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找茬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找茬

  寒醇楼火了!

  未开业而先火!

  这一日苏州城人民百姓早上醒来,便被寒醇楼的消息刷屏了。

  满街道的小广告,铺天盖地的震惊体。

  以博人眼球的话题,瞬间就抓住了苏州城老百姓的好奇心。

  短短半天的时间,便让苏州城的老百姓记住了一家名为寒醇楼的酒楼。

  事实证明,无论是在哪个年代,八卦永远都是老百姓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什么天下第一烈酒,什么花式吊打醉仙楼,走在时代前列,引领酒楼革命的新面貌……

  这些新颖并且足够的话题,深深抓住了苏州城老百姓那颗好奇的心。

  这个年代的老百姓相对来说还算是淳朴的,简单来说,就是要脸。

  一般来说,虽然不一定实事求是,但却也不会信口开河。

  像沈桥这样不要脸一边瞎扯博取眼球,一边疯狂蹭醉仙楼热度的人显然是很少见的。

  但是效果也很显然。

  短短半天的时间,寒醇楼就火了。关于这家据说脚踏醉仙楼,花式吊打醉仙楼的酒楼,苏州城人民表示了极大的好奇。

  就连酒楼还没开业,就聚集了一帮前来看热闹的人。

  寒醇楼的话题性,逐渐的提高。

  ……

  “许兄,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醉仙楼内。

  许文轩的脸色极差。

  今天一早醒来便收到下人的禀报,说有个寒醇楼出名了。

  许文轩一开始并没有把林言的酒楼放在眼里,甚至还打算到时候对方开业,他还要去看笑话奚落一番。

  但谁能想到,仅仅一夜之间,寒醇楼突然就出名了。

  热度一下子比他许家的醉仙楼还要高,这个消息无疑让许文轩感觉到几分不妙。

  就连许文轩他爹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谁他娘的能想到,还能这样打广告?

  谁能想到,这寒醇楼竟然能在短短半天的时间里让苏州城老百姓给记住?

  许文轩的目光盯着眼前的那张纸,上面印着的正是沈桥的广告词。

  越看,他的脸色越难看。

  “简直欺人太甚!”

  许文轩脸色铁青。

  这上面的广告词不单单是新颖并且有趣,即便是许文轩来说,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上面的广告词实在是太劲爆。先不论内容的真假,就单单这种形式,已经足够让人记住。

  更过分的是,这上面的广告词,无处不在踩他醉仙楼。

  这寒醇楼完全就是踩着他们醉仙楼在宣传。

  虽说没有明示,但明里暗里都在拿他醉仙楼作比较,甚至还各种子虚乌有的黑醉仙楼。

  这些黑醉仙楼的话题很离谱,甚至还暗指他许家醉仙楼有些不可见人的勾当。

  虽然没有明示,但这也完全是搅合稀泥,他许家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了。

  苏州城老百姓哪里会管这些事情的真假,只要足够劲爆的话题,就是他们感兴趣的。

  “这林言不是个草包没脑子的家伙吗?他怎么会想得出这样的宣传方式来?”

  一位公子哥脸上满是诧异和不解的神色。

  在座的这些人多少跟林言有些矛盾,不少人基本上都是跟林言从小看着长大的,对林言究竟有多少能力了解的清清楚楚。那林言一个草包,怎么能想出如此歹毒的招数来?

  以黑醉仙楼为话题吸引目光,然后铺天盖地般的广告洗脑打响寒醇楼的名声。随即,又各种不要脸的踩醉仙楼。

  此计,实在是歹毒!

  那林言一个草包,怎么可能想得出这种法子来?

  “不是他想的。”

  许文轩阴沉着目光:“是他身边那个人,那个姓叶的!”

  他身边那人?

  在座的各位公子哥们想起之前在寒醇楼门口看到那个林言身边的人,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他?!”

  “怪不得如此,原来是他在幕后指使!”

  “我就说,单靠林言那草包,怎么可能敢在醉仙楼对面开酒楼,果然是背后有高人指点。原来这一切都是那姓叶的干的,果然是他!”

  “……”

  “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一位公子哥有些不解道:“之前他在微香院写出‘桃花依旧笑春风’后,也有不少人打听过他的身份,后来柳姑娘手上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听说也是出自他手。不过,微香院的老鸨和柳姑娘却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来历,只清楚他姓叶。这就奇了怪了,这个姓叶的好像是凭空出现了一般,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可天底下能写出这等诗词之人,又岂会是平平无奇之辈?”

  这个问题也让在场的这些人有些不解。

  苏州城的那些才子们,稍微有点才华的,简直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才华横溢一般。

  而能写出这等流传千古诗词之人,怎么却又前所未闻?

  “他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向我许家的醉仙楼开战!”

  许文轩阴沉着脸:“我倒真想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事,敢跟我醉仙楼斗!”

  有人担心道:“可这次寒醇楼的名声算是打出去了,恐怕开业那天会有不少人前往捧场见识的,到时候恐怕想要打压对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寒醇楼突然把名气打出来了,醉仙楼想要看到寒醇楼开业无一人捧场的计划自然失败了。

  他醉仙楼人脉虽广,但也拦不住偌大的一个苏州城人民老百姓的好奇心。

  “那就让它尽情的打名气吧!”

  许文轩毕竟不是傻子,在最开始的愤怒之后,他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目光停留在桌上的纸上,很快,他心头浮现起一个计划,冷笑一声:“到时候我倒要去看看,他寒醇楼究竟是如何夸下海口的,我想见识见识,天下第一烈酒究竟有多烈!”

  听到许文轩出声,在场的其他公子哥也是眼睛一亮。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那寒醇楼竟然敢夸他们有天下第一烈酒,到时候咱们就去见识见识。若是没有什么第一烈酒,咱们就可以趁机砸场子啊!”

  “虚假宣传,到时候定要让他们好看,让他们颜面扫地!”

  没有人相信寒醇楼会有什么天下第一烈酒。

  一个小小的寒醇楼,怎么敢夸下如此海口?

  那个姓叶的的确可能有些才华,想出了如此与众不同的宣传办法。

  但是,那也仅仅如此而已。靠着愚弄老百姓博取来的关注,只能算作是投机取巧。

  至于那宣传上所说的什么烈酒,也定是胡扯一样。

  难不成,那姓叶的还会酿酒?

  这个念头在许文轩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他有些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那姓叶的若是能会酿酒,他许文轩当场就把眼前这张桌子吃下去。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