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半夜进贼

第一百七十四章 半夜进贼

  夜深人静。

  适合干坏事!

  趁着夜色,一身影快速的翻墙穿过接到,来到了寒醇楼的门口。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整座苏州城已经陷入了沉睡当中。

  昏暗一片,只剩下了点点星光。

  吴盛穿着黑色夜行衣,在黑夜的笼罩下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他目光抬头盯着寒醇楼的门匾,心情有些不太好。

  这段时间对于吴盛来说,简直是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简直不要太快。

  前段时间,他因为把巧儿的消息告诉了苏越,从而受到了苏越的赏识。

  攀上了苏越这条大腿,对于吴盛来说简直是祖坟冒青烟的好事。

  不但攀上了苏越这条大腿,甚至还能借刀杀人,趁机把那个不长眼的小子给干掉。

  然而,让吴盛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子不但没死,反而还让苏越吃了个大亏。

  苏越吃了大亏,自然心情就不怎么好。尤其是坑害沈桥的那个馊主意还是他出的,这件事情他难辞其咎。

  苏越在牢中被沈桥打了一顿,心情自然不好。暂时找不了沈桥麻烦,自然就只能把气撒在吴盛的身上。

  于是,吴盛失宠了。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再次惊动了苏越他爹,苏越被他爹逼着去岳林书院坐牢,恐怕吴盛就没有这样的好运。

  人生的大起大落便是如此。

  失去了苏越的靠山,吴盛再次沦落回到了城西,再次成为了街头的地痞。

  就在快要饿死的时候,吴盛终于接活了。

  之前吴盛便认识过许文轩,知道许家公子。

  在他眼里,许家公子同样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

  在很久以前,吴盛也曾经帮许文轩做过事。

  于是,当许文轩找到他时,吴盛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再不答应他都快饿死了!

  “偷酿酒配方?”

  在吴盛看来,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技术难度的活。

  以前他坐牢之前,偷鸡摸狗可一直都是他的强项。

  在这方面,他算是行家了!

  趁着夜色,吴盛悄悄的靠近寒醇楼门口。

  大门早已经被锁住,但是这难不倒吴盛。

  入室盗窃对于他来说简直跟回家一样,撬锁自然不在话下。

  片刻之后,大门的锁就被吴盛给弄开。

  他蹑手蹑脚的踏入了大门中,黑暗中,依靠着月光摸索进入大厅。

  白天的时候他已经来摸过点了,知道寒醇楼的大概位置。

  对于苏州城这么新出的一家酒楼他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对于这家酒楼也是叹为观止。

  不过,他今天的任务可是来偷东西。

  酿酒配方一般来说都是藏的很隐蔽的,这寒醇酒是寒醇楼特有的酒。

  许文轩也调查过,寒醇酒的酒几乎没有从外面进来过。

  唯一的解释,寒醇酒的生产点就在寒醇楼内。

  那么寒醇酒的配方,自然也在寒醇楼内。

  白天的时候,吴盛走遍寒醇楼,一楼大厅,二楼雅间,三楼四楼也相差无几,没有太大的区别。

  唯一没去过的地方,就是被人把手的后院。

  那么秘密,一定就在后院。

  想到这里,吴盛来到了后院。

  后院没人,吴盛轻而易举的走进了后院。

  后院里的角落里,堆着一大堆酒坛。其中一个房间里,摆着一套吴盛看不懂的设备。

  “这就是酿酒的东西?”吴盛目光看了看设备……看不懂。

  “偌大的一个酒楼,竟然晚上连个人看守都没有!”

  吴盛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

  让他一个专业的人士来偷一个配方,果然是大材小用。

  轻松至极。

  就在吴盛得意时,突然发现身后似乎出现了一道身影。

  “谁?”

  吴盛猛然警惕回头。

  “该问你是谁的,应该是俺吧?”

  黑暗中,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是什么人,大半夜的竟然敢闯进这里来?”

  被发现了?

  吴盛的目光猛然一凝,眼神中杀机一闪而过。

  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能在底层混迹这么多年,吴盛自然有非凡的手段。他的身手也是相当不错,寻常几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一把匕首出现在吴盛袖子口抓住,吴盛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猛然转身,手上的匕首狠狠的刺向身后的人影。

  “还敢动手?找死!”

  随着一声暴怒,吴盛只感觉自己握住匕首的手被人猛然抓住!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还没等吴盛反应过来,他的身子就被人提了起来。

  如同提兔崽子一般轻松的提起来,随即被丢了出去。

  “砰!”

  吴盛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摔,直接将他摔的天昏地暗,浑身疼痛,再提不起一丝力气来。

  在昏迷之前,吴盛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个什么怪物?

  ……

  沈桥在受到有人夜闯酒楼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

  徐老汉派人来报告,说昨夜有人闯入酒楼,被徐老汉当场抓获。

  这种情况,沈桥早就预料到了。

  寒醇楼目前的核心卖点在于寒醇酒,寒醇酒如此出名,眼红想打它主意的人自然不少。

  所以沈桥早早的就派人去守着蒸馏装置了。

  有徐老汉等人在,一般人想要靠近蒸馏装置几乎不太可能。

  等到沈桥赶到酒楼的时候,徐老汉早就迎了上来。

  徐老汉满脸愧疚道:“公子,昨晚是俺大意了,不小心睡着了,让别人闯了进来。”

  沈桥摆摆手,没有太在意:“抓的人呢?”

  “被俺关在后院,很不老实,所以又打了他一顿!”

  沈桥进入后院,便看到了被绑成粽子,脸上青一块红一块,随意丢在角落里的吴盛。

  “是你?”

  沈桥一愣,没想到竟然还是个熟人。

  “是你?!!”

  吴盛显然也看到了沈桥,眼珠子瞪的圆圆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沈桥。

  “你,你怎么在这里?”

  “真是冤家路窄啊!”

  沈桥乐了,果然有仇的人总是容易见面。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跑来我的地盘偷东西,还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你的地盘?”

  吴盛猛然睁大了眼睛:“这,这里是你的酒楼?”

  “说吧,谁派你来的!”

  沈桥蹲在吴盛面前,笑眯眯道:“你只有一次机会!”

  “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吴盛冷笑一声。

  “很好,我就欣赏你这么有骨气的人!”

  沈桥点点头,一副很赞许的模样。

  起身,转身离开。

  “来人,把他用麻袋装起来,丢进护城河去喂鱼。”

  “是!”

  吴盛:“???”

  “等等,等等……”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