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阴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阴谋

  “你的意思是,那酒铺的老板是李未晞的人?!!”

  苏越猛然坐直了身子,怀里的女人也不香了,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就在刚才,之前被他指使前往沈桥酒铺找麻烦的那两个捕快回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震撼的消息。

  一个小小的不知名酒肆的老板,竟然认识李未晞?

  这个消息,让苏越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苏越在苏州城的名声很不好,这一点几乎人尽皆知。

  就连苏越自己心里也是有逼数的。

  仗着他爹是苏州知府,苏越在苏州城可以说是肆意妄为,除了他爹他娘之外,几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作为一个坏人,怕官府是天生的。

  当然,对于苏越来说,普通官府的人他是不放在眼里的。

  但是,李未晞并不是普通的人。

  李未晞的来历苏越很清楚……这一点是有根据的。

  李未晞空降苏州城的第一天,便被苏越盯上了。

  作为一个美女爱好者,苏越对美女的嗅觉是非常敏感的。

  李未晞来的当天,他爹在府上设宴,为李未晞接风洗尘。

  在宴席上,苏越第一眼便看上了李未晞,并且发誓要将那个女人弄到手。

  然而,他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付之行动,就被他爹狠狠的给教训了一顿,并且严厉警告他不准对李未晞有任何想法。

  也正是那个时候,苏越才知道了李未晞的来历。

  但是,这并不是苏越忌惮对方的原因。

  在他看来只要对方是美女,不管她是谁,就算对方是公主,苏越也敢博一搏。

  博成功了,请叫他驸马。失败了,请去天牢看望他。

  只不过,苏越这个想法并没有持续太久。

  就在前几年,李未晞在苏州城外以一敌十,一剑将那个武林中号称天下第一刀的家伙刺死之后,苏越便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

  并且,从此对对方敬而远之。

  美女固然重要,但是性命更加重要。

  搞定一个公主只需要走进她身心就行,但是想搞定这个女捕快……他靠近不了。

  苏越心里终究还是有逼数的,没觉得自己身边的捕快能比那帮杀人不眨眼的绿林好汉要厉害到哪去。

  几乎跟苏州城整个权贵圈子里所有人的想法一致,宁可惹阎王,莫惹李捕快。

  人人对这位美女捕快,几乎是敬而远之。

  别看苏越他爹是苏州知府,在苏州城无法无天。当他犯事了之后,还不是要老老实实的躲起来。

  论权力,身手,道德层次他完败。

  所以,在听到那个小小的酒铺老板竟然认识李未晞之后,苏越不得不当一回事。

  “一个小小的酒铺老板,怎么可能会认识那女捕快,到底怎么回事?”苏越微微阴沉着脸,神色不是很好看。

  “若是被李未晞那女人给盯上了,本少爷岂不是又要被关禁闭了?”

  苏越很生气。

  上次事情的风波刚走,要是再被那女人给盯上,能有她好果子吃吗?

  不说那女人会不会放过他,他爹也不会让他好过。

  想到这里,苏越便把目光看向了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吴盛。

  如果不是这小子突然出现,说要给他介绍一个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引发这样的事情来?

  瞧见苏越不善的眼神,吴盛只感觉浑身冷汗直流,他连忙站了出来:“苏少,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越看着他,没说话。

  吴盛只感觉手脚冰凉,虽然吴盛也不是个什么好人,但是跟眼前这位大少比起来,他那真的只能算是小儿科。

  死在眼前这位大少手底下的人还少了?

  吴盛抬头看了苏越一眼,小心翼翼道:“其实,如果不出小的意料的话,那酒铺老板,可能与李捕快……并不是很熟。”

  听到吴盛此话,苏越微微皱眉:“此话怎讲?”

  “其实在不久之前,我曾经与那酒铺老板曾经相识过,并且一同被李捕快抓回衙门去……”

  吴盛便把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跟几个弟兄见财起意,原本是想打劫一番,结果反被反杀,中途又被李未晞给带回了衙门。

  “若是那家伙与李捕快早就相识,李捕快定然不会把他一起抓回去。于是小的敢断言,他与那李捕快,也是从那时候才认识的。至于是如何相识的,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缘故。但是我认为,以李捕快的身份地位定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酒铺老板放在眼里,一个酒铺老板,凭什么能与李捕快成为朋友?……并且小的听说李捕快好酒,指不定是因为李捕快去他家买过几次酒,打过几次照面,便让刚才那捕快误以为李未晞与他相识。而那酒铺老板便接着李捕快的名头狐假虎威……”

  听到吴盛的解释之后,苏越的脸色这才渐渐好转了过来。

  如果真按照吴盛这么说,情况的确如此。

  他了解李未晞,那女人非常清高。吴盛之前也曾经打算通过正规渠道与对方相处,试图能不能发生点什么。

  但是那女人太高冷,太过于不近人情。

  不只是他,整个苏州城几乎都没几个人能跟她多说上几句话。

  正因为如此,李未晞在苏州城并没有朋友。

  所以,如果那个酒铺老板真的是不久之前才认识李未晞的,那他们断然不可能成为朋友。

  苏越可不相信一个酒铺老板能跟李捕快成为朋友。

  极大可能是犹如吴盛所说,李未晞好酒,大概是因为买了几次酒的缘故。

  想到这里,苏越的脸色越来越好看,也渐渐的放下了心来。

  而就在此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人,像是下人,走到厅中。

  “苏少,出事情了。”

  苏越心情才刚刚好,此时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何事?”

  “苏少,小的去找秦项拿茶楼地契,结果便发现正在收拾东西打算跑路的秦项。抓住他后一问才知,那茶楼的地契他已经卖给了别人。”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苏越脸色一沉:“卖给别人了?他好大的胆子,本少爷看上的地契,他竟然敢卖给别人?谁给他的胆子?”

  “小的去调查了一下,发现这地契,已经卖给了……”

  下人犹豫了一下,“已经卖给了林家公子,林言了?”

  “林言?!”

  听到这个名字,苏越一愣,随即紧锁眉头:“林言?怎么是他?”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林家在苏州的生意如此之大,背后少不了别人的推波助澜。

  林家很多生意场上,都有他苏家的影子。

  他跟林言之间也是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地步,这一次对方有什么目的?

  这茶楼他已经看上很久了,地理位置太好了,简直是一个日进斗金的地步。

  加上这茶楼的老板不过是个没什么背景的生意人,只要稍微威胁一番,几乎就可以把这个茶楼收下。

  这些年来苏越没少干这样的事情,空手套白狼发横财。

  别人知道了他的名字后,也没人敢跟他抢。

  但是他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还被人给截胡了。

  “林言他为何要抢我的茶楼,他什么意思?他林家的生意还不够大,还把手伸到我这里来了?”苏越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其实,这件事情未必是林公子所做的。”

  下人又出声道:“在逼问秦项时,听说当时来找他买地契的时候,除了林公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位年轻人。而那个年轻人,似乎才是真正买茶楼的人……”

  “何人?”

  “小的根据秦项所描述,便去找人调查了一番,的确发现有人曾经见过林公子身边的那年轻人。最后小的调查到了那年轻人的身份,似乎是城中那边一家名为‘寒醇’酒铺的老板……”

  “你说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苏越猛然抬头,盯着他。

  下人被苏越的气势突然吓着了,结结巴巴道:“酒,酒铺的老板……听,听说姓,姓沈……”

  “果然是他!”

  苏越气坏了!

  怎么是同一个人?

  一个酒铺老板,不但不给他面子打了他的人,竟然反手还抢了他的茶楼?

  太离谱了。

  他哪来的胆子?

  “我当他为什么敢打我的人呢,原来背后有林言撑腰!”

  苏越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现在愈发的确定,那个酒铺老板多半是不认识李未晞的。

  而他之所以有胆子敢打他的人,自然是因为有林言在背后撑腰。

  这样,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以为有林言撑腰,我就不能奈何他了吗?就可以不把本少爷放在眼里了吗?”

  苏越的确暂时奈何不了林言,真要把事情闹大,的确没什么好果子吃。

  但是,收拾不了林言,还收拾不了一个小酒铺老板?

  似乎想到了什么,苏越又问道:“调查清楚那个酒铺老板的身份了吗?”

  下人点头:“已经调查清楚了,大概一两个月前出现在苏州城,开了一家酒铺,衙门的户籍那边查不到,不过多半是从别处来的,应该是没什么背景。据说在微香院时林公子身边出现过一位有诗才的年轻人,有可能便是此人……”

  “有诗才?”

  苏越不屑的瞥了瞥,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所谓的读书人了。

  “那苏少,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下人问道。

  苏越看了他一眼:“问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停顿了片刻,苏越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那个秦项竟然敢把我的地契卖给了别人,很好,我很佩服他有勇气。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应该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了。”

  听到阴恻恻的声音,在场众人都是心中一寒。

  苏少此话,便是已经宣判了那个秦项的死刑。

  “至于这个酒铺老板……”

  苏越的眼神阴晴不定。

  他在犹豫。

  一个小小的旧铺老板他自然不放在眼里,即便是背后有林言的存在,苏越也不当一回事。

  自古民不与官斗,他林家再富,终究只是一介商人。自保有余,但想要护住别人不容易。

  但是,那个酒铺老板的身边有高手护身,想要对他下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不小心,还可能把自己给暴露了。

  就在苏越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旁的吴盛看到这一幕,简直如同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要说别的法子他没有,但是对付别人的各种阴损办法,这可是他最擅长的手段。

  出谋划策,成为狗头军师,傍上大腿,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到了。

  这个时候不出谋划策,还等到什么时候?

  “苏少,我有个办法对付那酒铺老板。”吴盛连忙站了出来。

  “你?”

  苏越看了吴盛一眼,微微皱眉:“你有什么办法?”

  “我的办法,绝对能让苏少您不废吹灰之力解决掉那个酒铺老板,并且抱得美人归。我的办法便是……”

  当听完吴盛的办法之后,苏越的眼睛越来越亮。

  “真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能想出这么坏的法子来!”

  苏越看着吴盛,眼睛中满是惊喜:“这个法子,真的绝。”

  “多谢苏少夸奖!”

  见到此状,吴盛心头大喜。

  被苏少夸奖,吴盛走向人生巅峰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很好,若是这一次解决掉了那小子,我给你记大功,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苏越摆摆手,看了眼前的下人一眼:“就按照他的法子去做,把事情做的干净点,明白吗?”

  “是!”

  ……

  严格意义上来说,沈桥是个好人。

  毕竟前世好歹为人师表,也算是培养祖国花朵的园丁了。

  当然,好人的定义是绝对的。

  在好人的基础上,说一些善意的谎言,是不是就很合情合理了?

  沈桥并没有打算坑那个秦老板,拿了别人的茶楼,自然不能言而无信。

  毕竟,事情是林言一口答应下来的。

  跟他沈桥有什么关系?

  等到酒楼开起来,沈桥有信心能把醉仙楼给干下来。

  在那个地段做生意,是头猪都能赚钱。

  万一到时候林言食言了,沈桥还能本着人道主义拉秦老板一把。

  这么想想,沈桥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好人。

  心底善良。

  还很好看。

  夜晚,躺在院子摇椅,手里拿着一块铜镜的沈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赞叹。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美男子?”

  就在沈桥沉迷自己的颜值中无法自拔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他旁边。

  “我靠!”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