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的酒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的酒呢

  柳如烟的问题问的让沈桥一愣。

  他为什么在这里?

  对啊!

  他为什么在这里?

  他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哪里有什么问题吗?

  柳如烟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的收起了眼神中的震惊:“叶,叶公子,好久不见啊……”

  在柳如烟的眼里,沈桥还是当初林言身边的那位叶公子。

  “最近可还好?”沈桥嘘寒问暖道。

  “一切如意,叶公子你呢?”

  “我也挺好的,就是很久没去微香院坐坐了,有些怪想你的。”

  “呵呵……叶公子可说笑了,妾身就在微香院,公子若是想妾身了,大可直接来微香院找妾身便是。”

  “穷啊!”沈桥忍不住感叹道:“人穷志短,消费不起。”

  柳如烟掩嘴笑:“叶公子哪里说得话,以叶公子的模样,若是愿意去我微香院,有的是姑娘愿意陪睡,不要钱也行。”

  柳如烟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以沈桥的模样,的确已经达到了夜宿青楼可以不给钱的地步。

  毕竟无论在哪个年代,这都是看脸的社会。长得好看的,就是能为所欲为。

  沈桥不说别的,但生的一副小白脸模样,皮肤白白嫩嫩的,靠脸吃饭是没问题的。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沈桥愿意,他去逛青楼不但不要钱,甚至还能收钱……

  这一点,柳永和唐伯虎两位前辈已经验证过这一点……

  沈桥看了柳如烟一眼,笑眯眯道:“如果是柳姑娘你,不要钱也可以吗?”

  柳如烟桃花眼白了沈桥一眼,眼神妩媚勾人:“那是自然,叶公子……要不要来试试?”

  这女人勾引他。

  出轨了,铁定出轨了!

  沈桥暗自叹了口气,回头买顶帽子送林言去。

  “还是算了……”

  沈桥想了想,拒绝了柳如烟的好意:“我还小,不太适合你说的这种两人运动……”

  柳如烟笑眯眯的,笑的更灿烂。

  两人又瞎扯了一番,柳如烟便以有要事要做告辞了。

  等人柳如烟转过街角,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凝重。

  “小姐,他,他不是死了吗?”一旁的侍女,脸上掩饰不住的震惊:“难道,四长老没有杀了他吗?”

  柳如烟微微眯着眼睛,脸色有点凝重。

  这也是她最想不到的,她当初向四长老提起李未晞时,顺便也提了一嘴沈桥。

  她很清楚四长老的脾气,以四长老的性格,宁可错杀,绝不放过。一个小小的沈桥,自然不会被四长老放在眼里。

  只不过,中途出了点小差错。

  李未晞至今没死,中途出了什么事柳如烟并不清楚,四长老在那之后也失去了联系。

  李未晞没死这她能理解,这女人在她的调查中,实力也深不可测。虽说她没死在四长老手下有些不可思议,但也还算是能理解。

  但一个沈桥没死,这就有些太奇怪了。

  她非常清楚,沈桥只是一个没一点功夫的普通人,这样的人,对于四长老来说捏死简直轻而易举。

  然而,李未晞没死,沈桥也没死。

  这说明了什么?

  柳如烟的心一沉。

  四长老恐怕是出事了!

  之前四长老失去了联系,柳如烟大概猜测四长老可能是提前离开了苏州。

  之后,林言随便还时常来微香院,但身边已经没有了沈桥,林言也闭口不再谈起沈桥,这让柳如烟一度以为沈桥已经死了。

  但是,如今看到沈桥完好无缺,她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若是四长老没事,即便是杀不死李未晞,但解决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沈桥还是轻而易举。

  但沈桥如今还安然无恙,唯一的解释只有……四长老出事了。

  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得通。

  怪不得四长老自那次之后消失没了联系。

  “走,回去,我要去联系总坛的人!”柳如烟沉着脸,加快了脚步。

  前段时间京城据点被端,已经损失惨重。若是四长老再出事,对她们而言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

  等到柳如烟带着侍女转身离开,原本遍布笑容的沈桥,脸上的笑意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看着柳如烟离去的背影,目光沉思。

  这个女人有问题。

  从第一次见面,沈桥便看出了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个女人接近沈桥,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

  就在刚才,她如此惊异沈桥的眼神不会有错,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

  正常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即便是许久不见,也绝对不可能露出这样一副你竟然还活着的表情。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到底在算计着什么?

  这个时候,沈桥突然无比期待自己的酒楼能赶紧开起来了。

  这种对一切都陌生,一切都云里雾里的感觉,很不好。

  沈桥很不习惯。

  虽然他很想当一条咸鱼,但在当咸鱼之前,他必须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沈桥拍了拍屁股,起身回家。

  他要把酒楼的菜单写一下,马上酒楼要开业了,如何策划开业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既然把酒楼开在了醉仙楼的对面,到时候难免会碰上来捣乱的,加上林言跟许文轩的这矛盾,到时候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这要提前找李未晞要点人预防一下。

  至于如何开业,这还需要一套流程,沈桥脑海里大概有了一个计划。

  同时自然还有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给酒楼起名……

  沈桥突然发现,他要忙的破事居然多了起来。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叹了口气,沈桥不知不觉的已经回到了酒铺。

  刚刚踏入酒铺,沈桥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酒铺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酒香味。

  淡淡只是吸一口,沈桥便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

  寒醇是烈酒,但对于早已经习惯了的沈桥来说,算不上多大的反应。

  但能让他一瞬间产生眩晕的感觉,那得是……

  沈桥的心一颤,他心里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目光扫过铺子,沈桥便看见了满地到处是打开的酒坛,酒坛中的酒干干净净。

  密密麻麻的酒坛,几乎要摆满了半个铺子。

  这些酒,几乎是酒铺里目前所存的全部酒量!!

  我的酒呢?

  全被喝完了?!

  ?

  沈桥抬头看去。

  在柜台上,还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此时抱着一个酒坛,迷迷糊糊的昏睡着,嘴里念念有词:“好酒,好,好酒,嗝……”

  “……”

  “咦,你,你回来了?”

  迷迷糊糊中,算命的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沈桥,便露出了一丝笑容,热情的打招呼。

  沈桥沉默片刻,默默从柜台下掏出了一样早就准备好的宝贝。

  片刻之后。

  安静的酒铺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啊……你干什么?啊……你,你不要乱来,救,救命,快来人救贫道,杀人了啊!!!”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