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就选它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就选它了

  这个捕快开口就是一个蹩脚到非常没有水平的借口。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说我偷东西,有证据吗?”

  这个捕快没想到沈桥竟然还敢反驳,有些不高兴的瞪眼:“有没有证据,跟我回衙门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沈桥淡淡道:“你们衙门的人,就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随便抓人的?”

  这个捕快有些不耐烦:“怎么?难道你还想抗捕不成?你要是敢抗捕,知道有什么下场吗?抗捕是死罪,杀头的死罪。”

  “好一副天大的帽子扣我头上!”沈桥摇摇头:“真是没想到,衙门竟然还有你这样的败类。”

  “你说什么?”

  这个捕快脾气也火爆,气急败坏指着沈桥:“小小刁民你竟然敢对我出言不逊?”

  说着,他直接拔出了腰间长剑。

  与此同时,巧儿也挡在了沈桥的身前。

  虽然她对于衙门这些捕快有种天生的恐惧感,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沈桥面前。

  想要欺负公子,先过她这关。

  沈桥感动坏了。

  “小小刁民竟然出言不逊,我现在非常怀疑你偷了东西。老老实实跟我去衙门,否则的话……咦,你拽我干什么?”

  这个捕快正要上前去把沈桥拿下,他旁边那个一直没出声的捕快拉住了他。

  “赶紧把剑收起来。”

  此时,那个捕快脸上满头大汗,他指了指沈桥:“你,你知道他,他是谁吗?”

  “他是谁?”持剑捕快莫名其妙,狐疑道:“你忘记我们来的目的了?”

  “他,他是……”

  那个捕快此时整个人都快急哭了:“他是……李大人的人。”

  “李大人?哪个李大人?”这个持剑的捕快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而另一个捕快已经快步的走到了沈桥跟前,神色恭敬:“沈,沈公子,没想到竟然你也在这里。”

  眼前这个捕快,沈桥很眼熟。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捕快是李未晞的人。

  那日在牢房给叶强下套,造成叶强畏罪自杀,处理后事的便是这个捕快。

  似乎叫什么陈三?

  “是你啊!”沈桥看了他一眼:“你们要来抓我?”

  “误会,都是误会……”陈三满头大汗:“是我们有眼无珠,要知道是沈公子您,我们绝对不可能来的……这都是一场误会,还请沈公子不要计较……”

  他刚才一时间还差点没认出沈桥来,等到想起沈桥的身份之后,他瞬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陈三并不知道沈桥的来历身份。

  但是他知道李大人跟眼前此人很熟,关系非同一般。

  作为李未晞手底下的人,陈三非自然对这位来历不俗的李大人有所了解。

  这位李大人的背景深厚,甚至连衙门的大人都要敬让。

  而沈桥又与李大人关系如此亲密,必定也不可能是一般人。

  所以,不管沈桥是什么人,就单单是跟李未晞这一层关系,就已经让陈三不敢得罪。

  “说说吧,谁派你们来的,有什么目的?”

  沈桥原本打算是去衙门找李未晞好好告那个拔剑捕快一状的,现在对方主动认怂,沈桥自然也开始追问起来。

  “这……”

  陈三有些犹豫。

  沈桥目光微微一凝:“不敢说?”

  陈三犹豫了片刻,终于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是苏越苏大少……”

  “苏越?”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苏越,什么来历?”

  “苏越是咱们苏州城知府苏大人的独子……”

  知府独子?

  沈桥的眼睛眯起来了!

  他知道这个苏少的来历不俗,但还是有些意外。这个苏少,竟然是知府的公子?

  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苏州城的知府,应该已经是苏州最大的官了吧。

  有这样的爹,儿子不嚣张才怪。

  “这个苏越,让你们来干什么?”沈桥继续问道。

  陈三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他,他说在您这里丢了东西,让我们去把,把您带回衙门去……”

  陈三只是一个小捕快,虽然他算是李未晞的人,但显然李未晞并没有太把他放在眼里。

  这样的小事自然不可能管,陈三想要好好当他的捕快,自然是不敢轻易得罪知府公子的。

  陈三的解释,跟沈桥心中所猜的相差无几。

  如果沈桥没有任何背景,被带回了衙门,到时候能有什么好下场?

  “他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沈桥冷笑一声。

  陈三见状,更是心头一颤。

  这位沈公子在听说了对方是知府公子之后,竟然无动于衷,甚至似乎有些并不把苏越放在眼里……这让陈三更加坚定沈桥绝对来历不凡的想法。

  能跟李大人一伙的,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多半又是那个地方封疆大吏家的子弟!

  这等神仙打架,是他万万招惹不起的。

  “你回去告诉那个苏越,让他有什么手段就赶紧使出来。要是再敢背后阴人,小心他的狗命!”

  得知了对方是知府的公子,沈桥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终归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势的普通人。

  沈桥很清楚,眼前的这个陈三之所以惧怕恭敬他全是因为李未晞。

  除此之外,沈桥并没有太大的权势能跟堂堂知府斗。

  如果可以,沈桥的确不愿意招惹这样的仇家。

  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对方如果真的欺负上门了,沈桥自然也不可能怂的。

  兔子逼急了还敢咬人,尤其是当那个什么苏越把主意打到巧儿身上来,沈桥在心里已经把这个苏越拉入黑名单了。

  打他的主意可以,打他身边女人的主意……做梦!

  别让他找到机会,找到机会你看沈桥削不削他就完事。

  而此时,那个拔剑的捕快,终于反应过来陈三口中的李大人是谁了。

  一时间,他的眼珠子猛然瞪大,不敢置信般的看着一脸恭敬的陈三,陷入了短暂的懵逼当中。

  等反应过来,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苍白起来,浑身颤栗起来。

  眼,眼前这个小白脸模样的家伙,竟然是李大人的人?

  自己,自己不要命竟然得罪了李大人的人?

  想到这里,这个捕快已经有些两眼发黑。

  尤其是当沈桥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瞬间,要不是还有一丝捕快的尊严,他甚至都想跪下来求饶了。

  而正当他真的想求饶时,沈桥已经摆摆手:“赶紧滚,消失在我视野当中。”

  这个浑浑噩噩的捕快,被陈三拉着离开了酒铺。

  “你自求多福吧。”

  陈三看了一眼同伴,有些同情的摇摇头:“让你平日收敛点,你怎么就不听。这次你自求多福吧,现在去向李大人认错,指不定还有办法……这李大人的朋友,能是一般人?他要是真想要你的命,你觉得你还能活下来?”

  这个捕快脸色更苍白了,还有些不敢相信:“万,万一他不是李大人的朋友呢?万一他跟李大人关系一般呢?”

  陈三很是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你还记得上次抓的那伙山贼吧?如果我没看错的,刚才那位沈公子身边站的那位姑娘,就是上次在叶家寨山贼窝里抓来的。她现在能平安无事的出现在这里,李大人也没有追求,你觉得?”

  这个捕快只感觉天旋地转,几乎要昏阙过去。

  ……

  随着这两个捕快离去,沈桥知道他身边的危机暂时算是解除了。

  借着李未晞的名头,多少也能震一震那个苏越。

  最起码在这个时候,沈桥是安全的。

  而巧儿因为昨晚在沈桥这里呆了一晚上,担心叶柔竹会担心。在确定沈桥暂时没有危险之后,巧儿抽空出城回去一趟。

  而在这个时候,几天未见的林言上门了。

  林言满脸憔悴,但是脸上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兴奋。

  “沈兄,这是我这几天打探寻找开酒楼的几处好地方,你快来看看我们选哪里好?”

  自从上次跟林言说了开酒店的计划之后,林言便兴致勃勃的去准备了。

  想要开酒楼,地址首先要选的好。

  在这方面林言更有办法,毕竟就连沈桥现在所租的酒铺都是林言家的。

  而林言这几天也没有偷懒,在经过几番打听之后,总算是选了几处地理位置好的地方。

  “这一处地址在城西,位置虽然偏了点,但空间颇大……”

  “这一处在城东,同样虽然位置偏,不过在护城河边,风景和周边环境相当不错……”

  林言负责的是寻找合适开酒楼的地址,但最终拍板决定的还是沈桥。

  林言没有开酒楼的经验,对于选址几乎是一窍不通,这件事情便落在了沈桥头上。

  一下午的时间,沈桥跟林言亲自跑遍了几乎整个苏州城,把所看上的地址全部实地考察了一番。

  一连跑了五六个地方,没有一个地方的位置让沈桥满意的。

  要么是太偏僻,要么就是不太适合。

  “苏州城最好的地段在哪?咱们酒楼就必须开在那里。”

  沈桥在跑了好几个地方之后,回头去问林言。

  “最好的地方早已经被醉仙楼给占了!”林言摇摇头:“他们早早的就在城中占据了最繁华街道的地段,那地方的确是最适合开酒楼的地方,咱们来晚了。”

  沈桥摸着下巴:“那他们周边呢?周边的店面盘的下来不?”

  “你想把酒楼开到醉仙楼的面前!”林言瞪大了眼睛,虽然他没有开过酒楼,但是也清楚同行是冤家的道理。

  把酒楼开到醉仙楼面前……这也太欺负人,太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了吧?

  “咱们竞争的过醉仙楼吗?”

  “能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

  “不能。”

  “……”

  “醉仙楼的对面,的确是有一处好地址……”

  林言翻了翻手上从家里偷出来的账本资料:“醉仙楼对面原本是一家茶楼,但是生意不好倒闭了。不过咱们也来晚了,前两天得到消息,这一处地址已经被别人看上了。”

  “那你说个锤子。”沈桥没好气的撇撇嘴。

  林言摸了摸下巴:“咦,盘下这家茶楼的人好像是苏越?那家伙盘个茶楼干什么?”

  “等下……”

  原本已经放弃的沈桥突然听到这个名字:“你说什么?”

  “什么?”林言一脸茫然?

  “你刚才说什么了?那个茶楼被谁盘下来了?”

  “苏越啊!”

  “苏州知府的公子?”

  林言点点头,奇怪道:“怎么?难道沈兄你认识苏越?”

  “不认识。”

  “那你……”

  “我突然觉得,你刚才说的这块地很不错,很适合我们开酒楼。”

  沈桥语气坚决道。

  “我们就选它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