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这酒真烈

第一百七十二章 这酒真烈

  酒足饭饱后,桌上满是残羹剩饭。

  三人各自摊在位置上,一动不动,满足的摸着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饱嗝。

  “真,真好吃!”

  一人脸上满是满足的神色:“大哥,这家酒楼的饭菜真没的说,绝了!”

  “没错,即便是山珍海味也跟这差不多了吧?”另一人点头。

  “没错……”

  刀疤脸同样满意的出声,然而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顿时坐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混账,你们都在干什么?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

  剩下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今天是来捣乱的,不是来捧场的。

  “可,可是这里的饭菜实在是太香了……”一人小心翼翼道。

  “妈的!”

  刀疤脸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是奉了许公子的命令来捣乱找茬的,但是谁知道这里的饭菜实在是太香了,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那怎么办?

  这要是不能找茬,回去许公子会问罪的。

  刀疤脸略微一想:“既然饭菜找不出问题,那就从酒水找,他们不是说他们的寒醇酒是天下第一烈酒吗?咱们就从这里找事,什么酒敢号称天下第一烈,实在是狂妄!”

  剩下两人也是惊喜道:“对啊,就算他们的酒再好,也不可能说是天下第一吧?”

  说罢,刀疤脸将桌上哪一户送的寒醇酒打开,才刚刚打开,浓郁的酒香便飘散开来。

  在场的三人皆是眼睛一亮。

  “好,好酒!”

  三人的眼睛都直了。

  “妈的,别发愣了,咱们是来找茬的!”

  刀疤脸骂骂咧咧,心里默念自己是来找麻烦的。

  “香又怎么了?天底下香的酒也不少,它凭什么敢称第一?”

  说着,刀疤脸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随即,一饮而尽。

  酒刚入喉,刀疤脸的脸上就变了。

  “大哥,你怎么了?”

  “酒有毒吗?”

  “……”

  “好……”

  刀疤脸硬生生的将那个喝字给吞了回去,他的脸色变得非常的精彩。

  “好难喝!”

  刀疤脸咬牙开口。

  烈酒,足够烈!

  这是他这辈子喝过最烈的酒。

  酒入喉,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喉咙里开始燃烧起来,火辣火辣!

  劲道!

  “难喝?”

  剩下两个人也是一愣,对视了一眼,纷纷给自己倒上一杯。

  “你给我留点,别全倒了!”

  “我也尝一下!”

  酒入喉,剩下的那两人也是眼睛亮了起来。

  那火辣辣的感觉,那仿佛让人精神升华的感觉。

  这,这就是烈酒吗?

  一瞬间,几人仿佛感觉打开了人生的新大门,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一般。

  这才叫酒,这才配叫酒啊!

  这他娘的才是天下第一烈……呃……

  片刻后,一壶酒已经见底。

  桌上的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

  事情,好像朝着奇怪的方向去了!

  他们不是应该来找麻烦的吗?

  可是他们现在这是在找茬吗?

  “妈的!”

  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的刀疤脸直接站了起来,准备直接找茬。

  “这酒真难喝……”

  可是他刚刚才站起来,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这酒太烈了,是他以前没有接触过的烈酒。

  刚才这一下喝的实在是太猛,这一下酒劲直接上来。

  一时间,刀疤脸只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直接啪嗒倒下。

  “大哥?!”

  其他两人一惊,正要起身,也在一时间感觉到了天旋地转的醉意。

  啪嗒,两人也倒下了。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几人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酒……真烈!”

  ……

  这一日,寒醇楼开业发生了一奇观景象。

  这日出现在寒醇楼的客人,有将近一半的客人醉倒了。

  其中不乏一些自认为酒量海量的人,还有一些人,平日里连喝十八碗烈酒面色不变。

  但是这一次,他们仅仅只是喝了一小碗寒醇酒便倒下,不省人事!

  这个消息,迅速的传遍了苏州城。

  先前,寒醇楼广告宣传寒醇酒乃是天下第一烈酒,当时这个消息大多数人嗤之以鼻。

  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竟然敢自称天下第一烈酒,岂不是笑掉大牙。

  所以,寒醇楼开业的第一天,不乏有人来挑战找事,想见识见识这烈酒,究竟有多烈。

  残忍的现实,狠狠的给苏州城那些不信邪的人上了一课!

  当天,据说寒醇楼一板车一板车往外运醉酒的客人,场面一度十分壮观。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人口贩卖了呢。

  寒醇楼火了,伴随着的寒醇酒也火了!

  寒醇酒是不是天下第一烈酒,这个话题尚且还有很大的争议。

  但是寒醇酒作为苏州城第一烈酒,这个名头跑不掉了。

  如此浓烈的烈酒,一时间让整个苏州城无数人上头。

  他们从来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劲道霸道的酒,天下竟然还有如此香醇的美酒。

  遇见寒醇酒后,他们感觉自己的前半生都白活了一般……

  无论如何,在愈演愈热的情况下,寒醇酒的名头越来越大。

  “沈兄,火了,咱们彻底火了!”

  林言激动的找到了沈桥:“咱们酒楼一天赚的钱就超过了醉仙楼,咱们的酒名头也传遍了苏州城……你是不知道,醉仙楼大半的客人都跑到咱们寒醇楼来了。你是没瞧见许文轩的脸色,哈哈哈笑死我了……”

  林言不得不激动,作为一个努力创业的富二代,能取得如此成就,显然足够让林言激动来着。

  “哈哈,我感觉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超越醉仙楼,将他们取而代之了!”林言仿佛扬眉吐气了一般,无比的得意,他看了一眼沈桥:“沈兄,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

  “为什么要高兴?”沈桥反问。

  林言一愣:“咱们酒楼火了,超越了醉仙楼,这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沈桥继续反问:“寒醇楼超越醉仙楼,这难道是一件很有悬念的事情吗?”

  这下,林言陷入了怀疑当中。

  “难道……不是很有悬念的事情吗?”

  “……”

  对于林言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很有悬念的事情。

  甚至,在寒醇楼开业之前,林言从来没敢想过寒醇楼能超越醉仙楼。

  这种念头他想都没敢想过。

  但对于沈桥来说,这会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结果。

  从酒楼的外在装修环境服务,内在的新颖菜品和大杀器烈酒。加上铺天盖地的营销宣传,将寒醇楼的名声彻底的打了出去。

  在这样一连套组合拳的造势下,醉仙楼凭什么跟寒醇楼斗?

  沈桥耗费了这么多的精力准备了这么多方案,在各方面完全的碾压了醉仙楼。

  在这样的情况下,醉仙楼的败场自然是早就注定的。

  所以,对于目前这样的结果来说,完全是意料当中的事情。

  “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沈桥瞥了一眼已经有些得意膨胀过头的林言,提醒道:“醉仙楼毕竟是醉仙楼,他们不会坐以待毙的。”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