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白天少睡觉

第一百二十六章 白天少睡觉

  众所周知。

  沈桥一直都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从来不记仇。

  能当场报的仇,为什么要记着?

  知府的公子,对于沈桥来说算是一座暂时越不过去的大山。

  按照正常情况下来说,这个仇沈桥暂时是没法报的。

  但仇报不了,不代表沈桥就愿意善罢甘休了。

  别人都欺负上门了,沈桥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若不是现在还处于特殊时期,加上沈桥接下来的计划不想节外生枝,他分分钟能想多种办法悄无声息的弄死那个苏越……甚至都不需要沈桥出马,第一次坐不住的肯定是叶柔竹。

  但是,现在不能对苏越动手,不代表沈桥不能从其他地方下手了。

  就比如现在。

  “你有没有发现,咱们把酒楼开到醉仙楼的对面,是一件非常正确,且有前瞻的好计划?”

  林言一脸的茫然。

  不是刚刚才说他说了个锤子。

  怎么一眨眼……就变脸了呢?

  沈桥转变的太快,林言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前,前瞻?”

  “没错!”

  沈桥铺开手上的简易地图,指着地图上标记的点道:“你看,这里几条街道都是苏州城最繁华的地段,人流量也是最足的。把酒楼开在这里,完全不用担心客流量的问题。再者说,有醉仙楼在前的经验,咱们只要把酒楼开起来准没错,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这叫产业聚集带来的规模报酬递增……”

  林言更加茫然了。

  什么经济学?

  什么产业聚集?

  沈兄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可,可是……”

  林言沉默了许久,让脑子转过弯来:“我不是说了吗?这块地已经被人看上了。”

  “签合同了吗?”

  “什么是合同?”

  “白纸黑字的契约……苏越他想要这块地,他已经跟原主人签订了契约了吗?”

  林言摇头:“那倒还没有,不过……”

  沈桥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没有那就行了,只要还没千订契约,这块地就还不是他苏越的,咱们就还有机会。”

  “可是这样的话……咱们不就得罪了苏越?”林言有些担心道。

  沈桥瞥了他一眼:“你怕他?”

  沈桥略带轻蔑的眼神,让林言梗直了脖子,一瞪眼:“怕?我会怕他?他苏越算个什么东西?败家子一个,要不是他爹是苏州知府,他早不知道被人打死多少次了,我林言可能会怕他一个二世祖?”

  好家伙,五十步嘲讽一百步。

  林言对自己也是一个二世祖没有一点正确的认知,言辞凿凿道:“他那样的二世祖,完全就是一个废物,我林言会怕一个废物吗?”

  见他正儿八经的吹牛皮,沈桥也懒得揭穿他了。

  “既然不怕的话,那咱们选这块地皮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呃……”

  刚刚吹完牛皮的林言,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自己这是……被套路了吗?

  林言的确不怕苏越,同为苏州权贵,一个是官宦子弟,一个是地道的富商子弟。

  两人虽然关系算不上多差,但的确也没什么交集,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但醉仙楼对面那块地皮的确是苏越先看上了,虽然还没签订契约……按照苏越的尿性,契约这玩意几乎不太可能有。

  而林言现在出手去争,那不就是抢苏越的东西吗?

  这不就是要跟苏越碰上了?

  ……

  沉默了片刻。

  “沈兄,你是不是跟苏越……有仇?”

  “有吗?”

  “你说呢?”

  “没有,你想多了,我一介普通良民,怎么会跟堂堂知府公子有仇。”

  换成是别人,林言多半就信了。

  但是被沈桥骗的多了,林言压根不怎么相信沈桥的鬼话。

  林言虽然有时候有点傻,但绝对不蠢。

  以他对沈桥的了解,沈桥不像是好端端会去找别人麻烦的人。

  他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

  “沈兄,虽然不知道你跟苏越有什么仇,但你一定要小心点……”

  林言出声提醒道:“苏越那个二世祖不是个好东西。”

  沈桥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这个二世祖还好意思说别人?

  似乎看穿了沈桥眼神的意思,林言叹了口气:“我承认,我也是个二世祖,但是跟苏越比起来,我绝对算得上是好人……”

  沈桥不清楚,林言可是很清楚。什么他比大部分人都知道,苏越在苏州城干过的那些肮脏的勾当。

  欺男霸女,鱼肉百姓对于苏越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仗着他爹是苏州知府,苏越这些年在苏州没少私底下敛财。强占民宅地田,强取豪夺,买凶杀人也是常规操作。

  总而言之,这个苏越在苏州城犯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跟他比起来,林言这种只是花天酒地,打肿脸充胖子顺便跟文人争的面红耳赤的行为的确算得上是五讲四美的二世祖了。

  虽然沈桥早就知道这个苏越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听到林言这么说,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这么个玩意,没人打死他?”

  “谁敢?”林言翻翻白眼:“他爹是咱们苏州知府啊,人脉通天。他又是知府的独子,谁敢打他?”

  “就没有见义勇为的好汉?”

  “早被李姑娘一网打尽了。”

  “……”

  沈桥头一次觉得李未晞干了一件错事。

  不过,沈桥很快就觉得不对劲了:“既然他犯过这么多罪行,嫉恶如仇的李姑娘怎么会无动于衷,不将他就地正法?”

  讲道理以李未晞的性格,不应该放过这么一个大毒瘤吧?

  “你以为李姑娘是万能的啊,苏越那家伙精明着。他所干的事情基本上都很隐蔽,很少落下把柄。有知府公子的名头,几个人敢乱讲?即便是东窗事发了,也有的是顶锅的人。这些事情大家知道是知道,但是没有证据啊!”

  林言一摆手:“他好歹也是知府公子,没有证据就算是李姑娘也没有办法奈何他。这里是苏州城,知府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可惜了,我怎么就没有李姑娘那样的身手。我要是有李姑娘一般的身手,我肯定去找苏越替天行道了……”

  ……

  沈桥没有理会林言的白日做梦,李未晞的实力沈桥不清楚,但那起码也是准一品高手往上走的存在。

  如此年纪如此强悍的身手,绝对妥妥是习武天才。

  习武天才,那靠的就是天赋。

  没这天赋,再努力也没用。

  就林言这估计还比不上沈桥的天赋,就他还想成为高手?

  白天少睡觉。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