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身份暴露

第一百五十四章 身份暴露

  永和九年是哪一年?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问的猝不及防,问的林言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他哪里知道永和九年是哪一年?

  甚至兰亭序全部内容他都不一定能认得齐,问他这个问题,怕不是在欺负他胖虎。

  林言愣在原地,目光忍不住往沈桥身上飘,试图求助。

  然而沈桥的目光已经神游天外。

  我靠!

  林言内心忍不住要骂娘了。

  见众人都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林言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讪笑,试探问道:“如果我说,这是我瞎编的……你们相信吗?”

  周围一阵沉默。

  显然,没人想到林言竟然给出了个这样的答案。

  “原来如此!”

  许久之后,陈院长点点头:“解开了我所有的疑惑了。”

  这样子,是相信了?

  见状,林言也微微松了口气:“那个,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你们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行离开了?”

  林言开溜了。

  他觉得他不适合呆在这里。

  让他作假骗人没问题,但要是去骗陈院长,林言良心还是有些过不去。

  良心承受了极大的煎熬。

  在场的这些人,无论是哪一个文化水平都要比他高,这一点林言心里还是有逼数的,继续待下去,越可能暴露。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林言决定开溜。

  溜的速度很快,趁着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林言已经溜之大吉了。

  这个时候,沈桥才终于从神游天外回来。

  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林言不知道永和九年是哪一年,沈桥的确知道。

  但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说出来又是一回事了。

  永和九年是他那个世界晋朝的年代,沈桥没法解释。

  所以,他果断的选择了卖林言。

  所幸,事情总算是被他糊弄过去了。

  “老师,林言一定是在骗人,他不可能是王羲之!”

  院子里,林沁咬牙切齿气愤道:“他要是有这等才华,他就不叫林言了!”

  林沁才是在场对林言最了解的人,她根本就不可能相信林言的鬼话。

  “如果他之前说的没错的话,写出兰亭序的那个王羲之,极有可能跟写出‘人面不知何处去’和‘人生若只如初见’是同一个人……那个人很有可能是那位叶公子,绝对不可能是林言!”

  听到林沁的话,一旁的姑苏牧一愣:“你的意思是,你提的这两首诗,与兰亭序是同一个人所作?”

  “没错!”

  林沁点头,她之前从林言口中已经得知证明了这一点。

  苏州这么多年了,怎么会突然冒出两位才华横溢的人。

  如果说写出兰亭序和写出那两首流传千古名诗的人是同一个人,那就说得过去了。

  否则,怎么解释兰亭序和那两首诗都跟林言有关?

  姑苏牧的眼神多了几分震惊:“能写出如此书法,又能作出流传千古名诗之人,世间竟然还有如此能人?”

  即便是以他的目光所看,这两首诗都算得上是上上佳作。能写出如此佳作不算什么,毕竟他姑苏牧在诗词方面颇有自信。

  他的巅峰之作,未必会比这两首诗要差。

  但是,若能作出上上佳作的同时,竟然还能写出堪称天下第一行书之人,这可就不得了了。

  即便是姑苏牧,也不得不对此人佩服至极。

  “如此奇人,倒是真的想见上一面了。”

  显然,姑苏牧也不相信那王羲之是林言。

  “想见那王羲之,其实也并不难。”

  就在此时,陈院长突然出声道。

  让在场其他人一愣。

  林沁惊奇道:“老师,难道你知道王羲之是谁了?”

  陈院长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将目光转移到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沈桥身上。

  “我说的没错,对吧?”

  “呃……”

  沈桥猝不及防,根本没想到陈院长此时竟然会把话题转移到他身上来。

  问他干什么?他又不知……

  沈桥开口变相装傻,但却对上了陈院长的眼神。

  很平静,甚至带着几分慈祥的目光。

  但是,沈桥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一些什么。

  他看出什么来了。

  沈桥突然明白了,刚才林言试图向他求助的动作,显然没有瞒过陈院长。

  于是,沈桥笑了笑:“陈院长果然聪明,的确说的没错。”

  林沁和陈雪茶都是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

  陈院长怎么突然跟沈桥聊起来了?

  两人说什么呢?

  “后生可畏啊!”陈院长望着沈桥,忍不住感叹:“我大概知道李家那女娃为何要向我推荐你了,才华横溢又深藏不露,不错不错。”

  “陈院长谬赞了,我受之有愧。”沈桥摇摇头。

  才华横溢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陈院长似笑非笑道:“所以,我应该称呼你沈桥,还是王羲之?”

  “什么?!”

  听到陈院长的话,沈桥还没反应,旁边的林沁已经惊声了。

  她看了看沈桥,又看向陈院长:“老师,你是说他……他是王羲之?!”

  他怎么会是王羲之?

  这个混蛋王八蛋的家伙,怎么会是能写出兰亭序的王羲之?

  老师是不是搞错了?

  不只是林沁,在场的陈雪茶和姑苏牧眼神中也是冒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沈桥怎么会是王羲之?

  他怎么可能是?

  沈桥摇摇头:“院长你这就说笑了,我是沈桥,并不是什么王羲之?”

  听到沈桥开口,林沁顿时松了口气。

  果然,他不是王羲之。

  就说呢怎么可能!

  在林沁眼里,那王羲之可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没有几十年的功底,怎么可能写出如此水平的书法?

  沈桥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是他?

  林沁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看来,果然是老师猜错了。

  “你能瞒得过他人,恐怕是瞒不过我!”陈院长摇摇头,看着沈桥:“那林言所说,也是受你指使的吧?”

  “……”

  沈桥没说话了。

  姜还是老的辣!

  他能瞒得过其他人,想要瞒过陈院长,果然没那么容易。

  一眼就被他看穿了所有。

  摊牌了吗?

  “陈院长不愧是陈院长,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沉默了片刻,沈桥笑笑:“没错,林言的确是受我指使所言,他并非王羲之。情况特殊,情非得已,还请陈院长见谅!”

  陈院长笑道:“年轻人不愿意出风头,能理解。”

  原本已经安慰了自己的林沁听到沈桥的话,顿时又睁大了眼眸:“你,你真的是王羲之?!”

  林言是受他指使,故意所为?

  那么岂不是说,他就是王羲之?

  这……

  林沁只感觉自己三观有点炸裂。

  他怎么会是王羲之?

  他怎么能是王羲之?

  “我不是王羲之!”

  沈桥摇头,既然都已经被陈院长看穿了,再继续隐瞒下去并没有必要。

  “这兰亭序,的确是出自我手卖给林言的,但我并不是王羲之。”

  “那你是如何得到它的?”林沁追问。

  “这说来就话长了……”沈桥叹了口气:“记得是去年的一个冬天,我在家门口救下一位几乎冻死的老前辈。老前辈为了感激我,便将这幅兰亭序送给了我……至于老前辈的身份来历,我并不清楚。老前辈将兰亭序送给我之后便消失了,再没有了消息……”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王羲之。

  如果沈桥愿意,他完全可以成为王羲之。

  毕竟这副兰亭序的确是他写的,千真万确。

  但是这毕竟不是沈桥的东西,他受之有愧。他真要是承认了王羲之,那他可就算是侮辱了东晋时期的大书法家,还得向全国人民谢罪的……

  于是,沈桥便扯了个故事。

  等到沈桥讲完故事,在场陷入了沉默当中。

  林沁:“???”

  陈雪茶:“???”

  这个故事听起来,怎么感觉有点耳熟?

  好像在哪里听说过类似的?

  “既然是老前辈将它送给了你,那你为何又要卖给林言?”

  “因为我穷啊!”沈桥道。

  林沁瞪大了眼睛:“这等流传千古之作,你竟然因为穷就随意的就卖给别人了?”

  沈桥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是一个粗人,不懂什么文化艺术。既然它能换银子为何不换?我穷的吃不起饭了,我还留着它干什么?再说了,让它呆在一个愿意欣赏它的人手里,总好过在我手上蒙尘……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林沁想了想……好像很有道理。

  可是……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

  “你怎么看?”

  院子里,只剩下了陈院长和姑苏牧。

  姑苏牧微微沉默了几分,随即出声道:“这兰亭序,出自他手。”

  语气认定。

  “这么肯定?”

  “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有些东西是掩饰不住的。”

  姑苏牧出声道:“自信……他很自信,那个所谓的故事他在说谎,这兰亭序多半是出自他手,不过他不愿意承认……”

  说到这里时,姑苏牧沉默了。

  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一点。

  没有想到,兰亭序竟然出自一位如此年轻之人之手。

  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哪怕是高傲如他,也被震惊的不轻。

  究竟是要有何等天赋,才能在如此年轻做出写出如此神作来?

  姑苏牧自认做不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陈院长忍不住感叹,脸上多了几分笑容:“你和沁儿都是我最得意的门生,可惜你志不在朝廷,沁儿又是女儿之身。这沈桥,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听到此话,姑苏牧的眼角微微抽了一下:“老师,你这是打算让他……”

  “再看看吧。”陈院长淡淡道,随后再没有开口。

  ……

  ……

  “你真的是王羲之?”

  “不是!”

  “真的不是?”

  “不是!”

  “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从来不骗傻子。”

  “……”

  半响之后反应过来的林沁,气呼呼瞪着沈桥:“你骂我!”

  “我没有。”

  “你骗了我。”

  “我骗你什么了?”

  “你之前就是在胡说八道,什么救老前辈,什么给你兰亭序,都是假的……”

  沈桥瞥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就,就是假的!”林沁找不到理由,但直觉告诉她,肯定是假的。

  沈桥叹了口气:“你觉得,像我这种水平的人,是能写的出兰亭序的人吗?”

  林沁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桥,摇摇头:“不像。”

  在林沁眼里,沈桥根本就不是她心目中想象的那个人。

  沈桥摆摆手,不耐烦道:“那不就得了,我就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文盲,所以你就别瞎问了,有这功夫,赶紧去找个人嫁了吧,你年纪也不小了。”

  “哼,我嫁不嫁人关你什么事?吃你家大米了吗?”林沁气呼呼的瞪了沈桥一眼,微微眯着眼睛威胁道:“反正你一定在说谎,我迟早会把你的秘密揪出来的。”

  “你随意,你开心就好!”沈桥摆摆手。

  他要回家,没空搭理这姑娘。

  走了一段时间,沈桥似乎察觉到什么,回头,发现林沁正跟在他身后。

  “你跟着我干什么?”

  “谁,谁跟着你了?本小姐回家不行吗?”林沁哼道。

  “你家在哪?”

  林沁眼珠子转悠:“哼,本小姐为什么要告诉你?”

  “算了,随你!”沈桥翻翻白眼,跟女人是不能讲道理的。

  沈桥直接转身回家了,等快到了酒铺的时候,发现林沁竟然还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我已经到家了,你呢?”

  “我,我也到了!”林沁哼道。

  沈桥跟她较真了:“是吗?那你家在哪?”

  林沁顿时一挥手,指着沈桥身后一片街道说道:“这一排的房子都是我林家的,我想去哪就去哪,这都是我的家,不行吗?!”

  沈桥:“……”

  他倒是忘记了这一点,他所租的酒铺,好像就是林家的。当初是林言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了沈桥。

  这么说来,林沁说这一排都是她家的,好像也完全没什么问题。

  有钱就是任性啊……

  沈桥叹了口气,决定不跟这个炫富的小富婆说话了,转身进入了酒铺。

  而林沁得意的哼了一声,也跟着走进了酒铺,目光四处打量着四周。

  “嗯?这里就是你家?原来你是卖酒的呀?!”

  ……多难听的称呼。

  “不会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哼!”林沁傲娇的哼了一声,目光又滴滴的打量着四周,对一切都很好奇。

  尤其是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那些书法作品和诗句,顿时眼睛微微一亮。

  “这些……都是你写的?”

  沈桥没有回答他。

  而此时,听到外面的声音,巧儿的身影从后院走进来:“公子你回来啦?”

  随即,巧儿便看见了林沁。

  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沁,小眼神儿中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你是谁?”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