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苏越坐在靠窗的桌子边,背靠着墙壁,双腿搭在前面之人的椅子前,目光看着窗外,眼神中满是阴郁之色。

  坐在前面的那位学子敢怒不敢言,只能身子悄悄的往前,跟后面这尊煞神尽量拉开距离。

  苏越的心情很不好。

  他堂堂苏州知府的公子,在苏州好歹也是横着走的人物,最后沦落到被逼着来上学。

  这要是传出去,将会成为他的耻辱。

  不,已经是耻辱了。

  那些得知了消息的公子,此时多半已经在笑话他了。

  想到这里,苏越的心情更不好了。

  但是,苏越又不能不从。

  这个世界上他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绝对不能不把他爹放在眼里。

  他目前所拥有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爹,若是没了他爹一次又一次的帮他擦屁股,他早就不知道死的多惨了。

  所以,苏越没法反抗。

  尤其是这一次出事之后,他意图陷害沈桥,却阴差阳错将自己给牵扯进去。

  要不是他早就有准备,早早的准备了替死鬼,这一次指不定就会被拉下水。

  即便是这样,事情也早已经引起了他爹的注意。

  为了不让苏越继续在外面霍霍,苏越最终还是被他爹逼着来上学了。

  他爹说了,他要是不来,就打断他狗腿。

  生活就像是……,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只能享受。

  苏越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

  这里是学堂。

  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学子,皆是身穿正装的学生。

  看到这帮迂腐的学生,苏越心情又更差了几分。

  这些平日里他最讨厌的家伙,此时竟然跟他成为了同学,这让苏越极其的难受。

  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读书人这种东西,又迂腐,又固执,还烦人下贱。

  苏越很清楚,要不是有一些读书人在背后偷偷的说着他苏越的坏话,那些风声又怎么会传入他爹的耳中。

  所以,苏越对这帮学生态度很差。

  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岳林书院,苏越指不定就动手了。

  学堂内的其他学生显然不少人也是认识苏越的,即便是不认识,也听说过苏越的名声。

  所以在看到苏越之后,所有人几乎都是敬而远之。

  苏越瞧不起他们,他们又何曾看得起这个二世祖?

  在他们眼里,苏越只是一个长着自己有个好爹而肆意妄为的草包废物。

  文人自恃清高,能进入岳林书院的,除了苏越这种走关系的,基本上都是有着真才实学的才子。

  他们眼高于顶,自然瞧不起苏越。

  虽说惹不起,但并不影响他们鄙视。

  此时,教书先生还没来,学堂内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咱们学堂来了位非常年轻的教书先生。”

  “可不是么,听说年纪还没咱们大……真是见了鬼了,听说老先生们都气坏了,纷纷去找院长了。”

  “不知道院长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么年轻的人怎么会成为教书先生,凭什么?难道他是姑苏牧吗?”

  “你想多了,姑苏牧淡泊名利,绝对不可能。”

  “我估计着,应该是个有关系的人,恐怕是个草包。”

  “呵,我倒是挺期待的,什么人都能当先生的吗?如果他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便要让他知道什么是自取其辱。”

  “……”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时,沈桥踏入了学堂当中。

  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权当以为是新来的学生,这种事情见惯不惯了。

  沈桥的目光在学堂内扫视了一圈,这学堂的构造跟后世的教室没太大的区别。

  只不过教室里的这帮学生倒是让沈桥有些出戏。

  年纪最小的不比沈桥小,年纪最大的大概有四五十岁了,沈桥甚至还能看到一位头发略微花白的老者。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开家长会呢……

  不过,沈桥很快就适应了过来。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还需要有点心理准备,但对于沈桥这种拥有教资并且教书经验丰富的来说,一切都是小问题。

  沈桥踏上讲台,所谓的讲台,不过是个略比学生桌子高一些的条桌,条桌旁摆着一块灰色的蒲团。

  没有黑板。

  沈桥想起来,这个年代似乎是没有黑板这种玩意。虽然制作简单,但很显然这年代的智慧人民还没掌握这项技巧。

  当沈桥踏上讲台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沈桥的身影。

  “你在那里干什么?那里是先生的位置,你这是对先生的大不敬!”

  当看见沈桥竟然站在先生的位置,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学子立刻就站了出来谴责沈桥。

  沈桥快感动哭了。

  瞧瞧,多么贴心的学生,多么尊师重道的学生。

  这让前世一直跟学生斗智斗勇的沈桥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尊敬。

  他突然有点喜欢上这个年代的学生了。

  “喂,你个新来的,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前排的这个学子生气了,这个新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这要是被先生知道了,等下必定大发雷霆。

  “听到了!”沈桥对这个学生维护先生的尊严很满意,点点头:“我很欣赏你。”

  “听到了你还不赶快下来?!”

  学子气坏了,听到了你还不下来,你是想造反的吗?

  还欣赏我?我需要你个新来的欣赏吗?

  你以为你是先生吗?

  你现在占着先生的位置,等下先生发起宝气来,看你怎么办。

  “我为什么要下去?”

  沈桥不但没有下去,甚至直接在蒲团上坐了下来。

  嗯,很舒服。

  这个蒲团坐的很不错,回头看看能不能顺两个回家。

  “你!!”

  当看到沈桥不但没走,甚至还直接坐在了先生的位置上,这个学子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有点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

  沈桥摆摆手:“你先坐下,别激动。”

  沈桥的行为,无疑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当看到沈桥居然坐在先生的位置上,不少人都是睁大了眼睛。

  我靠!

  他们在场的人当中,虽说大部分都是文人,但也不乏有些走后门进来的纨绔少爷。

  但即便是这样,也没人像眼前这个人这般如此嚣张。要知道,就算是苏越,他也没来这一出啊。

  毕竟岳林书院的先生可都不简单,每一位都是德高望重之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前辈,那可都是很要面子的,甚至还有些前辈脾气不太好。

  这要是学子敢占他们的位置,这可是欺师灭祖的行为,是要像全国人民谢罪的……

  “你在干什么?”

  “你赶紧下来,那是先生的座位。”

  “等下先生来了,定要狠狠教训你。”

  “新来的不知天高地厚……”

  “……”

  沈桥的行为,无疑是犯了大忌,惹了众怒。

  在他们看来,一个新来的敢坐在先生的位置,是对先生的不敬,也就是对他们的不敬。

  这让他们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学堂内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人耳,一个个面红耳赤,指着沈桥疯狂谴责沈桥的行为。

  然而,从始至终,却没有一个人站上来,试图将沈桥拉下去。

  多么可爱的一帮学生啊!

  君子动口不动手,诠释的很完美。

  终于,等到所有人都骂累了,学堂内的声音也渐渐的小了起来。

  沈桥的目光在学堂内扫视了一圈。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角落靠窗的位置,看见了苏越。

  苏越自然也是看到了沈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苏越的眼神阴沉了下来

  他沦落到这里来,全是因为沈桥。

  要不是沈桥,他何故于此?

  一看到沈桥,苏越便想起了前几日在牢房里的经历。

  他堂堂苏家公子,知府的公子,竟然在牢房里惨遭毒打。

  耻辱!

  屈辱!

  苏越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还能感受到脸上尚未完全好的伤。

  他的眼神愈发阴沉。

  冤家路窄。

  “不过……”

  苏越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底露出一丝冷笑。

  他原本还在计划如何报复,这个沈桥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有林言护着他,他身边还有高手保护着,苏越一时间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但此时他出现在这里,身边还没有任何保护的人……

  苏越眼神底的兴奋和冷笑渐渐愈发明显了,学院死一个学生,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

  沈桥看到苏越时显然是有点没想到,那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堂堂苏公子来上学?

  这是让沈桥没想到的。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缘,妙不可言?

  这难道就是命中注定?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有点意思了啊……

  此时,学堂内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而沈桥在目光扫视学堂一圈后,把视线收回来。

  “各位学子好,我来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沈桥,从今天起,便是你们的先生了。你们可以叫我沈老师,也可以叫我沈先生,也可以叫我沈爸爸……看你们个人喜好了!”

  沈桥的话,犹如一块石头砸进湖面,掀起了惊天波澜。

  那些原本谴责沈桥的学子,此时一个个都懵逼了。

  目光呆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教,教书先生?

  “你,你就是那个年轻的教书先生?”

  最开始第一个谴责沈桥的学子目光呆滞,有些不敢置信道。

  沈桥点点头:“没错。”

  得到沈桥确切的答案,在场众人皆是懵逼。

  虽说,早就知道有个非常年轻的教书先生,但这也……太年轻了吧?

  众人看着沈桥坐在先生的位置上,一时间不知为何竟然感觉非常的刺眼。

  不习惯。

  见了鬼!

  最应该见了鬼的,莫过于苏越了。

  原本他脸上的冷笑,随着听到沈桥的话之后,彻底凝固。

  教书先生?

  什么鬼?

  他不是个酒铺老板吗?

  为何会突然成为岳林书院的教书先生?

  苏越想骂人了。

  如果只是一个岳林书院的学生,那么死了就死了。每年向进岳林书院的学子数不尽数,学院也不会追究。

  但是教书先生就不一样了。

  岳林书院的教书先生哪一位都是德高望重之辈,哪一位出了事都是大事情。

  妈的!

  这个狗日的怎么突然就成了书院的教书先生。

  “他在说谎!”

  苏越第一个不信,直接跳了出来。

  他指着沈桥:“我认识他,他就是一个酒铺老板,不是什么教书先生,他骗人!”

  酒铺老板?

  在场的学子皆是一愣,纷纷感觉受到了侮辱。

  一个酒铺老板,那等低素质人竟然也能当他们先生?

  沈桥笑眯眯的看着苏越:“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有谁规定酒铺老板不能当教书先生了?”

  “你何德何能,能当这里的教书先生?”

  苏越很不服,大家同样都是年轻人,你凭什么就能当教书先生?

  他就算再不学无术,也知道这一点。

  苏越的话,引起了在场不少人的认同。

  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凭什么当他们的教书先生?

  他何德何能,有什么本事?

  让一个比他们小的人来教他们,这让在场这帮骄傲又自恃清高的学子难以接受。

  一时间,他们纷纷附和着苏越。

  此时竟然看这个平日里他们无比厌恶,甚至背后各种抨击的苏越,此时看起来竟然也顺眼了不少。

  “我不行?难道你行?”

  沈桥笑眯眯的看着苏越:“要不,我这个教书先生让你来当?”

  “你……”

  苏越气坏了。

  这个家伙竟然羞辱他。

  “我不屑于当个什么教书先生,但我也最看不惯你这种不学无术之人!”

  苏越冷笑一声:“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当教书先生,有资格教我?”

  “我为什么没资格教你?”

  沈桥奇怪的看着他:“教你很难吗?你字认全了吗?会背儿童启蒙文了吗?”

  “……”

  苏越气坏了。

  气的脸红!

  气冷抖!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他何时才能站起来。

  沈桥的话,句句扎心,针针见血。

  他苏越的确没把字认全……

  让他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公子去好好学习自然是不可能的,能写自己名字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至于那三岁儿童启蒙文,他更是连对方是什么都不知道……

  沈桥的话,不可谓之杀人诛心了!

  “你有资格教他,不代表有资格教我们!”

  就在此时,另一位学子站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沈桥。

  “他苏越是不学无术之辈,我等可不是。你一介草民,身无功名,有个资格教在座的各位?”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