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冤家斗气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冤家斗气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会坏事的人,永远会在关键的时刻跑出来坏事。

  就比如此时出现在沈桥和陈雪茶面前的林沁。

  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跟沈桥杠上了,自从沈桥成了书院的先生之后,这姑娘出现在书院的次数愈发频繁。

  这一次,又恰好出现在沈桥的撩妹现场,试图坏事。

  “你怎么又来了?”沈桥有些蛋疼。

  “我不能来吗?”林沁瞪了沈桥一眼,语气略带得意道:“这里又不是你家,我为什么不能来?”

  沈桥不说话了。

  这里的确不是他家,林沁愿意来这里沈桥的确没法阻拦。

  不嫁人的姑娘,果然就是烦人。

  “你来想干什么?”沈桥没出声,旁边的陈雪茶开口了。

  “我不能来吗?”

  “不能。”

  “你说不能就不能?”

  “我就不能就不能。”

  “我偏要来。”

  “我不准!”

  “……”

  沈桥看了看林沁,又看了看陈雪茶:“你,你们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林沁和陈雪茶异口同声道,发现对方竟然跟自己同时开口,又顿时互相瞪了一眼,哼了一声脑袋偏向一边。

  好吧……

  还真认识!

  而且看这情况,这两人似乎还很不合……

  沈桥也想起来了,林沁能随意出入岳林书院,恐怕是有原因的。

  虽然这姑娘浑身上下看不到一点才女的气质,但毕竟名声还是有的。苏州第一才女这个名称也不会是空穴来风,多少应该是有点水平的……除非她爹丧心病狂的买了水军。

  陈院长惜才,自然也可能认识林沁。

  那么,她跟陈雪茶认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于两人互相看不顺眼……沈桥觉得更加正常了。

  只要是个正常人,应该都看不顺眼这位大小姐吧。

  沈桥突然觉得他跟陈雪茶是一路人。

  “哼,我还是不来,还看不到你们在这里郎情妾意呢。”

  林沁先是哼了一声,然后目光打量着沈桥和陈雪茶,小眼神儿里满满的鄙夷。

  “林沁,你胡说八道什么?”陈雪茶气道。

  “本小姐说错了吗?”

  “你胡说八道。”

  “我没有!”

  “你就有!”

  “……”

  女孩子吵架起来,的确是让人非常的头疼。

  且幼稚。

  “你们先别吵了!”沈桥赶紧打断了这两位主。

  被沈桥打断,两人又是互相瞪对方一眼,谁也不服谁。

  “你们要吵,有空你们找个地方慢慢去吵吧。”沈桥理性的提出了建议。

  “哼,谁愿意跟她吵。”陈雪茶哼了一声。

  “你以为我乐意跟你吵?”

  林沁同样不甘示弱:“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不要随便被人骗了。你还恩将仇报,好心当成驴肝肺。”

  “谁会骗我了?”

  “你说呢?”林沁瞥了沈桥一眼,哼道。

  沈桥:“……”

  在场除了两人之外就只剩下沈桥了,这不是在暗指他么。

  沈桥黑着脸:“你这话就是完全在污蔑我。”

  “我污蔑你了吗?”

  林沁冷笑一声:“你刚刚说的那首诗是谁作的?”

  “白落梅这个名字我闻所未闻,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朝代有这么一位诗人,定是你瞎编的。”

  “你没听说过,不代表没有啊。我都说了,人家是一位不知名的小诗人。”

  林沁丝毫不相信:“能写出这等诗词的人,岂会是不知名?分明是你在胡说八道!”

  沈桥有点头疼,没想到会碰上这么一个较真的主。

  换成是别人的话,估计还真不会怀疑。

  但是林沁显然不是一般人,她在诗词造诣这方面境界颇高。自幼饱读诗书,见识和文化都比常人要高的多。至于白落梅这个名字,她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连她都没听说过,她自然有理由怀疑沈桥所说的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

  “你没有证据,不要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的是你,分明就没有这么个诗人。”

  林沁冷笑一声:“你敢发誓,说这首诗不是你写出来的,专门为了哄这个傻女人开心的?”

  “你才傻女人!”

  听到自己被骂,陈雪茶习惯性出声反击。

  而这个时候,她才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

  对啊,不只是林沁没听说过,她也没听说过这个诗人,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首诗。

  陈雪茶和林沁皆是从小饱读诗书,对天底下从古至今的诗词都略有了解研究。但眼前这如此优秀的诗,她们怎么会从来没见过?

  还有,为什么会这么巧,这首诗偏偏就跟她的名字有关系?

  陈雪茶目光震惊的看向沈桥:“这诗……是你写的?”

  “不是。”沈桥果断摇头。

  “你敢发誓说这不是你写的吗?”林沁在旁冷笑一声。

  这姑娘指定有啥毛病。

  沈桥决定下次一定要想办法让林言把她嫁出去,别再出来随便祸害人了。

  “我为什么要发誓?这诗本来就不是我写的,我怎么能将别人的诗据为己有,这岂是我辈行事风格?”

  沈桥说的理直气壮。

  毕竟,这诗真不是他写的。

  就算发誓他也不怕……不过沈桥就是看不惯林沁。

  陈雪茶眨巴眼睛望着沈桥,在猜测这诗可能是沈桥写的时候,她脸色唰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有些震惊,震惊中带着几分紧张,紧张中又有一丝期待……

  毕竟,如果这诗真的是沈桥写的,专门写给她的,那这暗示着什么?

  要知道,这年代给女孩子写诗,这可是有特别暗示的。尤其是写的还是如此出色,并且意境和语境都如此符合的优秀诗。

  四舍五入一下,这就是求爱了啊……

  不过,在听到沈桥说这诗不是他写的时候,陈雪茶在松了一口气时,又莫名的有一丝失落。

  “那,这诗你到底是怎么得知的?”

  “这说来就话长了!”

  沈桥陷入了回忆当中:“那是在很多年前的一个雪夜,我贪玩在我家后山迷路,无意间找到了一个山洞,在山洞中我找到了一位隐居前辈留下来的一本日记……这首诗,就记载在那本书上……”

  若是林言在场,一定会觉得这个故事很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陈雪茶睁大了眼睛,俏脸上显得很震惊。

  竟然,竟然还有这等奇遇?

  山洞里隐居的前辈,那一定是一位才华横溢,却又淡泊名利的前辈吧?

  不追求功名,隐居在山中,在日记里写下了自己的人生感悟,留下了一些足以流传千古的诗词……

  “那,那本日记还在吗?”陈雪茶赶紧问道。

  那位前辈留下来的日记肯定不一般,指不定还留下了更多优秀的诗词。

  “没了。”

  “啊?”

  “那年冬天比较冷,雪下的很大,被我拿了烧掉烤火取暖去了……”

  陈雪茶美眸睁大的盯着沈桥,很是气愤。

  “那么珍贵的日记,你,你怎么能拿去烤火?”

  这一瞬间,陈雪茶气的有些想掐沈桥。

  他怎么能把日记给烧了呢。

  那是多么宝贵的东西啊!

  见到陈雪茶瞪他的小表情,沈桥叹了口气,这妞果然比较好骗,跟巧儿是一个等级的。

  这么欺骗她沈桥倒是有些于心不忍了。

  然后,沈桥又瞥了一眼旁边的林沁,便发现林沁双手抱胸,眼神略带鄙夷的看着他,一副我静静看你胡说八道的表情。

  很显然,沈桥的鬼话没能骗过她。

  “你别说了,我知道这诗是你作的,你就是不想承认而已。”林沁看着沈桥,压低声音哼了一声:“别以为这样你就能很得意,不就是作诗而已,说的好像谁不会一样,作诗比你厉害的多了去了。”

  沈桥扬眉:“真的吗?”

  “那是自然,先不说咱们赵国的诗仙姑苏牧,他的诗词水平分分钟就能秒杀你……还有苏州前段时间的那个叶公子,一首‘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比你这什么‘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要厉害的多?”

  林沁似乎想到了什么,撇撇嘴:“还有微香院的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前段时间不是出了一首木兰词么,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不也比你的好?”

  前段时间,这首木兰词在苏州广为流传,林沁自然有所耳闻。

  并且她还很清楚,这首诗是她那不成器的哥哥送给那个女人的。

  这可把林沁给气的不清,上一次献字画,这一次献诗词,她的好哥哥为了那个女人可还真下得了血本啊!

  这还没娶进门呢,万一真被他娶进门,他岂不是要把整个林家都送给人家?

  林沁很清楚,这首木兰词绝对不可能是林言写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日在微香院写出了《题都城南庄》的那位叶公子写的。

  听别人说,那位叶公子跟林言似乎详谈甚欢。这首木兰词,恐怕也是林言从那位叶公子手上买的。

  只不过,她之前去问过林言,但是林言打死也不愿意告诉她叶公子究竟是何人。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沈桥点点头,很赞同她的说法。

  的确,跟之前那两首诗比起来,这一首显然从流传度和意境上来说的确要差一些。

  想必这年代,没有女孩子能够抵挡得住‘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魅力吧。

  “哼,所以你得意什么?”见到沈桥如此模样,林沁得意的扬起了下巴,高傲的像只小天鹅。

  沈桥:“???”

  他得意了吗?

  他有承认说了什么吗?

  沈桥一度陷入了对自我的怀疑,到底是他有问题,还是这姑娘有问题?

  ……

  老祖宗话说的没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沈桥他继续跟林沁交流下去,恐怕会感染她的脑残。所以为了自身健康,沈桥果断的选择了闭嘴。

  关爱智障,从他做起。

  “哼,懒得跟你们说了,我要去见老师了!”林沁说着,转身就要进院子。

  陈雪茶拦在门口:“爷爷在见客,你现在不能进去。”

  “有什么人比我还重要?”林沁哼道:“我可是有正事的,我带了东西给老师看的!”

  这个时候沈桥才发现,林沁手上还带了一样东西,用布包裹着,看不出是什么。

  “比你重要的人多了去了。”

  “胡说八道,我是老师亲传弟子,有谁比我重要?”

  “我不比你重要吗?我可是爷爷的亲孙女!”陈雪茶得意洋洋的看着林沁,总算是扳回了一局。

  “且,亲孙女又怎么了?你看林言,他还是我爹亲儿子呢,但是他重要吗?”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陈雪茶语噫,恼羞道:“不管,反正今天我不让你进。”

  “我偏要进去。”

  “我不让。”

  “你拦不住我。”

  “你试试看?”

  “……”

  事情的结果,以两人吵架惊动了院中的陈院长结束。

  “在外面吵吵闹闹干什么,都进来吧。”

  听到了陈院长的话,林沁得意的看了陈雪茶一眼,趾高气扬雄赳赳的走了进去。

  陈雪茶满脸委屈模样:“她欺负人。”

  “没错。”沈桥深以为然。

  “哼,爷爷偏向她,我肯定不是她亲孙女,我是捡来的。”陈雪茶耍起了小性子。

  “这多简单,你找个月黑风高夜的日子,偷偷跟踪她给她一板砖拍晕,然后套麻袋装起来,把她卖到偏远小山村给五六十岁的老汉当小妾,这样就可以报仇雪恨的同时重新赢的你爷爷的宠爱……是不是很完美……”

  沈桥在一旁出馊主意。

  陈雪茶眨巴一下眼睛,似乎在思考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半响后,她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太坏了……虽然我讨厌她,但是这样太残忍了……被爷爷知道了,爷爷肯定会生气的。”

  沈桥叹了口气,为这姑娘的智商捉急。

  就这馊主意,你刚才竟然还思考犹豫了?

  真要是把那妞给卖了,先不说你爷爷会不会生气,林家怕是会把你家书院给拆了……

  人与人的智商果然是有差距的。

  这姑娘看着挺漂亮的,怎么人就这么傻呢?

  两人说话的同时,也步入了院子里。

  既然来都来了,沈桥自然是要找陈院长打个卡。

  院子里,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陈院长依旧坐在院子里,他的旁边,除了林沁之外,还有着另一位年轻人。

  一位很好看的年轻人。

  一位沈桥来到这个世界,目前来说见过最好看,最有可能威胁到他颜值的年轻人。

  温文尔雅,书生卷气。

  当旁边的陈雪茶看见这位年轻人时,惊呼道:“姑苏牧?!”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