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再得药丸

第一百六十四章 再得药丸

  “冷静,小子你要冷静,你千万别冲动啊,一失足成千古恨……”

  算命先生的酒早就醒了,被沈桥几锤硬生生的吓醒,随即慌不择路的想跑。

  但奈何沈桥早就有准备,直接关门反锁,断绝了算命先生的逃跑路线。

  于是,整个酒铺鸡飞狗跳,算命先生拼命求生。

  “冷静?我已经很冷静了!”

  沈桥手握铁锤,冷笑一声,莫得感情。

  如果可以杀人,眼前这个算命的已经被他弄死很多次了!

  天知道沈桥此时有多想灭他口。

  自己辛辛苦苦攒下了这点家当,一朝就被这狗日的算命先生给喝回了解放前。

  整个酒铺里的所有寒醇酒,全部惨遭了他的毒手。

  他这才出去多久?

  一天不到,就全给他干掉了!

  沈桥能不急眼吗?

  这可都是钱啊!

  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钱,就这样全让他给霍霍了!

  这他娘的理智……换成是谁能忍得了?

  “不就是喝你点酒吗?再说了,不是你之前跟贫道说,让贫道随便喝的吗?”算命先生嘀咕道。

  “我让你随便喝,让你给我全部喝完了吗?”沈桥痛心疾首:“你知道这些酒多值钱吗?你知道它值多少钱吗?”

  沈桥悲痛欲绝。

  他只感觉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全没了。

  拿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此时的算命先生在沈桥眼里,俨然是杀父之仇了。

  算命的显然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眼满地的酒坛:“咳……这不是就多喝了一点吗?年轻人不要那么小气,此乃身外之物,不必过于放在心上。”

  沈桥冷笑连连:“身外之物?我今天就非要打你个身外化身,助你得道成仙!”

  算命的眼神中涌现出惊恐:“你,你别乱来啊,我要报官了啊,真的会死人的啊……啊……”

  算命先生瞬间惨遭毒手,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在屋子里跑路,毫无任何形象。

  “别打了,别打了,贫道错了,别打了,贫道赔你还不成?”

  “还钱!”

  沈桥毫不客气的伸手:“你喝我的酒,打烂我的酒坛,损坏我的酒铺,还有对我的精神赔偿,总共一万两!”

  “一万两,你怎么不去抢?”算命先生瞪圆了眼睛。

  沈桥冷笑的扬起了手上的铁锤。

  “等等……我赔你就是了!”

  算命先生摸遍了上下全身,最后从身上的某处摸出了一个小瓷罐,丢给沈桥:“这个给你,值一万两了吧?”

  沈桥结果瓷罐,看了一眼,狐疑道:“这是什么?”

  “上次救你那女娃的药!”

  “你上次不是告诉我说没有了吗?”

  “上次没有不代表这次贫道没有啊!”

  “……”

  忍不住想动手的心,沈桥毫不客气的将瓷罐收了起来。

  上次大当家身受重伤,靠着这药丸救回一条命,这药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关键时刻能救命。

  收起瓷罐,沈桥再次看向算命的。

  “你还看贫道干什么?”

  沈桥冷笑一声:“区区一颗药丸就想打发我?你那一颗破药丸能卖一万两吗?”

  算命的耿直了脖子:“救命的药丸,难道不值一万两吗?”

  “我现在没病,也死不了,这药丸对于我来说它就不值一万两!”沈桥冷笑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

  “再给我几颗!”

  “……”

  “没有了!”算命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沈桥冷笑的提起了铁锤。

  这个算命的身上秘密可多了,宝贝也少不了。

  不用点手段,恐怕他不会交代。

  这段时间天天来沈桥这里蹭酒,今天还让沈桥白白损失一个亿,这不得从他身上找回点损失来怎么行。

  “真没有了,你就算打死贫道那也是没有了!”算命的一瞪眼,道:“贫道从龙虎山下来时随身只带了三颗,前几年用了一颗,剩下的两颗都给了你,现在已经没有了。”

  “这好办,你回龙虎山去拿不就是了?”

  “没了!”

  “什么没了!”

  “龙虎山没了!”算命的叹气:“贫道乃是龙虎山最后一代传人,也是龙虎山如今唯一仅存弟子了……”

  说了半天,你那什么厉害的龙虎山就你一个人了?

  “你身上真的没有宝贝了?”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算命的连连摇头,顿了顿:“贫道身上唯一的宝贝都给你了,这下可以让贫道走了吧?”

  “滚吧滚吧,以后不要让我碰见你了!”

  沈桥本来就是想打他一顿出口恶气,顺便敲诈一下他。既然他身上没宝贝了,沈桥也懒得招呼他了。

  算命的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往门口挪,走到一半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回来端起柜台上还没喝完的酒坛,抱起来就跑,很快消失不见。

  “……”

  算命先生对酒铺这一波席卷,瞬间让沈桥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

  林言留下的那五万两银子已经投入了酒楼,所剩下的并不多了。而沈桥还有接下来的计划需要用钱,此时也已经是捉襟见肘。

  在沈桥的指挥下,酒铺的蒸馏酒装置之前已经被送入了酒楼,并且被严加看管起来,除了徐老汉那批人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准靠近。

  如今沈桥酒铺的酒被算命的霍霍一空,沈桥几乎是直接失去了收入来源,以至于沈桥干脆直接将酒铺暂时关了,也懒得操心了。

  虽然这一波血亏,但从算命的那里得到了一颗药丸,还算是止损了。

  关键时刻能救命的药丸还是很有作用,这让沈桥也多了一分保障。

  而这个时候,林言也终于从牢房里面出来了。

  经过几天的改造,林言痛改前非,下定决定以后再也不闹事了……牢房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连沈桥都受不了,更别说是林言这种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了。

  这一波牢房蹲的,让林言长了教训。

  “沈兄,我好想你啊!”

  见到沈桥的第一面,林言激动万分。

  沈桥硬生生阻止了林言对他诉衷肠:“有话快说,没事滚蛋!”

  “沈兄,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惨……”

  林言委屈悲愤道:“凭什么打架斗殴,只抓我一个人,不抓许文轩?这不公平!凭什么就我一个人蹲牢房?”

  “你也好意思?”沈桥看了他一眼:“你带着十几个人追着人家一个人打,你管这叫打架斗殴?”

  “谁让他被我逮着的?”

  林言气愤填膺道:“那是他活该,让他不长眼跟我作对。我开酒楼怎么了?他跑过来嘲讽我,你说他该不该打?”

  “他的确该打,但你也是活该,让你蹲牢房是让你长长记性!”

  沈桥冷笑一声。

  “那我也不服,凭什么就我一个人蹲牢房,许文轩就躲过一劫了?这不公平,他跟我应该一样的下场。”

  “你要跟他比?”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他家比我有钱吗?”

  “有什么问题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沈桥看了他一眼:“许文轩上次被你打了,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呢……大夫说没有一个月怕是下不了床,你确定你要跟他一样的下场?”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