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完美计划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完美计划

  沈桥脸上的表情在一刹那间凝固起来。

  你们……很熟吗?

  这个问题,问的好。

  问的很微妙。

  问的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当然,问题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他跟林沁很熟吗?

  当然不熟,不但不熟,两人之间还有仇。

  算上这一次沈桥用祖母悖论坑了她,指不定下次见面两人的仇会更大了。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跟林沁的确算不上熟。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但问题不在于这个问题的本身,在于问这个问题的人……

  如果这个问题是林言,是巧儿,是其他任何人来问,都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偏偏问的人是叶柔竹,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

  叶柔竹为什么会问出一个这样的问题?

  这个问题不符合她的身份,不符合她的人设。

  这个问题从叶柔竹的口中问出来,就,就很突兀。

  就跟脾气暴躁,不讲道理的林沁突然跟沈桥撒娇是一样的效果……令人难以置信。

  沈桥转过头去看叶柔竹,却发现叶柔竹面色如常,目光依旧停留在街头巷尾人来人往中。

  而她问出口的这个问题,似乎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嗯?”

  是自己想多了?

  沈桥盯着叶柔竹看了好一阵,都没能看到她脸上有别的什么情绪。

  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沈桥把疑问收回肚子里,摇摇头:“不熟。”

  回答的很干脆。

  叶柔竹也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再开口。

  没有人发现,叶柔竹眼神底闪过一丝异样,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很快再次恢复平常。

  但不知为何,她整个人看上去似乎轻松了不少。

  而沈桥接下来跟叶柔竹的交流,似乎也变得正常了起来。

  沈桥说话的途中,叶柔竹偶尔也会开口,时不时的回答两句。

  沈桥明显能感觉的到,叶柔竹的心情好了不少。

  这让他心中一喜,看来自己旧情怀这一张牌打的果然没错。

  叶柔竹能拖着叶家寨支撑这么久,足以证明她是一个看重感情的人。沈桥只需要打出感情牌,这一招百分百有用。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沈桥开口道。

  叶柔竹回头瞥了他一眼:“去哪?”

  “你来了就知道。”沈桥买了个关子,带着叶柔竹穿过街道,来到了另一条更加繁华的街道。

  这里,便是苏州城人流最多,最繁华的地段。

  在这里有护城河一条不夜街道,有苏州最知名的红院微香院,还有苏州鼎鼎有名的连锁酒楼醉仙楼……

  苏州城最繁华的地段,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叫卖的,说书的,打拳卖艺的,算命的不绝人耳,好不热闹。

  沈桥和叶柔竹在醉仙楼的对面停了下来。

  街道很宽,大概有五六尺之隔。

  叶柔竹的目光停留在醉仙楼门口的这家酒楼,微微皱眉:“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进来了你就知道了。”

  沈桥微微一笑,率先踏入了酒楼当中。

  叶柔竹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还是跟着走了进来。

  当踏入酒楼时,叶柔竹的目光扫视了一圈酒楼,眼睛微微一亮。

  此时,酒楼的装修已经步入尾声,基本上已经装修完毕。

  眼前的装修环境,让叶柔竹眼睛微微一亮。

  这年代的酒楼依旧还是老样子,即便是对面的醉仙楼,虽说装修的美轮美奂,但终究还是落了俗套。

  沈桥很清楚这一点,他想要超越醉仙楼不太可能。在俗套这方面,醉仙楼几乎已经是这个年代的审美巅峰,想要超越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沈桥毕竟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他拥有着远超越这个年代的审美。

  整个酒楼的装修,完全是按照沈桥计划的草图进行,此时展现的场景,也大概还原了沈桥的想法。

  他将他那个世界的酒楼雏形,融合了这年代的风格,进行了大胆的创新。

  论审美这方面,沈桥没怕过任何人。

  一楼的大厅,进门便是小桥流水,加宽了大厅的高度,使原本略微压抑的大厅空旷起来,使小桥流水显得更加灵性了几分。

  大厅的中间是前台,前台的两侧沈桥安置了休息处,软垫座椅沙发,果干茶点安排,就差没空调了……

  沈桥看到了叶柔竹眼神中的惊讶,很是满意:“怎么样,不错吧?”

  叶柔竹目光在酒楼打量了一阵,目光停留在前台处:“这是何物?”

  “前台啊……”

  沈桥没法跟叶柔竹解释一下它的具体用处,到时候沈桥还打算请个漂亮的姑娘当前台,虽然说巧儿最适合,不过沈桥不打算让巧儿抛头露面。

  酒楼的二楼,便是雅间,雅间的装修也充满了创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年头的玻璃太贵了,否则给所有的雅间装上落地窗,那品味瞬间可就上去了……

  虽说落地窗计划破灭了,但沈桥对于雅间的设计也异常的用心。整个酒楼的装修下来一气呵成,不说完美,但也绝对算得上是相当不错。

  从叶柔竹的眼神中便能看得出来。

  叶柔竹算是半个江湖儿女,若是能让他满意,沈桥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大半。

  叶柔竹在酒楼转悠了一圈,原本在酒楼里充当监工的徐老汉等人,听说大当家的来了,赶紧过来打招呼问好。

  在徐老汉等人眼里,即便叶家寨没了,但叶柔竹永远是他们心目中的大当家。

  寒暄了一番,他们被沈桥很快赶走干活去了。

  “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酒楼了。”

  二楼的雅间,沈桥透过窗户指了指对面的醉仙楼:“等咱们开业,就干掉醉仙楼,把咱们的酒楼开成连锁店,开到全国去。”

  酒楼能不能开到酒楼沈桥不清楚,但如果能成,起码要开出苏州城,开到江南地区去。

  情报站是基于酒楼的建立,所以酒楼的连锁势在必行。

  而想要开连锁酒楼最大的问题在于盈利,而要盈利就首先要把抢生意的醉仙楼干掉……

  逻辑完美没有问题。

  叶柔竹目光瞥了一眼对面,又看了一眼沈桥:“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不愧是大当家,一眼就看出了沈桥的想法。

  “不愧是大当家,神机妙算!”沈桥嘿嘿一笑。

  叶柔竹没有搭理他。

  “我建立酒楼,除了想赚点钱,给大家找养家糊口的事情做之外,最大的目的还是在于……”

  情报站的计划,目前知道的人只有沈桥和李未晞,甚至连林言都不清楚沈桥的目的。

  但对于沈桥来说,作为他最信任的大当家,理应也该知道他的计划。

  他的计划中不能缺少了叶柔竹。

  于是沈桥便把他的全部计划全盘托出,包括他建立情报站一系列的计划。

  等到听完之后,叶柔竹眼神中显然有了几分震惊神色。

  她先前只是从巧儿口中得知沈桥要开一个酒楼,于是将叶家寨的众人喊去了帮忙。

  却没想到沈桥在开酒楼的背后,竟然还有着如此之深的目的。

  “这计划……有些……”叶柔竹微微皱眉。

  “大逆不道是吧?”

  沈桥笑道。

  确实,他的这个计划说得好听是收集情报,说得不好听,那就是谋反。

  在天子地盘,岂能允许他人建立这种机构?

  这不是要谋反是什么?

  这计划要是暴露出去,那绝对是杀头的大罪。

  这一点沈桥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不过,沈桥又不得不去做。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沈桥没有护身之法。许家村屠杀历历在目,叶柔竹受伤的事迹也在前。

  沈桥若是没点别的手段,指不定哪天就会不知不觉的被人弄死在床上。

  他的身份很危险。

  更危险的是沈桥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清楚敌人是谁,更不清楚哪天那些敌人还会再来。

  所以与其等死,沈桥还不如主动出击。在敌人来临之前提前把握敌人的信息。更甚者……提前把敌人揪出来,弄死他。

  左右都是死,沈桥自然不介意铤而走险。

  而且,说是谋反,但那也得看情况。

  大张旗鼓的搞情报,收集信息自然是不行的,这种事情要徐徐图之,细雨润无声。

  以酒楼为噱头,吸引江湖儿女前来,将酒楼打造成一个独一无二的交流平台。有了这些人,那么其他的手段便可以操作了。

  江湖儿女为财为名,沈桥只需要弄点手段,他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沈桥信息收集的工具人。

  而且,沈桥还有李未晞这张王牌。

  江南距离京城天高皇帝远,只要沈桥不作死不浪,李未晞完全能够保下他。

  所以沈桥才敢明目张胆的如此计划。

  “所以,你让我去找武林中那些名门正派的麻烦?”

  叶柔竹望着沈桥:“挑衅他们,打响酒楼的名声?”

  “不是挑衅,是交流!”沈桥赶紧解释:“还有,不是去找名门正派,去找那些比较喜欢出风头的人,名气越大越好。你只需要击败他们,剩下的事情交给徐老汉他们去做……他们负责将这些事情在武林中宣扬开,给你造势,把你天下第一的形象立起来,到时候那些不服气的人肯定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咱们再以酒楼的名义举办一场武林大会什么的……保证让咱们的酒楼一炮而红,计划顺利进行……”

  叶柔竹有多厉害,沈桥没有个直面的感观,但是堂堂超一品高手,欺负一些小喽啰应该没问题吧?

  然后让徐老汉他们去买水军,强行把大当家夸成天下第一高手。

  这年代的人民还很单纯,想必他们没见识过水军的威力。只要稍加引导,估计就能骗取很多人的信任。

  这个时候再制造一点矛盾,把事端挑起来。等到事情预热的差不多时,让叶柔竹出来,以她的名义邀请天底下的武林各路高手齐聚苏州举办武林大会一决高下。

  这个噱头想必应该对于那些武林人士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吧?

  到时候,听话的乖乖成为酒楼的工具人,不听话无恶不作的那些绿林好汉,让李未晞关门放狗……

  唯恐天下不乱的沈桥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为何要找我?”

  就在沈桥踌躇满志的计划时,叶柔竹突然看了沈桥一眼,淡淡道。

  “为何不去找你的那个捕快?”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