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地契到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地契到手

  林言办事的效率的确很高。

  确定地址之后,很快就把原地址茶楼的老板给找出来了。

  “林公子,你们这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茶楼老板名为秦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略微有些贼眉鼠眼。

  俗话说,当商人的哪有不精明的,贼眉鼠眼点也算得上正常。

  不过人到中年,哪能不发福?

  贼眉鼠眼配上憨厚胖子的形象,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这秦老板自然是认得林言的,在苏州生意场上,不认识林大富的几乎没有,林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不过,让秦项诧异的是,为何这林公子会突然找上他?

  林言看了旁边沈桥一眼,示意他说。

  沈桥看着这个秦老板,笑眯眯道:“秦老板,我们今天来找你呢,是想跟你做一笔生意。”

  “生意?”

  秦项一愣,找他做什么生意?

  他看了沈桥一眼,第一眼的念头便是,好俊俏的小生。

  如此书生卷气,莫不是哪家的书生?

  秦项毕竟是生意人,眼光毒辣,他一眼便看出了眼前两人的关系。

  林言站在眼前这书生旁边,似乎有些听从这书生意见的模样。

  秦项心中一骇。

  此人什么来历,竟然能让苏州首富公子对他这般唯命是从?

  秦项的语气恭敬了起来:“请问您是?”

  “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人,你要是愿意,叫我帅哥也行。”沈桥摆摆手,问道:“听说你最近要转让一个茶楼是吧?”

  秦项还在想着帅哥是什么称呼,听到沈桥提起这件事,脸色微微一变:“你怎么知道?”

  又看了一眼林言,叹了口气:“没错,茶楼已经转让给苏公子了。”

  “签订契约了?地契可还在?”

  “地契尚还在我手里,苏公子还没派人来拿,至于契约……”

  秦项苦笑一声:“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契约?”

  沈桥和林言对视一眼,果然如此。

  苏越那种人,又怎么可能会正儿八经的做生意?

  这秦项只是一个小小的茶楼老板,堂堂知府公子看上了他的茶楼,又怎么会跟他商量?

  能给点钱已经算是万幸了。

  不给钱强行霸占了他的茶楼,秦项也没地方说理去。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这么说来,秦老板你的茶楼,是被那苏越给强买了?”

  “苏公子想要我的茶楼,那又能有什么办法?”

  秦项摇摇头,心中哭笑连连,他这样的小人物,又怎么能跟知府公子斗?

  这茶楼给了就给了,起码没有性命之忧。

  在他前面有不少的前车之鉴,不少生意伙伴因为得罪了苏公子,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林公子,还有这位公子,刚才你们说来找我做生意?这是何意?”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啊!”

  沈桥看着秦项,道:“秦老板,我们这次来为的就是你的茶楼。既然地契还在你手上,我们想要买你手上的地契。”

  秦项愣住了:“可是,这地已经被苏公子买下了啊?”

  “他也还没给钱不是吗?”

  沈桥笑眯眯道:“事情有先来后到一说,但生意场上可没有。秦老板,你说是这回事吧?”

  秦项毕竟是聪明人,很快就反应过来。

  眼前这两人,他们是想截胡啊!

  自己的茶楼要出手,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

  要知道,想要他茶楼的人可是苏公子。

  这些天,秦项不知道找了多少关系,想把茶楼保下来。但是对方一听到是知府公子,没有一个人敢帮他。

  秦项也完全心灰意冷了,只得打算忍痛割舍这茶楼。

  秦项是完全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来截胡。

  他们不怕苏公子吗?

  截苏公子的胡,那不是跟苏公子作对吗?

  “我如果猜的没错,苏越给秦老板的价钱应该极低吧?”沈桥问道。

  极低?

  应该是明抢了吧。

  他虽然开的是茶楼,但由于地理位置太好,处于苏州城寸土寸金的地方,可以说是日进斗金。

  苏越给他的价钱,几乎跟打发叫花子没什么区别。

  “所以啊,反正茶楼都是要卖。既然卖给苏越,那倒不如卖给我吧,我愿意出苏越的两倍价钱,如何?”

  “……”

  “两倍不行,三倍也可以。”

  “……”

  “三倍不够,四倍也能谈……总之秦老板,我们是抱着诚意来的。”

  秦项深深叹了口气:“这不是钱的问题,这位公子你应该知道苏公子是何人吧?”

  沈桥撇撇嘴:“不就是苏州知府家那个不成器的败家子?”

  听到沈桥如此评价苏公子,秦项心中更是一震。

  “既然这位公子您知道苏公子的来历,想必也了解苏公子的为人。我这茶楼已经答应卖给了他,若是我现在反悔再将茶楼卖给你,恐怕苏公子不会轻易放过我……”

  秦项眼神略带几分惧怕模样。

  眼前这两位,一位是林首富的公子,一位能让林公子唯命是从,并且还不把苏越放在眼里的公子。

  他们或许不怕苏越,但是秦项不行。

  他一个没权没势普通的商人,又怎么可能跟知府公子斗。

  “这你大可放心,若是你愿意把茶楼卖给我,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并且也能保全你的安危。”沈桥看了旁边林言一眼。

  林言点头:“没错,你完全不用担心苏越。有我林家保驾护航,我保证他不能拿你怎么样。”

  听到这话,秦项心中一动。

  他动心了。

  不得不动心!

  秦项是个聪明的商人,商人最擅长的便是明辨优劣,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眼前此人是谁?

  苏州第一富商林大富的独子。

  林大富何许人?苏州城最有钱,最会做生意的人。

  不知道多少人想跟林家扯上关系,能跟林家沾上光。

  若是能跟林家攀上关系,有林家的庇佑,秦项就不用太担心苏越的打击报复。

  苏越虽然是知府公子,但林家也不是吃素的。

  若是如此,也不是不可。

  一边是苏越的报复,一边是抱上大腿的诱惑。

  秦项在犹豫纠结了一番之后,很快便做出了选择。

  “你们说的这话,可否当真?”

  见到此状,沈桥已经知道事情基本上成功了。

  他笑眯眯道:“秦老板放心,我们出来做生意的,最讲究的就是信誉了,你大可放心吧。”

  秦项一咬牙:“既然如此,那我便相信你们一次,这茶楼,我可以卖给你们……”

  ……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答应许诺了秦老板利益后,很快沈桥便拿到了秦老板茶楼的地契。

  事情一拍即合,完美解决。

  从秦项家里出来,林言感觉有点跟做梦一样。

  “这样……就成功了?”

  沈桥瞥了他一眼:“不然呢?”

  “这秦老板……不应该死也不愿意吗?”

  林言感觉有点不对劲。

  按照他的理解,事情应该没有这么顺利啊!

  那茶楼已经答应了要卖给苏越,这秦老板又怎么敢再卖给别人?

  难道是苏越提不动刀了?

  在林言看来,这秦项应该是个怕死之辈。他不应该是任由沈桥和他怎么劝说,也不愿意把茶楼卖给他们吗?

  然后他跟沈桥就想办法威逼利诱,拆他房子,绑架勒索之类的……反正要很麻烦很麻烦,最后艰难的拿到地契。

  突然事情一下子变得这么轻松简单,让林言找不到一点挑战的感觉。

  就,就人生很无趣?

  “他傻啊,为什么不愿意?”沈桥看傻子似的看了林言一眼:“咱们都拿出这么诱人的条件来了,他为什么不答应?”

  林言再次提出了疑问:“诱人吗?”

  沈桥不跟这个没有逼数的人说话了。

  他根本不知道,林家对于普通商人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秦项只是一个普通商人,没权没势的话,他这一辈子也只可能是个小商人。

  但是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他面前,跟林家合作生意。有林家的人脉,权势,加上林家的保驾护航,这是多少商人梦寐以求的?

  秦项不会拒绝,也绝对拒绝不了这么好的条件。

  商人都是逐利的。

  有这么大的利益摆在眼前,他不可能不动心。

  “可是……”

  很快,走在沈桥身后的林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可是你刚才让我答应的那些,我还没跟我爹讲过啊。家里的生意都是我爹娘在管,这件事情还没过问他们呢。”

  “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

  林言奇怪道:“咱们不是答应秦老板了吗?”

  “答应了就一定要实现吗?”

  林言瞪大了眼睛,有点没理解过来。

  沈桥摇摇头,这孩子注定不适合当商人,连画饼都不会。

  过了许久,林言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咱们……这是在骗秦老板?”

  “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骗呢?”

  沈桥不满道:“这叫战略性隐瞒。”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