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桥是个有武侠情怀的人。

  受金古温梁黄那一代的影响,沈桥很小的时候便一直有个武侠梦。

  或许不只是沈桥,每个人心目中都或多或少有过类似的梦。

  白衣长剑闯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是真男人的浪漫。

  可惜武侠梦终究只是梦,世道不允许,条件也不允许。

  即便是沈桥到了这个世界,所谓的武侠梦依旧与他无关。

  毕竟,想要闯江湖首先得有自保的能力,单单这一点沈桥就直接被排除在外了。

  在战斗力这方面,他的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相比于初来乍到的时候,沈桥的身体素质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从那次被绑架之后,沈桥就一直很专注锻炼身子。虽说战斗力没提升多少,但至少跑路的时候体力跟得上

  当然,这些也并没有卵用。

  以他现在的情况,行走江湖怕是走不出二十里地,就得再次被山贼给绑了。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因没实力而被迫放弃原计划。

  沈桥是个很能接受现实的人毕竟来到这个世界,改变不了的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法子。

  不过,虽然没法行走江湖,那并不影响沈桥用文字创造一个江湖。

  金老爷子一系列的作品里,构建除了一个庞大的武侠世界观,深深的影响了沈桥,也影响了巧儿。

  毕竟,沈桥唯一的忠实听众只有她了。

  沈桥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江湖是什么样的,但并不影响他传播金老爷子的思想。

  从扛着音箱出场的乔帮主开始,到万能同人文女主角黄蓉,再到童年阴影龙骑士的故事

  一直到现在现在,沈桥又给巧儿普及了一个渣男与几个女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尚未接触过江湖的巧儿,在沈桥一个又一个故事下,脑海中逐渐勾勒出了一个武侠世界江湖的雏形。

  当然,这个武侠江湖存不存在并不重要。

  主要是沈桥闲。

  闲着没事,出于职业习惯沈桥总想讲点什么。

  给巧儿讲故事自然就成了最好的消遣方式。

  也正是因为沈桥每次都能讲一些精彩有趣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了巧儿的注意力,导致巧儿往沈桥这里跑的更勤快了。

  于是,沈桥也顺理成章把酒铺的生意推给巧儿打理,他愉快的当起了甩手掌柜。

  有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值得一提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沈桥贴在门上的告示有效果了。

  自从那个算命的上次跑路之后,也有一段时间没再出现。

  这让沈桥有点失望,他专门定制的铁锤暂时派不上用场。

  可惜了啊

  又是一天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店铺生意依旧半死不活。

  沈桥拉着巧儿,给巧儿科普着关于牛郎不是个好东西的故事。

  让沈桥意料未及的是,这个世界竟然也有七夕节。

  而这个世界关于七夕的来历其实与沈桥所知道的七夕故事几乎没有差别。

  看来无论是在哪里,有些文化永远是互通的,那些才子佳人书生对于爱情美好的追求都是一致的。

  牛郎织女是传统的神话故事,讲的是有个叫织女的仙女厌烦了朴实无华且枯燥的神仙生活,偷偷下凡嫁给了凡人牛郎,最后又被抓回天庭,过上了夫妻俩一年只能见一面的异地恋生活

  不得不说,古人真的会玩。

  类似的故事还有董永那哥们,同样是好端端的仙女瞎了眼看上穷小子的套路。白蛇传里的许仙,几乎套路也没什么变化,也是富家小姐跟穷小子的爱情故事。

  这些故事里面,沈桥怎么都觉得透露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就比如说,在大部分人眼里,牛郎织女是个凄美又充满了浪漫的爱情故事,象征着爱情的至死不渝,从古至今不知道骗了多少姑娘的眼泪,多少人用这种故事骗的人家小姐解衣宽带

  但沈桥一开始就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人家织女好端端的洗个澡,没招谁惹谁,牛郎跑去偷窥就算了,还抢走人家的衣服

  多无耻啊!

  正经人会干这种事情?

  而织女堂堂仙女,被抢了衣服不生气就算了,最后竟然还嫁给了牛郎?

  还心甘情愿跟牛郎过上了男耕女织的日子?

  ???

  还有这种好事?

  你确定这是仙女而不是缺心眼?

  当年这个问题的确是困惑了沈桥许久,直到后面沈桥查资料才明白过来。

  牛郎织女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正面故事,牛郎家里太穷取不起媳妇,才偷看织女洗澡偷人家仙衣,织女没办法才嫁给了牛郎。

  结婚后牛郎怕织女逃跑,就把织女的仙衣藏起来死死看住织女,这便是藏衣防妻典故的来历。

  而织女根本就不是被抓回天庭,而是自己逃回了天庭。但因为思念一对儿女,才恳求王母允许一年见一次

  当沈桥再次给巧儿科普了牛郎织女的真实故事之后,原本世界观已经崩塌过一次的巧儿,再一次怀疑了人生。

  多年来一直憧憬美好爱情故事的小丫头,在沈桥这里再次感受到了世界的黑暗。

  于是,在懵逼了许久之后,巧儿捂住了耳朵,使劲的摇晃着小脑袋:“我不听我不听我不信,公子你是在胡说八道的你在骗人,哼,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沈桥笑的很开心。

  毕竟这种事情,不能他一个人毁三观。

  而就在此时,酒铺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呦,竟然有人在这里开酒肆,给孝敬钱了吗?”

  紧接着,门外便走进来几道身影。

  几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浑身上下透露着几分痞气,一看就知道是街头的那种地痞流氓。

  “酒肆就是你们开的?”

  为首的青年气焰嚣张的走到了柜台前,一巴掌拍在柜台上,嗓门贼大。

  “新来的,那就给你讲讲规”

  这个青年的话才说到一半,当看到柜台前的沈桥和巧儿时,眼睛猛然睁大:“是,是你们?!”

  沈桥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几个青年,咦了一声:“好久不见啊!”

  都是熟面孔啊!

  出现在他面前的这几个青年,正是沈桥第一次来苏州城碰上那几个见财起意的地痞流氓。后面一起被李捕快抓了,这几个地痞流氓被打了板子,警告一番后丢了出去。

  没想到,今天竟然又在这里撞上了。

  冤家路窄啊!

  这几个地痞流氓再看到沈桥,眼神中一下子充满了愤怒。

  要不是因为这小子,他们至于上次被那李捕快给逮住,白白的挨了一顿板子?

  以至于他们这段时间来在苏州城都不敢造次,生怕再落到李捕快手里,真的被流放边疆去那女人绝对敢干这样的事情。

  此时,见到害的他们这么惨的罪魁祸首,这几个地痞流氓都是杀气腾腾。

  但是,他们很快就看到了站在沈桥旁边的巧儿

  一时间,原本满脸愤怒的他们一下子脸色就变了。

  他们可是没有忘记,上一次,他们好几个人,就是被这姑娘给撂倒在地的。

  毫无反抗之力那种。

  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小姑娘,实际上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原本杀气腾腾的众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不过,一想到自己今非昔比了,为首的那个青年腰杆又挺直了几分。

  这段时间在家被迫老老实实的,他好不容易才重新找了个背景深厚的新靠山,谋取了一份正经的工作收孝敬钱。

  其实也就是保护费!

  这玩意,无论是在哪个朝代什么时候都存在,基本上是潜移默化的潜规则。

  想要在苏州城安稳的做生意开店铺,除了需要缴纳给官府的税收外,还要额外的交所谓的孝敬钱。

  基本上收保护费的都是苏州城的一些地痞流氓,威逼利诱,各种手段逼迫交钱。要是不交,搅乱生意算是轻的,不讲道理的直接砸铺子。

  做生意的都讲究和气生财,没人愿意跟这些不讲道理的地痞牵扯上关系,所以就基本上都是老老实实的破财免灾。

  一些硬骨头愣头青硬是不交,通常都没什么好下场。

  对于这些人的行为,官府也管不着。

  这些地痞流氓只是负责收钱,而他们的背后站着的基本上都是有钱有势的大人物,很多时候连官府都不敢轻易招惹。

  这是苏州城的潜规则,也是生意场上的潜规则。

  所以,在想到自己已经有靠山了之后,为首的这个青年腰杆子都挺直了几分,顿时一巴掌拍在了柜台上,气势汹汹道:“小子,上次的事情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你小子在这里开店铺,跟我们报备过了吗?给孝敬钱了吗?我劝你老老实实的配合,乖乖把孝敬钱交上来,否则别怪小爷你,你冷静好好说话,不,不要乱来啊”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