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编诗骗美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 编诗骗美人

  “你,你看我干什么?”

  被沈桥这么突然一看,林沁心里略微有几分心虚。

  “你刚刚在偷听?”

  沈桥目光玩味般的上下打量林沁。

  林沁被沈桥的目光看的有些怪异,就感觉像是干坏事被人抓住了一般,她恼羞道:“本小姐才没有偷听。”

  “不偷听你怎么知道勾股的?”

  “哼,本小姐是正大光明的听!”

  林沁气呼呼的睁大眼睛瞪着沈桥,“这书院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本小姐碰巧经过,听到了有什么问题吗?你有什么意见吗?”

  得,这妞咄咄逼人的态度。

  沈桥摆摆手。

  “算了算了,你偷听就偷听吧,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沈桥转身就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小姐都说了不是偷听!”

  林沁气呼呼的想要证明什么,却发现沈桥转身就走了,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你给本小姐站住!”

  “你又想干什么?”沈桥瞥了一眼拦在他身前的林沁。

  就这态度,这脾气,还苏州第一才女?

  才女这个词在沈桥的印象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形象。

  要是让苏州那帮才子们得知他们心目中的才女竟然是如此野蛮不讲理的形象,恐怕他们都得哭了吧。

  “我没有偷听你,本小姐不是那种人。”林沁还挺固执,又解释了一遍。

  “所以呢?”

  林沁脸色闪过一丝忸怩,很快又消失不见,莫名的又理直气壮了起来:“所以,你还没告诉我勾股是什么?还有,那什么雉兔同笼问题,假设X又是怎么一回事?”

  沈桥笑眯眯的看着她:“你不是苏州第一才女吗?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能难倒你?”

  “你是不是在嘲讽我?”

  “没有。”

  “你就有。”

  “我没有。”

  “……”

  林沁气愤的看着沈桥:“本小姐对算术不精通……不会这些问题怎么了?”

  “没问题。”

  沈桥点点头,林沁不会这些问题很正常。

  连那帮读书人中的佼佼者都解不开的问题,林沁哪怕再聪明也没用。

  毕竟这些知识都不是这个年代该有的问题,这帮学子们承受了本不该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压力。

  “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答案?”

  沈桥反问道:“你是我的学生还是我们是朋友?我跟你认识吗?咱们很熟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灵魂质问。

  林沁:“……”

  “你,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林沁气坏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敢这么欺负她。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两人之间交集并不多。但是每一次,林沁都能被眼前这个家伙给气着。

  这个家伙的口太损,太气人了!

  沈桥懒得回答她这个废话问题。

  他是不是男人,这个问题需要向对方证明吗?

  也不是他故意怼林沁,实在是这姑娘大小姐脾气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

  别人惯着她,沈桥可不惯着。

  她又不是叶柔竹,李未晞之流,沈桥惯着叶柔竹和李未晞,那是因为对方是他的大腿,在关键时刻能成为沈桥保命救命的大腿。

  对于大腿当然得小心好好伺候,哪怕大腿有时候闹点什么意见,耍点小性子脾气什么的也都没问题。

  但你林沁算什么?

  你有大腿能抱吗?

  沈桥目光瞄了一眼……腿应该是挺细的……

  这林沁跟沈桥没什么交集,也不是沈桥的大腿,反而还三番四次找沈桥麻烦,这沈桥能惯着她?

  “你,看什么看?!”

  见沈桥目光灼灼的打量自己,林沁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双手捂胸,一副警惕的模样。

  “捂什么,说的好像你有一样……”沈桥撇撇嘴。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如果没事的话,你赶紧爱哪凉快哪凉快去。等下你万一要是再哭了,可别说又碰瓷我啊!”

  “我,我才不会……”林沁气道。

  “那上次是谁哭了来着?”

  “你……”

  林沁指着沈桥,气的不行,这家伙欺人太甚了。

  “你,你给我等着!”

  林沁终于被沈桥给气跑了。

  耳边总算是清净了,沈桥松了口气。

  这姑娘实在是有点烦人了,不愧跟林言是一个爹妈。

  林言那家伙平时挺烦人的,他这个妹妹也很烦人,果然是祖传的。

  回头得去跟林言好好说说,让他管管他妹,女孩子家家的不在家里待着,没事往外面瞎跑成何体统。

  这要是被那些传统大儒看见了,还不戳你林家脊梁骨,大骂世风日下?

  若是放在后世,沈桥的想法和行为绝对会遭到女拳师重拳出击的。

  气抖冷!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我们女孩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站起来?

  可惜现在是古代,拳师的拳头是挥舞不到沈桥身上来的。

  这年代女性的地位虽然不像是沈桥记忆中年代那般低下,但却也是相对来说。

  相对于同历史时期的另一个世界,自然是要好上不少,但却也远远没法跟现代相比。

  所以,这依旧还是一个男耕女织的农耕时代。

  女孩子家家的,尤其是像林沁这种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还是呆在家里比较好。

  要实在是没事做,去嫁个人生个孩子玩也行。

  反正只要不烦沈桥,沈桥甚至都能打包票给她骗个如意郎君来……骗不到就抢,反正给她绑好了送上门直接洞房的那种……

  摆脱林沁之后,沈桥又前往拜访了陈院长。

  上次跟陈院长详谈甚欢,陈院长俨然对沈桥颇有好感。

  好感这东西是有期限的,时间久了便会淡化。所以沈桥肯定是要趁热打铁,趁机把这好感给坐实深化了。

  要让陈院长感受到他沈桥是个好人,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人,是个值得将孙女托付……咳,扯远了。

  总之,在沈桥眼里,这陈院长是一条隐藏的大腿。

  到目前为止,沈桥已经拥有了两条大腿。

  叶柔竹对于沈桥来说,是一位实力超群的超级高手,高到什么境界呢……

  据巧儿所说,大当家已经踏入了超一品境界。

  沈桥对超一品没什么太大的概念,但目前所知,沈桥还没见过比大当家更厉害的人。

  既然没见到更厉害的,那么大当家就是天下第一,不接受反驳。

  而另一条大腿李未晞,除了同样功夫厉害之外,她来历不凡的身份,还有她目前的捕快身份,都能给沈桥的计划提供极大的帮助。

  上次若是没有李未晞在其中出力,恐怕沈桥多半要栽在苏越的手里。

  所以,还是有人好办事。

  而现在这位陈院长,便是沈桥要抱的另一条大腿。

  这陈院长的来历沈桥不清楚,但单单他是岳林书院的院长,便就已经很不容小觑。

  岳林书院建校上百年,不知道培养出了多少学子,为朝廷贡献了多少官员,为天下培养出了多少人才。

  谁知道那朝廷满朝文武,其中有多少是陈院长的弟子?

  这可是超级大腿呐!

  更何况陈院长还有一位肤白腿长貌美的亲孙女……

  这几天,沈桥没事就往陈院长所在的院子里跑。

  虽然他身为学院的先生,但实际上沈桥并没有打算教这帮学子太多东西。

  上次的雉兔同笼问题,这帮学子还没整明白。沈桥若是再教他们点什么,怕他们会疯。

  而那个刘晓似乎还沉浸在勾股问题当中,茶不思饭不想。几天没见,似乎都瘦了不少。

  对此沈桥完全没阻拦,年轻人一看就是没经历过毒打,觉得自己很行。

  总要经历过毒打之后才会接受自己是个废物的现实……

  这日,沈桥又像往常一样的前来找陈院长问候。

  还没敲门,便发现陈雪茶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美女,早啊!”

  沈桥摆摆手,笑眯眯的开口。

  “哼!”

  那日的妙龄女子翻了翻好看的白眼。

  这个家伙天天跑来找爷爷,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妙龄女子心中还是对沈桥有些意见,意见来自于沈桥第一次见面骗了她。

  第一印象对于女孩子都很重要,很显然沈桥给她留下了并不怎么好的印象。

  但是这几天下来,这些意见也渐渐的散去。

  但是,女孩子傲娇的性格便是如此。

  沈桥自然也没当一回事,嘿嘿一笑:“一天不见,你又变好看了。”

  “油嘴滑舌!”

  妙龄女子脸色微微一红,随即又翻了翻好看的白眼:“哼,爷爷说了,不能随便相信你们这些男人的鬼话,都是骗人的。”

  “那你爷爷算男人吗?”

  “……”

  “所以说你爷爷跟你说的就不一定正确,男人的鬼话是不能随便乱信,但那也是要分人的。”

  沈桥很认真道:“有些人的话不能信,就比如有个叫苏越的,还有个叫林言的,他们的鬼话一个字都不能信。但是像你爷爷和我这样,人品正直有保障,是肯定不会说谎的。”

  “……”

  “呸,我才不信呢。”

  妙龄女子哼了一声:“回头我就要去告诉爷爷,说你说他坏话。”

  沈桥摆摆手:“没事,你现在就去告吧。对了咱们爷爷在家吧,我先去找他问好。”

  “是我爷爷,不是你爷爷。”妙龄女子美眸瞪了他一眼:“哼,你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来客人了,我爷爷现在没空呢。”

  “客人?什么客人?”

  “不告诉你!”妙龄女子傲娇哼道。

  “这你就不对了,咱们好歹都是一起的,你怎么能瞒着我呢?”

  “我才不是跟你一起的。”

  “……”

  “唉!”沈桥叹了口气:“我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

  “没有误会。”

  “那你为何一直针对我?”

  “我没有。”

  “你就有!”

  “我没有。”

  “真没有?”

  “没有。”

  “那你叫什么?”

  “陈雪茶……”妙龄女子话说出口,才终于反应过来,她被套话了。

  “陈雪茶?”

  沈桥眨眨眼:“原来你叫陈雪茶啊!”

  这几天,沈桥一直想知道对方的名字。奈何对方不管沈桥怎么问,就是不愿意告诉他。

  现在看来……还是太年轻了啊!

  陈雪茶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又被骗了,顿时气呼呼道:“你果然是个坏人,我,我不理你了……”

  “诶,别生气嘛!一个名字而已,至于吗?”沈桥摆摆手,笑眯眯道:“你的名字挺好听的,陈雪茶,多么有意境的名字呢。”

  “真的?”

  “真的。”沈桥点点头。

  “哼,我不信,你一定是在哄我!”

  陈雪茶虽然心中对沈桥夸她的名字很高兴,但是表面上根本不信。

  “我怎么会骗你?我从来都不骗人。”沈桥信誓旦旦道:“你这名字好听可不是我说的,有诗句为证。”

  “什么诗句?我怎么不知道?”陈雪茶美眸狐疑的看着沈桥。

  沈桥脑海中搜刮了一番,然后想起了一首诗,道:“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空山人去远,回首梅花落。”

  “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陈雪茶眼睛一亮。

  但从字面上去看,这两句的意境便已经出来了。

  很美!

  而这两句诗,正好对应了她的名字……怎么会这么巧?

  这是什么诗,怎么闻所未闻?

  “这是谁的诗?”陈雪茶抬头看向沈桥。

  “白落梅。”

  “白落梅是何人,为何没听说过?”陈雪茶皱眉。

  沈桥心里叹了口气,你当然没听过,因为这世界上完全没有这个人。

  不止如此,这诗原句也并不只是这四句,意思也完全不一样。沈桥没有完全说出来,是因为不合适。

  没法解释唐宋,毕竟这个世界上完全没有这两个朝代。

  至于诗的含义……这很重要吗?

  “可能是个不出名的小诗人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说错吧,你的名字是不是很好听?是不是有诗为证?”

  “哼!”

  陈雪茶虽然哼了一声,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她心情好起来了,因为这句诗。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名字竟然还能是一首诗。

  虽然从来没听说过这首诗,但是并不影响她觉得这首诗好听。

  有意境,很美!

  跟她的名字一样。

  于是,她就原谅了之前沈桥的行为。

  “呵!”

  就在此时,沈桥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哼。

  回头,便看见林沁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两人身后不远,正双手抱胸,冷笑的看着两人。

  “真没想到,你为了哄她开心,竟然现场编诗……你还挺厉害的啊!”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