他自己都不信。

  但是,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沈桥只是帮叶柔竹换了染血的外衣而已,别的都不敢动……昨晚在思考了许久之后,沈桥最终还是怂了。

  “我沈某人行的端做得正,若我真的做了什么,我必定承认,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绝非是缩头乌龟一般之人。你要是不相信,尽管就杀了我吧!”

  沈桥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叶柔竹盯着沈桥看了许久,许久之后,她收回了手上的刀。

  她刚才只是一瞬间慌乱了头脑,此时清醒过来,自然能分辨是非。

  虽然她对男女之事并不懂,但也能感觉到自己并没有受到侵犯。

  至于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目光冷冷的看了沈桥一眼,却没有再追究。

  看到这一幕,沈桥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

  自己这招以进为退,果然玩的妙,危机总算是暂时过去了。

  “好了,你身体还没好,需要调养,赶紧坐下别动刀了。”

  沈桥悄悄的从叶柔竹手上接过菜刀,又悄无声息的直接从窗户丢了出去。

  “来,赶紧把药喝了。”

  叶柔竹看了一眼桌上的碗,皱眉道:“这是什么?”

  “药啊!”

  “哪来的?”

  “昨晚打……求了一个大夫好久他才给我的。”沈桥道:“赶紧趁热喝了。”

  叶柔竹没有说话。

  “愣着干什么?赶紧啊,再不喝就冷了。”

  “……”

  “你这是什么眼神,看我干什么,你喝药啊,你自己受了多重的伤没数吗?”

  “……”

  像是被沈桥念叨烦了,叶柔竹有些烦躁的瞪了沈桥一眼,脑袋扭到一边。

  “不喝!”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