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入狱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入狱

  衙门,牢房。

  沈桥蹲在角落里,神色中尽显几分忧郁神情。

  周围依旧是那混合着血腥恶心刺鼻的难闻气体,但沈桥竟然神奇的发现他已经有些慢慢适应了。

  仔细想想,人还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生物。

  沈桥从第一次进牢房时差点没吐出来的恶心感,到现在已经快要习以为常,甚至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如果改变不了生活,那就忍受生活的……

  算了!

  沈桥目光打量了一下牢房,愈发的忧郁了。

  “沈兄,你放心吧,你肯定没事的!”

  隔着牢房外,林言也是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我本来还以为你真的能……没想到你竟然骗人,沈兄你怎么能想出这么假的借口……李姑娘可是衙门捕快啊,你造谣说大晚上跟人家出去散步,这多容易就被戳穿了……”

  听着林言喋喋不休的话,沈桥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还是高估了他跟那娘们之间的革命友谊啊!

  在这种时候,那娘们毫不犹豫的就把沈桥给出卖了

  睁眼说瞎话一点都不脸红的李未晞根本不承认她昨晚见过沈桥,有跟沈桥一起出去散步过……

  呵,女人!

  沈桥深深的认识到了一点,在这个虽然民风还算淳朴的年代,但女人的鬼话依旧不能信。

  孔子诚不欺我也。

  不过抱怨归抱怨,但是问题就来了。

  李未晞不承认她昨晚见过沈桥,那么,沈桥昨晚的去向就成了迷。

  曾县令原本以为沈桥跟李未晞之间熟识,可能有什么关系。但是先前在大堂李未晞毫不犹豫的撇清了跟沈桥之间的关系。

  曾县令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一点,沈桥不但没有李未晞的关系,甚至还无法解释他昨晚去了哪。

  于是,他认定沈桥在说谎。

  那么,沈桥的嫌疑便开始大了起来。

  毕竟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林言和沈桥,但林言根本没有杀害秦老板的任何动机,加上林言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基本上可以撇清林言的嫌疑。

  但沈桥不一样了,此人来历不明,目的不明。问及他昨晚去向,他竟然谎称与李捕快在一起。

  怎么看,这小子的嫌疑都非常大。

  于是,结果就出来了。

  林言被当场释放,而沈桥则是很幸运的再次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就跟回家了一样。

  妈的!

  沈桥忍不住想骂街,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那娘们怎么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卖队友?

  “林言,我们是兄弟吗?”沈桥问道。

  “那是自然!”

  一听到沈桥质疑他们之间的关系,林言脸上多了一分委屈:“沈兄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兄弟的啊,你看你出事了我对你不离不弃,你怎么能质疑我们之间的兄弟情意……”

  “既然我们是兄弟,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沈桥打断了林言的话,问道。

  林言拍着胸膛信誓旦旦保证:“沈兄你尽管说,你要我做什么,我一定给你办到,绝对不含糊。我要是办不到,就配不上你兄弟之称!”

  “那行,我相信你了!”

  沈桥脸上露出了几分咬牙切齿:“你等下出去看到李未晞那娘们了,给我狠狠的抽她一顿!”

  “……”

  “怎么?办不到?”

  林言:“……”

  “沈兄你别闹,我怎么可能打得过她……”

  似乎想到了什么,林言打了一个冷颤:“沈兄这话你可不要乱说,要是被李姑娘听见了,咱们就完蛋了……”

  很快,林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沈桥的神情多了几分同情:“没事的沈兄你不要气馁,我懂你的。”

  沈桥莫名其妙:“你懂什么?”

  “都是男人,我能不懂你的心思吗?”

  沈桥:“?”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怎么可能!”

  林言停顿了一下,突然叹了口气:“虽然说,从朋友的角度上来说,我不赞成你的行为。毕竟你配不上李姑娘,但是作为兄弟,我是力挺你的。虽然被拒绝了,但是你可千万不要气馁!”

  沈桥:“???”

  “等等,你肯定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沈桥赶紧打断了这家伙,他感觉这家伙似乎有些什么误解了。

  “误解?不会的,都是自己人,沈兄你就不要再隐瞒了,我知道你喜欢李姑娘……这很正常,毕竟李姑娘这么漂亮。虽然性格可能有点……但是沈兄你就好这一口我也能理解……”

  此时的林言,俨然已经自认为看穿了一切。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

  沈兄为何会说他昨晚跟李姑娘在城西散步?这自然是有原因的,李未晞之前否认了这件事情,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沈兄肯定是喜欢李姑娘。

  林言非常坚定自己的想法,要是不喜欢,沈兄为何要这么说?他为何偏偏说是跟李姑娘去了城西,而不是那位叶柔竹姑娘?不是那位巧儿姑娘,不是他妹……

  结果显而易见。

  多半是沈桥暗恋李姑娘,但遭到了李姑娘的拒绝……林言已经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你给我闭嘴!”

  沈桥黑着一张脸,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讲。

  “谁告诉你我喜欢她了?”

  “难道不是吗?”

  “是吗?”

  “不是吗?”

  沈桥沉默了片刻。

  他突点发现,眼前这家伙有点固执。

  于是,沈桥决定换一种聊天方式:“你说我喜欢她,那你觉得我喜欢她什么?又或者说,李姑娘有什么优点?”

  “漂亮啊!”

  “还有呢?”

  “富有正义感啊!”

  “还有呢?”

  “善良,温柔,知书达礼,大家闺……”

  在沈桥眼神的注视下,林言的声音越来越小。

  有些鬼话,他自己终究还是说不出口了。

  “咳咳,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李姑娘好看漂亮啊,这难道不是很大的优点了吗?”

  “漂亮就算优点吗?”

  “不算吗?”

  “那我问你,巧儿好看吗?”

  “好看!”

  “温柔吗?”

  “温柔?”

  “听话吗?”

  “听话!”

  “……”

  “所以你还看不出来问题所在?”

  沈桥眼神鄙夷的看了林言一眼:“巧儿又好看又温柔还听话,我为什么不喜欢巧儿,而偏偏去喜欢一个除了漂亮就一无所有的女人?我脑子有病吗?”

  虽说颜值即正义,但是这也得分情况。

  李未晞的确很好看,沈桥也很喜欢她。

  但是,这种喜欢是没有别的不干净的想法的。就单纯觉得这娘们好看,赏心悦目,没有别的什么目的……吧?

  虽说沈桥是有抱大腿的目的,但这种目的跟男女之情可没一毛钱的关系。

  开玩笑,是巧儿不听话还是不温柔了?要去选一个不温柔且冷漠且不近人情还撒谎陷害自己的娘们?

  很显然,林言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突然觉得沈桥说的话很有道理。

  一直出现在沈桥店铺里的那个丫鬟的确好看温柔还很听话,对林言人也是非常的好。这相比起来,好像喜欢李姑娘……的确是脑子有病?

  “所以沈兄你不喜欢李姑娘?”

  “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她了?”

  “那你为何要撒谎说昨晚与她在一起?”

  “我……”

  沈桥想说什么,又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提了不提了。”

  “所以你还是对李姑娘有想法?”

  林言觉得自己又行了,脸上露出了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我知道了,沈兄你这是……全都要啊。巧儿虽然听话,但李姑娘也不差啊。男子汉大丈夫的,三妻四妾很平常的,我理解……”

  “滚!”

  还在推测的林言,被沈桥毫不犹豫的给赶走了。

  “总算清净了!”

  沈桥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牢房里再次多了一道身影。

  李未晞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目光正静静的看着他,面无表情。

  沈桥被吓了一跳:“我靠,你走路没声音的吗?你什么时候来的?”

  “早来了。”

  怪不得走路没声音呢,原来早……

  沈桥念头刚到此,便感觉浑身的寒毛猛地竖起来。

  早来了?!!

  那刚才他跟林言的对话,岂不是都被她听见了?

  沈桥有点尴尬,背后议论别人被正主听到,的确有点不道德。他看了看李未晞,发现她始终面无表情,也不说话。

  很快,沈桥又调整过来了。

  现在不是尴尬不尴尬的时候,眼前这女人之前卖他,还没找她算账呢。

  想到此,沈桥又略微理直气壮了几分:“你还有脸来?”

  李未晞看了沈桥一眼,没说话。

  在李未晞平静眼神注视下,沈桥竟然渐渐的有了几分怂……心虚。

  “说吧,怎么回事。”

  李未晞开口了。

  没有解释她在大厅的行为,也没有别的多余废话。

  沈桥也没有废话:“人不是我杀的,有人要陷害我。”

  “谁?”

  “苏越。”

  听到这个名字,李未晞俏眉微微一皱:“你们有矛盾?”

  “矛盾可大着呢!”沈桥冷笑一声:“他想抢我的人,我抢了他的茶楼。”

  李未晞看了沈桥一眼:“你可知他是谁?”

  “知道又怎么样……知府公子的茶楼就不能抢了吗?”

  虽说知府公子是沈桥得罪不起的人物,但人家都欺负到家里来了,沈桥自然也不会怕了对方。

  “所以,苏越因此记恨你,害死秦项而嫁祸于你?”

  “没错。”

  沉默了片刻,李未晞点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她便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下。”沈桥叫住了她:“你,就走了?”

  李未晞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就不打算解释一下之前的事情?”

  这娘们之前在大厅否认沈桥的话,让沈桥入狱,她就没什么解释的吗?

  她不该给一个合理的交代吗?

  李未晞没说话。

  “不解释也行,你好歹把我弄出去,我不想在这里呆着!”

  让这娘们解释的难度有点大,沈桥决定换个条件。

  虽然说他已经快习惯这里的环境了,但继续呆在这里也闹心。

  “好好呆着吧。”

  李未晞丢下这一句,直接离开了牢房。

  “靠!”

  沈桥忍不住竖中指了。

  这娘们,你别给小爷我逮着机会。等下次落到小爷手上,一定把今日的耻辱全给你还回去。

  骂骂咧咧一阵后,沈桥找了个干净的角落坐下,目光透过铁窗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叹了口气,把巧儿拐跑的计划要提上日程了啊……

  ……

  出了牢房,李未晞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很快,她出现在衙门外不远处的街道。

  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很快目光定格一处角落。

  “那小子进去了还没出来?”

  “应该是的,看情况应该是被抓起来了。”

  “盯紧了,公家可说了,一定要盯紧。万一那小子出来了,想办法悄无声息弄死他……”

  角落里,蹲着三个鬼鬼祟祟的汉子,议论纷纷交流着什么。

  “这可是一笔大买卖,你们两个可要悠着点。千万不要……咦,你是谁?”

  正当这其中一个汉子还在说教时,冷不丁看见他们旁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位女子。

  一位身穿捕快装,面无表情的极美女子,正冷冷的看着他们。

  三个汉子顿时心中猛然一惊,被发现了。

  “跑!”

  三个汉子转身便想跑。

  “咻!”

  一道寒光闪过,一柄长剑已经抵在了其中一个汉子的脖子上。

  “再敢跑,死!”耳边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饶命,饶命!”这个被抵住脖子的汉子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剩下的那两个汉子看到此处,顿时吓的魂不守舍,跑的更快了。

  李未晞挥舞长剑一扫,挑起地上两颗石子,快速的朝着那两个汉子而去。

  那两个正在死命跑路的汉子,顿时惨叫一声,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剩下这个已经被控制了的汉子,顿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女捕快,漂亮,高冷,身手恐怖。

  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只要是略有耳闻的都会知道眼前这位姑娘是什么身份。

  那可是令无数绿林好汉,武林高手闻风丧胆的李捕快啊!

  落在李捕快的手里还想跑?除了求饶没有别的下场了。

  这个汉子快哭了,不是说只是解决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书生吗?怎么就倒霉碰上了这位罗刹女捕快?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的缘故吗?

  而此时,解决了那两个汉子的李未晞收剑,仿佛是做了一件漫不经心的小事。

  她瞥了这个汉子一眼,冷道:“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