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章 你们很熟吗

第一百六十章 你们很熟吗

  叶柔竹的语气冷淡。

  一副你有事快说,没事我就走了的态度。

  态度很高冷。

  在外人眼里,叶柔竹一直都很高冷。

  无论是说话语气还是行为,都带着几分高不可攀的气质。

  这一点跟李未晞倒是有些不一样。

  李未晞那女人就是单纯的不近人情,甚至不讲道理。

  李未晞也许是一个好捕快,拥有着非常正能量的理想。也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大腿……相对于沈桥来说。

  但是,她终究还是太冷了点。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的事情对她太大,对她造成了极大的阴影。

  所以哪怕李未晞站在沈桥面前,沈桥都能感受到她那股浓浓与生俱来的冷意。

  不善言语,但说出的话却雷厉风行,行事准则都非常有章程。

  这也是为什么整个衙门都尊敬李未晞的原因,除了她的来历之外,还有她身上与生俱来的那种领导力。

  当然,这可能也是林言惧怕她的原因。

  而相对来说叶柔竹便温柔了许多。

  巧儿之前偷偷跟他说过,大当家以前很开朗活波的。老当家尚在时,一直很宠溺大当家。

  大当家跟别家的小姐一样在温室中长大,虽然身为山贼头子的女儿,却在老当家的保护下有着一个很快乐的童年,读书写字,习武绣花样样皆会。

  一直到老当家过世,偌大的一个叶家寨落在了她的肩头上,叶柔竹逐渐脸上的笑容少了,最后才变成如今这般清冷。

  沈桥一直都很理解。

  不用想都知道当时叶家寨面临的危机,外部有官府虎视眈眈盯着,内部还有自家人背叛出走,同时她还要对叶家寨上百户人口负责,养活偌大的一个叶家寨。对于当时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来说,可想而知有多难。

  稍不注意,可能便会随着一整个叶家寨而落入官府之手。

  山贼窝落入官府之手有什么下场,不言而喻。

  即便是现在,像大当家这个年纪的姑娘,此时也还在上大学。

  而她却凭借着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带着整个叶家寨活了下来。

  这也是叶家寨的人对叶柔竹如此尊敬爱戴的原因,当时叶家寨遭受叶东带人围剿,面临灭顶之灾。而剩下的叶家寨等人,即便是拼着自己死,也要为大当家杀出一条血路来。

  由此便能看出,叶家寨这些人对叶柔竹的爱戴。

  这也是时候沈桥为何会留下叶家寨等人的原因,叶家寨还剩下的这些人,是对叶家寨对叶柔竹尊敬爱戴的人,也是值得信任的人。

  若是之前的那个叶家寨,沈桥虽然也可能会救他们,却也不会太过于重视,更别说把他们安排进苏州城帮沈桥的忙。

  信任很重要。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沈桥不会绝对百分百的信任一个人。

  但要说相对信任,眼前的叶柔竹便算是第一人。

  无他,就单从叶柔竹两次救了他的命,第二次甚至身受重伤差点丧命来说,就已经足够沈桥信任。

  所以,当叶柔竹此时冰冷冷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态度时,在沈桥眼里甚至还有点小可爱……

  小傲娇!

  若是叶柔竹真的不耐烦,又怎么会亲自跑过来问沈桥一句没事她就走了?

  所以,一切不言而喻……

  “没事难道就不能找你了吗?好久不见,我这不是想你……诶诶,你别走啊!”

  看着已经转身朝着门外走的叶柔竹,沈桥始料未及。

  我靠,不是说好的只是傲娇一下,说好的来了就不会走的吗?

  你怎么不讲道理直接跑了啊!

  他赶紧上前去拉住了叶柔竹:“来都来了,先别急着走……”

  叶柔竹没说话,只是盯着沈桥抓住她的那只手。

  沈桥讪讪的收了回来:“误会,误会……”

  叶柔竹没说话,瞥了沈桥一眼,转身走出了酒铺。

  人都来了,可不能随便让她跑了。

  她跑了,沈桥上哪去找这样的宝藏大当家的?

  沈桥连忙追出酒铺,正好撞上那算命先生大摇大摆的走来:“小子,贫道又来……”

  “帮我看下酒铺,里面的酒随便你喝,告辞!”沈桥丢下一句,直接追赶叶柔竹的脚步。

  算命先生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置信的拍了一下脑袋。

  喝多了吗?

  做梦了吗?

  今天也还没喝酒啊?

  他听到了什么?

  随便喝?

  这小子让他随便喝酒?

  平日里喝他一壶酒跟要了他老命一样,追着自己锤。

  今天这小子怎么了,突然这么好心?

  会不会有诈?

  算命先生很警惕。

  不过他这个念头很快就消失了,算命先生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管他呢,反正是他自己说的,先喝为敬。

  ……

  沈桥追出了酒铺,在跑了两条街之后,总算是追上了叶柔竹。

  叶柔竹正漫步走在街头,目光随意的扫视着苏州街道。

  沈桥累的气喘吁吁:“你,你倒是等等我啊,走那么急干什么,累死我了……”

  沈桥这段时间身体锻炼的不错,但他毕竟只是普通人,跟大当家这种听故事就能悟出六脉神剑的高手不一样。

  叶柔竹只是闲庭漫步般走着,就已经够沈桥好一阵追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每当沈桥快要追上她时,就发现两人又拉开了一段距离,等到沈桥再奋力追上,又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

  沈桥这下看出来了,大当家绝对是故意的。

  若是大当家真的想走,以沈桥的小身板压根就不可能追的上。

  叶柔竹目光余光随意的瞥了一眼累的气喘吁吁的沈桥,没说话,嘴角微微扬起。

  “还得多亏了你的那本秘籍,要不然上次我还打不过苏越。”缓过气来,沈桥跟上叶柔竹的脚步,两人并排走在街头。

  沈桥挥舞了一下手:“我觉得我目前在功夫上已经算得上是入门了,你可以传授一下我更加高深一点的功夫吗?例如那天你一道剑气就戳了石头一个洞的那一招?”

  沈桥眼馋那一招许久了,段誉不就是靠着这一招各种死里逃生顺便装逼么?

  若是沈桥也能学会这一招,下次几米之外就能取苏越狗头了,顺便深藏功与名。

  然而叶柔竹并没有搭理沈桥。

  沈桥也不气馁,毕竟他也有点逼数。眼馋是眼馋,但这也得看清自己。

  没有深厚的内力,六脉神剑恐怕是在做梦。

  但这并不影响沈桥刷存在感。

  沈桥跟叶柔竹并排走在街头,嘴里时不时的说着乱七八糟的废话。

  叶柔竹一如既往的极少开口,甚至没有搭理沈桥。

  但是从她略微欢快的脚步来看,能看得出来她心情似乎不错。

  苏州城不愧是江南地区第一大城,车水马龙,繁华至极。

  沈桥跟在叶柔竹身边,从苏州衙门讲到了岳林书院,从苏越一直谈到了姑苏牧……

  套近乎是一门技术。

  当对方没有讨厌你,立刻将自己甩开时,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沈桥要做的,是跟大当家缓和关系。

  之前还在叶家寨时,沈桥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给巧儿讲故事。很多时候,叶柔竹也会靠在门边或者坐在石头上,静静的听着沈桥讲故事。

  久而久之,养成了这个习惯。

  而此时沈桥的喋喋不休,也仿佛让叶柔竹找回了之前的那种感觉。

  就在沈桥还打算跟叶柔竹好好讲一下陈院长的八卦时,叶柔竹突然瞥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你说的那个林沁,就是之前跑掉的那个姑娘?”

  “啊?”

  沈桥满脸茫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大当家这是什么问题。

  “你们……”

  叶柔竹沉默了片刻,目光看向了别处。

  “很熟吗?”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