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八十七章 利用

第八十七章 利用

  林言楞了一下:“叶兄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要出城吗?”

  “对!”

  “出城倒是容易……不过,叶兄你这么晚了要出城,所为何事?”林言奇怪道。

  苏州城夜晚虽然不会宵禁,不阻止夜晚的娱乐活动,但却也会封城,不准人再进出,想要进出城,都必须要有官府的通行证。

  通行证对于林言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毕竟以林家的面子,弄个通行证并不难。

  “那就好办了!”

  事不宜迟,沈桥把店铺一关,直接带着林言赶往城门口。

  门口戒备森严,早有官兵把守。但得知来着是苏州林家的公子时,门口官兵赶紧放行。

  虽说自古商人地位低,但林家能做到如此规模巨大的产业,背后自然是有不俗的背景。在苏州城,没有人会随便得罪林家。门口的守卫官兵也不傻,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去得罪林公子。

  毕竟,他们每个月的俸禄里,还有一部分林家的救济……

  出了城门,沈桥从城外顾了一辆马车,直接奔往叶家寨。

  按照时间上来说,如今李未晞带领的官兵应该已经到了叶家寨。虽说叶家寨的地势隐秘,易守难攻。但毕竟那是五千精兵,人数差距实在是太大,沈桥对叶家寨完全没有任何信心。

  可以说,只要一碰面,几乎就是碾压之势。

  若是叶柔竹没有受伤,沈桥自然是不用太过于担心。但现在叶柔竹受了伤,实力大打折扣。要是碰上那些全副武装的精兵,后果不堪设想……

  沈桥心急如焚,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叶家寨天然地理优势,能够多阻拦一下那些官兵们,多拖延一些时间。

  千万,可千万不要出事了啊……

  沈桥神色焦急,脑海中快速的思索着破解之法。

  李未晞带了那么多官兵出来围剿,想必肯定是把叶家寨的底细给查清楚了。这一次,她是来剿灭山贼的。

  虽说沈桥跟李未晞之间也算是认识,两人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李未晞还欠了他那么多酒钱没给……

  但沈桥很清楚,在这件事情上,李未晞是绝对不会给沈桥面子的。想要让李未晞放过叶家寨,几乎是不太可能。

  沈桥没有自恋到以为她跟那女捕快的关系能好到让对方以权谋私的地步来。

  如果不能想出个好办法来,即便是沈桥赶到了叶家寨那也无济于事……

  “叶兄,出了什么事,我们这又要是去哪?”林言瞧见马车上略有几分焦灼神情的沈桥,满脸奇怪的,出声询问道。

  他今晚本来是打算投奔沈桥的,结果稀里糊涂的就跟着沈桥出城了……以林言好奇的性子,他非常想知道沈桥为什么大晚上这么着急的要出城。

  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

  要知道,从认识叶兄开始起,他就没见过叶兄如此不安过。

  “叶家寨!”

  “叶兄你要去叶家寨干什么?”林言脸上的表情更加奇怪:“莫非你是要去围观那帮山贼被剿灭的过程?没想到叶兄你竟然有如此爱好,其实我也挺想去看一看的。正好今天有机会,那等下咱们就一起去那叶家寨看一看……听说那叶家寨还是一个传承了不少年的山贼窝,据说里面的山贼们多半都姓叶。你说巧不巧,竟然与叶兄你同姓,哈哈哈……”

  林言笑着笑着,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看着神色略微焦急模样的沈桥,林言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突然凝重了起来:“叶,叶兄,你别告诉我,你跟那叶家寨有关系?!”

  林言虽然被苏州城的人称为草包,但也只是嘲讽他没有文化才华罢了。

  他并不傻!

  从他说了李捕快要去叶家寨剿灭山贼时起,他就感觉到叶兄的神色有些不对了。

  然后叶兄突然反常大晚上的要出城门,去的地方还是叶家寨。

  再联想到,叶兄也姓叶,即便林言傻,也完全能够察觉到什么……

  这其中,似乎就有什么关联。

  瞧见林言凝重的神色,沈桥终于叹了口气:“看来还是瞒不过你了……”

  林言满脸不可思议:“叶,叶兄,你,你当真是……”

  我的天!

  叶兄难道真的是山贼?

  跟他相谈甚欢的叶兄,竟然会是一位凶神恶煞的山贼?

  林言整个人都懵了。

  “你听我说!”沈桥打断了林言,出声道:“我要跟你承认一件事情,我骗了你很久。”

  “其实,我并不姓叶,也不叫叶强。”

  原本还等着沈桥承认自己是山贼的林言一愣:“嗯,嗯?什么?”

  “我不叫叶强,我姓沈,名沈桥……”沈桥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一直隐瞒了你的事情……”

  “沈,沈桥?”林言一脸懵逼,这跟他所想的不一样啊:“叶,沈兄,你为何要骗我?”

  “出门在外,闯荡江湖总要有个小号防身……”

  林言一脸茫然,什么小号?

  虽然他没听懂,但是,叶兄说他的并不姓叶,那么也就是说明,他其实并不是山贼?

  想到这里,林言松了口气。

  他就说呢,叶……沈兄温文尔雅,书生气质,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凶神恶煞的山贼土匪?

  果然是他想多了。

  至于沈桥为什么会骗他,林言并没有纠结这个。他也完全能理解……毕竟以前他去别的青楼的时候,也曾经说过自己叫许文轩。

  不过,林言很快又好奇了起了另一件事:“那既然你跟叶家寨没有关系,为什么还要急着去叶家寨?”

  “谁说叶家寨跟我没关系?”

  “你不姓叶啊?”

  “不姓叶就跟不能跟叶家寨有关系了吗?”

  “……”

  林言陷入了怀疑自我的状态中,好像,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他的脸色又不可思议了起来:“那你……真的是山贼?!”

  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与他志同道合,甚至林言一度想要拉去拜把子的‘叶兄’,竟然真的是山贼?

  什么时候山贼都有这么高的颜值了?

  “我不是山贼。”沈桥想都不想就否认了。

  开什么玩笑,他堂堂人民教师,会堕落到去当山贼?

  “可你……”林言更怀疑自己了。

  不是山贼?

  又跟山贼有关系?

  什么玩意?

  难不成你还是山贼的亲戚,还是你被山大王抓去当压寨夫人了?

  “这件事情,就说来话长了……”

  沈桥叹气道:“几个月前,我曾经叶家寨的人救过,于是就跟他们有了一段时间的相处……”

  “……”

  “你是说,你曾经被叶家寨的山贼救过……后来他们怀疑你杀了人,又把你赶下山来了?”

  听完沈桥的解释,林言满脸气愤道:“他们那些山贼也太过分了吧,叶,沈兄你怎么可能会杀人?他们简直就是在血口喷人。”

  “没错!”沈桥点点头,很认同:“他们血口喷人……”

  “那你为何还要回去?”

  林言更加奇怪了,气愤道:“既然那帮山贼如此待你,这一次正好就让李捕快把他们全部给收拾了,正好给咱们哥俩一起把仇给报了!”

  听完沈桥的遭遇之后,林言很快便义愤填膺,跟沈桥站在了统一立场,开始抨击起叶家寨的山贼。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不管怎么说,叶家寨的大当家终究还是救过我一命,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我总不能见死不救是吧?”

  林言想了想,的确有道理。

  毕竟救了一命,即便是换成林言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沈桥继续道:“再者说,叶家寨其实已经不算是山贼窝了。”

  林言神色奇怪道:“不是?”

  “是的,在好几年前,叶家寨早就已经从良了。当时叶家寨四分五裂,有些想继续当山贼的,就带着人跑了。剩下还留在叶家寨的,跟着当初老当家的女儿,开始从良干活种田,当起了普通老百姓……”

  林言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山贼……还能从良?”

  “要不然官府是怎么查到他们户籍的?”

  “好像……也有点道理啊!”

  在官府登记户籍的山贼,已经不能算是山贼了,毕竟没见过多少山贼这么嚣张的……

  林言神色有些茫然:“可是,他们不还是干着山贼的勾当?”

  “有吗?”

  “我不就被他们绑架了?”

  “其实绑架你的,并不是叶家寨的山贼。”

  沈桥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是说过吗?当时叶家寨四分五裂,正好就还有一伙人,他们继续打着叶家寨的名头,干着山贼的勾当……绑架你的,就是他们的人。严格来说,他们并不是叶家寨的人了……”

  林言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你的意思,他们打着叶家寨的名头绑架了我。实际上这件事情,跟叶家寨没有关系?”

  “没错!”

  “这么说来,那李捕快岂不是抓错人了?”

  “的确如此。”

  “那不行!”

  林言很快想到了什么,出声道:“我要抓的是那些绑架了我的山贼,可不能连累了别人。要是叶家寨被剿灭了,岂不是就让那帮绑架我的山贼得逞了?不行,我得赶紧去跟李捕快说一下,他们抓错人了……”

  看到林言的反应,沈桥内心不由的涌起了一丝愧疚感。

  他这么忽悠,会不会有点过分了……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