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劝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劝阻

  沈桥临摹兰亭序时很认真,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几乎已经可以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但毕竟沈桥心里还是有逼数的,即便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但终究不是真的。

  而且,受限于当时在叶家寨的条件,想要做到完全的天衣无缝几乎是不可能的。

  临摹兰亭序的纸张笔墨,都是叶家寨的山贼从一帮书生身上抢来的。

  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想要完美的作假自然是不可能的。

  即便沈桥已经很努力了,但终究还是有很大的破绽。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这兰亭序若是给一般人看,自然很容易瞒天过海。像林言那样的,打死他都找不出一丁点的问题来。

  即便是在座眼前的这些人,想从兰亭序上找出什么缺点来都很难。

  能被称之为天下第一行书的东西,足以证明沈桥作假的水平。

  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兰亭序。没有参照物,哪怕沈桥临摹的比不过原版,但也足以。

  不过,问题显然不是出现在兰亭序的水平上。

  而是纸张!

  纸张是苏州产的,这一点让沈桥有些没有意料到。

  沈桥已经很努力的在笔墨上做旧,以达到迷惑他人的目的。但还是没想到,一眼就被人识破了。

  不得不说,这个姑苏牧的能力的确恐怖。

  单单只是看两眼,便能发现这么多的问题。

  被姑苏牧一提醒,在场的几人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林沁仔细看了看桌上的兰亭序,的确发生了这个问题。

  虽说她不清楚这纸张的产地,却也能看的出这纸张是今年来生产的。还有这笔墨,的确是有做旧的痕迹。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睁开了眼睛:“难道说,这王羲之此人还尚存于世,更可能……他就在苏州?”

  用苏州生产的纸张写下了兰亭序,又落在了她兄长林言的身上。说这王羲之可能在苏州,的确是有这么可能的。

  “真是没想到,苏州竟然出了这么一位不同凡响之人。”陈院长忍不住感叹,目光在满是欣赏和惊艳。

  姑苏牧点点头,轻笑道:“我这些年游历了各国,走遍了天下,也见识了不少能人大家,书法家倒也见识过不少,但无一人能写出如此水平之作。没有极高的天赋,以及几十年的功底是绝对写不出如此神作。称之为天下第一行书,无可厚非。若是此人真就在苏州,有机会定要去拜访一下。”

  “哼,林言他果然又骗了我!”

  林沁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欺骗,气呼呼道:“给我等着,回去收拾他。这幅字画出自他手,他肯定知道王羲之什么来历,我一定要问出来。”

  林沁打定主意,回去就一定要找林言问个清楚。

  靠!

  沈桥有点慌。

  林言能帮他保密到现在他是没想到的,但沈桥也知道,林言绝对是个墙头草。这辈子能让林言害怕的就三个人,他爹他妹还有李捕快。

  若是林沁这次打定回去定要找他逼问出兰亭序的出处,怕是到时候林言就会很干脆的将沈桥出卖。

  因为是兄弟,所以了解!

  这可不行!

  当初沈桥把兰亭序一百两银子卖给了林言,虽说后来后悔了,但卖了就是卖了。

  沈桥从来没打算跟兰亭序扯上什么关系,也不想出什么风头。

  这要是被林沁找到了自己身上,这到时候可能麻烦就大了。

  “咳咳,我觉得……你兄长他或许应该并不知道王羲之是谁。”沈桥出声道。

  林沁瞪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林言啊!”

  沈桥指了指兰亭序:“你说,能写出如此水平之作的人,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

  “自然是行书大家!”

  林沁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形象,便是一位与老师年纪不相上下的前辈,仙风道骨,气质不凡。

  “那你哥又是什么人?”

  林沁不说话,不评价。

  “所以你觉得,能写出如此之作的大家,又怎么会认识你哥?难不成,这兰亭序还是那位大家欣赏你兄长,觉得他大有前途,所以赠予他?”

  “……”

  这话听着,怎么都像是在侮辱人?

  在场的都认识林言,即便是没有太多交集,但多少也听说过林言的风声。

  苏州第一纨绔草包,不学无术,成天留恋与风花雪月场所,痴迷风尘女子……

  就这样一个家伙,能被书法大家欣赏?

  这怕不是在嘲讽人!

  所以,林沁便很生气的瞪着沈桥:“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显然不现实说不通,所以林言不可能认识王羲之。”

  “那这兰亭序在他手上又作何解释?”

  “之前你不也说了吗?买的!”

  “既然是书法大家,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心血随意的卖掉?这等传世之作是无价的,没有人会卖掉自己的心血。”林沁反驳道。

  一旁的姑苏牧此时也出声附和:“林沁妹妹说的没错,能写出这等作品的前辈,自然是不可能卖掉自己的作品,这是对作品的尊重,也是一位书法大家的尊严,你怎么能用如此恶意揣测书法大家?”

  姑苏牧的话虽然平静,但沈桥怎么都觉得他语气中带着几分刺。

  似乎在针对他。

  沈桥冷笑一声:“若是连饭都吃不起了,作品为何卖不得?”

  姑苏牧摇头:“能写出如此作品的大家,怎么会连饭都吃不上?”

  沈桥冷笑:“能写出兰亭序跟能吃上饭有什么关联?”

  姑苏牧淡淡道:“有如此才能自然不是普通人,有如此才华自然会被很多人欣赏,如此之人,又怎么会连饭都吃不上?”

  的确,这年代一些有钱人就是喜欢装逼。常在家里豢养一些才子,作为装逼的生产工具人。

  才华横溢者,混个一官半职的并不难。

  但却也不是所有有才华的人都能得到赏识,大多数有才华的终究还是一生穷困潦倒。

  这不是一个靠才华就能稳当有饭吃的年代。

  不过或许姑苏牧说的的确也没错,有才华不一定能当饭吃,但能写出兰亭序的王羲之,自然不一定会被饿死。

  但……姑苏牧淡淡的语气让沈桥有些不舒服。

  就仿佛有一种趾高气扬,居高临下的态度。

  虽然很淡,掩饰的很好,但沈桥还是感觉出来了。

  而且,从刚才一开始,对方似乎就一直对沈桥有敌意。

  说不上来的感觉。

  沈桥顿时就呵呵了!

  别人拿姑苏牧当一回事,冠上诗仙的名头,吹捧他。但对于沈桥来说,他也就那么一回事。

  沈桥不至于要把他放在敬畏的位置。

  所以,沈桥也是冷笑道:“你难道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热衷功名吗?”

  “你……”

  沈桥的话,果然让姑苏牧的脸色微变。

  怎么都想不到,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如此跟他说话。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沈桥道:“这王羲之万一是个穷小子呢?万一穷困潦倒吃不上饭了呢?这个时候,所谓的兰亭序难道比得上两个饼香?”

  在场的这些人,身份皆不一般。

  陈院长作为岳林书院的院长,德高望重。陈雪茶作为他的孙女,自然从小备受呵护。林沁就更不用说了,苏州首富的千金,从小含着金汤勺出生。而姑苏牧,被捧着如此高的名声,自然也从来不会缺银子,饿不着。

  他们没有体会过人间疾苦,不知道底层老百姓的生活,所以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艺术作品是无价的这种高尚的话。

  这就是俗话说的吃饱了没事干。

  要真的作品是无价的,去问问穷困潦倒的唐寅卖不卖字画?问问柳永上青楼为什么不给钱……

  所以,当沈桥说出这番话时,在场沉默了片刻。

  “说的不错,的确如此。若是连饭都吃不上,这所谓兰亭序却也不过是一张纸罢了。”

  陈院长点点头,看向沈桥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

  此子竟然能说出这等观点,的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林沁虽然之前有些不服气,但听到沈桥这么说,也沉默了一下。随即握紧了拳头:“既然这样,我更要把这个王羲之找出来。把他请到我林家,保证让他衣食无忧。”

  沈桥:“???”

  剧情不对啊,他不是来劝林沁打消念头的吗?

  怎么现在看来,他还推动剧情发展了?

  ……

  林沁简直说到做到,说完这些转身就告辞了,回家去了。

  沈桥随后也起身告辞。

  陈雪茶见两人都走了,自己也不愿意在院子里待着,也不知道跑哪儿去玩了。

  很快,院子里只剩下了陈院长和姑苏牧。

  院子里沉默了一会儿。

  陈院长叹气道:“几年了,你还是没沉下心来啊!若是你能沉下心来,成就远不止如此。”

  姑苏牧恭敬出声道:“老师教诲的是。”

  陈院长摇摇头:“你嫉妒了。”

  姑苏牧没有出声。

  陈院长也没有再出声。

  他老了,有些事情提醒就好。

  至于到底会怎么发展,他不清楚,也不关心。

  ……

  自从沈桥成为了岳林书院的教书先生之后,酒铺的事情他就彻底不管了。

  店铺一直都是交给巧儿去打理了。

  有了上次沈桥被抓进牢房的例子,巧儿几乎每天都会来沈桥的酒铺里。

  每天看铺子,顺便等沈桥回来。

  大当家依旧没有出现。

  自从那晚遇见李未晞之后,沈桥就再也没见过叶柔竹,但时常从巧儿口中得知叶柔竹的动态。

  叶柔竹似乎人也不在城外,经常一个人往外面跑。

  至于去哪,没人知道。

  沈桥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虽然叶柔竹很厉害,是他认知里面最厉害的人。

  但毕竟上一次叶柔竹受伤的经历还历历在目,要不是那算命的给的丹药,恐怕叶柔竹不死也去掉半条命了。

  所以,对于这个女人到处乱跑,沈桥是有意见的。

  大腿一点大腿的觉悟都没有。

  说起那个算命的,这段时间已经赖在了沈桥的酒铺。

  几乎是每天必来蹭酒,雷打不动。

  之前沈桥看酒铺的时候,还时常给他一套打狗棍法赶他走。

  但自从沈桥去当了教书先生,酒铺交给了巧儿管理。

  巧儿心底善良,也不好赶这个算命先生。算命的脸皮也够厚,丝毫不羞愧趁着沈桥不在,正大光明的进来偷酒喝。

  一开始把巧儿气的不行,一度想动手打他,每次这个时候算命的就趁机跑路。

  久而久之,巧儿也就习惯了。

  时间久了,算命的也跟巧儿混熟悉,后续蹭酒愈发的理直气壮。

  沈桥这个时候并没有时间搭理算命的,已经习惯了他来蹭吃蹭喝。茶楼的装修也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这个时候正是缺人手的时候。

  这个时候,一直驻扎在苏州城外的叶家寨众人终于派上了用场。

  当初沈桥将他们救出来,让他们选择自己的路,可以自行离去。

  当时剩下的叶家寨众人没有人愿意离去,就被沈桥暂时的安置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他们的时候。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风头也过去的差不多,沈桥分批次的将他们送进苏州城,随即一部分安排进茶楼帮忙。

  另一部分被沈桥安排去了城西,整个苏州城最底层,也最混乱的地方,为以后做准备。

  一切都在正常的按照计划发展,虽说时不时还是出点小问题。

  例如对面的醉仙楼得知他家对面要开个酒楼跟他抢生意,跑去一打听,得知开酒楼的是林言。

  当时就听说许文轩气势汹汹的跑去找了林言,问他为什么跟自己抢生意。

  据说两人意见不合就打了起来。

  当时场面一度非常的血腥,要不是两家的侍卫及时拉开,恐怕两个就只能活一个。

  不得不说,两人之间的仇还挺大。

  许文轩认定了是林言当初偷袭他,新仇旧恨一起算。

  两人之间的矛盾,于是就这样定下来了。

  在酒楼的装修时,醉仙楼时不时的派人来捣乱。

  林言不甘示弱,也找人跑去醉仙楼掀桌子。

  三天一打,两天一闹,极其的相爱相杀。

  而这天,几天不见的林言再次慌慌张张的找上门来了。

  “沈兄,完了完了,我妹盯上我了,她逼问我王羲之是谁,说不告诉她,她就要弄死我,我该怎么办?”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