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永和九年是哪一年?

第一百五十三章 永和九年是哪一年?

  当看见出现在院子里的林言时,沈桥明显的一愣。

  我靠,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他在说什么批话?

  此时的院子里,还有许多人。

  陈院长坐在院子里,陈雪茶在一旁泡茶。

  姑苏牧依旧恭敬的站在一旁,林沁此时一脸气愤的小模样,双手叉腰。

  而林言,正好站在几人面前,神色正经,慷慨出声。

  “我不装了,我就是王羲之我摊牌了!”

  在场的几人,听到林言的话,此时都微微的陷入了沉默当中。

  “你是王羲之?”林沁咬牙切齿。

  “没错。”

  “你怎么证明你就是王羲之?”

  “我就是王羲之,我还需要证明吗?”林言理直气壮道:“那兰亭序是不是出自我手?我跟你说是买的,实际上并不是,其实正是我写的。之所以跟你说是买的,纯粹是因为我不想出风头……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一个低调的人。”

  “本打算用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相处,结果换来的却是你们的质疑,所以我不装了,我就是王羲之我摊牌了。”

  林言侃侃而谈,信誓旦旦。

  这表情,这态度,这语气。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在场的人,解释沉默不语。

  林沁的脸色很黑,很气!

  林言是什么货色,在场的人谁不清楚?

  就算别人不清楚,她这个亲妹妹能不清楚?

  从小到大一起长大,朝夕相处,她能不了解林言?

  林言就是王羲之?

  他要是能写出兰亭序,林沁当场就把兰亭序给吃了都行。

  在场的其他人,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林家兄妹,妹妹是苏州第一才女,哥哥是苏州有名的第一草包,这一点人尽皆知。

  现在,林言竟然说兰亭序是他写的,这谁能信?

  在场没人相信。

  林沁冷笑一声:“你说这兰亭序是你写的?”

  “没错!”

  “那日流传在苏州的那两首诗,也是你所作?”

  “正是!”

  “真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啊!”林沁冷笑道。

  “一般一般……其实我一直很低调的,只是不愿意展露出来抢了妹妹你的风头而已。”

  “……”

  林沁想打人。

  “好,你说你是王羲之,我信你了。”

  林沁咬牙切齿的拿出了纸张比笔墨,往桌上一扔:“来,你现在现场给我写一遍兰亭序。”

  “妹妹,这你就俗了!”

  林言摇摇头:“你要知道,想要写出兰亭序这等作品是需要灵感的,可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写的出来。写兰亭序已经耗尽了我的灵感,现在你让我再写一遍,很难……同样是搞艺术的,你应该能理解吧?”

  林沁咬牙:“所以,让你再现场作诗,你也写不出了?”

  “不是写不出,是江郎才尽……当然,指不定哪天我灵感来了,就能写出来。”

  “呵呵!”

  “妹妹,你在干什么?”林言见林沁目光左右看,问道;“你在找什么?”

  “刀!”

  林沁左顾右盼,然后目光停留在姑苏牧腰间的一柄长剑。

  “剑借我一用!”

  林沁拔剑,顿时目露凶光的盯着林言。

  “妹妹,你要干什么?你冷静,你别冲动啊!”林言顿时瞪圆了眼睛。

  我靠,这不在剧本剧情之内啊!

  “别说了,今天我要替爹清理门户,从此我没你这个兄长!”

  “救命啊,弑兄了啊!”

  林言见势不妙,转身就跑。跑了两步,正好看见出现在门口的沈桥,顿时大喜:“沈兄救我,快救我,我妹妹疯了!”

  “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收拾!”林沁气势汹汹的瞪着躲在沈桥后面的林言。

  “你先冷静,冷静一下。”沈桥也是没想到这姑娘竟然脾气如此暴躁。

  “好了,都别闹了,沁儿,放下剑吧。”

  这个时候,陈院长出声劝道。

  老师开口了,林沁这才不情不愿的放下了剑。不过目光依旧凶狠的盯着林言,眼神中对成为独生子女的目标依旧没有放弃。

  见到陈院长开口,林言总算松了口气,顿时低声问沈桥:“沈兄你怎么才来啊?我差点要死了。”

  “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会来这里?”沈桥更是没好气。

  “不是你说的吗?”林言道:“你让我假冒王羲之,我都是按照你说的来啊……谁知道林沁她反应会这么大……”

  沈桥:“……”

  反应能不大吗?

  这鬼话除了林言之外,还有谁会信?

  不过,此时的场面的确是出乎了沈桥的意料。

  昨日在酒铺时,沈桥让林言去假冒王羲之忽悠林沁。

  林沁自然不会信,但只要林言一口咬定,林沁哪怕是不信,也没有太大的办法。

  若是平时,或许林言指不定会因为害怕承认。但一想到能在柳如烟面前装逼,林言必定会守口如瓶。

  一口咬死他就是王羲之。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林沁竟然把林言带到了岳林书院。

  这就见了鬼了。

  在林沁面前胡说八道也就算了,现在还在陈院长和姑苏牧面前瞎说,林沁能不生气吗?

  他果然高估了林言灵机应变的反应。

  “沈兄,现在该怎么办?”林言似乎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有些担心道:“他们好像不太相信。”

  “能相信就有鬼了!”

  “那怎么办?”

  “见机行事,反正你一口咬死就行了!”沈桥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一步走到黑,让林言咬死自己就是王羲之。

  哪怕是挨顿打也值得了。

  “你们俩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林沁气还没消,顿时就看见沈桥跟林言低声窃窃私语着。

  之前在微香院时,林沁便知道沈桥跟林言相识,并且一度认为沈桥是林言的某个狐朋狗友。

  “没什么,就他刚才告诉我他就是王羲之,我表示很震惊。”沈桥道。

  林沁冷笑一声:“他是王羲之?你相信?”

  “为什么不信?林兄是会骗我的人吗?”沈桥反问道。

  林言连连摇头:“我从来不骗人。”

  沈桥一摆手:“你看,林兄都说了他从来不骗人,这还能有假?”

  林沁气结,只感觉碰上了两个傻子。

  “好了,都不要闹了!”

  陈院长这时又出声了,看向林言:“林言,你过来。”

  “陈院长!”

  林言赶紧走上前,恭敬出声。

  陈院长在他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

  “你说你就是王羲之,此话可当真?”陈院长出声道。

  “呃……”

  让林言骗林沁骗其他人还好,但是要当着陈院长的面说谎,林言一时间还是有些说不出口。

  林言一时间有些为难,眼珠子乱转,目光偷偷的瞥了一眼沈桥,发现沈桥目光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什么反应?

  犹豫了一下,顿时一咬牙:“没错,我就是王羲之。”

  “好,很好。没想到林家一门竟然出了两位人才,实属难得,年轻有为啊!”陈院长似乎相信了林言的话,忍不住出声感叹。

  林沁急了,忍不住反驳:“老师,他……”

  陈院长摆摆手,“既然他说他是王羲之,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能写出如此足以流传千古的兰亭序,足以自傲。”

  林言脸红了,开始有些羞愧了……

  他情愿陈院长质疑他,这样他心里也好受点。

  陈院长这么一夸他,倒是让林言浑身不自在。

  就感觉,很心虚……

  不过,事情总算还是隐瞒下来了。

  既然陈院长都这么说了,那他就坐实了王羲之的名头。

  接下来的麻烦应该都没有了吧……

  就在林言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陈院长突然又开口了:“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想问一下你。”

  “啊?”林言一愣,又紧张了起来:“陈院长请问!”

  陈院长点点头:“这兰亭序开篇为‘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我想问下你,这永和九年的永和是哪个年号,这九年,又是哪一年?”

  林言:“……”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