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零九章 询问

第一百零九章 询问

  沈桥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叶柔竹。

  虽然站在沈桥的角度来看,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甚至他以一己之力救了整个叶家寨,使得叶家寨免于被团灭……这样算起来,叶柔竹还得谢谢他。

  但不知为何,沈桥暂时不太愿意去面对叶柔竹。

  可能是过不去心里这一关,又可能是别的原因。

  总之,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这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突如其来的事情发生。

  沈桥不去见她,叶柔竹自己找上门了。

  上门的时间比沈桥想象中的要早的多。

  “你,你们怎么来了?”

  沈桥抬头,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这两道身影。

  来的不只是叶柔竹,还有巧儿。

  在巧儿小心翼翼的搀扶下,踏入了店铺当中。

  清醒过来的叶柔竹,气色比之前要好上不少。

  虽然脸色依旧还是很苍白,看得出来身子非常虚弱。但是相比之前她重伤奄奄一息的状态,此时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

  这就是高手的实力吗?

  沈桥酸了!

  如果是普通人,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即便不死也绝对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哪怕是在医疗条件发达的现代,这情况少说也得在病床上躺一个月。

  但是眼前这才几天,叶柔竹不但醒了,还能下地走动了……这上哪说理去?

  不过,巧儿还是小脸紧张的跟在叶柔竹身边,还是很担心小姐身体的状况。

  小姐执意要来这里,巧儿也拦不住。

  而且,巧儿也想来看看。

  进了沈桥的酒铺,巧儿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好奇的四处扫视着。

  之前听小姐说,公子在苏州城开了一家酒铺。

  这就是公子开的酒铺?

  巧儿目光充满了惊奇般的扫视着周围。

  沈桥的酒铺装修的并不像是一个酒铺,无论是从名字,还是从装修风格上来都完全看不出来。

  墙上挂着许多的书法作品,虽说比不上兰亭序那般的水平,但也算得上是上乘作品。

  沈桥书法水平也不算低,不过自然没法跟那些流传千古的书法家相比。

  但在一般人眼里,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厉害。

  此时的巧儿已经震惊的张开了小嘴,有些合不上了。

  公子……好厉害啊!

  这个装修风格跟古代格格不入,但是一眼看上去高大上的同时又充满了文化气质的酒铺,给巧儿小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这就突出了逼格的重要性!

  ……

  叶柔竹的突然造访,的确让沈桥有些意料未及。

  不过,在看到叶柔竹之后,沈桥又突然平静了下来。

  该来的总还是会来。

  后院里,沈桥与叶柔竹在桂花树下的石桌坐了下来。

  照顾叶柔竹是个病人,沈桥甚至还把自己的摇椅主动让给了她。

  巧儿很少下山,对于山下的一切都很新奇。尤其是当叶家寨的问题解决,小姐又醒来没事之后,小丫头片子松了口气,又恢复了活波天真的性格。

  有时候沈桥倒也挺羡慕巧儿的。

  虽然从小生活在叶家寨,但心性却没有受太大的影响。有叶柔竹的保护,巧儿极少接触外面的世界。这也让巧儿身上多了一些别人所没有的那种不韵世事的纯真,很难得。

  虽然这种性格很容易被骗,指不定哪天就可能被沈桥这样的坏人骗去生孩子……

  和叶柔竹面对面坐下,叶柔竹始终没有说话。目光落在院子里,不知道在看什么。

  沈桥也没有开口,他没想好应该怎么开口。

  此时的情景,仿佛是回到了不久前,叶柔竹第一次受伤留在这里,与沈桥相处的日子。

  有种微妙的感觉。

  又有种说不出来的距离感。

  而眼前的叶柔竹,又似乎并没有沈桥想象中的那般轻松。

  沈桥酝酿了许久,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叶柔竹看了沈桥一眼。

  “没什么!”

  沈桥摇摇头,最终还是暂时把想问的话咽了回去。

  顿了顿,沈桥换了个话题:“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叶柔竹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还没有想好。”

  在这一瞬间,沈桥敏锐的捕捉到叶柔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

  或许,的确很迷茫吧。

  对于叶柔竹来说,从她出生开始,人生就跟叶家寨脱不开关系。

  尤其是老当家去世之后,她整个人生的使命,都成了如何扛起偌大的一个叶家寨。

  她每天所做的,所想的,都是为了叶家寨的生存。她几乎全部的精力,都耗费在叶家寨上面。

  而突然有一天,一切都结束了。

  叶家寨不复存在了,她这个大当家自然也就也不存在了。

  突然失去了人生奋斗努力的目标,她的确迷茫了。

  以后何去何从?

  她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沈桥想了想,出声道:“我要跟你说声抱歉,叶家寨的事情,我没有来得及跟你商量就擅自做了决定……”

  叶柔竹很平静:“你没必要跟我道歉,你做的的很对……”

  叶柔竹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巧儿早已经跟她说过。

  从入狱,到沈桥提议劫狱,再到用叶强代替叶家寨行刑……

  这一切,都是沈桥一手完成的。

  沈桥做错了吗?

  并没有!

  如果没有沈桥,叶家寨所有的人都要死,他们的下场会跟叶东叶强他们一模一样。

  至少现在,叶家寨剩余的那些人还活着。

  至于叶家寨这个名号还存不存在,意义已经不大。

  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已经让叶柔竹看清楚了很多的东西。

  这次叶东夜袭叶家寨,叶家寨死伤过半。

  这一切都是叶柔竹前所未料的。

  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叶家寨只要存在一天,就永远不可能彻底跟山贼划开界限。

  这样的惨例,也不可能会是最后一次。

  所以,叶家寨不复存在,对于大家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给了大家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是沈桥给的。

  这个她当初无意间一时恻隐之心带回山寨,却拯救了整个山寨命运的家伙。

  叶柔竹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沈桥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复杂。

  而这时,沈桥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出声问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在叶柔竹略微疑惑的眼神下,沈桥道:“我想知道,当初你是怎么把我带回叶家寨的……”

  ……

  事情的真相,与沈桥所猜测的相差无几。

  几个月前,许家村遭受了屠杀,沈桥是唯一一个从许家村逃出来的人。

  虽然逃出了许家村,但沈桥却还是被两个蒙面人追上了。

  天无绝人之路,眼看死路一条的沈桥碰上过路的叶柔竹。

  叶柔竹解决掉那两个蒙面人,瞧见身受重伤昏迷过去的沈桥,动了恻隐之心便把沈桥带回了寨子里。

  一切的线索,都跟沈桥的猜测对上了。

  甚至沈桥从叶柔竹这里,确定了那伙人果真是冲着他来的。

  他们的目的,就是沈桥。

  这让沈桥异常的心惊。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为何会引起这么多人的追杀?

  这些人又为何恨不得将他置于死地?

  这一切,都是迷!

  叶柔竹静静的看着陷入了沉思中的沈桥,眼神中也略微露出几分疑惑。

  关于沈桥的来历,她曾经也有所怀疑过。

  一个普通的书生,为何会平白无故遭人追杀?

  不过,沈桥在醒来之后,从来没有解释过自己的来历。

  而叶柔竹也并没有多问过,对于她来说,沈桥的来历并不重要。

  “我还有件事想问你!”

  沈桥看着叶柔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想问的问题问出了口:“上次,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从算命的口中得知了这件事情后,沈桥必须要了解个明白,他现在的身份到底有没有暴露。

  他现在对要面临的敌人一无所知,沈桥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沈桥想知道,叶柔竹帮她挡了一劫,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要问个清楚。

  在听到沈桥的这个问题之后,叶柔竹突然陷入了沉默。

  不再说话。

  沉默了许久之后,叶柔竹看了沈桥一眼:“为何问这个问题?”

  沈桥犹豫了一下,道:“不能问吗?”

  他不能直接去问叶柔竹怎么回事,毕竟这件事情看上去很怪。

  既然是他沈桥的劫,为何又会被叶柔竹碰上?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也就是说,叶柔竹之所以受伤全是因为他?

  那么问题可就大了!

  叶柔竹不受伤,叶家寨就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来了。

  那么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开始都赖沈桥?

  而且,还有更关键的一点。

  叶柔竹为什么会挡了沈桥这一劫?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馋自己身子?

  除此之外,沈桥想不到别的什么原因能让大当家可以如此不顾性命出手……

  叶柔竹又沉默了许久:“我碰上了一个高手。”

  沈桥:“高手?有多厉害?”

  叶柔竹沉声道:“实力不弱于我。”

  不弱于她?

  那不就是超一品高手?

  苏州城附近竟然还有隐藏的超一品高手?

  怪不得叶柔竹会受伤如此严重。

  原来是碰上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沈桥心头微微一震:“对方是什么来历,什么目的,又为何会跟你有冲突?”

  “我也不清楚他的目的!”

  叶柔竹摇摇头。

  那天,她只看见那位中年男子出现在沈桥的店铺前。至于目的么……

  之前叶柔竹不清楚,但刚听到沈桥打听他身世消息时,叶柔竹隐隐觉得自己可能猜到了几分。

  那个中年男子,来者不善,目的是沈桥?

  叶柔竹眉头微皱,看了沈桥一眼。

  犹豫了片刻,欲言又止。

  最终,还是摇摇头,出声道。

  “他来自天龙教!”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