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一十章 养生秘诀

第一百一十章 养生秘诀

  天龙教是什么来历,沈桥大概是了解过一些的。

  十年前一个叛乱的邪教,曾经一度差点掀翻赵国朝纲,而后被镇压。近年来,这个邪教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可是……

  让沈桥怎么都无法接受的是,他竟然跟这样一个邪教扯上了关系?

  被天龙教的超一品高手盯上了?

  这让沈桥微微的有点怀疑人生。

  超一品高手有多恐怖,看看叶柔竹就知道了。

  伤成这样现在都能下地蹦跶了,简直已经超出了人的理解范畴。

  既然叶柔竹已经能下地了,那是不是说明那个超一品高手也……

  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生寒啊!

  似乎看出了沈桥的担忧,叶柔竹看了他一眼:“放心吧,他暂时不会再出现的。”

  沈桥一愣。

  这句话,意思就很明显了。

  那个超一品高手暂时不会再出现?

  不会出现的原因是什么?

  唯一能解释的可能,就是对方受伤比叶柔竹还严重?

  沈桥沉默了片刻。

  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位大腿,才是真大腿!

  ……

  叶柔竹并没有在沈桥这里待上多久,虽然她恢复的不错,但毕竟之前受伤实在太过严重,不能长时间在外活动,还需要安心调养。

  上一次强行运功后,也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不过,在养生这方面,沈桥颇有心得。

  枸杞当归虫草粥,鹿茸肾宝人参汤。作为标准的中年九零后空巢老人,沈桥平时也没少保温杯里泡枸杞。

  为了给叶柔竹补身子,沈桥特地又去买了两只老母鸡,炖了给叶柔竹送去。

  无论在什么时候,老母鸡永远都是大补之品。叶柔竹现在身子弱,就应该多补补。

  有了上几次炖汤的经历,原本手生的沈桥在炖汤这方面已经颇有心得了。

  再怎么说,沈桥这条命也算是叶柔竹救的。叶柔竹之所以受伤成这样,跟沈桥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所以,沈桥炖只鸡给大当家送去,是不是就显得很合情合理了?

  俗话说,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

  沈桥就是一个如此知恩图报的好少年郎!

  叶柔竹伤势不好,沈桥心里就很不安……倒也不是愧疚。

  自从得知自己极有可能被一个超一品高手盯上之后,沈桥就非常没有安全感。

  哪怕叶柔竹说对方短时间不会来找沈桥麻烦,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谁愿意被这样的高手给惦记着呢?

  要不是眼下沈桥答应了李未晞的条件,暂时没办法脱身,他早就想收拾家伙跑路了。

  李未晞暂时是靠不住的。

  那女人心中正义感实在是太强了,而且太有自己的想法。沈桥想要忽悠她,改变她的想法很难。

  加上这一次沈桥的行为明显惹怒了那娘们,都好些日子没搭理沈桥了。如此不靠谱的娘们,沈桥自然不能押宝。

  那么,沈桥现在唯一能选择的靠山大腿,也就只剩下了大当家了!

  论实力,叶柔竹是沈桥心目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论关系,以现在这关系,若是沈桥出事,叶柔竹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吧?

  论相貌,天底下比叶柔竹好看的应该也没多少了。

  至少沈桥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于是,从哪方面看。叶柔竹都是沈桥眼里,贴身保护自己的不二人选……

  那么,这个时候叶柔竹的伤势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她身上的伤势好的越快,沈桥就越有安全感。

  于是,沈桥往城外跑的时间就越发频繁。

  今天老母鸡汤,明天排骨汤,后天再来一份乌鸡人参汤。

  总之,什么补身子,沈桥就炖什么。

  在沈桥锲而不舍的坚持了半个月左右,叶柔竹的伤势肉眼可见般的好转。

  从一开始的弱不禁风,渐渐恢复到了逐渐正常。虽然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也已经大有好转。

  连带着巧儿,脸色也多了几分红润。

  沈桥炖汤,巧儿跟着蹭。原本这个小丫头虽然皮肤很白,但却也透露出几分营养不良。

  在连续蹭了半个月汤之后,巧儿脸色渐渐红润,彻底摆脱了营养不良的模样,出落的亭亭玉立。

  就连身子的某处仿佛也开始了二次发育……

  这让沈桥一度怀疑自己炖的汤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看见大当家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之后,沈桥才终于确定……汤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人。

  毕竟,这种事情是因人而异的。

  有的人天赋异禀,不可小觑,比如说李未晞。

  还有的人就稍逊一筹,比如说巧儿。

  还有的人,就属于完全没有先天天赋,可能得靠后期努力才行的那种。

  代表典例就是大当家。

  叶柔竹跟李未晞两人身手孰强孰弱,这一点沈桥不敢确定。毕竟两人没有打过架,无从得知。

  但在这方面,大当家输了。

  输的很惨!

  毫无还手之力的那种。

  当然,大当家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只要大当家想,沈桥完全能提供几份祖传多年的丰……丰富经验的秘籍。

  保证大当家三日生效,五日生长,半个月挺起胸膛做女人……

  当然,沈桥现在只敢想一下,他怕死。

  ……

  而在沈桥送汤的这段时间,苏州城的老百姓也终于平静了下来。俩窝山贼的热度也渐渐的消散。

  而衙门那边,关于之前叶家寨山贼被劫狱的消息,也早就被封锁,没透露出去一丁点的消息。

  这件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而李未晞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大半个月,没有了消息。

  “李姑娘啊,我听说是回家了,好像是家里出了点事来着。”

  前来看望沈桥的林言给了沈桥答案。

  “出事了?”

  沈桥心道难怪了,怪不得李未晞这段时间没空搭理他,原来是家里出事。

  “对了,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认识李未晞也这么久了,沈桥还一直不知道她的来历。

  一个小小的捕快,却能指挥整个衙门。这背景,着实不俗。

  “我也不太清楚!”

  林言摇摇头。

  沈桥一愣,就连林言都不清楚?

  这得是什么来历?

  “她爹该不会是苏州知府吧?”沈桥问道。

  林言冷笑一声:“怎么可能?如果是苏州知府,我怎么会不知道?苏州知府姓苏,绝不可能。李姑娘的背景,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大。区区一个苏州知府,怎么配得上李姑娘的身份。”

  瞧瞧这话说的。

  苏州知府,换成后代好歹也是一市之长的职位。怎么瞧着在林言嘴里,就一文不值的样子?

  果然不愧是首富的公子,膨胀的很。

  “那按照你的说法,什么身份才能配得上她的身份?”

  “她爹起码也得一品大员,还是有实权的那种。”

  林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出声道:“你是不知道几年前李姑娘刚来苏州的时候,就连咱们那苏州知府也亲自去迎接了。你想想,能让苏州知府迎接的人物,能是一般人吗?”

  沈桥想了一下:“她爹不会是皇帝吧?”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吧?

  “嘘,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讲!”

  林言赶紧阻止了沈桥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李姑娘是咱们江南人士,跟京城没什么关系!”

  江南人士,让苏州知府亲自迎接。

  隐隐的,沈桥好像猜到了几分。

  “算了算了,咱们不聊这个!”

  林言摆摆手,又叹了口气:“沈兄,我跟你说,我又跟我爹闹掰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

  林言满脸气愤道:“我爹说我没出息,给林家丢脸了。你瞧瞧,有这么说自己亲儿子的吗?有这么瞧不起自己亲儿子的吗?”

  沈桥沉默了一下:“你爹他说错了吗?”

  “……”

  好像,也没说错。

  不但没说错,甚至还有点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么能这么看不起他儿子?我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林家还需要我来振兴,他就不怕等下我不干了,林家后继无人?”林言满脸气愤。

  “那你要不……去找你爹理论一下?”

  “理论过了!”

  “然后呢。”

  “我又被赶出来了。”

  “……”

  活该!

  林言深深的叹了口气:“沈兄,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忍。”

  “怎么忍?”

  “忍到你爹他七老八十的时候你拔他氧气管就行了。”

  “……”

  虽然听不懂沈桥在说什么,但林言能感觉到不像是什么好话。

  “我决定了!”

  林言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我要去跟我爹好好再理论一番,这一次,我非要证明给他看,我林言不是没出息之辈。”

  沈桥敷衍摆摆手:“祝你成功!”

  林言走了!

  比起沈桥,林言更像是一个行动派。

  说作死就去作死,绝对不动一下脑子的那种。

  等到林言离开,天色似乎也不早了,酒铺的生意依旧半死不活,沈桥打算关门了。

  刚走到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

  “你怎么来了?”沈桥一愣。

  出现在门口的,是叶柔竹。

  这段时间,沈桥几乎天天往城外跑,给叶柔竹送大补汤。

  今天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沈桥没来得及出城。

  倒是没想到,叶柔竹竟然主动找上门了。

  沈桥瞄了瞄她身后:“就你一个人?”

  “不行吗?”叶柔竹平静道。

  行倒是行,只不过,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沈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

  大当家这个时候上门来……她想干什么?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