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拜访陈院长

第一百四十三章 拜访陈院长

  说谎的最高境界,是假话中参杂着真话。

  真真假假,如此信服度就极高了。

  眼前的这个姑娘,从颜值和气质上来讲,的确很漂亮。

  但要说是沈桥见过当中最漂亮的,这还有待商榷。

  但是这并不影响沈桥这么说,也不影响对方相信。

  沈桥是个正经人,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随便夸别人的。

  除非对方真的很漂亮,或者对方还有个很厉害的爷爷……

  沈桥来岳林书院当教书先生的目的并不纯洁,除了为了钱,还为了那位神秘的陈院长。

  虽然只是从林言的只言片语,但也看出了他对这位陈院长的敬重和尊敬。

  能让林言那不学无术的家伙如此看重,自然不是一般人。

  这位陈院长在学术界造诣极高,学子遍布朝纲,人脉惊人。

  而眼前这个姑娘称陈院长为爷爷,那么她的身份就不言而喻。

  所以,这条大腿可以抱。

  沈桥已经不是初来的那个少年,一开始沈桥只想当一条咸鱼。

  但随着这么多事情的发生,以及沈桥来历不明的身份,让沈桥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他需要足够的实力才能自保。

  那位陈院长身份神秘,听说来头很大。沈桥想要抱上对方的大腿显然难度很高,但是直接来的不行,却可以曲线救国。

  抱不了陈院长大腿,抱他孙女也一样……

  而眼前这个姑娘,一看就是那种很好骗……很好说话的类型。

  那么,沈桥自然就不会吝啬自己的夸赞。

  果然,在听到沈桥如此直白的夸赞后,这位妙龄女子脸色就红了。

  “哼,油嘴滑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明显能看到这位姑娘眼神中的喜色。

  谁不喜欢被别人夸奖,尤其对方还长的那么好看。

  这让她对沈桥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在下沈桥,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呢。”沈桥一拱手,彬彬有礼,文雅气质。

  不得不说,沈桥此时无论是形象还是说话语气,都像极了一位充满绅士风度的文人。

  这种类型的,最讨女孩子喜欢了……

  “沈桥?”

  妙龄女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名字不错。

  “哼,我不告诉你!”

  妙龄女子傲娇的哼了一声,目光又好奇的打量着沈桥:“我爷爷为什么会见你?”

  “你不知道原因吗?”

  “不知道。”

  妙龄女子摇摇头。

  她只知道爷爷今天要见一个年轻人,至于对方是谁一概不知。

  这让她很是惊讶。

  这么多年了,想见她爷爷的人很多,但是能让她爷爷在意的人很少。即便是苏州的知府来了,也不一定能见得到她爷爷。

  能让她爷爷放在眼里的,不是才华横溢的才子,便是有天赋的奇才。

  这也是她最惊奇的,爷爷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上心。

  想了想,她问道:“你可有功名在身?”

  沈桥摇摇头:“没有。”

  “那你可会吟诗作对?”

  “不会。”

  沈桥还是摇摇头,吟诗作对什么的,他的确不会。

  之前所作的那些诗都不是他写的,虽说读书人之间不能叫抄,但沈桥还是有节操的人。

  看到沈桥摇头,妙龄女子一愣。

  没有功名,又不会吟诗作对,这不是一个草包吗?

  没有一点才华,为什么爷爷竟然会见他?

  “那,我爷爷为什么要见你?”妙龄女子小脸上满是不解。

  “可能……”

  沈桥沉思了一下:“因为我有人格魅力?”

  “咯咯咯……”

  妙龄女子被沈桥给逗笑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收起了笑容。一张小脸紧绷,明显憋笑很难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总算是忍住了,嗔怪的看了沈桥一样:“不理你了!”

  转身朝着后面走去。

  沈桥赶紧跟上,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很明显眼前这个姑娘已经对他产生了好感,抱她指日可待……这个抱是形容词。

  书院的西侧偏僻处,是一处学子禁止入内的地方。

  这里住着的,正是岳林书院的院长。

  踏入院子里,沈桥瞧见院子的四周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幽静的小院里还能听见偶尔的鸟叫声,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这简直就是一个养老圣地啊。

  沈桥馋了。

  这简直就是他梦想中的好地方。

  养养花,溜溜鸟,安详的过上养老生活……不知道这位陈院长除了这位孙女还有别的子嗣没,孙女嫁人这里能不能当嫁妆什么的……

  在院子的角落里,树下摆着一张木桌子,木桌旁坐着一位老人。

  “爷爷!”

  妙龄女子小跑过去,嗔道:“你怎么一个人就跑出来了啊!”

  “呵呵,这不是在房间里呆着太闷,出来散散气。”

  老人看孙女过来,满眼都是宠溺的神态。

  “你身子还没好,可要当心!”妙龄女子嗔怪道:“好了,你要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

  说着,她指了指身后的沈桥。

  老人抬头看向沈桥,沈桥也看着这位老人。

  一位其貌不扬的老人。

  年过七旬,头发花白,但这位老人精神却相当不错,尤其是那双略带几分浑浊,却又炯炯有神的眼睛,丝毫不像是七旬老人。

  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老头。

  沈桥在打量他的时候,老人也正在打量着沈桥。

  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点头,“仪表堂堂,一表人才,的确不错。”

  “谢陈院长夸奖。”沈桥拱手道。

  无论是从身份,还是从这位老人的成就,都值得沈桥尊重。

  “过来坐吧。”老人摆摆手,“没必须要学那些迂腐的学子这般拘束,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就行。”

  听到这话,倒是让沈桥略微松了口气。

  他就担心这位老人是那种迂腐的老人,那要交流起来可就有点麻烦了。

  “那学生就却之不恭了。”

  沈桥走过来坐下。

  “你的事情,李家那女娃都跟我说了。”陈院长开口道。

  果然是那娘们走后台安排的。

  “一开始我不同意,不过听了你的事迹之后,倒是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如此才华横溢。”陈院长忍不住感叹:“后生可畏啊!”

  沈桥没说话,他的这点破事,或许可以骗骗别人,但是想要骗李未晞还是有点难。

  那女人在苏州城还是有自己的人脉手段,想要调查沈桥还是很简单的。

  沈桥在微香院装的逼,显然都让她戳破了。

  显然,这也是这位陈院长看重沈桥的原因。

  虽然心里有点心虚,但沈桥……什么都没说。

  也没必要说。

  毕竟说了对方也不会信。

  “才华?”

  站在陈院长旁边的妙龄女子眨眨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才华?爷爷你是说他吗?”

  妙龄女子指了指沈桥:“他有什么才华呀?他刚才都跟我说他连吟诗作对都不会……”

  “嗯?”

  陈院长倒是一愣,不会吟诗作对,怎么可能。

  能写出那等足以流传千古的诗句,怎么不会吟诗作对?

  见陈院长眼神看过来,沈桥腼腆道:“倒也不是不会,只能说略懂,稍微会点皮毛而已,自然不敢在陈院长你面前班门弄斧。”

  谦虚,谦虚是一位优秀才子应该具备的良好品质。

  老人就喜欢这种谦虚懂礼貌的好孩子。

  果然,听到沈桥这么说,陈院长看沈桥的眼神更喜欢了。

  此子如此年轻,不仅才华横溢,竟然还看不到几分年轻人都会有的自负和骄傲。

  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怪不得李家女娃如此推崇他。

  “哼,你骗我!”

  妙龄女子瞪了沈桥一眼。

  这家伙刚刚明明说自己不会作诗的,现在就成了略懂……

  “雪茶,不得无礼。”陈院长摆摆手:“还不快去倒茶。”

  “哼!”妙龄女子瞪了沈桥一眼,不甘心的跑去泡茶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沈桥很少喝茶。

  虽说喝茶是养老的必要程序,但这个世界的茶艺还远达不到沈桥的要求。

  喝惯了后世铁观音,碧螺春,大红袍……这个喝不起……

  即便是后世最常见的茶叶,也要比现在这年代茶艺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沈桥对这个年代的茶根本不感兴趣。

  不过,当妙龄女子泡好茶后,给沈桥倒上一杯,很快,茶香便开始飘荡。

  “好茶!”

  沈桥眼睛一亮。

  这个年代并不是没有好茶,但不是一般人能喝的到。

  普通人家别提喝茶了,那都不叫茶。

  茶叶在这个年代算得上是奢侈品,等价于黄金,普通人自然喝不上。

  即便是富庶人家,喝上的茶也不见得多好。

  但是,眼前这茶,单单是从香味来看就已经算得上是上等好茶了,这让沈桥眼睛一亮。

  沈桥端起茶杯,品上一口。

  一时间,茶香在口腔中散开。

  “咦,你还懂茶?”

  陈院长见到沈桥如此模样,眼睛一亮。

  “略懂吧。”沈桥点点头。作为一个现代人,沈桥对茶叶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真没想到,你如此年轻竟然懂茶,年少有为啊……”

  陈院长的反应出乎了沈桥的意料。

  沈桥很快意识到,陈院长是位爱茶人士啊!

  沈桥眼睛一亮,这下巧了,他也爱茶了……

  “真没想到,陈院长你竟然有如此好茶,令学生大开眼界了……”

  沈桥开始拍马屁了。

  投其所好,是一位优秀穿越者应该具备的能力。

  “这算什么,我爷爷还有更好的茶了,是吏部尚……”

  旁边的妙龄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很快闭嘴了。

  想起沈桥刚才骗她的事情,哼了一声。

  沈桥微微扬眉,吏部尚书?

  似乎他发现了点什么……

  陈院长显然是一位爱茶人士,热衷于喝茶。

  于是,沈桥就茶叶的知识,跟陈院长展开了友好的交谈。

  文人爱饮茶,上了年纪的人尤其更爱。

  除了那些武将之外,恐怕上了年纪没人爱喝酒了。

  而沈桥对于茶叶,也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储备知识。

  于是,沈桥便跟陈院长,就茶叶的好坏,聊到了种类,产地,出处,以及茶叶历史……

  这一聊,两人就差点没相见恨晚。

  沈桥觉得这位陈院长越看越亲,越看越像是自己老丈人他爹什么来着……

  一直聊了几个时辰,陈院长意犹未尽。

  还是妙龄女子忍不住出声提醒陈院长注意身子,这才把这个话题收了起来。

  “既然李家女娃推荐你来,自然是相信你的能力。我看你如此年轻,便已经有如此才华,定然能胜任教书先生一职……”

  沈桥的工作很快就被陈院长给安排好了。

  而此时天色已晚,沈桥也起身告辞。

  等到沈桥离开之后,一旁的妙龄女子略微有些不满道:“爷爷,你怎么对这个家伙这么上心的啊!”

  妙龄女子还对沈桥之前骗她的事情微微有些不满。

  陈院长微微眯着眼睛:“雪茶,你难道没看出来他的不同吗?”

  “没看出来。”

  “那是你还年轻,以后你就知道了!”

  “不知道,还有……”

  妙龄女子想到了什么,“你怎么能让他当教书先生啊,我也没看出来来他那里有才华啊……而且,他那么年轻,怎么能当教书先生,他有这个能力吗?”

  陈院长笑道:“你觉得姑苏牧有吗?”

  “那是自然啊!”

  提到姑苏牧,妙龄女子性质来了:“姑苏牧可是咱们赵国的诗仙,他才华横溢。若是他来当这里的教书先生,那肯定是绰绰有余啊!”

  姑苏牧,公认的赵国诗仙,才华横溢的天才。

  整个赵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论才华,姑苏牧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那些什么所谓的苏州第一才子,在姑苏牧面前,通通都完全不够看。

  但这姑苏牧不热衷功名,神龙见首不见尾。

  陈院长笑道:“他的年纪比这个沈桥大不了几岁,他能当,为何沈桥不能?”

  “他能跟姑苏牧比吗?”

  妙龄女子睁大了眼睛:“他怎么比得上姑苏牧?”

  陈院长笑而不语。

  ……

  从院子里出来,沈桥就打算离开书院。

  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拜访陈院长,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神秘院长。

  见到之后,却也没发生沈桥想象中的场景。

  这位陈院长,也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这让他倒是微微有些意料未及。

  不过,得知这位陈院长还有孙女这倒是个意外惊喜。

  至于别的,沈桥打算下次再来。

  这次之后,他就是岳林书院的教书先生了。

  至于怎么教书,沈桥暂时还没有想好。

  刚转身打算离开书院,迎面再次碰上了冤家路窄的对象。

  林沁!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