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千古难题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千古难题

  历史上有个非常出名的成语,名叫田忌赛马。

  这个典故讲述了一个道理,以己之长,对其之短。

  要论真实水平,沈桥不一定比在场的这些学子要高上多少。

  在场的这些学子,能在如此竞争激烈下杀出重围,进入岳林书院,哪个不是寒窗苦读十栽的学霸?

  他们对这个世界上的文化知识了解远远胜于沈桥,对四书五经的解读更是比沈桥这种一知半解的要强的太多。

  沈桥一直都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仅仅凭借着自身的能力,他绝对不可能比眼前这帮学霸天才要更厉害。

  沈桥他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不开挂的普通人,又如何跟这时代的天才相比?

  所以,沈桥选择了开挂!

  作为一个领先了几千年知识水平的现代人,沈桥对于如何欺负古代人很有心得。

  沈桥自然不可能会去找首诗,找骗文章来解析,问其中作者的核心思想……科举不考这个。

  显然也是难不倒在场的这些人。

  所以,沈桥果断的将目标转移到了算术上……

  算术这一行,自古便就有。

  但算术的发展,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

  尤其是在这个年代,算术的发展更远比不上沈桥所在的那个世界。

  按照沈桥所知,如今这个时代的算术依旧还处于萌芽阶段。

  不过,对算术一行感兴趣的人确实也不少。

  所以,为了不至于太欺负这帮小孩子,沈桥并没有丧心病狂的掏出微积分,高等数学来恶心人……虽然说了他们也听不懂。

  思来想去,沈桥终于把主意打到了鸡兔同笼身上……

  鸡兔同笼,这是一道流传了数千年,经典的算术题。

  在沈桥那个世界,随着数学的发展,鸡兔同笼问题早就有了多种解题方法,成了典型的小学奥数题。

  但在这个算术相对来说还相当落后的年代,鸡兔同笼问题,就是横跨在他们脑袋上的一道门槛。

  按照古人的思路,想要解开这道题,可就没有那么容易。

  鸡兔同笼最难的并不是答案,沈桥问的这个问题,若是给这帮学子几天的时间,他们完全可以用最原始的方式推算出答案出来。

  但这个问题最关键的点在于,解题过程。

  数额小的确可以靠推算,但如果鸡一万只,兔子两万字……这帮学子肯定就疯了。

  于是,为了保险,沈桥在鸡兔同笼之前还加了一道题。

  勾股定理!

  这同样是一道流传千年的经典题目,也是困扰了千年来无数学子的大难题。

  题目看似简单,却如何都推算不出正确的答案。

  若是在场的众人谁能推算出来,估计明天他的雕像就能在书院门口站着了。

  果不其然,当沈桥提出这两个问题之后,在场原本还不屑的众人,一个个渐渐神色陷入了沉思当中。

  尤其是原本自信满满的刘晓,此时也眉头紧皱,思索中。

  “三十五个头,九十四个足,这雉兔分别有多少?这是什么鬼题?”

  “表面看上去很简单,实际上一算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勾三股四,这个问题我似乎曾经在哪听过……”

  ……

  全场中,唯一没有陷入沉思的,也剩下了苏越。

  可能,这就是学渣的乐趣吧?

  苏越看着全场沉默的气氛,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们平日里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你们不是通知天文地理,无所不能的吗,怎么就被这么简单两个问题给难住了?

  你们倒是说话啊!

  什么雉兔同笼,听起来不是很简单吗?

  这你们都不会?

  还要思考这么久?

  你们简直徒有虚名。

  苏越很生气。

  他觉得他信错了一帮猪队友。

  这帮读书人平日里一个个牛逼哄哄,结果关键时刻连一个比你们小的家伙都比不过?

  好家伙,还读什么书,回家种田吧。

  苏越气愤的抬头,便看见沈桥正笑眯眯的注视着他。

  “你看我干什么?难道你已经有了答案?”沈桥问道。

  苏越:“……”

  他有个锤子的答案。

  听都听不懂。

  他就想着这帮读书人能把沈桥赶出岳林书院,现在看来,似乎中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你怎么不说话?”

  沈桥惊讶的看着苏越:“不会吧,这可是垂髫孩童都会的题目啊,你不会真的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不会解吧?”

  “……”

  沈桥的话,顿时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黑。

  尤其是苏越,更是气愤。

  看见沈桥那如此得意的模样,让苏越无比的憋屈。

  见了鬼了。

  “你少给我得意,你给本公子等着!”

  说完,苏越愤愤拂袖离去。

  今天在这里吃了这么多亏,继续待下去可能会更亏,所以苏越选择跑路。

  沈桥淡淡道:“苏越同学无端翘课,名字记上,回头让人回去告诉一下你父母。”

  走到门口的苏越身子一顿,差点没摔倒。

  过分!

  太过分了!

  还要向他爹告状?

  你他娘的还是个人?

  要是让他爹知道了,他爹还不扒了他的皮?

  想到这里,苏越又愤愤的坐了回来。

  本公子不走了,看你能奈我何!

  沈桥笑眯眯的,心情非常的舒畅。

  他就是纯粹的想恶心一下苏越,这苏越好端端的落在他手上,还成为了他的学生,这沈桥不趁机恶心他岂不是错失了这么好的机会?

  恰好又碰上苏越怕他爹,于是,沈桥恶心成功了。

  而此时,原本沉默的教室,更加沉默了。

  在场的这些学子,他们震惊的发现。这两道看上去简单平平无奇的题目,仔细一琢磨,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们绞尽脑汁,却始终琢磨不到。

  每次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可是却总又是算不出来。

  “不可能,这题目不对。只知道头和脚,怎么可能推算的出雉兔?”

  “这定是你胡言乱语编的假题目。”

  “还有那勾三股四,这毫无逻辑,怎么可能推算的出来?”

  “此题无解!”

  “……”

  当在场的学子终于悲催的发现,他们解不出这两道题目的时候,他们便一致认定,这题目是错的。

  怎么可能算的出来?

  这他娘的是人做的题目?

  “无解?”

  沈桥目光扫视了周围在场所有学子一眼:“你们确定?”

  “没错!”

  一个学子站了出来:“你说的这两道题目,从逻辑上讲完全说不出国,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算术题,闻所未闻,定是你瞎编的。”

  另一学子道:“你想靠着这种无解的题来赢,果真是无耻。”

  沈桥冷笑一声:“说你们孤陋寡闻,还真的是高估了你们。”

  他目光看了一眼刘晓:“你怎么觉得?”

  刘晓紧缩眉头,从刚才沈桥出题之后,他便一直沉默低头在纸上写写推算。

  终于,他放下了笔,重重的叹了口气。

  目光抬头,盯着沈桥:“此题真的无解?”

  “我至于提出无解的题目来欺负你?”沈桥撇撇嘴。

  要是真欺负他们,沈桥反手就是一个‘七桥问题’教他们做人。

  刘晓沉默了片刻,似乎真的推算不出答案。

  他望着沈桥:“此题……我的确推算不出答案。若你能推算出答案,证明此题有解,那么便是我输了,我自遵守承诺,尊你为师。”

  “早有这样的觉悟不就好了?”

  沈桥等他这句话很久了。

  “既然你们觉得这题无解,那我就来给你们解一解……”

  沈桥坐下,拿起一根毛笔,铺开桌面上的宣纸。

  此时,其余学子纷纷涌上来,将沈桥围的水泄不通,围观沈桥到底是如何解题的。

  “我就给你们讲一下最简单的题目,雉兔共有三十五头,我们假设其中兔子有X头,这个X就算作是未知数,那么雉便有三十五减去x……”

  想要算出雉兔同笼问题,最好的解答方式自然便是二元一次方程式。

  当然,沈桥也不会跟他们详细讲解什么是二元一次方程式,这有些为难他们了。

  题目思路清楚了,那么过程自然就水到渠成。

  很快,沈桥不到一分钟,便直接将过程完全的写了下来。

  “好了,这边是推算过程,你们自己看吧。”

  沈桥把毛笔一丢,起身。

  众学子纷纷围了上去。

  “何为X?这是什么?”

  “为何如此这里要减去,这又是为什么,莫名其妙啊?”

  “可是乍一看上去,怎么还觉得有点道理?”

  “……”

  人群中议论纷纷。

  沈桥站在一边,看着这帮学子围成一团,因为学术问题争论不断,心中倍感欣慰。

  或许,这便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了。

  眼前这帮学子他们很年轻,也很骄傲,所以他们瞧不起沈桥,不认为沈桥能有什么真才实学,有什么资格当他们先生。

  但不可否认,他们都是人才。

  在场的任何一位学子,除去苏越之流,都是一等一的学霸。

  他们对于学术的追求,远要比一般人纯粹。

  第一个从人群中出来的人是刘晓。

  此时,他的脸上早就没有了之前的倨傲。剩下的,是不可思议的震惊。

  他抬头看着沈桥,正好发现沈桥也正满脸笑意的望着他。

  刘晓沉默了一下,来到沈桥面前。恭敬的鞠躬:“先生!”

  他服了!

  当沈桥解出这这一道题目时,刘晓便知道,是他太过于自傲了。

  眼前这位年纪比他还小的年轻人,在学术造诣上已经远远高出了他。

  在他还在纠结雉兔为什么要关在一起的时候,沈桥已经用全新的角度解释出了这道题目。

  虽然他还没有完全的理解,但他已经能看出,对方说的是对的。

  他愿赌服输了。

  同时心中也升起了深深的震撼。

  眼前这年轻人如此年轻,便已经有了如此学术,实在是惊人啊。

  其他学子也纷纷愣住了。

  刘晓开口后,其他人都是一脸神色复杂。

  只要不是傻子,显然已经能看得出来结果。

  刘晓输了。

  输的不只是刘晓,还有他们。

  他们所有人,输给了一个比他们还小的年轻人。

  这……真的很难接受啊。

  但是,这又是事实。

  人群中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人出声:“先生好!”

  很快,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了。

  “先生!”

  “……”

  不管心里愿意不愿意,沈桥依旧还是成为了他们的先生。

  总归来说,这是一个好的结果。

  “先生!”

  刘晓此时再次看向沈桥:“那么,那勾股题,可有解?”

  沈桥点点头:“自然也是有的。”

  就在刘晓满眼期待的注视下,沈桥摆摆手:“俗话说的好,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这道题目就算是我留给你们的作业,看看你们谁有觉悟,能将此题解出来……好了,我还有事,今天的课就先到这里,下课吧!”

  说吧,沈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学堂。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刘晓喃喃自语重复这句话,眼睛愈发亮了起来。

  “先生不愧是先生,竟然能说出这等寓意之话,的确非同寻常人。”

  很快,刘晓便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要将那勾股解出来,证明给先生看,让先生对他刮目相看!

  ……

  沈桥走了。

  他不得不走。

  继续待下去,指不定会被那帮学子追问勾股的答案。

  这个问题,沈桥暂时没法回答他们。

  雉兔同笼问题,沈桥尚且还能解释给他们听。

  但是勾股定理……这沈桥没法证明。

  沈桥知道勾股定理的公式,但却无法将公式证明出来。

  若是他能将勾股定理证明出来,岳林书院门口的石雕像也该换成他的了……

  沈桥是个语文老师,对数学这方面也只是略懂罢了。

  这种闻名世界的难题,对于他来说还是算了吧。

  所以沈桥见势不妙,果断的开溜了。

  不过,今天的收获很大。

  沈桥凭借着个人魅力和实力,总算是收付了这帮骄傲的学子,成功的坐稳了先生的位置。

  而苏越成为了他的学生,这完全算是意外之喜。

  这么想想,当这个先生其实也并不错的。

  不过,他还是不能小瞧了苏越。

  苏越这个瑕疵必报的性格,定然不会轻易就此罢休。

  沈桥自然也得思考如何应付收拾对方。

  就在此时,沈桥突然发现自己后肩被人拍了一下。

  回头,便看见了一个不怎么想看见的人。

  林沁!

  “你怎么在这里?”

  “本小姐凭什么不能在这里?!”

  林沁哼了一声。

  沈桥黑着脸,这妞是不是真的没事找事了?

  怎么哪里都有她。

  “说吧,你又想干什么?”

  沈桥不耐烦的态度让林沁很是不满,她重重的哼了一声。

  “本小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什么态度啊,是不是对本小姐有意见?”

  沈桥没说话。

  有没有意见,这姑娘心里没一点逼数?

  果然不愧是跟林言一家人……

  “哼,本小姐心情好,今天不跟你一般计较!”

  林沁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随即又傲娇的哼了一声:“喂,我问你,那什么勾股,到底玄是多少?”

  沈桥猛然回头,盯着她。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