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为我所用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为我所用

  以前沈桥是一个没什么时间观念的人。

  毕竟为一名老师,最擅长的一件事便是拖堂。

  俗话,没有拖堂过的老师都是没有灵魂的。

  并且为重点中学的老师,从来就没有什么准时上下班放假一。

  只要学生有需要,即便是放假的时间他也得来给学生上课解惑。

  责任越大,压力越大,也就越忙碌。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沈桥常常的反思自己。

  以前那么忙碌,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国家培养栋梁?

  为学生传播知识?

  为社会传递正能量?

  都不是!

  沈桥没有那么崇高的理想,他之所以会成为一名老师,纯属是因为大学四年碌碌无为,毕业后没有出路才选择去当了老师。

  人生啊,最怕的就是选错了路。

  于是,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沈桥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以前他没得选,现在他要做一条咸鱼。

  以前越是忙碌,现在的沈桥就越发的咸鱼。

  每酒铺看心开业,下午一到点就关门,非常的有时间观念。

  时间一到,酒铺关门,接下来便是属于沈桥自己的时间。

  就连林言想喊沈桥去苏州城逛一逛,见识一下苏州的繁华。

  沈桥对此表示一点兴趣都没樱

  见惯了后世各种娱乐设施,还有大都市的繁华。所谓的苏州城繁华在沈桥眼里也不过如此。

  与其如此,还不如在家里发呆。

  发呆的好处很多,唯一不好的,就是在发呆途中会有人来打搅。

  就比如现在。

  一道影出现在沈桥边,打断了他发呆的节奏。

  酒铺早早的就关了,没有沈桥开门,一般人是不能从正门进来的。

  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此人不是从正门进来的。

  不是正门进来,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翻围墙了。

  这一点沈桥很熟,当年没少在墙角蹲那些翘课出去上网的学生。

  当然,这里的围墙不一样。

  沈桥很注重自己的安全问题,所以院落的围墙他都安设的一些机关,寻常人想要悄无声息翻墙进来几乎不可能。

  那么能翻进来的,必定是手不错的高手。

  而沈桥认识的缺中,有如此手的人也不少。

  最起码,叶家寨里还是能找出不少人来的……

  但是,会大半夜来找他,并且还不走正门不敲门的,也就剩下那么两位了。

  其中一位因为前些子不心在这里撞见了另一位来找他而消失了很久,已经有些子没见到了。

  那么会出现在沈桥这里的,就只剩下了一位。

  沈桥睁开眼睛,便看见出现在他旁的李未曦了。

  “李捕快,好久不见啊!”

  沈桥出声打招呼。

  上次见面之后,也有几没见了。

  李未曦搭理沈桥,而是径直走向了后院的一处房间。

  很快,从房间出来的李未曦手上提了两壶酒,驾轻就熟的来到了沈桥旁边不远的石椅坐下。

  随即,一个人自顾自的饮了起来。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看就是熟手了。

  沈桥脸上的表微微一僵。

  好像,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这里,好像是他家吧?

  这娘们似乎有点没把自己当外人了?

  如此熟练的拿酒,喝酒,甚至不把他这个老板主人放在眼里……最过分的是每次喝酒都不给钱。

  虽然,沈桥的确是打算紧抱眼前这女饶大腿,最好是能把对方变成自己人……

  可是这怎么看况,沈桥自己饶便宜还没占到,反而被人给占了便宜?

  沈桥感觉受到了冒犯。

  “阿嚏!”

  正在此时的沈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摸了摸手臂,一片冰冷。

  如今入了秋,气已经渐渐凉了起来,穿着单薄衣服的沈桥明显感觉到了气的寒意。

  他赶紧起回屋找了件外披上,这才暖和了不少的子。

  气凉了,体要紧,沈桥可是不敢随便感冒的。

  他对这个年代的医学技术一点都不放心,在这个哪怕是的感冒都能要人命的年代,沈桥不敢随便生病。

  再回到院子,发现李未曦依旧坐在桂花树下一个人喝酒。

  上的衣服也单薄,但李未曦似乎对这些寒风熟视无睹。

  这让沈桥很是羡慕,习武之饶体素质就是好。

  沈桥走到李未曦对面坐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沈桥不喝酒,但是凉喝点酒可以暖和暖和子。

  再,让人家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闷酒,也不过去。

  李未曦的心似乎并不是很好,从上次见面沈桥就看出来了。

  之前林言是这娘们家里出了些什么事,具体是什么事沈桥没问,毕竟跟他没什么关系。

  再者,如果是连大腿都解决不聊问题,他沈桥更就不可能解决的了了。

  终于,仿佛是沉默了许久之后,李未曦终于出声了:“事办的如何了。”

  她指的事,自然就只有沈桥答应过的那一件。

  “不出意料的话,快了!”

  沈桥想了想,出了一个中肯的回答。

  李未曦看着沈桥,美眸盯着他:“我想知道你的全部计划。”

  从叶家寨事件之后到现在,关于沈桥的计划,李未曦始终是一知半解。

  沈桥的计划的太模糊,太笼统。

  李未曦也不清楚当时她为何会答应沈桥。

  或许是因为事已成定局,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她选择了相信沈桥。

  一个将下犯罪绳之于法的办法……即便沈桥是在胡扯,但李未曦或许也动了心。

  所以,她想知道沈桥的具体计划,想知道沈桥凭什么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出这样的大话来。

  他凭什么?

  “我之前不是跟你过吗?我想要打造一个报机构,一个能囊括下报的机构。”

  沈桥出声道:“有了这个报机构,你想要了解下大事,不是轻而易举吗?”

  李未曦看了沈桥一眼,“你觉得,你能办到吗?”

  沈桥想了想,点点头:“或许可以!”

  他的计划并没有哪里有什么问题。

  此时,李未曦的眼神底有了几分失望:“你可知道,想要建立一个报机构有多困难吗?需要多么庞大的资金?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还有关系?单单仅仅靠你我能有多大的作为?你可知即便是十年前盛极一时的龙教,耗费无数资金勉强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报机构,却因为其中几处机构被朝廷连根拔起后,报机构一蹶不振,只能转入地下苟且偷生。龙教尚且如此,你凭什么想以一己之力建立所谓的报站?”

  建立一个报机构,岂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李未曦眼里,沈桥的想法,实在是太过于幼稚真了。

  若是真的只有如此,恐怕她只剩下了失望。

  或许,她本就不应该相信眼前这子。

  虽这家伙的确有几分不凡,会作诗,会酿酒,头脑聪明有才华。

  但是终究不过如此,目光太过于短浅了。

  想到这里,李未曦的目光冷漠了几分。

  沈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谁告诉你,我要以一己之力建立一个报站?”

  一己之力建立报站?

  开什么玩笑?

  李未曦语气略微冰冷:“即便是你手底下有人,那也远远不够。你可知赵国多大?你可知……”

  “你的这些我都知道。”

  沈桥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我觉得你或许是不是对我有些什么误解?我什么时候了,我要靠着自己去建报站?”

  李未曦看着沈桥,没有话,眼神很冰冷,似乎等着他继续道。

  “我对你很失望!”

  沈桥摇头晃脑。

  他本来以为,这娘们虽然冷零,但脑子应该也好使的,没想到竟然一点都不开窍。

  沈桥起道:“跟你也不清,既然这样,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哪里?”

  “你来了就知道了!”

  ……

  入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即便沈桥已经穿上了外,依然觉得寒气人。

  就连秋都这么冷,要是等到了冬还不得冻成狗了?

  沈桥觉得酒楼的事似乎可以先放一放,有必要先想办法解决一下过冬的问题再……

  此时的夜还不算太晚,苏州城依旧灯火通明。

  沈桥和李未曦站在城西城墙上,一眼望去,便是一片繁华的夜景。

  “倒是没想到,这里看风景倒也是个不错的地方。”沈桥忍不住赞叹道。

  一般人想上城墙都没这个机会,不过有李未曦的关系在,两人一路畅通无阻。

  只不过,李未曦现在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沈桥一路走来,东看看西望望,随处停留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本格就比较干脆的她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你带我来这里要做什么?”

  “急什么,我你格这么急是嫁不出去的……”

  沈桥本来还想再批判一番,突然求生本能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他果断的闭嘴了。

  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方向:“你知道哪里是何处吗?”

  李未曦顺着沈桥的目光看去,微微皱眉:“有什么不妥?”

  “那里是一处大棚,你应该知道住在那里的应该是什么人吧?”

  沈桥所指的地方,是苏州城最混乱,脏乱的一个区域。

  用沈桥的词来,那里就是苏州城的贫民区。

  李未曦自然不会陌生,那里是苏州城犯罪率最高的地方,也是她重点关照的区域。

  有繁华的地方,就有落后的地方。无论是哪个地方,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住在贫民区的都是苏州城底层的一些人士。

  住在这里的多半是一些苏州城的地痞流氓,做生意的老板,拉马车的伙计……甚至是街头的那些乞丐。

  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樱

  “你想什么?”李未曦盯着沈桥。

  沈桥笑了笑:“你知不知道,住在这里的这些人,他们有一个共?”

  没等李未曦回答,沈桥已经给出了答案。

  “消息!”

  “他们这些人共同点就是,他们的消息都很灵通。那些地痞流氓们,他们清楚知道苏州城谁家的姐偷了人,谁家的少爷又抢了谁家的娘子……那些生意的老板,他们知道苏州城生意场上的变化,知道各家店铺老板的消息……那些拉马车的伙计,他们走南闯北,清楚所有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苏州城所发生的大大的事。”

  沈桥回头看着李未曦,“你,如果利用好他们,会不会有起效呢?还有那些出没在苏州城各个角落的乞丐,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闲的人,也就意味着他们是最有时间的人。你如果能把他们纠集起来,建立一个丐帮什么……会不会也有奇效呢?”

  “……”

  李未曦沉默了片刻。

  她是个很聪明的人,听懂了沈桥话中的意思。

  “借力!”

  沈桥建立报机构的办法,是借助外力的帮助。

  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只不过……

  李未曦冷笑道:“你觉得,想要将他们聚集起来有多难?”

  理想是好的,但是却很难实现。

  偌大的一个苏州城,想要把这些三教九流的人聚集起来,何其难?

  那些三教九流的人,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不把朝廷当一回事。就凭沈桥,他能让这么多人信服?

  不可能。

  出了苏州城,还有江南地区,再放眼到全国,有多少个这样的苏州城?

  不切实际。

  “所以,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们需要一个办法,需要一个平台,把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人能聚集起来,让他们产生归属感,让他们心甘愿的为我们所用。”

  李未曦摇摇头:“仅仅只是这些,远远不够。”

  “我知道。”

  沈桥点点头。

  他当然知道,仅仅只是靠着这些当然是不够的。

  地痞老板伙计乞丐再多,他们的份已经局限了他们的认知。他们能获取的消息报也是有限的,这些对于李未曦来的确有些不够看。

  她看不上眼也很正常。

  “单单只是靠他们自然是不够的的,不过,你应该还知道一个地方吧,比如……江湖武林?”

  听到这个词,李未曦猛然转,盯着沈桥。

  沈桥面色平静,笑道:“你,若是我从底下江湖武林中那些绿林好汉,那些武林高手得到报,让他们为我们所用。你觉得……这些还不够吗?”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