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岳林书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岳林书院

  岳林书院,一个文化历史底蕴悠久的书院,其起源可追溯到一百多年前。

  当时赵国刚建国,统一中原,百废俱兴。

  开国皇帝赵太祖算得上是一代雄才,治国平天下,丰功伟绩,并且求才若渴。

  据说当年赵太祖曾经来到苏州城,与当时隐居在苏州城的一位高人见面过。

  等到赵太祖离开之后没多久,岳林书院便诞生了。

  没人知道岳林书院的具体来历,但一直传言岳林书院的诞生,跟当年太祖有关。

  正是因为有着这一层关系,让岳林书院的地位一直很特殊。

  以至于成为学子向往的圣地,不知道多少学子挤破了脑袋想要进岳林书院。

  自然,让无数学习向往的原因自然不仅仅如此。

  岳林书院如今的院长,据说来历也不俗,是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至于具体来历,沈桥不清楚。

  以林言文化水平和见识,恐怕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岳林书院坐落于苏州北边,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此时,沈桥站在岳林书院门前,目光抬头看了一眼岳林书院的大门,啧啧称赞。

  不愧是有名的学院,跟别的野路子私塾就是不一样。

  不说背的,就这大门都如此气派。

  两扇漆黑充满了年代感的大门,大门上高高挂着门匾,龙飞凤舞般写着四个大字:岳林书院。

  在书法这方面沈桥颇有造诣,这门匾上写着的几个大字,一看便知水平极高。

  “看不出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沈桥啧啧称叹。

  据说这几个大字还是当年太祖亲自提笔的,虽说不知真假,但这水平的确不是盖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门匾……一看就很值钱。

  有一说一,让沈桥来当什么教书先生,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沈桥是条咸鱼。

  咸鱼就该有咸鱼的觉悟,每天卖卖酒,躺躺尸,调戏调戏巧儿……难道不香吗?

  咸鱼没有太大的理想觉悟,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沈桥也渐渐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身份。

  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

  忘记了他曾经励志要为国家培养栋梁……好吧,他从来没有这样的理想过。

  当初选择当老师,也不过是大学浪了四年后毕业找不到工作,混口饭吃才选择去当老师……

  所以,一开始沈桥很拒绝的。

  当一个破教书先生,面对一帮破学生,一个月领那一点破工资,一看就没有前途。

  不过,人类的三大本质是永恒过不去的坎。

  每个人最终都会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个人。

  就比如说现在。

  沈桥突然觉得,其实当一个教书先生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当教书先生的。

  而且还是堂堂岳林书院的教书先生。

  就看苏州的那一帮才子,他们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进岳林书院?

  然而,岳林书院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要么靠关系走后门,要么就得靠真才实学,岳林书院的门槛极高。

  而且,他们进去了也只能当学生。

  而沈桥不一样,他进去就是老师。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么一想,他就是那帮学子的爹。

  这怎么看都不亏。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沈桥……穷啊!

  俗话说,文人不为五斗米折腰。

  但沈桥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文人,他算个锤子文人。

  撇去别的因素,真让沈桥在这个年代靠着真才实学去参加科举,他能不能考上秀才都是个问题。

  沈桥是单纯的穷。

  酒铺的生意的确不好,沈桥的重心也已经没有在酒铺上了。

  茶楼盘下来,酒楼的计划已经提上了日程,后续的计划沈桥也在筹备,但是这一切都需要银子。

  大量的银子。

  林言那五万两银子,开个酒楼倒是很轻松,绰绰有余。

  但沈桥的目标远不止如此,酒楼不重要,重要的是酒楼的影响力。

  无论是人手还是其他,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银子,可以说是一个无底洞。

  在酒楼盈利之前,这些都需要沈桥自己去填补。

  好在暂时还有林言这个冤大头顶着,还能撑一会儿。

  但显然,这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如何快速赚钱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思前想后,沈桥盯上了岳林书院。

  听说……这里的教书先生工资很高?

  还听说,这里的学生家里都很有钱?

  在山贼窝待久了的沈桥,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你找谁?”

  就在沈桥沉思时,岳林书院门内终于走出来一个人。

  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目光略微有几分警惕的模样。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鬼鬼祟祟的在门口站了很久,有什么目的。

  “你好,我是来前来拜访陈院长的,还请通报一声。”

  按照李未晞那娘们所说,她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让沈桥来到岳林书院后先去拜访一下院长,院长会交代他后续的事情。

  “拜访陈院长?”

  这中年男子上下狐疑的打量了一下沈桥,“可有拜帖?”

  “没有。”

  “没有拜帖?那请回吧。”中年男子摆摆手:“没有拜帖,陈院长不见。”

  每天不知道多少人慕名前来拜访陈院长,中年男子见的多了,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见得到陈院长的。

  没有陈院长的允许,谁也不见。

  沈桥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

  不让见?

  还要拜帖?

  李未晞只是让他来见陈院长,说是安排好了一切。

  可是看现在这情况,他连陈院长都见不到?

  谱这么大的吗?

  “虽然我没有拜帖,但是我跟陈院长约好了的,能通报一声吗?”沈桥决定跟他讲道理。

  “没有拜帖就不能见陈院长,请回吧。”没想到中年男子很固执。

  “不能通融一下吗?”

  “不能。”

  “真不能?”

  “不能。”

  “……”

  两人大眼瞪小眼。

  沈桥看着他,在想着怎么进去。

  中年男子盯着沈桥,盯防这小子进去。

  沈桥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放弃了闯进去的想法。

  再怎么样这里好歹也是堂堂的岳林书院,强闯进去影响形象,不符合他为人师表的人设。

  看样子这中年男子的确有些固执,恐怕没有拜帖还真不会让他进去。

  失策了。

  沈桥转身,打算先回去数落数落李未晞那娘们。

  连这点细节都没想到,这个捕快不合格。

  刚转身,沈桥就跟一人撞上。

  低头,便看到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身影。

  “是你?!!”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