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误人子弟?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误人子弟?

  “你怎么在这里?”

  当看见沈桥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林沁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你怎么进来的……庞叔不是拦着你了吗?”

  林沁睁大着美眸,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你肯定是背着庞叔偷偷溜进来的,我要去告诉庞叔抓你。”

  沈桥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去啊!”

  本打算威胁沈桥一番的林沁见沈桥无动于衷,顿时重重的哼了一声。

  “你怎么又在这里?”

  沈桥反而倒是好奇了。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相同的话反还给沈桥了。

  “你凭什么在这里,就因为你爹是林大富吗?”

  “哼,跟你有什么关系?”林沁哼了一声:“本小姐想去哪就去哪,用不着你管。”

  “行行行,我不管!”

  沈桥摆摆手,他对这个姑娘去哪没什么兴趣。

  “那你老慢慢转悠,我先回去了。”

  沈桥直接开溜。

  等到沈桥离开之后,林沁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方向,哼的一跺脚,美眸中满是咬牙切齿。

  姑奶奶报仇,十年不晚。

  这个仇,先记下了。

  穿过走廊,林沁踏入了后院中。

  陈院长此时已经起身回房了,林沁走进房间。

  “老师!”

  “原来是沁儿啊,好久不见啊,你可好久没来看我这个糟老头了啊。”

  陈院长看到林沁,脸上露出了笑容。

  “哼,还不是因为一些讨厌的人。”

  陈雪茶想起沈桥,忍不住哼了一声。

  陈院长见状,诧异道:“怎么?还有人欺负你了不成?来告诉爷爷,我为你做主。”

  站在旁边的陈雪茶突然出声道:“从来只有她欺负人,哪有人欺负她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霸道不讲理?”

  “我可没这么说。”

  “但你就是这个意思。”

  “你自己理解的,跟我没关系。”

  “跟你有。”

  “没有。”

  “有。”

  “没有。”

  “……”

  莫名的,林沁跟陈雪茶就开始杠起来了。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一旁的陈院长见状,叹了口气。都这么就了,还是如此啊。

  自己这个孙女,跟沁儿仿佛天生就不怎么合,见面不杠两句都不行。

  林沁不喜欢陈雪茶。

  在她眼里,这个女人似乎是天生跟她有仇,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场景逮着机会就要阴阳怪气她。

  这让她非常的不爽。

  陈雪茶也不喜欢林沁。

  在她眼里,林沁这个林家大小姐,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肆意妄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当初要收她当学生……爷爷你要是被威胁了你就眨眨眼好吧。

  两人都是非常优秀且骄傲的女子,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你们俩啊,一见面就要吵。”陈院长在一旁当和事佬。

  “哼,谁想跟她吵。”陈雪茶哼了一声,别过脑袋走出了房间。

  “说的好像我怕你一样!”

  林沁同样也是丝毫不怂。

  在自己这个大敌人面前,气势绝对不能输。

  陈院长见状,只能是苦笑的摇摇头。

  看样子,想让她们俩和好,恐怕难度有点高。

  “沁儿,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陈院长转移了话题。

  “没事情就不能来找老师你了吗。”

  陈院长笑而不语。

  “好吧,的确有事情。”

  林沁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嘿嘿一笑:“老师我就找你打听一个人。”

  “谁?”

  “王羲之。”

  听到这个名字,陈院长微微略动:“王羲之?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很快,陈院长就想起来了,听说前段时间苏州出现一幅字画名为《兰亭集序》,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那个作者?

  “没错,就是他,老师你可知道他是谁?”

  林沁今天来,就是找陈院长打听这个人。

  林沁想办法调查了许久,也没能调查出那个王羲之到底是何方神圣。

  自己的老师神通广大,想必应该会知道。

  “这我倒不清楚了。”

  陈院长摇摇头:“之前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兰亭序,也没见过此人。不过,那号称天下第一的行书,有机会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只是可惜了,听说那行书被贼人给抢走了。”

  林沁嘿嘿一笑:“老师你想见很简单,下次我带来给你看就好。”

  陈院长先是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自己的这个学生就是那个贼娃子?

  “老师你也应该听说了,兰亭序本在我兄长之手。可奈何我那兄长暴殄天物,竟然将如此珍贵的字画送与青楼女子。若是真落入那些人手里,岂不是平白的浪费如此珍宝了嘛,所以……”

  所以你就当贼娃子,把兰亭序给抢了?

  导致苏州城这段时间来的贼娃子日子过的都不舒坦。

  天天被人逮住就追问兰亭序。

  “既然那兰亭序是在你兄长之手,为何不去问他?”

  “问不出来,他死也不肯说。”林沁撇撇嘴。

  显然对她的那个兄长也很是嫌弃:“虽然不清楚这兰亭序怎么到他手里的,但我估计着多半是从哪里买来的。不过奇怪的是,这等能流传千古的名作,怎么又会有人舍得买。莫非这个王羲之,是为淡泊名利,不喜钱财身外之物的高人?”

  这是林沁很好奇的一个点。

  那兰亭序在她手里,她看过很多遍。

  林沁不得不说,即便是让她来,也绝对写不出如此深厚功底的书法作品来。

  在书法上颇有造诣的林沁,也不得不对那兰亭序产生极高的评价。

  兰亭序一出,天下再无行书。

  这也是林沁想见到那传说中王羲之的原因。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这等作品。

  所以她今天来找自己的老师打听一下,可是没想到,自己的老师竟然也不清楚。

  “难道这个王羲之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林沁纳闷道。

  陈院长道:“不好说,这天底下也有不少隐居高人,能写出这等神作也不无可能。若真要找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陈院长惜才,自然也是对这王羲之产生极大的兴趣。

  有如此才华的人,不应该如此默默无名才对。

  “哼,看来只能找林言那家伙去逼问了。”

  连她老师都不清楚这个王羲之的来历,那么唯一的线索就只有自己那个哥哥了。

  兰亭序是从他手上流传出来的,不管怎么样,他应该都能知道些什么。

  不过……

  林沁很快想起来了,自己哥哥这段时间不知道在干什么。很少回家,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干着什么勾当。

  前段时间自己哥哥不知道脑袋哪里抽风了,竟然跟爹吵架,还扬言三十年河东,三……莫欺少年穷什么的。

  最后还扬言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很没有意外的再次被爹吊起来打了一顿。

  哼!

  想起自己这个哥哥,林沁就有些恨铁不成钢。

  自己那哥哥明明不蠢,却偏偏喜欢跟那些纨绔们混在一起,听说还对微香院的什么柳姑娘念念不忘。

  堂堂林家大少爷,竟然对一个青楼女子如此上心。

  还整天跟她说着什么要娶柳姑娘进门,要跟柳姑娘私奔什么的……

  林沁冷笑一声。

  娶进门?

  怕是做梦。

  他要是有这样的念头,看爹不打断他狗腿,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

  有些事情是天生注定的。

  就比如说沈桥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穿越之后竟然会重操老本行,当起了老师。

  人最大的成长,永远是会变成那个曾经最讨厌的自己。

  岳林书院新招了一位老师的消息已经在书院内传遍,据说这位新来的老师是个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这个消息无疑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十五六岁当教书先生,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不过通常都只发生在那些私塾学堂。

  即便如此,也是少之又少。

  而岳林书院是什么地方?

  汇集了苏州地区文人才子,个个眼高于顶。

  天才都是骄傲的。

  也是瞧不起别人的。

  进入岳林书院的学子,年纪最小的都已经十五六岁,年纪大的恐怕孩子都已经娶妻生子。

  而现在听说他们新来的教书先生竟然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这他们怎么忍得了。

  这不是在侮辱他们吗?

  一个比自己还小的教书先生……这特么不是在开玩笑的吗?

  院长这是昏了头了吗?

  不仅仅是学子,还有书院里那些早就成命多年的教书先生,基本上都是年纪已大,德高望重之辈。

  在得知来了个十几岁的先生后,顿时一个个大骂院长胡来。

  让他们这帮德高望重的前辈跟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成同行,这不是侮辱他们吗?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顿时在学院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少学子直接跑到了院长门前,请求院长收回成命。

  甚至还有教书先生威胁血溅三尺,试图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但陈院长仿佛是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闭门不见。无论任何学子前往,都一律不见。

  成功的装死了。

  “你就是陈老说的那个新来的先生?”

  岳林书院,某处房间里。

  沈桥刚刚踏入,便受到了无数瞩目礼。

  房间早已经有四五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皆是书院的先生。

  他们或打量,或斜视,又或者是无视了沈桥。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充满了敌意。

  沈桥显然没想到这一点,他今天来书院,是正打算先跟这帮同行打声招呼。

  毕竟能在岳林书院教书的,除了沈桥之外都是苏州有名德高望重的前辈。

  若是能打好关系,对沈桥百利无害。

  但是很显然,这些前辈并不喜欢沈桥。

  沈桥转念一想,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

  “是我。”沈桥点点头。

  其中一个身穿灰袍的老人走到沈桥面前,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即眼神中露出了浓浓不屑的神色:“你何德何能,能成为书院的教书先生?院长简直老糊涂了,怎么会让你来当什么先生?你也配?”

  “我配不配,似乎不是你说了算!”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

  这些先生对他有敌意,沈桥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眼前这个老家伙说的话,可就让沈桥有些不舒服。

  沈桥向来是很有原则的人,他的原则便是看心情行事。眼前这个老家伙的话让他不开心,沈桥自然也就不会再对他有多少恭敬。

  “你什么态度,就是如此跟前辈说话的吗?”

  “哪怎么样才算是好态度,对你卑躬屈膝,跪下来求你?”沈桥眯着眼睛道。

  “你……”

  老人明显被沈桥的话给气着了。

  他本就对陈院长无端喊来的毛头小子不满,什么臭鱼烂虾也能当先生了?

  这不是侮辱他们吗?

  于是他打算给这个毛头小子一个下马威,好好教训一下他。

  本以为这个毛头小子应该战战兢兢老老实实的,没想到他竟然会反驳。

  这可把他气坏了。

  “不尊重长辈,出言不逊,你何以为师?有什么资格为师?”

  “我不配当老师,你就配?”

  沈桥冷笑一声:“为老不尊,打压新人,心胸狭隘,你这是为人师表?”

  论嘴皮子,沈桥没怂过。

  别人欺负他,沈桥可不会惯着。

  可以说沈桥没素质,说他无耻,说他任何坏话……但是说他沈桥不配当老师?

  他有教师资格证,你有吗?

  老头明显被沈桥更气了:“你,你……”

  他指着沈桥,身子被气的颤抖:“你等着,我这就去找陈院长,定要让陈院长将你赶出去。”

  说罢,他拂袖离开。

  沈桥撇撇嘴,吓唬谁呢。

  他来这里就是陈院长钦点的,昨日与陈院长把茶言欢,关系明显蹭蹭蹭的就上来了。

  沈桥会怕他搞小动作?

  等到这位老人离开之后,沈桥也懒得跟接下来这帮家伙继续多废话了。

  他来这里当先生,显然不会被这帮老家伙认同的。

  既然如此,沈桥也懒得跟他们打交道的。

  这年代,科举考的依旧还是四书五经。四书五经跟沈桥认知中的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不过有没有差别对于沈桥来说区别不大,毕竟他都不会。

  让他正儿八经的教学,沈桥显然没这个能力,只能误人子弟。

  但沈桥也并不担心,毕竟他还会抄……写诗。

  有这等才华,混个教书先生,忽悠一下学子怎么了?

  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误人子弟……吧?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