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铺天盖地的宣传(二合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铺天盖地的宣传(二合一)

  醉仙楼。

  二楼雅间。

  许文轩在旁人的搀扶下坐下,他的脸色铁青,周围众人也无人出声。

  许文轩的眼神阴狠,充满了以往所没有的阴霾。

  “我要让他们死!”

  许文轩咬牙切齿道。

  以往时,许文轩跟林言之间的矛盾虽大,但却也没有到了这个地步来。

  虽然互相骂仗打架,但表面上都和和气气。即便是打架,伤的也是自家护卫。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林言不讲江湖道义,他卑鄙无耻的对许文轩下手了。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已经在苏州城传遍了。

  整个苏州城的人民都知道他许文轩被林言给打了,被那个所有人眼中的草包废物给打了。

  这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尤其是得知这个消息传入了他爱慕的柳如烟耳中,更是让许文轩恼羞成怒。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丢了面子,那就比死都要难受。

  这让许文轩无比的痛恨起林言来。

  尤其是他还严重怀疑上次他被人敲闷棍也是林言所为,新仇旧恨,这笔账要一起算。

  “许公子,这个仇咱们绝对不能善罢甘休。等有机会了,咱们一定要找回场子去!”

  在场的众人,也皆是苏州城有头有脸的几位公子哥。

  他们自然也是瞧不起林言,站在许文轩这边的。

  虽说跟林言之间的恩怨并不深,但他们乐意见得林言倒霉。

  “没错,这次被他小子阴了,下次咱们再阴回来就是了。他林言也不是二十四小时身边都有护卫。只要他还在苏州城,总有机会落单的,到时候报仇的机会自然就来了……”

  许文轩的目光阴沉着,脸上的伤再配上如此神色,更显的凶狠。

  此时的他,哪还有之前那几分翩翩风度的形象?

  “这个仇,迟早是要报的。到时候,我定要打断他两条狗腿,谁拦着都没用!”许文轩咬牙切齿道。

  杀人,许文轩自然是不敢的。

  他不是苏越,没有丧心病狂到那个程度。他许家虽说有实力,但也没能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就如同林言不能杀他一眼,他也不能杀林言。

  但是即便不能杀对方,许文轩也一定要林言好看,至少要打断对方两条狗腿。

  “还有,这林言欺人太甚,跑到我醉仙楼对面来开酒楼了,实在是欺我许家没人!”

  许文轩的目光透过二楼的窗户看了一眼街道对面已经装修好的酒楼,脸色更加难看。

  如果说林言跟他打架是个人恩怨,那么林言开酒楼,那就是赤果果的跟他许家作对。

  谁不知道,他许家正是靠着醉仙楼起家的?

  他爷爷靠着醉仙楼,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将醉仙楼开满整个江南地区,同时在其他行业开花,几十年下来攒下了偌大的家产。

  即便如今许家的生意做到了很多领域,但醉仙楼依旧是许家极为重要的产业。

  谁不知道,苏州最大的酒楼就是许家的醉仙楼?

  醉仙楼名声在外,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江湖有头有脸的人,在宴请宾客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醉仙楼。

  正因为有如此人脉和口碑,让醉仙楼在苏州几十年地位无人能撼动。

  苏州城不是没有开酒楼的,但基本上都要避醉仙楼的锋芒,没人会做以卵击石的蠢事。若是想开大酒楼,也都得跟他许家打声招呼。

  没有他许家的允许,谁在苏州城开酒楼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谁能想得到,林言就做了这样的蠢事。

  他开了酒楼,不但开了酒楼,甚至还把酒楼开到了醉仙楼的对面……

  这即便是个傻子都知道,林言这摆明是冲着许家来的。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许家的人的确是吓了一跳。林言跑到醉仙楼对面来开酒楼,什么意思?

  林言毕竟代表的是林家,莫非这是林大富想要插手苏州酒楼这块肥肉了?

  这个消息让许家很是忌惮。

  若是别人还算了,但林家的实力实在是过于强大。若是林家真的要插手酒楼生意,那对于许家来说的确是一个劲敌,恐怕问题就大了。

  林家的生意遍布江南地区,比他许家更要大了不少。若是林家插手酒楼生意,醉仙楼恐怕会遭受极大的打击。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林家的行为并不是出自于林大富的授意。

  虽说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林言的酒楼的确背后没有林大富的关系。

  也就是说,这酒楼是林言自己开的,跟他爹没有一点关系!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许家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既然没有林大富在后面授意,那么区区一个林言,自然不必要放在眼里。

  在苏州城不少人眼里,林言的行为无疑是在作死。

  没有他爹,他林言算个什么东西?

  就凭他也想开个酒楼?

  先不说他会不会做生意,单单他把酒楼开在了醉仙楼的对面,这便是个极其愚蠢的决定。

  他想干什么?

  跟醉仙楼抢生意吗?

  恐怕是要笑死人。

  若是林大富来了或许还有点机会,但是就单单凭林言也想跟醉仙楼抢生意?

  实在是自不量力。

  苏州谁不知道他林言是个草包废物,不学无术就算了,从小偷鸡摸狗,留恋青楼,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纨绔。

  醉仙楼经营多年,人脉和口碑极深,并且手段极多。区区一个林言就想从许家手里抢生意,怕是让人笑掉大牙。

  若是他把酒楼开在其他地方,避开醉仙楼,还有可能把酒楼开下去。但想跟醉仙楼硬碰硬,那简直是找死。

  但是林言的行为,无疑又符合所有人对林言的认知。

  所以,很多人都在等着看笑话。

  等着看林言的酒楼到时候惨淡收场。

  到时候,又能成为苏州城人民饭后茶余的笑料谈资。

  虽说大家都很清楚,林言开酒楼就是来丢人的,但对于许文轩来说,这也是一件值得气愤的事情。

  谁不知道他许家醉仙楼的实力,那林言还堂而皇之将酒楼开到他家对面,这不是摆明不把他许家放在眼里吗?

  “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他酒楼开了,如何收场!”

  旁边一位公子哥不屑道:“那林言有什么能力?到时候开业若是一个顾客都没有,恐怕会笑掉大牙。”

  “林言的确是个草包,不过他身边那个人有点东西。”

  另一人出声道:“如果没记错,他就是之前出现在微香院,写出了‘桃花依旧笑春风’的那个叶公子,有些才华,不容小觑。”

  “一个破文人而已,有点才华有什么用。做生意需要什么才华吗?那林言想不靠家里就来开酒楼跟许兄的醉仙楼碰,那不是痴心妄想吗。让那姓叶的本事再大,又有什么用?”一公子哥不屑道。

  这时,许文轩阴沉着脸,沉声道:“不管如何,我要让林言到时候颜面无存,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他酒楼开业那天,我不希望任何人出现在他的就酒楼里。”

  “许兄放心吧,我们到时候打声招呼,咱们这个圈子的人定然不会有什么人去他的酒楼。再者,苏州城谁不知道许兄的醉仙楼的名气,放着醉仙楼不去,几人会去他那酒楼?到时我们再找点人去闹点事,定然让他惨淡收场……”

  一公子哥自信满满道。

  许文轩微微皱眉:“找人闹事,万一让衙门的人知道……”

  “放心吧许兄,这点我自然有自信,绝对不会供出咱们的。”

  “很好!”

  许文轩阴冷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冷笑:“等到他林言开业那天,我定要过去羞辱一番。到时候若是有机会,我还要报所有的仇……”

  ……

  ……

  “沈公子,你找俺?”

  酒楼里,徐老汉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沈桥。

  沈桥点点头:“需要你去办点事。”

  徐老汉顿时道:“公子尽管吩咐。”

  沈桥将一张早就写好的海报放在徐老汉的面前,说道:“你等下拿着这个去找个印书的书坊,去把这份广告印五千份。”

  “公子,这是何物?”

  徐老汉莫名其妙的看着桌上公子所说的广告,广告是何物?

  只见广告上写着些什么……徐老汉没读过书,看不懂。

  “你听说过小广告吗?”

  徐老汉摇头。

  “那就行了,别问那么多,赶紧去印就是了!”

  沈桥摆摆手。

  “好嘞!”

  既然公子有需求,徐老汉很勤奋的就出马了。

  沈桥松了口气,感谢这个世界上有早早的就有了印刷术。

  否则沈桥想要印广告恐怕还需要废点力气。

  开酒楼,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营销,这是沈桥从开酒铺中的经验吸取的宝贵教训。

  当时沈桥本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原则,佛系的开了酒铺。

  结果差点没饿死!

  这让沈桥深深意识到不能小看了这个时代,若是没有足够的曝光量,哪怕再好的东西恐怕也会被埋没。

  所以,为了不重蹈覆辙,沈桥做足了准备。

  营销嘛,这点说起来也很容易。

  在这个没有手机网络的年代,传统媒体曝光自然是最好的办法。可惜这个年代还没有报纸这东西,否则还能让沈桥省下不少的力气。

  以后倒是可以考虑办个报纸什么来着,成天在报纸上编苏越许文轩等人的断袖龙阳风流故事恶心他们……

  既然没有报纸,沈桥自然就只能使用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贴小广告!

  铺天盖地的广告洗脑,无疑是最好的广告效应。广告最大的作用,是在对人一遍又一遍的洗脑下而产生的记忆。

  就比如说当年红极一时的某白金广告。

  虽然广告脑残,但是却也是用着这种洗脑方式,让全国人民记住了它……

  沈桥打算复制这种办法,将寒醇楼名声打出去。

  发广告传单,便是沈桥的办法。

  徐老汉办事的效率很快,一天的时间,五千份广告传单便已经新鲜出炉了。

  虽说只能印刷文字,没有后世那种花里胡哨五颜六色的东西。

  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也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创新。

  “徐老汉,你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今晚你带着他们,将这些广告传单贴满苏州城。”

  “贴,贴满?”徐老汉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公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你就别管了,你只管去贴就是了。还有,再找几个人,继续印刷几千份,然后让他们去大街上发,逢人便发,这一次,务必要将咱们酒楼的名声打出去。”沈桥摆摆手。

  虽说在这个年代贴小广告,不知道会不会被官府的人抓,治一个扰乱社会环境的罪,但显然这不是沈桥所考虑的问题。

  他要借助这个办法,将酒楼的名头打出去。

  别的不说,先要让苏州城所有的老百姓都知道有一个寒醇楼.

  所以,沈桥双管齐下。

  晚上贴小广告,白天发传单,这一次,务必要满世界高调的将寒醇楼的名头打响。

  徐老汉很快就带着人去干了。

  而这个时候,寒醇楼的招牌终于送到,这个时候,酒楼开业,终于提上了日程。

  ……

  这天的苏州城,似乎发生了点什么变化。

  城东,一户普通的民居门口,老王向往常一般起床。

  老王是位教书先生,年轻时候几次考秀才,考了四五次没考上,后来心灰意冷,便在一家私塾当老师度日。

  这日,老王往常一样出门打算去私塾教学。

  才刚出门,便发现自家门上竟然贴着几张纸。

  “妈的,是什么人这么没有素质?”

  老王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撕下贴在门上的纸,瞄了一眼,楞了一下。

  只见这纸上,用非常大的漆黑字体写着一段话:

  “震惊,苏州城一新开酒楼吊打醉仙楼,原因竟然是因为它!”

  “天下第一烈酒,什么玩意?”老王目光继续往下看,又看到了下面前所未有的标题党话题。

  “文人为何半夜惨叫连连……”

  “商贾家中银子为何频频无故消失……”

  “苏州城为何惊现天下第一烈酒……”

  “……”

  一连串触目惊心的话题,顿时就吸引了老王的注意力。

  “寒醇楼?什么地方,苏州城什么时候出现了个寒醇楼?竟然比醉仙楼还厉害?这倒是想要见识见识了……”

  老王是个老酒鬼,平日里没事喜欢去喝点小酒。这纸上所写的天下第一烈酒,的确让老王心中一动。

  这寒醇楼,有空倒是要去见识见识。

  老王收起纸,回头走了没几步,却发现在不远处,他目光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是如此般的广告。

  “寒醇楼即将开业,所有酒菜半折起,买一送一,童叟无欺!”

  “寒醇楼,比醉仙楼更懂你的酒楼……”

  “论醉仙楼跟微香院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

  这一天,苏州人民醒来,便经受了来自寒醇楼铺天盖地般的震惊体洗脑。

  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广告模式,引人注目的标题党,还有醉仙楼那些不得不说的秘密,吸引了苏州人民的议论纷纷。

  这一日。

  寒醇楼,火了!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