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零四章 替罪羊

第一百零四章 替罪羊

  苏州城外郊区一处宅子处。

  此时,从苏州城衙门内被救出来的叶家寨众人都聚集在这里。

  当城里的捕快和守卫还在城内满世界的抓山贼时,他们早已经悄悄的出了城。

  “你们暂时先在这里住下,这段时间先不要露头,等风声过去了再说。”

  沈桥看着在场的众人,巧儿救人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整个叶家寨被抓走的基本上都已经在这里。

  虽说沈桥用足够的诚意搞定了李未晞,但毕竟他用的是先斩后奏的法子。劫狱这件事情暂时过去了,但那娘们说了,不想在看到他们。

  这个时候,沈桥自然是不会作死的。

  而且,如今城内还在搜捕他们,这个时候自然是越低调越好。

  叶家寨此时肯定是回不去的,沈桥便在城外这里租下了一处宅子,暂且作为他们的落脚之处。

  “沈公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小心,绝对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的。”

  叶家寨的众人,本来都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他们是山贼,落在官府的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已经做好等死的准备,谁知道峰回路转竟然还能捡回一条命。

  劫后余生之后,他们内心都对沈桥充满了感激。

  虽说救他们出来的人是巧儿,但是这个法子可是沈公子想出来的。而且,他们也不傻,如果没有沈公子帮忙,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救出来?

  这其中一定有沈公子帮了大忙。

  虽然他们不清楚其中内幕,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感激沈桥。

  毕竟,可不是谁都能冒着杀头的大罪来救他们。

  尤其是徐老汉等人,他们本来就对沈桥心存感激,这一次更是让他们对沈桥死心塌地。

  “沈公子,俺们这条命都是你救的,俺这条命以后就是沈公子你的了。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俺们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在所不辞!”

  徐老汉拍着胸膛保证。

  “别了,你们的命是你们自己的,谁也帮不了你们做决定,不过……”

  沈桥摆摆手,看着眼前叶家寨这一帮人,语气突然严肃了几分:“不过,从今天起你们都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以后你们就不再是山贼,我能救你们一次,救不了你们一辈子。如果你们还质疑继续想干老本行,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一直都很和善的沈桥突然严肃起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不适应。

  不过,也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当初还选择呆在叶家寨的都是不愿意再去做山贼的,尤其是经历了这一次的劫难,更是让他们心有余悸。

  原本一百多口的叶家寨,如今还站在这里的,已经不过三分之一。大部分的人,都惨死在叶东手下。

  这个教训,已经足够大。

  “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叶家寨了,这个名字也会成为历史。你们若是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完全不阻拦。想留下来的,暂时就先在这里避避风头,等过一段时间,我会给你们安排事情做。不保证你们大富大贵,但一定能衣食无忧!”

  沈桥给出了他的选择。

  叶家寨是不能再存在了,李未晞不允许,沈桥也不希望它存在。它的存在,对于叶柔竹来说是一种负担。

  或许,让它成为历史是最合适的选择。

  至于剩下的这些人,愿意走的走,愿意留下来的,沈桥自然也欢迎,毕竟他接下来的计划是需要人手帮忙的。

  在场的众人犹豫了一下,徐老汉首先站了出来:“俺愿意,沈公子你有需要,尽管吩咐!”

  “我也是!”

  “我也留下来!”

  “……”

  出乎意料,整个叶家寨剩下的这些人,都选择留下来。

  祖祖辈辈生活在叶家寨,突然家没了。对于他们来说,天底下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这让沈桥也稍微松了口气,这样的结果,或许才是最好的吧!

  安顿了叶家寨众人之后,沈桥又走进了后院,走进一间房间。

  “大当家的怎么样了?”沈桥目光看向床榻上。

  在沈桥之前离开之后,巧儿就已经悄悄的带着叶柔竹离开了衙门。

  以她的身手,悄无声息避开衙门的那些衙役捕快还是轻而易举的。

  “还没有醒来!”

  巧儿摇摇头,又看着沈桥,有些担心道:“公子,我们劫狱救出大家,真的没事吗?”

  虽然巧儿挺傻的,但也知道劫狱的风险和后果。

  劫狱简单,但是要面临的可是官府的追杀啊!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沈桥摆摆手,“还记得那个女捕快吗?”

  巧儿点点头,她自然有印象,第一次跟公子来苏州城时就被她抓过。

  沈桥煞有其事道:“这次可多亏了我牺牲自己出卖了色相,总算是把她收买搞定了……所以放心吧,大家已经没事的了,不会再有官府追杀了。”

  “啊?!!”

  巧儿瞪圆了眼睛,一张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瞬间红了起来:“公,公子你……”

  一时间,巧儿竟然找不到什么好的词来说。

  公子,公子他怎么能……能这样?

  “没办法啊……”

  沈桥叹了口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能救大家,我做出一点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小事,小事而已,不值得一提……”

  ……

  昏暗的牢房。

  脏兮兮的环境,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恶的腥臭味。

  哪怕是已经来了几次,沈桥依旧习惯不了这种环境。

  旁边的一个牢头见沈桥的模样,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当年刚来的时候,跟你现在的感觉一样。没事的,习惯就好了。”

  习惯就好?

  习惯你妹!

  谁没事要习惯这里?

  是要当狱卒还是想牢底坐穿?

  无视了这个牢头的话,沈桥踏入了牢房。

  这一批抓来的山贼实在是太多了,衙门的牢房明显不够用,已经人满为患。

  牢房最里头,一间单独的房间,沈桥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叶强!

  两天过去了。

  此时的叶强,早就没有了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

  当初在沈桥来之前,他好歹也算得上是叶家寨第一美男。

  但此时,堂堂的第一美男目光呆滞,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像极了街边乞讨的乞丐。

  不只是他一个人如此,几乎是所有被抓进来的山贼都是如此的神态。

  毕竟,落入了官府手里,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绝望,还有对死亡即将来临的恐惧。

  任何人面对死亡的折磨时,都是如此。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靠近,叶强慢慢的抬起了头。当看见站在外面的沈桥时,他呆滞的神色上,明显是一愣。

  有些震惊,有些不敢置信。

  沈桥看着他,出声道:“是不是很惊讶?”

  叶强眼睛慢慢的睁大,盯着沈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怒的神色,声音有几分嘶哑:“你,你怎么在这里?”

  为什么沈桥会在这里?

  他不是同样被抓了吗?

  为什么他会好好的站在外面?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沈桥理所当然道:“官府抓的是你们这些山贼,我又不是山贼,我当然没事。”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但是,叶强明显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沈桥:“不可能,不可能……”

  他本来以为,临死之前可以带上沈桥。沈桥跟他一样被拖下水,这样至少也不亏。

  但是现在,他最痛恨的人,就好好的站在外面看着他。

  如此之大的反差,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大家一起被抓的,凭什么你没事?

  在叶强看来,沈桥明明是跟他一起被抓的。就算他不是叶家寨的人,但是官府的人会信吗?

  肯定不会啊!

  官府的人怎么可能随便相信他的鬼话,他在叶家寨被抓,即便不是山贼,那也很可能跟山贼有染。

  凭什么沈桥能被放出来?

  叶强想不通,想不明白。

  他当然不会知道,沈桥在这里有熟人。

  论有背景的重要性。

  “你杀了人,叶刚是你杀的……”

  叶强死死的盯着沈桥,沈桥不承认,但是叶强很清楚,叶刚就是沈桥杀的。

  除了他,没有别人。

  “说话要讲证据的!”沈桥微微眯着眼睛:“你说这话,有证据吗?”

  叶强死死的盯着沈桥,恨不得用眼神杀了他。

  这个人太过分了。

  欺人太甚!

  证据?

  他有个锤子的证据。

  他现在好后悔,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要贪那么一点银子,结果留着这个祸害,最后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他就应该在当时直接杀了沈桥,一了百了!

  “我真后悔当时没有杀了你!”叶强咬牙切齿道。

  沈桥摇摇头:“后悔也没有用,你没机会了。”

  “我是没机会杀你了,但是你也别想好过!”

  叶强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冷笑:“虽然你活下来了,但是其他人都要死,叶家寨的人都要死。他们是山贼,官府不会放过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叶柔竹要死,巧儿也要死,她们通通都要跟我一起死……你不是喜欢她吗?你不是喜欢叶柔竹吗?我就要你看着她跟我一起死,哈哈哈哈……”

  沈桥面色很平静,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谁告诉你她们要跟你一起死了?”

  “她们跟我一样,是山贼,我要死,她们也要死!”

  “要死的只有你,她们不会。”

  沈桥摇摇头,叹了口气:“你可能还不知道,就在昨天,她们越狱了。”

  叶强脸上的笑容僵硬住。

  “不只是大当家和巧儿,还有整个叶家寨的其他人,全部都越狱了。”

  “……”

  叶强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僵硬住。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最气人的是,他们还不会被官府的人追杀……”

  沈桥笑眯眯的看着叶强:“你猜这是为什么?”

  叶强彻底愣住了,他眼睛死死的盯着沈桥。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身子都颤抖了几分:“你,你跟官府的人勾结了……”

  “什么勾结,说的多难听。”

  沈桥摆摆手:“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吗?”

  “我需要你帮一个小忙!”

  沈桥很认真的看着叶强,十分诚恳道:“叶家寨的人都逃狱了,这就没办法向苏州老百姓交代了。不过还好有你,毕竟你之前也是叶家寨的人,就不得不麻烦你,代替一下叶家寨的人了……”

  叶强:“……”

  “沈桥,我杀了你……”

  叶强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狰狞的扑了上来。

  但是还没等他靠近,沈桥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两位捕快,直接将叶强摁倒在地。

  “真是没看出来,大家都跑了,就你没跑。原来你还是一个愿意为了寨子而牺牲自己的伟大人物,真是令人感动啊!”

  看着被摁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叶强,沈桥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多伟大啊!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