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酒楼起名

第一百六十五章 酒楼起名

  要说这许文轩也是惨,跟谁结仇不好,偏偏要跟林言结下梁子。

  当然,跟林言结下梁子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问题就在于……偏偏林言还认识了沈桥。

  这问题就大了。

  自从那次在苏州城,林言跟着沈桥偷袭了许文轩成功之后,他仿佛就解锁了什么奇怪的技能。

  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以前林言跟许文轩的矛盾,基本上都集中于嘴炮上。两人隔岸对骂,互相问候指责对方父母。

  在这个年代,骂人的技术和词汇量显然没有后世那么发达,所以骂来骂去基本上就那么几句彼其娘之等等。

  加上主场基本上都在微香院,作为一个汇聚了文人才子的地盘,林言自然就极其容易吃亏。

  到了最后,怕是被嘲讽的多了,自己翻来覆去找不到新鲜骂人的词汇,于是等到他急眼了,林言就气势汹汹的带上家丁狗腿护卫前去找许文轩干架。

  讲不过就打服对面,这是林言的世界观。

  许文轩自然也不怂,同样带着家里的护卫跟林言一眼不合就打了起来。

  这个年代淳朴的人民,大家都是遵循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君子之战。

  我喊了人,你也去喊人,等到大家的人到了,一字排开,然后动手,各凭本事,看谁这边的人更厉害。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跟许文轩的多年交锋中,林言始终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论嘴皮子,林言显然不是许文轩的对手。论人手,许文轩也未必会虚林言。

  林言有护卫,许文轩自然也有护卫。所以基本上两人每一次交锋,都以护卫们鼻青脸肿收场。

  但自从认识了沈桥之后,林言仿佛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原来打架报复人还可以不用告诉对方,还可以趁机偷袭?

  更加还可以跟对方说单打独斗,然后自己带二十几个狗腿群殴对方……

  林言悟了!

  他突然就领悟了打架的精髓。

  领悟到如何才能在跟许文轩的交锋中占据上风。

  自己都要打对方了,那还管什么面子?

  哪还管他许文轩会不会骂自己无耻不要脸?

  打就完事了啊?!

  于是乎,真要不是守卫士兵拦的快,林言指不定那二十几个狗腿就能把许文轩活活打死。

  对于没能打死许文轩,林言对此有些庆幸,也略表遗憾。

  庆幸的是许文轩没死,否则的话林言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林家在苏州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许文轩死了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即便是林家也不一定保得住他。

  遗憾的是许文轩没死,这个犯人的家伙还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这就让林言不是很高兴。

  不过,虽然许文轩没死,但这一次也去掉了半条命。

  许文轩可能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多年来一直都很憨厚,蠢里蠢气的林言会突然给他来这么一出阴险的招数。

  大家说好了单打独斗,你他娘的竟然带人……你还是个人吗?

  天知道躺在床上的许文轩会怎么祝林言不孕不育,子孙满堂……

  这一次听大夫说,许文轩多半是要在床上待那么十天半个月。即便能下床,这次估计也会留下点什么后遗症。

  所以,林言对这次事情的结果基本上还算满意。

  唯一不满意的可能就是对牢房里的狱卒业务能力产生了质疑和不满,怎么能随便让他爹这种无关人闯入牢房呢……

  要是没有挨上这么一顿打,林言的心情自然是不错了。

  但是被他爹这么一顿抽,林言就直接把这个仇记在了许文轩的头上……毕竟他总不能去抽他爹。

  他不敢。

  “沈兄,咱们酒楼快好了。到时候开业,一定要狠狠的打击一下醉仙楼的威风,最好能将醉仙楼的顾客抢光,气死他不可!”

  林言跟许文轩之间的恩怨,可以从诗词到家庭背景再到个人能力。

  反正这么多年来,两人在任何方面领域都是在明争暗斗。而林言每每吃亏也是两人多次斗殴的导火索。

  所以,即便是这次占了大便宜,但林言没忘记继续从别处打压许文轩。

  例如就对许文轩家的醉仙楼下手。

  要是能把醉仙楼的顾客抢了,多半能气的许文轩直接从床上爬起来。

  “哪有那么容易。醉仙楼在苏州扎根多年,早就积累了极大的人脉。加上许家撑腰,想要抢他们的客户,不容易。”沈桥摇摇头。

  这一点沈桥很清楚,想要从醉仙楼手里抢客户,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该怎么办?”林言瞪大眼睛,他可是要等着这一次开酒楼打许文轩的脸,瞬间证明给他爹看,自己也能有出息的。

  他为了这个计划可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老本啊!

  那可是他为了迎娶柳姑娘攒下的全部身家呐!

  “当然是要精准定位。”沈桥看了他一眼,出声道:“醉仙楼的定位是中高端酒楼,每天接客基本上都是达官贵人,苏州城有头有脸的人。许文轩在官场有人脉,想从这方面抢他们的人,基本上不可能。”

  “但是咱们也是有优势的,咱们走亲民政策。普及大众,把咱们酒楼的名声营销打出去。”

  “何为营销?”

  “营销就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反正首先要把咱们酒楼的名声打出去,起码在苏州城,要让苏州城的所有老百姓,都知道有咱们这个酒楼,同时也可以蹭一下热度什么的,例如把醉仙楼当成同行拉出来跟咱们酒楼对比,用咱们的优势去抨击醉仙楼……反正怎么恶心对方怎么来,以最快的速度打响咱们酒楼的名声。”

  碰瓷同行,在沈桥那个世界有某个手机品牌干的风生水起……

  林言听的云里雾里,似懂非懂:“那,那要怎么做?”

  “这个我自有办法,而且还有另一点。许家有官场的人脉,所以苏州城的那些达官贵人基本上给许家几分面子,平日里宴席什么的都选在了许家。但是,你们林家总不能比他许家差吧?许家在官场有人脉,你们林家在生意场上人脉也不少吧。”

  “那是自然!”林言脸上有几分骄傲:“我林家别的不说,在生意场上,整个江南地区,谁都要给几分薄面的。”

  这倒不是林言吹牛,苏州作为江南地区最富庶的地区。苏州首富的身份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苏州的首富,几乎已经可以相当于江南首富了。林家的资产生意遍布整个江南地区。以林家的能力,恐怕人脉关系也恐怖如斯。

  “可是,那都是我爹的人脉,跟我没什么关系啊!”林言奇怪道。

  沈桥看了他一眼:“你是你爹亲生的吗?”

  “这不好说……”

  “……”

  “你是不是你爹亲生的这点咱们不讨论,但是别人都知道你是,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林家的独子,等到以后你爹死了,林家就是你做主。所以,你可以代表你爹!”

  沈桥说道:“你可以借助你爹的人脉,拉拢一下你爹那些生意场上的人脉,对咱们酒楼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林言一想,好像的确有点道理。

  他爹死了,以后林家就是他做主,以后也就再也没人敢打他了。这么一想,似乎他爹死了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呸呸呸!

  如此大逆不道的念头在林言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赶紧甩出了脑袋。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四周,自己亲爹不在。

  虽说他跟他爹之间有着不可调节的矛盾,但林言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还好,还好!

  林言松了口气。

  这想法要是被他爹知道了,估计林言少说又的挨一顿毒打了。

  “这点没问题,苏州城这里我应该还是能喊些叔伯来支持一下咱们酒楼的。”

  林言这些年没什么能力,但是脸还是混熟了。他作为林大富的儿子,这就是最好的人脉能力。

  即便是不祭出他爹,林言依旧还是能扯皮条,拉一下人脉来支持一下的。

  毕竟,首富的公子开酒楼,想要人不关注都不行。

  谁知道这其中后面没有首富的授意?

  这可是一个跟林家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沈桥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得靠关系!

  没得关系,一切都是空。

  没有将林言拉下水,沈桥一个人想做这些恐怕并不容易。虽说还有个同伙李未晞……算了有她没她没太大区别。

  林言在这方面出钱又出力,沈桥若是不能让酒楼盈利,那可就是真的对不起他了。

  不过,对此沈桥很有自信。

  许家有官场的人脉,林言自然可以借助林家生意场上的人脉。在这方面,自然就不用再担心许家的问题。

  而对于如何宣传酒楼,沈桥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

  他讲计划跟林言简单的说了一下,确定了一下计划实施方案。

  沈桥提出来的方案很新颖,虽然林言看不太懂,但也能感觉到与众不同,有搞头。

  于是,一切就敲定下来。

  一切都准备就绪,那么接下来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最后一个问题。

  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关于酒楼的起名问题。

  一个优秀的酒楼名字至关重要。

  要能体现出酒楼的特色,更不能落入俗套,最好还要吸引人点。

  于是,关于这个问题,沈桥跟林言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既然是咱们兄弟二人开的酒楼,名字自然要与咱们二人有关,不如就叫‘兄弟楼’吧?”林言激动道。

  “???”

  “兄弟楼不好听?我觉得挺好听的啊,那叫‘言桥楼’?”

  “……”

  “许文轩家的叫醉仙楼,咱们叫屠仙楼,怎么样,正好克他们……”

  “……”

  沈桥发现了,他跟林言讨论酒楼的起名果然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以这草包的能力,果真是起不出一点人样的名字来。

  “这些你都不满意,那沈兄你说,咱们应该起个什么名字好?”

  林言对于沈桥否决他这些‘完美’名字略微有些不平。

  他起的名字真的很好听啊,有寓意,也有内涵,还有很霸气的……怎么就不行了呢?

  “起名字,当然是要文艺一点。咱们是开酒楼的,最重要的是要吸引那些文人骚客的注意力,有他们的加持,更有助于打响咱们酒楼的名头。”

  沈桥瞥了林言一眼,得意道:“所以咱们的酒楼就应该叫……”

  “骚楼?”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